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谷家的算计
    韩勇是中午吃过饭下山的,身上揣着一封孔霸天转交给燕王燕后的私信,身后跟着刀子般锐利的少年。

    少年姓什么,孔霸天不知道,收徒快两年了,孔霸天传授给少年刀法,但却没去追问过他的身世。少年只是告诉孔霸天,自己叫天赐

    孔霸天让韩勇带走天赐是想为他将来谋个前程。一个十八岁还不到的少年跟自己过着这种隐居的生活没必要。自己能教的都教给了这唯一的徒弟,再留下去也没什么好处。

    天赐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在离开的时候却泪流满面的给孔霸天磕了很多次头。

    两人一如既往的一前一后,只是不同的是天赐在后,韩勇在前。

    韩勇虽然答应孔霸天帮助天赐引荐进入国家的秘密部门,但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应该把这个少年安排在哪里。走了快半天了,天赐依然闷声不响的默默跟随,韩勇走,他就走,韩勇停,他也停。

    “天赐,你去燕京以后最想做什么?”韩勇放缓了脚步耐心的询问道。

    “杀人”语气冰冷,声音中带着杀意。“什么组织可以杀人,我就去什么组织”

    韩勇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严肃的叮嘱道,“你的过往我不想去追究,但有一点儿你要明白,我们是为国家做事情,迫不得已才可以杀人。如果你嗜杀成性,那你是不适合进入国家的这些部门的”

    天赐愣住了,脸有些红,低着头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不说话了。“那你随便安排好了,能吃饱就可以”

    “你认识甄诚对吗?”韩勇从天赐慌乱的眼神中得到了关于甄诚的一些信息疑惑的问道。

    “认识,他是我哥”天赐的神色好看了一些,但脸上的神情却变得更加的焦躁和不安,好像深恐韩勇揭穿自己的过往一样。

    “那你跟着甄诚好不好?”听到天赐说认识甄诚,韩勇觉得事情就简单多了。

    “不,我不想和我哥一组,我想去一个陌生的部门我要靠自己”天赐听到韩勇的询问,抬头果断的拒绝道。“如果没办法,那我就不去燕京了”

    韩勇想问问原因,但想了想放弃了。看着天赐停着等着自己回答,韩勇苦笑着说道,“放心吧,机会多的是,不去就不去吧”

    “谢谢你”天赐鞠躬感谢道。

    韩勇没再询问天赐的过往,等到甄诚出现的时候,天赐的身世自己自然就知道了,何必急于一时呢?既然天赐不想去甄诚那里,那么龙组是不是可以呢?孔霸天的徒弟自己总不能随便的丢到哪里去,否则哪一天孔霸天来燕京,自己怎么交代呢?

    “你最近见过甄诚吗?”韩勇没话找话随意的问道。

    “没见过他来找师傅的时候,我一直呆在下面瀑布那里练习刀法。等到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上了天柱峰的峰顶了”天赐说话很简洁,但不知道为什么,韩勇体会到天赐的语气中带着一种怨毒。

    “那你怎么知道那个甄诚就是你认识的呢?”韩勇笑了笑继续追问道。

    “根据师傅的描述,我猜到的,肯定不会错”天赐大概是因为韩勇答应帮助自己,语气缓和了很多,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平时一个人在山里呆着无聊吗?”韩勇看到雨渐渐的停了,天色也亮了起来,心情大好的问道。

    “不无聊练习完刀法,我就到山里找动物玩,碰见大猎物我就杀了”天赐像是在讲昨晚自己看了什么电视剧一样的随意平常。但那股浓重的杀气和怨气,韩勇感受的很是明显。

    “那你一般都杀哪些动物?”韩勇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只杀狼和熊,只杀狼爸狼妈,只杀大熊,不杀小熊”天赐想到那杀戮动物的场面,眼中和嘴角居然挂着如释重负的笑意。

    “喔”韩勇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眼天赐加快脚步向山下走去。良心未泯的天赐是一块璞玉,是受了极大心灵杀害亦正亦邪的少年,如果引导的好可以成为栋梁,如果引导的不好,很可能成为危害社会的杀戮机器。韩勇有些犹豫,把天赐送到龙组真的好吗?

    来的时候兴奋、激动,很是期待甄诚新的模样;但空手而回,韩勇的脚步却变得沉重,甄诚不在,那么部门的组建应该拜托给谁呢?

