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想的是你!
    狼四妹的决定很令人意外,但孙绍波却能理解。银狐昨晚分析过了,自己的两个师兄应该都是死于一种情况———蛊毒。

    狼四妹哭喊着说报应,那就说明有些秘密她是清楚的。执意坚持下去查死因,最终公安局也破不了案子。与其那样不死不活的拖下去,那还不如早点儿入土为安。

    孙绍波不仅要求医院派车送王老蔫去火葬场,而且还要求孙茂盛也派车把老村长蒋福深也送去大榆树火葬场。

    都是残狼的子弟,又都是自己的师哥,孙绍波想干脆点儿一次性解决。

    原本就不是很大的大榆树火葬场因为二狼口村村民的到来变得拥挤不堪。和王老蔫婚礼上的喧哗不同,到了这里的每个村民,不管是男是女都面容悲伤和严肃。

    一个为了村民而赔上自己性命的村官是应该享受这种尊重的。

    出乎甄诚意外的是,狼四妹很冷静,出奇的冷静,令人害怕的冷静。

    甄诚几次想探寻一下狼四妹的内心,都被那漫无边际的悲伤淹没了。

    “蒋燕姐姐,请节哀“甄诚看到蒋燕来了,而且行子女之礼,感觉到很是欣慰,满脸严肃的说道。

    “谢谢你帮我解了心结,谢谢你为我父亲找到了死因”蒋燕的身边站着于二龙,面容冷峻的看着两人。

    “二龙哥,这里的人多,希望你照顾好我姐姐”甄诚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因为老村长的关系,林宪章、孙茂盛、江志生都来了。孙绍波和银狐也出现在了祭奠现场。也不知道是孙绍波故意的,还是忽略了什么,王老蔫的葬礼祭奠和蒋福深的放在了一起。

    甄诚要讲话的,因为这个场合,因为这两个人都是二狼口村的村民,别人都不适合。当祭奠开始的时候,甄诚面容悲戚的走到了临时搭建的一个台子上。

    “今天我的心情很沉痛,所以不管是多大的领导,多么微不足道的路人,我都一并的代替逝者的家属感谢了。感谢你们来送我们二狼口村两位杰出的优秀的农民…………”

    喜庆的场景各个相似,悲哀的场景也大致相同。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甄诚参加的两场婚礼,最终都死了新郎。一个是戚泽民连洞房都没入就死了,另一个就是王老蔫,也仅仅和老婆恩爱了两晚就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妻子。从戚泽民的葬礼到师傅的葬礼,在到如今王老蔫的葬礼,甄诚这半年来的葬礼经验是丰富的。

    大型隆重的葬礼,小型几个人参加的葬礼,一人独自伤感的葬礼甄诚都一一的经历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讲的太投入,还是想到了什么伤感的事情。讲到最后,甄诚动情的失声痛哭。

    在这个世界上,笑容和眼泪是打破陌生人之间隔阂的良药,甄诚近乎嚎啕般的痛哭,即使狡猾如狐的燕大也被深深的打动,冷峻的面庞也因为想起了燕七而深深动容。

    丧礼上很少有掌声,但甄诚的一番大实话却赢得了二狼口村村民那朴实的厚重的掌声。泪眼模糊的看着也一样泪流满面的村民,甄诚知道,自己直到今天才算是真正的上任。

    九一八是东北人难以忘记的日子,那九二八也必然被二狼口村的村民所铭记。

    来了这么多村民,孙茂盛几乎调动了所有警力,但令孙茂盛惊讶的目瞪口呆的是,二狼口村的村民离开的时候连张纸片都带走了。来的伤悲,走的迅速。

    老村长的时代结束了,那装着骨灰的罐罐就是明证;甄诚的时代开始了,那依然伤心的面容和眼神所有村民都看在了眼里。

    市里的所有领导都尊敬的和甄诚握手离开。最后剩下的就是孙绍波和甄诚五个人。

    “你确实出色,这一点儿我不想承认也得承认能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收服二狼口村的村民,我佩服你”孙绍波要回省里去了,但却丝毫不提昨晚自己赢了的事情。

    “放心吧,我会履行承诺的等我知道怎么办才能对你更好,我会去哈尔滨见你的。你师兄的的死因我会协助的,到底查不查,你们决定了再告诉我吧”甄诚从狼四妹的眼中读出的片片断断,让甄诚对死去两人的印象大为改观。

    “我知道,那我们下次再见吧”孙绍波看了眼甄诚,无奈的说道。“祝你国庆节快乐吧”

