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 被甩了
    “爱情是什么东西?就是tmd的臭狗屎我死心塌地爱了三年的女人,居然是个婊子”熊戈醉了,吐了三次,但还是拿着酒瓶向嘴里灌酒。

    “是,爱情不是东西我们回去好不好?”姚绅和熊戈一起出来喝酒,没想到熊戈居然什么也不说,连着喝了几瓶啤酒,然后又疯狂了喝红酒。“你小子也太不把我们当兄弟了,心里憋着事情,怎么不跟我们哥几个说呢?你说,是不是姜丽琪提出分手的?”姚绅看着躺在沙发上,还想喝酒却找不到瓶嘴的熊戈问道。

    “重要吗?都分手了,这还重要吗?”熊戈的舌头有点儿大,吃力的大吼道,“不要在我面前提那婊子,你一说她,我就感觉恶心”熊戈说完,大手捂住嘴巴,直接冲向了卫生间。

    “妈的这么晚打电话,你是不是想死啊,刚睡着,毛事?”姚绅拨通电话,还没来得及讲话,就听见甄诚一顿抱怨。

    “你赶紧过来,熊戈出事了西城区,人民路309号,三楼,速度过来”姚绅已经听见熊戈开门的声音了,急忙收了电话。这么晚了,能把熊戈带回去的,也就甄诚能做得到。

    姚绅和熊戈来的是一个小酒吧,人不多,但很清幽。两个色鬼前几天发现了这个地方,被这个酒吧的几个啤酒妹吸引住了,所以经常来。但也不知道几个啤酒妹是不是事先约好了,赶上熊戈不开心想放松的时候,一个也没来。

    夜深人静,音乐也变成了轻音乐,看着那一对一对的情侣,熊戈躺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和姜丽琪分手的场面。

    “熊戈,我们分手好了”日暮时分的一处小区的公园里,姜丽琪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说道,“我们不适合走的更远,长痛不如短痛”

    “为什么这样?我哪里做的不好?”熊戈气愤的问道。

    “说这个真没劲大家就是玩玩,你何必那么认真呢?”姜丽琪鄙视的看了眼熊戈,然后笑了笑说道,“你和我也上过床了,还有什么好求的吗?我姜丽琪不屑于做家庭主妇,你熊戈也不会甘于做家庭的煮夫。我们的这种家庭决定了我们没有第二种选择,难道你不清楚吗?”

    “那我们可以商量着来啊,何必急着分手呢?我们可以让甄诚帮着想想办法啊”熊戈想到了无所不能哥们,想到了挽回爱情的最后一颗稻草。

    “在你们这群人眼里,永远只有一个甄诚你们喜欢活在他的影子里,而我不能拜拜吧,我曾经的恋人”

    姜丽琪离开了,潇洒的挥了挥手,留给熊戈的是一个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笑容。

    “为什么要分手啊”熊戈双手痛苦的捂住脸,大声的问着自己想了千百遍也想不明白的问题。

    “女人有很多,想开点儿吧”甄诚的声音在熊戈的耳畔响起,“也许我真应该反省一下,是我拖累了你们,限制了你们的手脚”甄诚接完姚绅的电话,开着车子一路红灯闯了过来,刚刚进了酒吧,就看见了距离卫生间门口最近的沙发上躺着自己的兄弟。

    “姚绅,你个畜生你叫甄诚来干毛啊”熊戈伸腿去踢姚绅,但却没踹到,大声的气呼呼的骂道,“你这叫什么话,我被甩,是我没本事,和你有jb关系”

    “抢你女朋友的男人是谁?告诉我,我帮你出气”甄诚知道姜丽琪有野心,但却没想到她这么快的做了决定。以前甄诚曾经试探过,也担忧过熊戈的未来。但兄弟的女人,甄诚一直也不好出言乱讲。看到熊戈痛苦的样子,甄诚很想把这种气愤发泄到另外的一个人身上。

