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一线生机
    韩勇睡着了,从日暮到天黑,从月光皎洁到太阳再次升起,甄诚却未从心理咨询室里走出来。

    甄诚也睡着了。当阳光射进来的时候,甄诚才揉着眼睛醒来。“咦,居然睡着了,怎么会睡的这么死呢?”

    甄诚还记得自己就是念叨着“把杀气当勇气,把死亡当解脱”这句话,不知不觉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来这个韩秀还真有本事”甄诚伸了个懒腰,低头看见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纸条的边上放着包茶。

    “小伙子,这包茶送你,心浮气躁的时候喝杯茶,杀气戾气浓重的时候想想我说的那句话——韩秀”

    很简单的一句话,既是医,也是一种忠告。甄诚拿着茶叶和纸条向心理咨询室的门走去。

    甄诚拉开门没什么声音,但韩勇还是条件反射般的醒转了。看到甄诚神采奕奕的走出来,心里松了一口气,“你小子,怎么睡了这么久”韩勇伸个了懒腰,埋怨道,“走吧,送你回去”

    甄诚看了看韩勇,什么也没说,默默的跟在身后向别墅外走去。

    “把杀气当勇气,把死亡当解脱”甄诚默默的低喃着。虽然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但甄诚却解了心结。对于那些十恶不赦的囚徒,他们的死即是对受害者家属的一种交代,也是自己对心里那深深罪孽的一种超脱。

    “你觉得还需要多少时间?”韩勇默默的开车严肃的问道。

    “十天后给我预定去哈尔滨的机票,我要去送一位朋友”甄诚看着刚刚爬到楼顶高度的太阳缓缓的说道。

    “要去多久?”韩勇凝重的问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三月三日,我就回来我想陪陪这个可怜的女人度过最后一程”甄诚感觉心里很是酸楚,韩秀要告诉自己的是看破生死,但这是何其难的事情。

    “好吧,我帮你安排”韩勇听得出甄诚内心的那种悲伤,也明白了甄诚说送一程的含义。

    ——————————————————“多美的太阳啊”孙绍波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九点儿多了,但却没有丝毫想去上班的意思。因为孙绍波请假了,整整一个月的假期。也许假期还没用完,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穿着宽大的棉睡衣,脑袋上却还戴着帽子。但即使戴着帽子,也能感觉到那零散的头发飘落。

    “砰砰——砰砰——”轻轻的敲门声打破了孙绍波的沉思和宁静。

    孙绍波不情愿的从窗口走开,缓步向门口走去。和自己一起住的两个人,一个舅舅,一个是弟弟。与其让他们走进自己的卧室,那还不如自己走出去迎接。

    “咯吱”孙绍波拉开门,看见了舅舅那宿醉刚刚醒转的脸,“有事情吗?”孙绍波皱着眉头,连舅舅都懒得叫。这不是轻视,而是缺少时间去认可这段血缘。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看到现在你房门还关着心里有点儿奇怪,所以来看看”老藤头不好意思的讪讪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外甥女面前总是没在罗玉成面前自然。

    “担心我死在房间里是吗?”孙绍波冷冷的说道,但嘴角却带着凄惨的微笑。

    “我昨晚想到了一种方法,可以试一试”老藤头红着脸说道,“这种方法虽然也需要甄诚帮忙,但却不用要了他的性命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孙绍波知道每一种方法都躲不开甄诚,但舅舅突然说有一种方法可以救自己,又不会伤害到甄诚,不由大喜的问道,“你快说”如果不伤害到甄诚的性命,孙绍波相信,只要自己开口,甄诚应该不会拒绝。

    “就是——就是——”老藤头鼓足了勇气,最后还是红着脸说不出口。“算了,我还是写给你吧,免得我尴尬你等我一会儿”

    老藤头飞快的跑向书房,而孙绍波却焦急的站在门口来回走动着。“如果能重新活一次,我一定要做个真正的女人”

    人只有在濒临生死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可贵,才会去思考活着的意义,孙绍波也未能免俗

