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被掉包了
    虽然陪着黄依依疯闹了一天,锦州依然未在甄诚的心里留下什么印象。干燥的气候,让习惯了江南湿润气候的甄诚很不适应。

    直到夜幕降临,黄依依才带着甄诚去吃美食。菜上来的很快,甄诚还没吃几口。林妹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甄诚哥哥,我想你了啊”林梦薇哭哭啼啼的在电话里说道。“我饭都吃不下了”

    “那怎么行呢?你要是饿坏了,哥哥该心疼了赶紧吃饭,否则我以后不接你电话了”甄诚语气严厉的说道。

    “不要啊,我吃还不行吗,我吃啊”林梦薇焦急的大喊道。

    “那你现在就去吃,等会儿我去问欣欣”甄诚看了眼对面的黄依依,红着脸说道。

    “你也不用问了,她比我好不了多少今天我还没看见她的人呢”林梦薇轻声的说道。

    “你们几个真是让我不省心啊,这样我还怎么工作啊要不我明天回去陪你们算了”甄诚故意无可奈何的叹气道。

    “不要啊,甄诚哥哥我们过几天就好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林梦薇轻声的叮嘱道。

    “好了,我挂了还有事情呢”甄诚看到黄依依一直盯着自己看,腻人的情话也不敢说了,急急忙忙的收了线。

    “不好意思啊来,我们继续吃”点了很多海鲜,以及本地的风味菜,一大盘一大盘的,震惊的甄诚哑口无言。一问菜价,甄诚更是目瞪口呆。

    豪爽、实诚、货真价实。甄诚第一次感觉到,来北方生活真的不错,消费低不说菜饭都管够吃。

    “你将来准备怎么办?”黄依依喝了一杯啤酒,冷着脸严肃的问道。

    “没想过要不你跟你爷爷讲下,改下婚姻制度吧”甄诚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满脸嬉笑的说道。

    “别扯淡我是认真在问你”

    “那我不也是在认真回答吗?”甄诚无奈的耸耸肩,苦笑道。

    “你不会真的要娶四个女人吧?”黄依依很是无语的看着甄诚说道。

    “很奇怪吗?我觉得这样,总比那些偷偷摸摸包养的人伟大”甄诚满脸郑重的说道。

    “但世人不会这么想你将来当了领导,这一点儿将会成为政敌攻击你的死穴。你想过么?”黄依依严肃的劝告道。

    “呵呵,所以我才不想再招惹其他女孩了”甄诚看了黄依依一眼笑道。

    “你——————”黄依依为之气结,但却没办法反驳。

    “和你做朋友我有压力真的在你面前我没法表现的自然”甄诚看着黄依依郑重的说道。

    “我就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但二十几年了,我的这种想法变成了一种奢望我真恨我的身份你话说的没错”黄依依满脸黯然的说道。

    “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这些事情说起来矫情你还是跟我介绍一些二郎口村的情况吧”甄诚放下酒杯,满脸严肃的说道。

    “那我就介绍一下吧,但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去了真不行,就放弃吧”黄依依看了看甄诚苦笑道。

    “不至于吧?这村子很难处理吗?”

    “要是很难处理就好了,是没人处理得了我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也很震惊二郎口就是去年发生过农民暴动的那个村子”黄依依看了看甄诚,满脸严肃的说道。

    “农民暴动?不会吧?我怎么没听说过?”甄诚很是疑惑和震惊的说道。

    “天波市是黑龙江省最出名的产粮大市。每年全市的粮食产量将近黑龙江省的十分之一。土地占有量也是抓一把肥的流油的黑土地,地处三江平原,那里的村民生活的都很殷实和富裕但是去年天波市却发生了大规模的农民暴动,因为这件事,天波市的市长、副市长、农业局长、林业局长等30多位高官落马,其中牵涉到的还有省里的官员。查出来的,被侵占的土地数量上百万顷”

