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婉儿大变活人
    “臭石头,再来一次,我能坚持了”吴欣脸颊微红,头发贴在额头上,抱着甄诚的脖子娇嗔道:“刚才差点儿让你吓死,然后又让你像禽兽一样的肆虐,气死我了”

    吴欣浑身的细汗,双腿刚刚恢复了知觉,但还在颤抖。甄诚就像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一样,疯狂的像个坐了十年牢的放出来的劳改犯人。

    “这是对你们在哈尔滨太阳岛的报复谁让你们把我给那啥了的”甄诚搂着吴欣,用针一样的胡子扎了扎吴欣笑道。

    “去你的,痒死了赶紧把你的胡子弄掉,脏死了”吴欣躲闪着抱怨道,“我还是喜欢你不留胡子““你不觉得这样更沧桑,更有男人味吗?”甄诚揉捏着吴欣白皙细腻的皮肤很是优雅温柔的说道。

    “你这样真迷人”吴欣的下巴一只抵在甄诚的胸前,看着甄诚那张朝思暮想的脸。看着甄诚的表情,吴欣不由的痴了,“我怎么感觉你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呢?”

    “人没换,就是改变了一下风格看我这飘逸的长发,够不够帅,美女?”甄诚很是臭屁的甩甩头发说道。

    “不许对其他女人用这个姿势,警告你”吴欣楼抱住甄诚的脖子,狠狠的咬着甄诚的前胸,“想死你,不许在外面风流”

    “我哪里风流了,难道刚才你没体会到吗?”甄诚怜惜的抚摸着吴欣的后背说道。

    “那你的脸怎么变白了?你还不老实交代”吴欣记得燕九儿说过,甄诚要再次突破才可能把全身的花纹去掉,现在脸上的一点儿也不剩了,那肯定是有问题了,因为甄诚也没和燕九儿那个。

    “真没有上次龙仙儿那就是一次意外,其他时间我可是守身如玉的想着你们几个”甄诚满脸苦兮兮的解释道。

    “鬼才信你反正你再领回来人,我就跟你拼命”吴欣看得出甄诚不像再欺骗自己,语气缓和了很多,“那你现在内功到什么阶段了?”

    “地阶初期刚过一点儿”甄诚得意的说道,“现在一般的子弹伤不了我了,放心吧,等我特训完就不用东躲西藏了”

    “你还要去啊”吴欣满脸的愕然和失望。

    “是啊,还没完这是请了七天假才回来的,就是怕爷爷担心,回来陪着爷爷过个年。我明天就要回山里,你去不去?”甄诚满脸严肃的郑重邀请道。

    “你说我去不去啊?”吴欣很是纠结,家里一旦没了自己,过年就更没意思了。但如果放弃这短暂的相处时间,那下次见面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这个你自己决定吧你怎么决定我都支持”甄诚看到时间已经快到夜里十点了,起身找衣服。

    吴欣没拦着甄诚,自己至少有爸妈在身边,而南宫婉儿就是孤单的一个人。长夜漫漫孤枕难眠的滋味自己体会到了,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味道自己没南宫婉儿体会的深刻。

    “那我明早决定你大约几点回去?”吴欣看着甄诚穿衣,慵懒的幸福的看着,心中充满了不舍,但却不能阻拦。“奥迪q5在我们家车库里,我每周开一次,应该不会有灰尘的钥匙在我包里,你自己拿”

    甄诚正在系衬衫扣子的手停住了,猛然转身,一把抱住吴欣,深深的吻了上去。

    拥有什么样的女人最幸福?容貌排在最末,其次是财富,再其次是健康,首当其冲的是知己。甄诚一直隐藏着自己对于悠然的思念,但自己的女人都记得。就这份关心,让甄诚献出自己的命都值得。

    于悠然给自己的不仅仅是车,那更是甄诚的于悠然,那是甄诚每次思念的快崩溃的时候的慰藉。听见吴欣如此的珍惜那辆车,甄诚的唇舌一次又一次的亲吻着吴欣。

    “快去吧,下楼洗个澡我懂你”吴欣上身着推了甄诚一把笑着说道。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甄诚第一个想到来见自己,那吴欣就不能再过分的要求甄诚留下了。而且看架势,甄诚甚至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

    “恩”甄诚找到钥匙,手里拿着大衣,直接走出了门。

    甄诚直接出了吴家,迫不及待的走进了吴家的车库。本来的两个车位,宋楚楚的车子占了一个位置,另一个是吴铁军的,但如今却被甄诚的车子霸占。

    “亲爱的,想我了吗?”甄诚抚摸q5,回想着自己和于悠然的一幕又一幕。吴欣说的没错,车子从里到外干干净净,甚至比甄诚开的时候更干净。

    车子缓缓的驶离,车厢里播放着于悠然曾经给甄诚唱过的那首歌。

    “做石头的女人真幸福”吴欣穿着大睡衣,一直看着甄诚开车消失在夜色里,这才转身自言自语的走到床前发呆。“怎么办呢?去,还是不去呢?”

