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三p的感觉
    “几位美女,来抽牌吧”虽然白天忙了一天很疲惫,但甄诚却一直期待着晚上早早到来。

    前天打麻将,吴欣赢了;昨晚抽纸牌自己故意让燕九儿赢,然后帮助她突破到玄阶了,那今天晚上的节目就值得期待了。

    “我身体不适,我退出”燕九儿急忙红着脸伸手表态。

    “我也不太舒服今天跑的有点儿累了,我也退出”吴欣看到甄诚那色色的模样,踹了甄诚一脚,转身上楼。

    “我去洗澡”燕九儿本来想看看结果,看到吴欣都溜了,自己也赶紧消失,不当电灯泡。

    “要不我们三p吧,两位美女”甄诚一左一右搂住林梦薇和南宫婉儿的小蛮腰色色的小声的说道。

    “去你,你想的美”南宫婉儿知道,这一天也就是早晚的事情。随着几人吵架越来越少,相互间的了解越来越深,说不准哪一天自己等人把持不住,就一起上了甄诚的床。

    林梦薇没说话,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林梦薇非常渴望能和甄诚睡在一起。

    “要不我们这样好不好?我们先分开娱乐,然后一起睡好不好?你看北方人全都睡一个炕上。男男女女的多好人家北方人都这样做了,你俩是不是也该入乡随俗尝试一下呢?”甄诚突然发现,锻炼口才的最好方式,出了做媒婆作孽之外,那骗女孩子上床就是最好的锻炼口才的方式。

    “不行万一我咬牙怎么办”南宫婉儿红着脸,找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可笑的理由搪塞道。

    “没事,我还打呼噜呢就这么办了,晚上我们一起睡婉儿房间那个小火炕”甄诚都不用去征求林梦薇的意见,因为这丫头等下自己运动完了,已经晕忽忽了。等自己再去和南宫婉儿运动完,估计她已经睡着了,到时候往南宫婉儿炕上一放,就ok了

    “无耻到家了我先上楼了”南宫婉儿也知道三p是什么,但既然甄诚说分开娱乐,就是一起睡觉而已,那南宫婉儿觉得也就没什么了。

    其实南宫婉儿也是个好奇宝宝,三p到地什么感觉,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和爱的人一起睡什么感受,南宫婉儿也像甄诚一样想尝试一番。既然甄诚能找到这么合理的借口,那就试一试好了

    “好嘞,那我们开始吧”甄诚猴急猴急的抱着林梦薇跟在南宫婉儿的身后向二楼跑去。

    “讨厌”林梦薇脸很红,身子很软,声音很小。

    时间才刚刚过了九点半,但林梦薇的房间里甄诚已经开始快速的运动了。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就像户外那嘶吼的西北风一样,时而急,时而缓。

    甄诚带着林梦薇飞翔到云端,自己却忍受着,忍耐着心情的激动。处理好林梦薇,甄诚又赶紧去冲了个热水澡,洗净擦干,又跟妓女赶趟般的爬上了南宫婉儿的身躯继续着享乐之旅。

    当南宫婉儿娇喘吁吁,大叫哥哥饶命的时候,甄诚才穿上宽大的睡衣,把满脸羞红的林梦薇悄悄的抱进了南宫婉儿的房间里。

    吴欣和燕九儿乖巧的呆在房间里,即使听到响动,两人也把它当做老鼠,即使有喊叫声,两人也默契的认为那是风吹窗棂的声音。

    女人聪明不是错,但女人有时候却要学会愚蠢。

    外面寒风呼号,但室内盎然。为了让几个女孩体会一下北方动的温暖,甄诚晚上从二狼口村回来后就把家里的炉子烧好,烧了几个小时以后,每个房间里的暖器都洋溢着暖暖的暧昧的氛围。

    这样的深夜只适合做两件事情,第一,温一壶老酒,自斟自饮,慢慢醉倒;第二件,就是搂着老婆享受着热炕头聊着天。

    甄诚是幸福的,因为他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和自己一样一丝不挂的老婆。

    甄诚是狡猾的,因为刚才运动,甄诚都没让小蝌蚪去找妈妈,而是留在了爸爸的身体里。

    甄诚的想法是,先分开娱乐,把两个女人弄到一起,此为名义上的三p;只要这一步成功了,那么到了一个炕上的两女,还跑的掉吗?这样就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三p了。

