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终于来了
    “啊,我不行了啊哥哥饶命啊”吴欣被甄诚折腾的浑身舒服的一点儿力气也没了,但甄诚却好像没尽兴似的继续冲刺折磨自己。

    “现在你还拿我做赌注不了?你个臭丫头拿老公做赌注,现在舒服了是不是?”甄诚停住动作气愤的审问道。

    “哥哥,好哥哥,饶了蒲草吧,我再也不敢了。下次打死我也不杠爆了”吴欣紧紧的抱住甄诚,亲吻着甄诚的胸大肌哀求道。

    “那记住了,下次你再拿我当赌注,我就把你堵住,堵得牢牢的,记住了吗?”甄诚像斗胜的大公鸡,得意的从吴欣身上下来,躺在吴欣身边严肃的教训道。

    “真生气了?我们就是一时兴起吗?你至于那么小气吗?”吴欣抱住甄诚的胳膊小脸紧张的摇晃着甄诚的胳膊问道。

    “你说呢?要是哥哥我哪天把你当赌注了,你开心不?”甄诚佯装生气的说道。

    “那为什么你们男人可以把我们女人当赌注,我们女人就不能把你们男人当赌注了?你这是大男子主义,不公平”

    “你个小丫头还要公平,那我是不是继续鞭你啊”

    “去死啊,不要啊你不可以用这个威胁我,折磨我,这样伤感情的,知道不?”吴欣满脸认真的说道。

    “那你刚才还叫那么大声音,满脸陶醉的样子”

    “我那不是让你找到男人的胜利感觉吗?你以为叫唤不累啊”

    “呵呵,原来这样啊那这样,我现在躺这里,我叫唤,你来弄我怎么样?”甄诚无耻的躺成了一个大字。

    “滚啊,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耻啊”

    “还不是被你们几个给气的我现在去鞭另外几个去”甄诚起身要穿内裤离开。

    “不许去,你今天晚上,一个晚上都属于我”吴欣赶紧坐起身抱住甄诚,眼中含着委屈的泪水。“就一晚,我想独享你一晚,明晚你想怎样我不管”

    “傻丫头,哥哥是都你的,快放手,我躺下好吧”甄诚怜惜的拍了拍吴欣的手背,苦笑道。

    吴欣缓缓的松开手臂,但双手随时准备着抱住甄诚。

    “傻丫头,怎么了?担心哥哥离开你吗?”甄诚把吴欣揽在怀里,两人靠着床背半躺着。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你都不知道,把你做赌注的时候,我心里多难受你是我的,但我却要切分出去,我心里难受”吴欣头埋在甄诚的胸前,长发飘飘依然难以掩盖那滴落在甄诚胸前的热泪。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对你们把我当赌注了吗?”

    “知道,你心里不比我们好受看着你每晚强颜欢笑的忙活,直到天亮才筋疲力尽的睡觉,我心里就难受”吴欣轻声的幽怨的说道。

    “呵呵,让你说的,好像我是卖皮肉赚钱的鸭子似的”甄诚拍了拍吴欣白皙的后背说道。

    “那你以为自己不是吗?我真怕你现在这种补偿式的性生活会把你身体搞垮了,适度就可以了我们女人做一次,一个月不做都没问题。其实回味比性生活本身更重要。你不要机械的不知道疲劳的硬来,万一将来生不出来孩子怎么办?”

    “傻瓜”甄诚突然发现自己很不了解吴欣,这样的话好像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居然亲耳听见了。“我就是感觉亏欠你们几个的陪哪一个,抱哪一个,我都好像欠了其它几个人似的。真的,我现在才体会到还是一夫一妻是合理的”

    “现在知道能怎样?又回不了头了以前我很在乎,甚至经常的嫉妒。但这一个月来,我想了很多。以前你天天在我眼前,现在突然间你跑了这么老远,心里空牢牢的。女人和男人不一样,一生爱一个男人就足够了。但男人一生一个女人,将来很可能会厌掉。所以每件事都有利有弊。虽然你弄了一堆女人,但我感觉得到你并不是单纯的玩弄感情和我们的**,而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全身心的宠着我们,爱着我们。就这一点来看,我知足了”吴欣是一边流泪,一边说完这番话的。