    甄诚离开没多久,楼下就传来了宋楚楚那动听的声音,“欣欣,快来啊,帮我扶你爸爸上楼,他喝醉了”

    “来了,等等”吴欣慌乱的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睡衣和内衣,穿着拖鞋打开门向楼下跑去。

    “时间真快啊还有一小时就年三十了,他应该不会来了吧”寒钢的单身宿舍里,南宫婉儿一个人坐在卧室的沙发上谛听着夜的声音。

    喜欢玩闹的年轻人,已经有燃放烟花的了。对于这座每天都不停歇的钢厂而言,那爆竹声在南宫婉儿的耳中是那么的难以忍受。

    “甄诚,你个畜生,马上给我死进来”南宫婉儿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望向天花板大声的吼道。

    屋子里静静的回荡着南宫婉儿孤独的嘶吼,仔细听好像还有回声激荡。

    “美女,你想要什么样的甄诚,我是万能的主,我的孩子?”一个苍老而又慈爱的声音在屋子里最黑暗的地方响起。

    “谁,你是谁?”南宫婉儿吓得急忙从沙发上爬起,冷静的看着黑暗处,慢慢的向灯的开关处移动,“你马上给我离开,否则我喊人了”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自己的房间,那这人的身手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气人的是,自己让甄诚派来的保镖回去了,南宫婉儿色厉内荏的大声警告道。

    “傻丫头,哥哥都不要了吗?”甄诚从黑暗中走出来,满脸微笑的看着南宫婉儿怜爱的说道。

    “畜生,你是畜生”南宫婉儿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直接一个跨越像刘翔一样跨过了沙发、茶几,直接扑进了穿着一身皮衣的甄诚怀里,眼泪像不要钱的雨点儿一样肆意的滑落。“是真的的吗?不是梦吗?咬我,咬我啊”南宫婉儿像一个走散的孩子遇见父母一样,紧紧的抱住甄诚,尽情的埋怨和厮打。

    南宫婉儿的手臂突然僵硬了,擎着头尽情的吮吸着。甄诚那宽厚的大手托住南宫婉儿的纤细腰肢,甄诚热烈的吻着满脸泪痕的南宫婉儿。

    这个傻乎乎的冰山是甄诚最担心的,因为只有她可能孤零零的一个人过年。甄诚感觉亏欠最多的就是婉儿,因为这个只属于自己的火盆只有自己知道怎么疼惜。

    舌尖与舌尖纠缠,嘴唇与嘴唇紧紧的合而为一。那因为激烈而带来的刺痛让南宫婉儿更加的确信这不是梦。虽然甄诚那长长的胡须有谐人的调皮,但南宫婉儿管不了这么多了。将近四个月的思念,南宫婉儿尽情的享受这别后的幸福。能在自己行将崩溃的时候出现的男人,这就是自己一生都会不离不弃上帝恩赐的礼物。

    “甄诚哥哥,我们一起洗澡好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南宫婉儿已经躺在了甄诚的怀里,浑身因为拥吻而变得炙热,南宫婉儿头一次对男人有着热烈的渴求,“我想你了,甄诚哥哥想和你合而为一,想你的一切”

    “傻丫头,我这不在你面前了吗?我今晚不走了”甄诚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整理着南宫婉儿的长发,仔细的欣赏这张令无数女子汗颜的脸。

    “虽然我不是你今夜的第一个女人,但我却拥有了你一夜亲爱的,我好幸福”南宫婉儿一边说,一边帮助甄诚脱去了皮大衣。

    “爱死了鸳鸯浴,然后我们再继续到天明。哥哥要让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甄诚直接抱起南宫婉儿向浴室走去。

    “你是不是早来了,一直在偷看我,看我丢人?”南宫婉儿揽着甄诚的脖子温柔的问道。

    “傻瓜,我要偷看也看没穿衣服的,那就是个巧合呢”

    “甄诚哥哥,你可真是个奇迹今晚让你看个够好吗?”

    “妖精,看不够啊拍录像慢慢看好不好”

    “讨厌”

    “啊————哗啦——啊————哗啦——啪啪啪——”

    今夜无月,但屋内依然春意撩人,波光荡漾。

    天气、季节决定不了人的心情,关键是和谁在一起。这一夜,南宫婉儿是肆意的,疯狂的,也是幸福的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