    一左一右的两女一动不动,甄诚的心也像小鹿撞一样,甚至有点儿第一次破处那样的心情。

    南宫婉儿脸颊绯红,脑袋靠着甄诚的右肩,秀发遮挡住脸;林梦薇像只小猫一样,连喘气都很小心的不敢说话。

    甄诚也不争气的心跳加速,两只手缓缓的从两人的肩膀上拿下,伸进被窝里,一左一右的摸向了两女那坚挺饱满圆润的山峰。

    “嗯啊”两声轻吟嘤咛在甄诚的耳畔响起,甄诚感觉自己幸福的飞到了云端。

    “你乱来,我马上就离开”南宫婉儿伸出玉手狠狠的掐了甄诚的右肋一下警告,但却没阻止甄诚那只大手对自己胸部柔软的爱抚。因为那爱抚的电流像电击一样让南宫婉儿浑身颤抖,想离开,却万般的不舍;因为这是甄诚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摸自己。带着一种莫名的心跳和说不清楚的快感。

    “你看薇薇多好人家都不说话,也不抗议”甄诚感觉林梦薇紧紧的压住了自己的大手,轻声笑着贴着南宫婉儿的耳朵调侃道。

    “她晕过去了吧”南宫婉儿知道林梦薇有晕厥的毛病轻声的提醒道。

    “不会吧”甄诚试着伸手推了推,林梦薇呼吸均匀却一动也不动,“我靠,白忙活了,晕倒”

    “活该”南宫婉儿伸出双臂环住了甄诚的脖子。下次要是三p,自己一定要和林梦薇一组。这小妮子一晕倒,那甄诚就全是自己的了,南宫婉儿暗暗的想。

    “活该?那你就承受哥哥的欲火吧给我的小弟弟戴上头盔,我要冲锋”甄诚收回左手,转个身把南宫婉儿那绸缎般的身躯搂进怀里。

    “讨厌啦”南宫婉儿嘴上说着不情愿,但却伸手到枕边熟练的摸出了安全套,麻利的打开,然后羞赧的将双手伸向了甄诚那雄壮的腰跨处。“你不怕把薇薇吵醒啊”

    “放心吧,她要是晕了,不到第二天早晨,你别指望她醒过来”甄诚很有经验的,自信的说道。

    “还好薇薇晕了,要不就让你三p成功了呢”南宫婉儿感受着甄诚那激烈的动作,声音颤抖的轻吟。

    “这不也一样吗?”甄诚贪婪的吻向了南宫婉儿那性感的嘴唇,而右手却轻轻的抚摸着林梦薇那柔软坚挺的胸部,并不断的随着动作的剧烈轻轻的向下滑去。

    户外的风越来越大了,当南宫婉儿的房间声音渐渐消逝的时候,外面的风渐渐的停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像小女孩一样,欢乐的跳着舞蹈扑向了大地。

    “谁?”迷迷糊糊的狼四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一个黑影借着夜色站在了狼四妹的面前。

    “还好,应该还没说”黑衣人喃喃自语的看着狼四妹,迈步上前,轻轻的用手指碾碎竹笼的竹条,手臂顺势一把将狼四妹夹在腋窝下,然后转身出门,迅速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关押狼四妹的小屋房门打开,在狂猛的西北风的吹拂下吱呀吱呀的毫无节奏和韵律的胡乱的发着声响。

    老滕头的房间依然还亮着灯光,但院子里的大狼狗却一声都未发出声息的死在窝中。

    “我站在城楼看风景,哪晓得——————”老滕头那难听而又跑掉的哼哼声,时不时的从房间里传出来。

    天阴沉的吓人,更何况这是夜里。在这样的深夜,如果一个人走在无边的旷野上,两侧都是可以伸展到腰间的草木,那将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呢?

    胆小的男人这样的夜里都会憋着屎尿,等到天亮再去厕所或者干脆在家里的一个房间里放着所谓的尿盆,先尿到尿盆里,第二天再早早的把这夜香倒掉。

    黑龙江这地方没什么特产,冷,大概就是上天恩赐给这里人们的礼物吧。深夜的二狼口村坟场,一个黑衣人一只手夹着一个人几个起落出现在狼三的坟前。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