    “我们惹不起的算了再说这种事情我也看的开女人嘛?不就是用来玩的吗?”熊戈吐了几次,人也清醒多了,但心情并未好转,反而说着很多失恋者都喜欢说的丧气话。

    “说来听听惹不起我们就不惹”姚绅把玻璃茶几上的酒瓶都悄悄的藏起来,笑嘻嘻的说道,“你失败的经验,我们好吸取一下教训,甄诚也好提前做好防范”

    “滚你姥姥的,我为什么要做好防范”甄诚一脚揣在姚绅的圆圆的屁股上,大声的骂道,“熊戈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开玩笑”

    “放心吧,哥们就是心里郁闷不会自杀的”熊戈苦涩的看了眼甄诚,狠狠的用双手抹了一把脸,“今天哥们丢人了”

    “别说那么多废话姜丽琪放弃你,后悔的肯定是她哥们将来会怎么样不清楚,但我肯定挺你到让姜丽琪跪下来求你的位置”甄诚恨恨的说道,“虽然姜丽琪也是我的同桌,但是她做的太不仗义把我当兄弟就告诉我那男人是谁”

    “杜如龙华夏国七号的孙子,下任一号的有力争夺者”熊戈说出了自己不想说的名字,每说一个字,熊戈都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和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燕京的水太深了,深的让熊戈这个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公子哥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呵呵,果然是好兄弟啊我们遇见的对手都是那样的令人胆寒他不就是个七号吗?放心,五号的孙子,我也得罪了,以后我们就是难兄难弟了”甄诚拍了拍熊戈的肩膀笑着说道,“以后咱们自家兄弟做七号、五号”

    “喂,别忘记我啊要不我明天去把三号、二号的孙子或孙女也得罪了,反正我们八个兄弟,一人得罪一个,还剩余一人呢”熊戈笑容满面的建议道,“然后我们八个兄弟杀出一条血路,以后华夏国的领导人就是我们八个重要人物了甄诚做一号,熊戈做七号我就做个二号领导人好了”

    “妈的你就是六二”甄诚和熊戈大声的笑着骂道。

    “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愁容满面的熊戈笑了,虽然那眼角的深处还隐藏着伤感。

    “谢谢你俩,在关键的时候没踹我一脚”熊戈想喝酒,但看到姚绅那警惕戒备的样子,拿起一杯白水郑重的说道,“女人靠不住,还是兄弟最稳妥”

    “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甄诚接过姚绅递过来的一瓶酒,跟熊戈碰了碰,对着瓶嘴喝光。姚绅倒了一杯,也和熊戈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对了,你怎么跑出来了?这么晚吴欣也会放你出来?”姚绅放下酒杯,看着甄诚疑惑的问道。“不会是傻小子一个人睡冷炕吧?”

    “你又不说熊戈出了什么事情,我不出来能行吗?妈的,下次别用那样的语气跟我讲话”甄诚放下酒瓶笑着骂道,“跟死了爹似的”

    “滚”姚绅气得想用杯子砸甄诚,“我爹可别他年轻不对,比他年纪大你小子跟定是被吴欣他们修理了,否则我刚才电话里怎么没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呢”

    “我看你就是精虫上脑你电话里就能听见女人的呻吟声?”甄诚看着姚绅,哭笑不得的问道。

    “不信?那我试给你看”姚绅说完,自信的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然后快速的拨通了朱晓东的电话,按下了免提。

    “干jb啥”朱晓东的声音很快传来,气呼呼的声音,就跟刚才的样子差不多。“啊哦啊”甄诚隐约听见了女人的呻吟声。

    “朱晓东,你个畜生你居然搞女人,你看我回寒千市高不告诉曹红妍”要生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大声的骂道。

    “你个性无能,去死好”朱晓东骂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你个猪八戒”姚绅收起电话,气呼呼的大声骂道,但抬起头却看见甄诚和熊戈盯着自己的小弟弟笑。

    “别看了这地方已经试验过了,哥哥已经不是处了哈哈————”姚绅想着来燕京前的那一夜,哈哈大笑的说道。

    “是,你十二岁的时候就不是了那时候寒千市的猪肉才两元钱一斤”甄诚扶着熊戈站起,狠狠的大笑着打击道。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