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诈尸
    “村长啊,你快点啊,我要去看我爹啊”王狗剩和王胖子哭的满眼通红的跪在甄诚家的大门外,大声的催促着。

    这是北方人家里有人过世的习俗。家里有长辈去世,要请一些辈分极高或德高望重的人到家里帮忙主持大局,一般死者的晚辈要跪在要请的人家门外以表示自己的心诚。如果王老蔫死在二狼口村,那王狗剩和王胖子就不用麻烦甄诚了。但王老蔫死在了市里最好医院的病房里,据说公安局的人也去了,那王家的所有人就变得六神无主了。

    在北方没有把死在外面的人向家里运的传统,类似于王老蔫的这种死法就叫横死。死了之后甚至于三年内都不能葬在祖坟里。用迷信的说法,这样的人进了祖坟会影响后代的幸福。骨灰之类的在外面或祖坟以外的地方埋葬个三五年才允许葬到自己家祖辈固定的坟地里。

    王老蔫的死讯像瘟疫一样在二狼口村迅速的传播。死法的诡异和老村长类似,所以原本喧嚣闹腾了几天的二狼口村又再次的陷入了死寂。没人愿意去市里帮忙,迫不得已,王狗剩和弟弟来求甄诚。

    甄诚接到电话了,银狼打了一个,林宪章打了一个,孙茂盛也打了。但甄诚都以生病为由,回绝了。当王狗剩和王胖子跪在门口用最隆重的礼仪邀请自己去帮忙的时候,甄诚没办法了。

    “血鹰和大师兄陪我去就可以了。这种事情晦气,你不能去”虽然看到燕九儿因为自己的拒绝撅着嘴,但甄诚还是厉声的拒绝。

    “那你小心点儿”燕九儿满脸生气的安慰道。

    “今天过去已经晚上了,如果太晚,我们三人就不回来了。你们四个人小心点。明天你们三个去买四辆重型卡车回来,钱算我的,司机可以花钱雇几个等忙过这件事,我们再找司机”甄诚想到南宫婉儿的吩咐,丝毫不敢大意。

    “你俩起来吧,请节哀”走到大院门口,搀扶起王狗剩和王胖子,甄诚礼节性的满脸悲伤的说道,“你们摩托车放我院子里。时间也不早了,事情又急迫,你们又悲伤,开我的车去好了”

    “你说什么,我们哥俩都听你就是我亲爹”王狗剩抹着鼻涕和眼泪激动的说道。

    “走吧”甄诚想骂人,但人家老爹已经死了,自己就不好再在言语上难为人了。

    “看来做个村长,好像比当个局长还难。这怎么大事小情的,村长都要出面呢?”黄依依看到甄诚的车子绝尘而去,不由的感叹道。

    “哪有像你这样的代市长,整天跟着人家男人过家家,不干正事”也不知道是最近事情太多,还是吴欣等人要来,燕九儿最近几天脾气很不好。怎么看黄花菜,怎么不顺眼。

    “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就闭嘴”黄依依气得脸色苍白,但却没有充分的例子反驳。自己是在二狼口村做了一些事情,但那是被甄诚当成免费劳力来使用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不说,也根本不应该是自己这个代理市长应该做的。想想自己这一个月来什么也没做,黄依依眼圈红红的想哭。

    “好啦,都别说了,每天都吵来吵去的不烦啊”谷肥肥拉着黄依依不理不睬的向屋里走去。

    看着三个女人前一刻还相安无事,等到甄诚一走就弄的鸡飞狗跳的,燕十二感觉女人好复杂,庆幸自己没招惹女人是对的。

    血鹰每次开面包车都胆战心惊,上次为了追甄诚,车子开到了一百多码,血鹰凭直觉感觉到这个车子有问题。

    去市里不赶时间,因为悲伤的气氛很压抑,连王狗剩看到甄诚脸上的变化时都一声未吭。甄诚闭着眼睛,似乎能清晰的感觉到车子的情况,那被动了手脚的刹车片就快失灵了。甄诚一直隐忍未发就是想看一看到底幕后的人是谁。车子是罗德才拿去修的,但动手脚的肯定不是罗德才。