    “给你,你自己看,我出去吃早餐”老藤头把一张写的歪歪扭扭的纸丢到了孙绍波手里,然后转身就向屋外飞奔而去。

    “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孙绍波看着舅舅那慌里慌张的表情,心里打着鼓暗暗想到“啊————”孙绍波仅仅看了一眼舅舅写的医,脸上就像突然喝了酒精一样,瞬间变得满脸通红,呆呆的站在原地。

    ————————————————甄诚呆住了,看着这个穿着囚衣却依然难以掩饰那玲珑窈窕身材的少女呆住了。少女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手里虽然拿着匕首,但却在瑟瑟的发抖。

    “你因为什么被判了死刑?”自从杀死第一个囚徒之后,甄诚已经很少开口了。

    “我就是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邻居全家都死了。而我的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刀,然后就被抓了”女孩的长相很超凡脱俗,看上去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甄诚想杀人,但却下不了手。

    “那你不记得自己杀人吗?”甄诚透过女孩的眼睛,读到了一切。令甄诚吃惊的,事实却不像这个女孩说的那样。甄诚看到的是女孩残忍杀害邻居一家的场景。

    “我不记得了,大哥你救救我好不好,我不想死啊”女孩想上前抱住甄诚的胳膊,但看见那黑面罩后面的眼睛时,又情不自禁的放弃了。

    “你叫什么名字?”甄诚的语气中没有一丝同情,冷冷的问道。

    “我叫裘海妹”女孩看着甄诚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在撒谎,分明是你杀了邻居全家”甄诚杀气外放,眼中透出杀意,“一个连六岁小女孩都不放过的人,我是不会同情的”

    “啊————不,我没杀人啊,我是冤枉啊——”裘海妹被甄诚的眼神扫过,就像掉进了冰窖一样,仅仅喊了一句,整个人突然瘫软在地。

    看着裘海妹倒地,甄诚一动未动,但神色间戒备的神色却越加的浓烈。

    “哈哈,你想杀我,是吗?那就来吧”原本瘫软在地的裘海妹突然从地上串起,灵活矫健的不下一位经过训练的特种军人。

    “果然是双魂一体”甄诚冷冷的盯着那满眼杀意的裘海妹。

    “我才是裘海妹,她只不过是个躯壳而已”甄诚眼前的裘海妹捡起地上的匕首,厉声说完就扑向了甄诚。

    “解脱吧,可怜的女孩”甄诚低吟一声,身影微微晃动,躲开了裘海妹的匕首,但两根手指狠狠的插进了裘海妹的咽喉。

    匕首贴着甄诚的肋骨而过,甄诚那身警服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如果甄诚再犹豫一点儿或躲闪不够灵活,那么如今甄诚就已经被刺穿。

    “谢————谢————”甄诚抽出手指,裘海妹那原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了两个字。

    甄诚没急着去擦拭手指上裘海妹的鲜血,因为甄诚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两根手指杀死的是两个人,一善一恶

    甄诚没想到韩勇会这么变态的训练自己。因为从韩秀那里回来之后,甄诚能明显的感觉到,囚徒的身手和案情的复杂在不断的增加。有梦游的杀人狂魔,有间隙性的精神病人,有超级变态的偷窥狂,也有母亲和妹妹的混账,今天居然出现了具有超强意志的双魂异体。

    还剩下一个囚犯,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当甄诚抬起脚步,跨过裘海妹尸体的时候,甄诚简直想骂死韩勇。

    一个能比牛娃子高不了多少,眼中透着阴狠杀意的小孩向甄诚缓缓走来。

    “你几岁了?”甄诚看向小孩的眼神,却愕然的发现自己居然读不透他的内心。冰冷阴森的像地狱黄泉的眼眸,甄诚看过一次就不想再看第二次。

    “十六岁”小孩手里的匕首拿的很稳,看到甄诚,没有丝毫的凌乱。

    “你杀了多少人?”甄诚能感觉到这个眼前小孩的浓浓的杀意。

    “我从六岁开始杀了十年狗,人家都叫我狗娃子”小孩的声音中还带着童声稚气,但却没丝毫的惧怕之意。

    “你不怕死吗?”甄诚看着眼前的小孩问了一句,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怕死你就不杀我吗?”狗娃子话刚刚说完,匕首化作一道寒芒狠狠的向甄诚的腹部刺了过来,“你死,我活”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