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 突破失败
    叶家的四合院冷清了,冷清的就像那被秋风扫落一地的黄叶一样再无人问津。

    也不知道是不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接近零点了,叶鸣还保持着当组织部副部长的习惯。放好书,叶鸣摘下眼镜放到固定的位置上,揉着腰出了书房,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九月的燕京,凉风习习,走出书房,叶鸣睡意全无的打量着这居住了一辈子的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闲下来的缘故,叶鸣最近总是想起自己的二女儿叶紫嫣。

    “蓬”四合院的门被推开了,陈明远醉的东倒西歪的冲了进来。满脸的酒气,路都走的不稳当。

    “怎么又喝这么多酒?你要喝死吗?”叶鸣皱着眉头大声的斥责道,“这都是第几次了,你一次又一次的醉成这烂泥模样,你看看你表弟,看看你表妹,你能不能争点儿气啊”叶鸣看到陈明远差点儿摔倒,一边上前扶着自己的外孙,一边怒其不争的大声埋怨。

    “对不起啊,姥爷,对不起啊”陈明远舌头大的话都说不清楚。“我没用啊,我没用啊”

    “你岂止是没用,你简直应该去死”叶紫怡指着自己的儿子,嘴唇发紫的站在自己的屋前冷声的恶毒的骂道。

    “紫怡,你说什么呢快闭嘴”叶老太太披着衣服从房间里冲出来大声的呵斥道,“有你这么教训儿子的吗?”

    “妈,你别管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免得将来又出来一个花花太岁”叶紫怡住回这个四合院已经四个月了,虽然面上一如既往的雍容华贵,但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气苦。

    老公,如今分开了更是连理都不理自己。叶紫怡不明白,为什么以往那么温顺的老公如今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样冷漠蛮横的对待自己。

    儿子不争气,自从和花心如分手,整个人就像断了魂一样,夜夜花钱买醉。说了一次又一次,但陈明远依然是如此的不争气。

    “跪下认错,否则我没你这个儿子”叶鸣想张口劝阻,话还没说,就听见了女儿那近乎疯狂的怒吼。

    陈明远心情不好已经半年了,以往这个时候,自己还可以出去玩玩车,缓解一下心情。但可惜的是驾照被吊销,自己成了燕京公子圈中的笑话。爸爸包养情人,父母闹分居,这都是让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陈明远难以承受的。

    看着母亲,陈明远有点儿怀疑眼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妈妈。酒醒了,心冷了,陈明远苦笑着跪下,但却不知道自己明天做什么。

    “对不起妈,姥姥,姥爷,我没用啊呜呜呜————”委屈、伤痛、无助的泪水顺着脸颊滚落,原本清冷的叶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男子哭号的声音。

    “无用之极”叶紫怡看着陈明远那垂头丧气的模样,忍着眼中的热泪骂了一句跑回了屋里。

    “老头子,你想个办法吧再这样下去,我也不活了”看着叶鸣,叶老太太泪流满面的扶起陈明远向屋里走去。

    看着孩子一个个长大,盼着孩子尽快长大,但没想到孩子长大了,烦心的事情会这么多。

    “喝点儿醒酒的姜汤,能吐就吐吧能哭就哭吧”叶鸣无力的向自己的屋子走去,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代沟,第一次明白了,年轻人的世界和自己当年有着多大的不同。

    叶紫怡的婚姻是自己的得意之作,但如今变得如何?叶紫萱虽然很少抱怨,但叶鸣心里清楚,三女儿那近乎守着活寡的两地分居也不是幸福。也许只有当年愤然离家出走的叶紫嫣是幸福的,但可惜的是,这么多年了,失踪的杳无音信,踪迹全无的每次想一想都令人心痛。

    “王府井大街元帅府胡同610号,这是自己可以找到解决陈明远问题的办法吗?”叶鸣这个一辈子没求过人的老人头一次感觉到了脸红和难为情。

    甄诚可以和自己说说笑笑了,但叶鸣心里清楚,这个芥蒂是一辈子的,是甄诚心中永远的痛。如果女儿女婿回来,那这一矛盾会渐渐消解,如果女儿女婿还这样杳无音信,那这个难以解决的鸿沟不是一两句场面话可以填平的。