    “土耗子?妈的,该杀农民的土地居然都贪污”甄诚在课本上看见过。就是通过掌握大量土地的所有权,然后再把土地承包出去,赚承包费,骗取农补。这类事情在南方不会发生,但在东北三省,这种土地多的大省却很普遍

    “你懂得也不少,看来寒千工大经管系确实不是浪得虚名去年这件事直接惊动了中央高层,当时因为二郎口村的农民暴动,一个特警被活活打死,所以当时事情解决后,就扣押了二郎口村的老村长。”黄依依看了看甄诚,继续说下去。

    “老村长出事情了?”甄诚知道事情的症结在哪里了。“这种村长是英雄,怎么可以扣押呢?”

    “如果当时天波市和上面的人有这个觉悟就好了但可惜的是,我们的政府官员太按章办事了”

    “唉,我们的政府越来越忘记,当初的我们是依靠谁取得政权的了”甄诚看着来来往往,豪爽直接的人群,不由感叹道。“老村长被抓出了什么事情?”

    “事情是去年冬季农闲的时候发生的。老村长被抓进去也是去年过年之前。但今年四月份,就是北方要春耕的时候,老村长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监狱里”

    “死了?我靠,这下真麻烦了精神偶像被弄死,二郎口的村民又暴动了吧?”甄诚大胆的猜测道。

    “那你就错了,没暴动因为第一次暴动之后,天波市换了新的领导班子,对这些村民很客气。原来贪官们侵占的土地也还给了周边的村屯二狼口村也一下子分得了一万多公顷的产粮好地。村民本来就等着村长回去,好带领他们致富呢,到头来却得到了村长已死的噩耗。”黄依依抿了抿嘴,看到甄诚看着自己认真听故事,一张俏脸上挂着潮红。

    “没暴动?那还能有什么麻烦?好处也得了,难道又有怪异的事情发生吗?村长居功至伟,风光大葬不就可以了吗?”

    “要是那样就好了村长的尸体到现在还保存在天波市公安局的冷柜里,因为他们到现在都不相信老村长会自杀他们要讨说法”黄依依理了下耳边的秀发,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喉咙。

    “那就去抗议,去游行。市政府都干什么吃的,这样的好村长死了,居然不给说法吗?”甄诚满脸通红气愤的说道。

    “你以为天波市市政府想麻烦啊?为了查清楚死因,连公安部都派人了,但到现在还是难以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现在老村长之死成了一个大悬案”黄依依脸有点儿红,因为看卷宗的时候,这部分黄依依选择性的略过了。

    “悬案?越来越有意思了”甄诚皱着眉头,看着黄依依说道:“那村民没暴动,就是去抗议了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吗?”

    “呵呵,要是一切按常理就好了二郎口是天波市下面最大的自然村屯。常驻的居民有3000多户,加上黑龙江允许生二胎,这个村子的人口有一万多人。你知道他们拥有的土地有多少公顷吗?”黄依依故作神秘的问道。

    “黑龙江地广人稀,一户人家五公倾差不多了吧再加上讨回来的,一家再加两公顷,一家七公顷顶天了。”

    “那你就错了二郎口村实际的耕地面积是十五万公顷”

    “我靠一个村子怎么会有这么多地啊这些人不全是地主吗?”甄诚差点儿趴在桌子上惊掉下巴。“这也太妖孽了吧那这村子肯定很富裕吧”

    “原来是的但去年暴动他们毁坏了很多公共设施,家里的农用设施也都毁坏了事后他们每家每户都被罚了款,所以现在也没多少钱了。”

    “今年全国风调雨顺的,应该是个丰收年吧,一下子就翻身了吧”

    “你又错了,今年的十五万公顷土地颗粒无收”黄依依同情的看着甄诚。

    “我靠不会吧?他们那里发生疫情了吗?”甄诚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颗粒无收。

    “这件事情,即使到现在都令官员没头疼因为没办法确定二狼口村村民的罪行”黄依依苦笑道。

    “他们罢荒,那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啊十五万公顷的土地颗粒无所,也不知道天波市市长是怎么活的。”

