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自杀式的威胁
    “姐姐啊,我找的你好辛苦啊”罗玉成看着亲子鉴定报告,满脸通红的激动的大声说道:“真没想到姐姐居然这么优秀”

    “是就是好了,有必要那么激动吗?”孙绍波的脸上很平淡,甚至于看向罗玉成的眼神都没改变。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亲弟弟,孙绍波一点儿都不激动。也许是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也许心里还是很难接受自己不是老狼王女儿的身份。

    银狼没有在屋里,但老藤头却在。看着这像陌生人一样的姐弟,老藤头不禁皱紧了眉头。

    “老狼王是我们的仇人,我们害死狼大、狼三可能你一时间还接受不了但你知道你弟弟这么些年是怎么过的吗?”老藤头看着孙绍波,语气中带着不满。

    “舅舅,还说那些干什么只要找到了姐姐,那些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哪天我们一起去给爸妈扫墓。看来真是爸妈显灵了,我前几天刚去过,没想到今天就找到姐姐了”罗玉成兴奋的手舞足蹈,似乎根本没发现孙绍波的冷漠。

    “难道狼四妹不是你们杀的吗?”孙绍波很是气愤的问老藤头。“这些人看着我长大,但却在半年间先后的死去他们都是上一代人恩怨的牺牲品,何必一定要杀人呢?”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藤头,孙绍波就是不想叫舅舅。

    “你这叫什么混账话?你是不是被那老东西洗了脑袋?我看找到你还真不如没找到,看你那张臭脸我就难受怎么的?现在是省长了,是不是连你的弟弟和舅舅都不想认了?”老藤头语气冰冷大声的质问道。

    “舅舅”罗玉成满脸焦急的劝阻。

    “如果有的选择,我不想和任何一个人有关系。老狼王如此,我爸妈也是如此就因为我是苗疆蛊王的女儿,你看我的头发”孙绍波一把抓去戴在头上的帽子,脸色苍白的吼道:“我的头发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而最近却掉的越来越厉害看看头顶,马上都秃了,你们说我干嘛激动我是蛊王的女儿。她给了我什么”

    “你怎么会中了蛊毒啊”老藤头没看见孙绍波头发的时候,一直以为孙绍波是正常的。当看见孙绍波那枯萎纤细的头发时,不由的大惊道:“你现在感觉自己的精神怎么样?”

    “越来越不好而且有时候放了两个闹钟在身边,早晨都起不来,跟个死人一样”孙绍波看到老藤头的眼中充满了关切,心中不由一软的委屈的说道。

    “姐姐怎么会对你下蛊毒呢?这不可能啊”老藤头听完孙绍波的话突然瘫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

    “舅舅,姐姐是不是病的很重啊能不能治好啊”看到孙绍波的头发,罗玉成那张俊俏的脸庞上充满了紧张。

    “难啊这应该是从小就中下的蛊毒。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而你姐姐又不会内功,真的来不及了啊”老藤头痛苦的抓着脑袋低声的说道。

    “我还能活五个月,等到我再过生日的时候,我就会被自己母亲的蛊毒害死你们告诉我,我有必要去这样的人坟前祭拜吗?我去感谢她把我生下,然后又让我受了三十年的欺骗,然后离开吗?”孙绍波说完就起身头也不回一下的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一定有办法的,舅舅你快跟我说,不管什么办法,我都要救姐姐的性命”找到姐姐的狂喜还没持续十分钟,突然一个晴天霹雳,罗玉成近乎疯狂的摇晃着老藤头的手哀求道。

    “除非你姐姐能继承蛊王的传承,否则神仙也救不了她的命”老藤头抬起头看着罗玉成苦笑道。

    “那你把蛊王传承的珠子给姐姐啊,反正我也用不了啊”罗玉成急忙大声的喊道,“我不要自己一个人活在世上,我要你们俩永远都活在我身边”罗玉成突然像一个孩子一样呆坐在坐位上,因为罗玉成还记得,舅舅曾经跟自己说过,完全继承蛊王的传承需要继承者要有黄阶以上的实力。这么短的时间,让姐姐提升到黄阶简直难于登天。