    甄诚紧紧的抱着吴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突然感觉喉咙很难受,眼睛也涩涩的难受。吴欣能想明白的事情,相信南宫婉儿几人也想的明白。甄诚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自己的幸运和幸福。

    幸运的是,自己比别人拥有更多的红颜知己;幸福的是,自己终于可以不用为一些大是大非的感情事情发愁。甄诚很在乎吴欣的感受,毕竟这是自己一生中的第一个女人,自己的第一位女朋友。自己的很多个第一次都是和怀中这个安静的女孩一起度过的。

    “谢谢你,欣欣”甄诚抱着吴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自己今夜不适合离开乱来,因为吴欣的内心很不平静,自己的心里也很乱。

    月亮像一艘小船悄悄的划到了天空的正中间。清冷昏暗的月光下,两男一女默默的站着。

    “为什么不动手杀了我?我等这天很久了”狼四妹一身白衣,在漆黑的夜里显得诡异而又明显。安葬了狼三王老蔫之后,狼四妹坚持搬回自己原来住的房子一个人独自居住等着这一天。

    “你也知道自己该死对吗?”老滕头满脸怒火的看着狼四妹,随时准备着出手要了对方的命。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说了,大师兄、三师哥都死了,现在说这泄有意义吗?既然我们三个亏欠你们的,那你们把我的命也拿去吧这够了吧,一赔三”狼四妹眼中透着恨意,握着粉拳很是激动。不善言谈的狼四妹,今晚已经说了太多的话了。

    “杀你就是抬抬手的事情。你害了我母亲,我不会放过你。你既然知道自己以往犯下的过错,那就应该赎罪。再我没杀死你之前,我希望你告诉我,我姐姐被狼大弄到哪里去了”罗玉成看着狼四妹,眼中透着凶狠,但为了姐姐,又不得不把这种报仇的快感和迫切压下去。

    “你姐姐?就是当年大师兄劫持的那个?”

    “是的,她在哪里?”罗玉成激动的追问道。

    “那夜我们趁你母亲练功偷袭,抢了你们的蛊王秘籍。但我和三师兄也被你母亲打成了重伤。大师兄为了救我俩才b不得已出手,最终却连累大师兄惨死。其实最该死的是我,是我得到了你母亲的信任,得知了你们家的蛊王秘籍,然后怂恿了三师哥做了这泯灭人性的事情。从你们家逃出来,我因为伤势重,体力差,很快就昏迷了。醒来的时候,我没看见大师兄身边有孩子,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大师兄已经把你姐姐放了。你现在问我,我真的没办法回答”狼四妹脸部表情很从容,很淡定,月光的映衬下甚至带着解脱的笑意。

    “想死?没那么容易”老滕头突然迅疾的出手,罗玉成眼前一花,狼四妹已经倒在了地上。

    “还好及时,控制住了否则这女人就自杀了”老滕头把一个手指盖大小的蛊虫收起,抹着额头的汗水说道。

    “现在怎么办?她好像真不知道”罗玉成皱着眉头看着昏迷过去之后,脸色变得苍白如纸的狼四妹。

    “怎么办?带走好了女人的话永远不要全信你母亲当年还不是上了这个女人的当才招来杀身之祸的?记住了,永远不要完全相信一个女人的话,越漂亮,越不能信”老滕头冷冷的看着外甥教训道。

    “那这女人只能放到你那里去了”罗玉成还是住在于家,只不过现在于三凤和于二龙都忙,罗玉成才能脱身出来陪舅舅。

    “那你背着,从村后绕过去宁可多走路,也不能被人发现我搜查一下狼四妹的东西,你妈妈的蛊王秘籍还是要拿回去的”老滕头说完就直接走向了狼四妹的屋子。

    “那不是个手抄本吗?你还找它干什么?”罗玉成抱起狼四妹不解的说道。

    “就是一片纸,我们也要带走,因为那是我们的。我们就要理直气壮,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