    但还有其他的办法吗?叶鸣苦笑着看着窗外,睡意全无的郁闷的难受。

    “失败就失败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下次再来”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燕王,燕后轻声安慰道。

    “可惜啊,可惜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啊”燕王的手里握着一片光泽全无的玉佩,脸上充满了吴欣的惋惜之情。“如果再有一片,不,哪怕半片玉佩,那我就突破了啊”燕王的声音有些沙哑,将近一个月的闭关,除了吃饭,连睡觉的时间都用来修炼了,但却换来这样的结果。“为什么啊,难道老天真的要亡我燕子巷吗?”

    “胡说什么呢?一次失败就把你打击成这样了?谁有本事灭亡我燕子巷,不要在那里危言耸听的”燕后抓起燕王的大手,轻声的埋怨和安慰着。

    “老婆,我没机会了这次失败我不但没成功,而且再恢复原来实力的可能性也不大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急着闭关和突破吗?”燕王无力的任由燕后搂抱着,叹了一口气说道,“蓝梦死突破后期了进入地阶巅峰大圆满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燕后悚然一惊,原本无所谓淡定的神色被满脸的惊愕所取代。

    “孔霸天给我的信虽然解了我多年的心魔,但也告诉了我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蓝梦死的突破我怕你担心,就想等到突破了再跟你讲,但可惜的是,还是要让你担心了”燕王坐直身体,缓缓的下床,看着动作,很像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

    “你这说的叫什么话?我们既然是夫妻,那就要一起分担。蓝梦死突破了又怎么样?大不了我们拼个鱼死网破”燕后虽然说的豪气干云,但心里却很清楚低阶巅峰大圆满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看着老公那伤心的样子,燕后又有什么更好的言语安慰呢?

    “甄诚那臭小子现在什么阶段了?”燕王看着窗外天空的残月已经划过了中天,负手伤感的问道。

    “不知道”燕后走到窗前和燕王并肩而立,苦笑着说道。“我试着看过,但不知道为什么,看不破”

    “难道他和我们一样进入了地阶中期?不可能吧?”燕王满脸大惊的看着燕后,眼中充斥着怀疑和欣喜,双手情不自禁的抓住燕后的双肩大声的问道,“你确定?”

    “虽然甄诚回来就住了一晚,我见他也就个把小时,但我尝试了几次,最终都无功而返”燕后冷静的说道,“因为没时间,所以我也没详细的问过等到明天叫甄诚过来,你问一问就明白了”

    “臭小子,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说他是不是人啊?九儿孩子都给他生了,他倒好,回来了就在燕子巷睡了一晚,他还是人吗?不行,我现在就偷偷去他住的地方,把他的女人都捏死”燕王身体虚弱,但却脚步踉跄的冲向了房门。

    “你长点儿脑子好不好?甄诚昨晚才回来榜天才第二晚”燕后拉住燕王又好气又好笑的劝慰道,“你现在去,不怕甄诚揍你一顿啊”

    “啊他敢打我?他敢打岳父?”燕王老脸微红,气呼呼的骂道。

    “好了他不打你,你也要小心调理吧?不要蓝梦死还没杀来,你已经自己挂了”燕后笑着骂道。

    “我才没那么傻呢,打不过我不会跑吗?我还傻乎乎的等着蓝梦死来杀不成?现在连你都看不懂甄诚的修为了,那就让他去对付蓝梦死好了。我也刚好借助蓝梦死的手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燕王苍白的脸上隐隐浮现出出一丝笑意。

    “你就不怕甄诚有什么闪失吗?”

    “他会有闪失吗?我看全世界人都死了,他也不会死”燕王声音不大,但声音中却充满了幸灾乐祸。“以前我顶着,以后他顶着好了我就想着抱孙子逃命就好了”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