    这么久了,那幕后的主使还没出现,甄诚感到很意外。既然对方不露头,那甄诚可不想再等下去了。等到了天波市,甄诚决定亲手把车子修一修。

    燕大一如既往的那么孤高,闭着眼睛的时候没人知道这个老头在想什么,睁开眼睛又没人敢去询问。甄诚觉得,这就是人活一辈子的境界。

    王老蔫算是个高手,但一生也没走出去看一看,终于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但仅仅三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孙茂盛叫甄诚去,并不是单纯的王老蔫是二狼口的村民,村长应该到这么简单。因为孙茂盛惊奇的发现,王老蔫的死状和村长当初的死类似所不同的就是血的颜色不同。老村长的死,血液是暗红的,而王老蔫的血液却是近乎黑色。

    虽然在这个小县城,但孙茂盛的见识还是有的。因为上次案件就是因为冰冻,最终取得了出人意料的结果,所以当把现场勘查完的时候。王老蔫的尸体直接被冷冻进了医院的停尸房。

    “怎么样?有发现没?”风尘仆仆赶来的甄诚,下车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被孙茂盛拉来看已经冻得硬邦邦的尸体。看到甄诚观察完,孙茂盛急忙严肃的问道。

    “你是局长,你问我干毛”甄诚看了孙茂盛一眼,生气的骂道,“你以为我是神探啊”

    “你不是神探你看那么仔细干毛?”孙茂盛也是点火就着的脾气,指着甄诚的鼻子大声的质问。

    “有病才要看仔细呢还不是你拉着我看这看那的。人家倆儿子都没我看的时间长,你还好意思说下次等你也躺这里了,我来都不来”

    “甄诚,你个畜生你敢咒我死,你信不信老子抓了你?”孙茂盛仔细想想也是,怪就怪自己把破案的希望放在甄诚的身上了。但怒气还没消去,甄诚的一番话差点儿把孙茂盛气得翘了辫子。

    “你个疯狗我饿了,要吃饭”来就看尸体,晚饭还没吃,看到孙茂盛也火了,甄诚直接向停尸房外面走去。刚推开门,一个头发短散凌乱,脸色苍白,眼神直勾勾的女人正看着甄诚,甄诚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自觉的被吓得向后一蹦。当看清来人的时候,顿时火冒三丈。

    “靠,你诈尸装鬼死远点儿,你个鬼样子会吓死人的知道不?”甄诚推开另一扇门走了出去,指着孙绍波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也遭报应了吧,活该”孙绍波脸上的表情很怪异,本来很悲伤,但看见甄诚那样子的时候却想笑,想笑不能笑,孙绍波忍耐的很痛苦。

    “我tmd的差点儿挂了,你离我远点儿,少说风凉话报应个姥姥,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甄诚看到孙绍波那苍白的脸,原来满肚子的愤怒消减了很多。

    “孙省长,我们去吃饭,一起不?”孙茂盛看到两人一副相互想撕咬又不撕咬的模样,急忙上前解围。

    “不喝酒孙省长是不会去的”甄诚直接向电梯走去。

    “孙省长可以不喝酒”孙茂盛真想踹死甄诚,然后直接放在王老蔫的边上冷冻着。

    “废话走”孙绍波倒想看看,自己会不会被一个甄诚搞死,一个东北女人的倔强在孙绍波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说前面的小秀计和玩笑是挑逗的话,那如今的两人已经进入了疯狂撕咬的状态。

    看着甄诚的表情,孙绍波第一感觉想笑,想大声的嘲笑甄诚那斑马的模样;但稍微一思考,孙绍波又很心痛,因为甄诚这棵大人参的药力减少了很多。那一道道白条就最能说明问题。如果自己再不抓紧时间,那么不要说功夫了,到时候这乌黑的秀发的美梦能不能实现都是个问题。

    “走,我们跟着孙局长去吃饭”甄诚的身后站着一群人,基本都是王家的人。王老蔫的五个兄弟都来了,还有一些年纪比王狗剩大些的也来了不少,加起来有将近二十人。甄诚随局长上去,王家的人瑟缩的呆在医院一楼的大厅苦等,等待着结果,等待着善后。听说公安局长要请王家的人吃饭,将近二十多人都望向了孙茂盛。

    “吃,一起吃好了跟我走吧”孙茂盛气得想杀人,但仔细想想也不亏。因为这些人也算是省长的亲属,自己不请,难道还指望甄诚那小畜生请吗?

    “我们也跟着去”甄诚招呼血鹰和燕大一起跟着孙茂盛向附近的一家大酒店浩浩荡荡的走去。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