    “不行,反正我不答应我有男人了,我不会和苏泽宇那个纨绔堕的”如果是一年前的谷肥肥说这种话,那么可能全燕京的人都会笑翻了。但如今的谷肥肥说这句话,谷学风老爷子却不得不慎重的面对。

    从卧虎离山回来到现在,谷肥肥不但减掉了将近四十斤的肥肉,而且言谈举止也更加的优雅淑女了。更令谷学风开心的是,自己的孙女已经开始学习英语了。但是当听见自己孙女反对自己意见的时候,谷老爷子的脸色变得难看。作为一个习惯了发号施令,部下必须绝对服从的将军,谷老爷子压住怒火说道,“给我个原因”

    “我已经说了,我有男人了”谷肥肥站在爷爷的对面倔强的说道。

    “是那个血鹰是吗?”谷老爷子的脸色铁青大声的问道。

    “是,英国人”

    “他姓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

    “他英文名字是什么?他家在哪里?”

    “不知道”

    “他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

    “哈哈,难道你就嫁给个不知道吗?”谷学风虽然须发皆白,但坐在椅子上却像青松一样的笔直听见孙女连着说不知道,不怒反笑的大声问道。

    “我不管反正我就喜欢血鹰,谁也不能拆散我们”谷肥肥大声的表达着意见。

    “那我要是一定让你和苏泽宇堕呢?”谷学风大声吼道,“在我谷家,什么时候你一个女娃子说了算了,真是翻了天了”

    “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你是国家领导人,你应该清楚”谷肥肥被爷爷的无理取闹气得浑身颤抖,不管不顾的大声吼道。

    “啪”谷学风挥舞手臂脸色铁青的给了谷肥肥一嘴巴,气得嘴唇颤抖的说道,“要自由,你可以滚出谷家”

    “爸,你们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啊”一身军装的谷晓东急忙推门进来,拉住父亲急忙安慰道,“肥肥年轻气盛不懂事,你别生气啊”看到谷肥肥捂着脸蛋不动弹,谷晓东大声呵斥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给爷爷道歉”

    “反正我不堕,离开谷家就离开好像谁稀罕这冷冰冰的像军营一样的家似的”谷肥肥看着生气的爷爷和愤怒的父亲,大吼着说完,泪流满面的转身跑出了书房。

    “滚我谷家没你这样不肖的丫头”谷学风狠狠的对着吱吱呀呀的房门踹了一脚,一阵唏哩哗啦的声音在谷家的别墅中回荡。

    谷肥肥离开了,离开的彻底身上除了一张银行卡,什么都没有。出了这座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大宅子,谷肥肥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但看着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流车流,谷肥肥又不知道该去向哪里

    “黄依依,你可要收留我啊否则我就要露宿街头了”谷肥肥拦住一辆出租车直接向太液池而去。

    谷肥肥如果转身望一眼书房的方向,那么一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因为谷学风和谷晓东正满脸微笑的看着谷肥肥离开。

    “爸,你刚才是真生气,还是演戏啊?”谷晓东笑呵呵的看着女儿的车子消失问道。

    “废话,当然是演戏否则我那巴掌至少扇掉肥肥那满嘴的牙齿你看现在多好,稍微肿了一点儿,多b真”

    “姜果然是老的辣,这种办法都让你想到了,儿子我佩服”谷晓东笑嘻嘻的说道,丝毫没有军人的那种威严。

    “肥肥和黄依依关系好,而黄依依和那个甄诚又不清不楚的苏高权想和我们联姻无外乎是看中了我们的军方背景,这样好推他们那个苏泽宇上位。但他也不想想。我们和他联合,对我们谷家有什么好处呢?钱、权,哪个有枪杆子重要?我就想让肥肥这样离家出走,如果可能最好能让肥肥进入甄诚要新组建的部门”

    “你是说,那个乡村小子准备组建新机构?”谷晓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也太明目张胆了难道一号要扬女女婿吗?”

    “为了卧虎离山那个秘密,死了多少人都不知道了一号不是为了孙女,而是为了我们整个国家如果能让甄诚这臭小子把几代人都啃不动的骨头啃下来了,到时候你说的那种可能也不是不能变成现实的”谷学风看了眼儿子,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笑着说道,“这件事,你我知道即可,对外宣扬就说肥肥反对,婚事告催”

    “哈哈,妙我早就看苏家不顺眼了,趁机羞辱一下他们也好,免得他们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谷学风没笑,但眉宇间却泛着一种得意和自豪。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