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精神领袖
    在北方的农村,每个村子里都有个类似精神领袖的人物。但凡邻里间有纠葛了,夫妻间吵架闹离婚了,孩子不孝顺打爹骂娘了,这个时候受伤害的一方就会找到这个人来处理事情。原来霸气的,打人的,偷汉子的在这个领袖面前都会幻化出原形,听其处罚和摆布。

    有这样人物的村屯往往都是一方的富裕村屯,因为这样领袖的存在,没谁能抵挡得了团结的力量。即使乡政府在分配任务或摊派一些事情的时候,也一定会或多或少的考虑到这一点儿。

    能成为一个村屯的领袖,那这个人应该是具备以下几点中的某一点:第一,自己家是最富裕的,又能不计个人得失带领大多数人致富的,所谓经济决定一切;第二,村里的老住户,七大姑八大姨的大家族里,出来一个人品超高尚,仁义名闻乡里的人物,所谓人品决定一切;第三,十里八乡有名的彪悍,能打,家里兄弟多,谁不服就修理谁的人物,所谓武力决定一切。

    在东北的乡村里,官职的高低永远是没价值的。在这样一个嫉恶如仇的区域内,官职越高被冷落排挤的可能性越大。类似老村长这样,村长和精神领袖兼而有之的人物,在二狼口村,乃至永泰乡都是少有的人物。

    老村长死了,这半年来,二狼口村的一切事情是以于大龙的决定而马首是瞻的。大家都见识过于大龙的手段,一块小石子打死特警的人物,谁敢去招惹呢?

    于大龙很享受,张家李家求自己办事的那种孙子模样,很享受,自己去处理那些貌似纠纷实则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半年来,于大龙习惯了,于二龙和村里的所有人也都习惯了,这也是为什么全村人那么排斥新村长到来的主要原因。

    但当于大龙人间蒸发般消失的时候,于二龙和村里的所有人都乱了。

    三千户的大村,近万人的村屯,哪一天还不出点儿争执呢?以往老村长喜欢耐心劝诫,摆事实讲道理,最后矛盾的双方都欢天喜地感恩戴德的离开。于大龙处理事情粗暴,一切以自己的是非观为标准,半年来留下了果断的美名。

    但现在麻烦了,于大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一天一夜,二狼口村就像突然有人闯进村屯掳掠一样,乱成一锅粥。

    “李寡妇搞破鞋被打断了腿,现在还躺在家里哼哼,打人者却来找于大龙评理”

    “王瘸子家的母猪被邻居要死,王瘸子一家抬了一口棺材堵住邻居家的大门要求赔偿”

    “小二黑要和小百花结婚,结果却发现两人是没出三伏的姑表亲,床都上了,万一畸形怎么办?小百花要堕胎,小二黑威胁要跳井,两家人来找于大龙拿主意,但于大龙不在”

    “周家盖新房子,下水的屋檐过了界,邻居一定要周家把房子拆了,否则就一年给两千元的下水费……”

    在于大龙消失的一天里,于二龙的腿跑断了,家里的两条中华烟发光了,但事情一件都没解决。二狼口村的村民很愤怒,为什么你于大龙玩消失,你人消失,电话怎么也联系不上呢?

    风言风语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的蔓延。因为不满,于大龙以往的一些不是,一些错误已经开始在二狼口的三姑六婆口中流传。

    “二哥,我和罗玉成找遍了村子的角角落落,找不到大哥啊”于三凤找了一天,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垂头丧气的回来,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抱怨。

    “大哥也真是,怎么把电话关机了呢”罗玉成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但还是把疑问留在了心底。对罗玉成来讲,于大龙万一出了意外,那自己就自由了。

    “谁知道呢昨晚大约就这个时候,他说出去办点儿事情,也没说不回来啊但现在都一天一夜了,还是不见踪影,我担心会出事情啊”于二龙眉头紧锁,狠狠的抽着香烟说道。

    “要不我们报警吧”于三凤急得眼圈红红,声音哽咽的建议道。

    “报警也要七十二小时才可以,现在才一天一夜,人家不受理的再说,我们报警,警察那群犊子会卖力吗?”于二龙不是没想过,但去年暴动,哥哥打死了特警,最后按意外处理了,于大龙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警察内部会对于家没气吗?