    “他们没罢荒,也勤劳的正常耕种。直到今年七月的时候,当地政府才发现马上要收获的庄稼全死了”

    “怎么会这样啊?他们疯了啊?”甄诚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这在任何人眼里都是sb的行为啊。

    “他们这不叫疯,这叫义气就像司机大叔说的那样,这就是这片土地上的行事风格事情现在还在搁置中,因为庄家为什么会突然死亡,到现在都很难做出正确的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肯定是二狼口村民对政府的无声抗议黑龙江政府处理不了,上报了农业部,农业部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还要尽快按绝产上报,还要尽快给这3000多户拨款养活着否则一旦再出什么问题,那政府就会站在风口浪尖上”黄依依说完,饶有兴趣的看着甄诚的反应。

    “我还以为是天上掉馅饼呢天真的以为自己得了天大的好处,可以缩短自己仕途拼搏的行程现在看来我能不能进得了村子都是问题啊”甄诚恨死赵爱国了,这tmd的是什么奖励啊,分明是惩罚啊。

    “所以你还是做好准备撤吧要我说啊,你还是去逛一圈,然后赶紧回你的寒千市读书算了”黄依依看着甄诚微笑着建议道。

    “不对我这个村长肯定被人动了手脚”甄诚拍着额头,站起身气愤的恍然大悟道。

    “你还真是聪明,这样的事情都猜得到不错,你的村长被掉包了这件事,连赵爱国都不知情。你能看得出来,看来你还真是当官的料”黄依依赞许的看了眼甄诚,笑着说道。

    “赵爱国不可能害我,肯定是上面的人做了手脚所以也不难猜是森野对不对?”甄诚看着黄依依确定的说道。

    “森野没那能量,是森木这还不是因为你那便宜岳父狮子大开口,直接让你毕业做公安局局长所以他干脆让你知难而退你这个村长如果半途而废,那他就可以耍赖,到时候不给你公安局长做。那时候,你那岳父也只能骂娘,却毫无办法。”黄依依一脸郑重的说道。

    “真阴险你们这些人真阴险”甄诚满脸的颓丧,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轻易知道别人的想法,就可以玩弄人于股掌,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你这话说的,我哪里阴险了?我可是帮你的真没良心,你把这瓶酒喝了赔罪”黄依依气呼呼的埋怨道。

    “是我错了,我喝”甄诚想也没想,红着脸道歉,抓起酒瓶,对着嘴巴吹了进去。黄依依不管是什么目的,能来肯定不是害自己的。就这份心,自己刚才说的话就该罚。

    “好啦,好啦人家就是说说,你还当真了该当真的你装傻,不该当真的你却比谁都豪爽”黄依依拉了拉甄诚的衣角,红着脸劝阻道。

    “也不全是因为你我就是想喝酒宣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你说人和人之间,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相处呢?总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想想真没意思有时候,如果不是为了某些事情,我真的想找个环境优美的地方隐居”甄诚喝光酒,坐下来吃了几口菜,悠悠感叹道。

    “那是你活得太简单了,或者是你遇见了太多善良的朋友我从小做任何事情都要反复推敲每天的衣食住行都要顾忌影响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二十年,你能明白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吗?今年我们遇见那次,我是第一次按自己的想法生活跑到了寒千市,开开心心的过了个年每年的春节,我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守着满桌子的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黄依依拿起剩下的半瓶酒豪爽的咕咚咕咚喝下去,看了看甄诚,继续说道。

    “你真可怜来,为你将来自由快乐的一年干杯黄花菜”甄诚看到黄依依眼中的晶莹,内心微微一颤,但又赶紧控制住自己的情感,避免情感再次泛滥。

    “好,干杯不醉不归”黄依依很不淑女的大笑道。

    “干杯,不醉不归”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