    老藤头看着外甥,罗玉成看着舅舅。两人面面相觑的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法有一个,你们想听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银狼出现在了客厅里。

    “傻子才相信你的鬼话”因为憎恨老狼王,老藤头连银狼都恨上了。

    “你说,我要听”罗玉成从座位上跳起来开心的问道。

    “不许说”银狼还没来得及开口,孙绍波突然从书房里冲出来对着银狼大吼:“你们的这种办法只会惹得天怒人怨,最后让下一代遭报应我认命了,你们不要再做无用功了”看了看银狼,孙绍波想了想又说道:“现在我有人保护了,你赶紧回天波市处理一下狼娃子的事情。那是老狼王的心血,现在金狼心灰意冷的,你再不回去主持大局,残狼就真的不在了。短时间内,我不召唤你,你不要回来车子你开走,现在就走”

    “绍波,你这是何苦呢”银狼看了眼老藤头和罗玉成,苦笑着还想再劝一劝。

    “不必说了,我心意已决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敢那样做,那我会提前自杀你们两人也永远别指望我认你们”

    “姐姐啊,你的命比什么都珍贵啊”罗玉成大声的争辩道。

    “你要是认我这个姐姐,那就要听我的”孙绍波满脸的果断,大声的呵斥道,“你要是我舅舅,那就要听从我的安排”

    “玉成,听你姐姐的吧”老藤头趁着孙绍波不注意向罗玉成使了个眼色。

    “那我就走了”银狼叹了一口气,很是不舍得打量了一下孙绍波这个别墅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跟在孙绍波身边这么多年,看着孙绍波一点一点长大,并成长为一个政治明星。在银狼的眼里,孙绍波不像少主,更像是自己的女儿。

    “银狼叔叔,再见”孙绍波突然满脸泪水的大声说道,然后转身冲向了二楼自己的卧房。

    短短的不到十天的时间,孙绍波经历了电视剧里才会看见的情节。想着自己还剩下的五个月时间,孙绍波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前途很迷茫。

    哈尔滨开往燕京的火车上,甄诚正躺在舒服的软卧上想着自己明天应该干什么。

    甄诚的电话丢了,很多想联系的人都联系不上。本来想和姚绅、熊戈等人说一说自己被龙仙儿给上了壮举,但电话没了,甄诚就懒得去找电话号码了。想着昨晚自己向吴欣三人汇报的情形,甄诚就不敢再去惹那三只近乎发了疯的小老虎。

    按南宫婉儿的逻辑,一切罪恶都必须扼杀在萌芽里。所以不管甄诚说什么,南宫婉儿都肯定的认为甄诚心里有鬼。在被三女反复折磨了n次之后,甄诚最后如实交代。虽然把自己讲的很凄惨,把龙仙儿讲的很荡,甄诚也未能得到三女的一点儿同情,而是连着被骂了三声畜生,然后三女就都不和自己讲话了。

    “鹰,你说畜生这个词语代表什么?”甄诚闲的无聊死了,手里又没电话。看着血鹰用手机和谷肥肥聊天,甄诚很不识趣的问道。

    “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词语每天晚上肥肥都这样骂我,但她却更爱我了她还经常哀求我,让我更畜生一些呢”血鹰头都没抬一下的大声说道。

    “不对啊,那我怎么感觉吴欣他们三人骂我的时候没什么爱意呢?”甄诚听着铁轨的声音无聊的说道。

    “那估计你就是真挺畜生的”血鹰说完就不搭理甄诚,专心致志的和谷肥肥进行着的大业。

    “明天到了燕京,我应该去看看悠然了”甄诚很怕自己闲下来,哪怕是濒临死亡也好。想想于悠然,甄诚眼中透着恨意,心中的那一丝对龙仙儿的歉疚和羞愧转变为浓的化不开的快感。

    “龙仙儿,我这只是拿回了一点点儿利息你那姐姐肯定下场比你还要凄惨”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