    “二哥说的对没报警,我们最多找不到人,万一出了意外,我们就只能认了。如果我们真报警,我就怕到时候警察趁机查出大哥的一些违法违纪的事情,只怕那时候,可能人没找到,家里的这点儿家当也被抄没了”罗玉成冷着脸,严肃的说道。

    “那可怎么办啊,快想想办法啊呜呜呜呜————”于三凤趴在炕上急的蹬脚,大声的哭了起来。

    “别嚎了,大哥生死未卜,你添什么乱明天统一口径,就说大哥去了吉林山里,那里手机没信号,回不来”于二龙看了罗玉成一眼,大声的对着三凤吼道。

    “是啊,三凤,你别哭了即使大哥失踪了,我们的日子还要过下去啊更何况现在生死两种可能各半,我们也不要太悲观。以前大哥出去好几天,我们也没联系,但后来不也活蹦乱跳的回来了吗?”罗玉成坐到于三凤的身边,温柔的轻声的安慰道。

    “恩,玉成,我只有你了,你可不能不要我”于三凤从炕上爬起来,直接扑到罗玉成的怀里,轻声的说道。

    “混账话,我还没死”于二龙听到妹妹的话,差点儿没气死,大声骂了一句,一摔门,躲到外屋去抽烟。

    “三凤,不好乱说话,你看二哥都生气了吧”罗玉成很想推开怀中的肥肉,但被于三凤抱得紧紧的,苦笑着说道。

    “我不管我的嘴儿你也亲了,你也摸了,下面也被你————”于三凤害羞的说不下去,红着林躲在罗玉成的怀里不起来。

    “看你说的,这都叫什么话啊跟我说也就算了,可不许对外人讲这些都是情侣间正常的爱抚动作,但只要没到最后那一步,都说明不了什么的”罗玉成有时候很喜欢于三凤的泼辣大胆,比如两人独处亲密的时候。但有时候也比较讨厌这么泼辣大胆,比如自己讨厌她的时候。

    罗玉成说不清楚,自己对于三凤是什么情感。是玩弄多于爱情,还是自己孤独寂寞的一种慰藉,抑或是对于大龙控制自己的一种不满和报复。

    “我不管那么多,我可以为你死,我就是你的人”于三凤在找寻大哥的过程中,更多担心的是大哥的消失对自己爱情的影响。女子的敏感和直觉很诡异,但却往往很准确,于三凤有时候能感觉到罗玉成那种发自内心的对自己的厌烦感。

    于二龙在外屋抽了一根烟,听到屋里已经只剩下两个情侣的喁喁低语。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腔很憋闷,感觉自己就像飘在空中的浮尘,到处游荡,无处躲藏和寄托。推开屋门,于二龙出了院子,看着寂静无声的乡村街道,于二龙很想去见一个人,一个自己想了十几年的人。

    “爹,你昨晚到今天都和张姨在一起吧,你这体力能吃得消吗?哈哈”王狗剩喝了二两的白酒,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看到父亲闷头吃饭,打着酒嗝大笑道。

    一家三口没女人,平时没大没小的习惯了,所以王狗剩可没感觉到什么大逆不道。

    “大哥,你别胡说,爹出去办正经事情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王大胖感觉今天的父亲好像和昨天的父亲有很大的不同。特别是那双眼睛,以前父亲是见人都睡眼朦胧的躲藏着,但今天自己看父亲眼神的时候是晶光瓦亮,令人透骨的冰凉。

    “我准备和你张姨这几天把亲事办了,你俩明天给我张罗一下,越快越好”于大龙临死前数落自己的话,这一天一夜在王老蔫的脑海中翻腾,想想这么多年,自己连给师妹个名分都没有,龙三很愧疚。

    “你真要娶那寡妇啊我不同意”想想自己要多个漂亮妈,王狗剩不但不开心,反而异常果断的拒绝。

    “大哥,你胡说什么呢爹这么多年不容易,快道歉”王胖子急忙给哥哥使眼色。

    “是吗?你不同意,明天就滚蛋走人我没你这个儿子”王老蔫直接拍案而且,怒目相向,在王狗剩的眼里这就是自己看戏里面的金刚。

    “那我同意还不成吗?”王狗剩没声音了,在自己的印象里,父亲还是第一次这样发火,不知道为什么,当父亲盯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居然吓得浑身舒爽射了精。

    “你个贱种”龙三真想劈了王狗剩,看到他没声音了,继续坐下闷头吃饭。

    “这样吓吓,还真舒服,比自己撸管子强多了”看着老爹坐下继续吃饭,王狗剩摸着湿湿的裤裆美美的想。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