    “谢谢,一路顺风下次喝酒别弄假酒装样子忽悠人了”甄诚看到孙绍波上车,看着远方缓缓说道。

    “我以后忌酒了”孙绍波仅仅愣了愣,然后关好车门。奥迪a6冒着黑烟向省城的方向驶去。

    “我们也走吧去天波市买车”被葬礼搞的索然无味的甄诚,坐上面包车有气无力的吩咐道。

    “你哭的可真认真我都快哭了”燕大坐上车想调节一下气氛,对着甄诚讥讽道。

    “其实我哭的时候想的是你”甄诚毫不犹豫的反击。

    “滚————”面包车里传来燕大愤怒的咆哮。

    天波市有农用车工厂,不管你是买小型农用车,还是大型的农用车都可以买的到。但甄诚要买的是可以多载货的卡车。从黑龙江的路况来看,重卡是不实用的,所以甄诚和马飞龙商量后,决定买梁山长虹生产的13米长,精品仓栏式半挂车。每辆车价格不到十万元,但载货量可以达到三十四吨。

    但这车子天波市没有,要想尽快买到手,就要去佳木斯的销售点去买。

    “如果你相信我,我去吧”马飞龙从甄诚几人的言谈举止中就清楚,这一群人里懂货车的就是谷肥肥了。其他人说是来买车的,但更像财大气粗来买菜的少爷少奶奶。

    “那也行你叫马飞虎也和你一起去,这面我让谷肥肥和我哥跟你去,你们几个都会开车,这样刚好买好车你们也不用开回来了,直接开到佳木斯机场等着好了。钱我放在我哥这里,有什么事情你们看着办。我们二十九号过去,可能那时候就要用车。车子你懂,买车的事情你全权负责,钱你不用计较,但车子的配置一定要好”甄诚看了眼马飞龙,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为了稳妥起见,暂时还是要用自己的人跟着比较好。

    “那不行的我们这些人不是二十九号要离开吗?接货的事情,你还是要让专人负责的”黄依依看着甄诚那满脸的伤感善意的提醒道。

    “你真是忙几天都昏头了,连我们二十九号回家都忘记了燕九儿急忙埋怨甄诚,掩盖刚才甄诚的口误

    “看我这记性,差点儿忘记时间了那飞龙你去雇佣几个司机先暂时帮我们跑几天吧,薪水你去谈,价格高点儿好了。如果他们喜欢长期干,那就更好了我们明天反正也过去,到时候再说吧”甄诚额头冒汗,差点儿忘记了明天自己要离开的骗局了。

    “你们今天先去,我们回去安排一下,明天下午过去”甄诚把银行卡交给血鹰,大声的吩咐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明天晚上自己的女人就会飞过来,还有熊戈等一群来狗屁旅游探望的一堆电灯泡。现在已经中午了,但明天这群的吃住还没解决,想想甄诚就头疼。

    “那就这样,我们现在就去坐大巴,刚好中午有一辆去佳木斯的班车”马飞龙办事讲究干净利落,既然自己答应跟甄诚干,那就不能被对方看扁。虽然走路还腿还有些疼,但马飞龙丝毫不放在心上。一边向甄诚交待,一边给马飞凤打电话,让马飞虎赶紧到车站一起去佳木斯。

    “那去吧,赶早明天晚上或后天可能就要用到车了”甄诚挥了挥手,向血鹰等三人说道。

    “你们要运什么货?”谷肥肥去佳木斯了,现在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黄依依说话底气好像都不足了,轻声的询问道。

    “这是商业机密,运回来了你就知道了”甄诚看了眼黄依依,想到刚才差点儿自相矛盾的戳破自己的谎言,冷着脸说道。

    “你,你欺负人”黄依依没想到自己一开口就碰了钉子,气得直跺脚。但看见甄诚三人已经上了车,又急忙的跟了上去。

    “现在去哪里?”燕九儿坐在副驾驶上问道。

    “我昨晚休息的不好,回家收拾东西准备一下,然后好回寒千市吧”甄诚看到倒后镜里的燕大在冷笑,满脸认真的说道。

    “欧也,终于可以回家了”黄依依很萌的想引起别人的赞叹,但表情浪费完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甄诚目视前方的开动车子,另外两人都看着窗外,对于自己的天香国色都没人看上一眼。

    黄依依有点儿脸红,有点儿气愤,有点儿失落。但自己一个人,人家三人都是一伙的,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回去吧,帮我去看看悠然”甄诚今天哭的厉害,心里面涌现出来的于悠然的面庞次数最多。两年前的三十号晚上,于悠然跟自己一起庆祝的生日。但如今伊人离开自己已经半年多了,她在地下冷吗?

    说完于悠然的名字,整个车厢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发动机的声音和车厢颠簸的声音。因为黄依依感受得到,甄诚那刻骨的伤痛充斥着车厢。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