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燕王的狡猾
    “燕王,这是森木的邀请函”燕王正用湿毛巾擦着脸,燕十三从巷口飞奔而来,进了大屋,急忙把邀请函的帖子递给燕王。

    “废话我懒得看,告诉我地点就可以了”燕王没接邀请函,直接吩咐道。

    “今天中午十二点,燕厩太液池鼓楼二楼喝茶”燕十三打开请柬,不用精简,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呵呵,森木这个老妖怪,还是跟当年一样”燕王挥了挥手,示意燕十三出去,转身向大屋的三楼走去。

    燕九儿不想睁开眼睛,因为昨晚的甄诚来的疯狂而又炽烈,两人一直折腾到快要天亮才停止。最让燕九儿开心的是,甄诚这次播种了

    燕九儿半年来为甄诚做了很多事,哭过、笑过,但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为了赎罪。

    每当夜深人静独守空房,燕九儿都会不断的埋怨自己当初不小心失去了孩子。多少次欢好,燕九儿都哀求甄诚播种,但甄诚毫不理会的拒绝,这次甄诚却答应了。

    燕九儿听人说,要想怀孕,就一定要在事后老老实实的躺着,所以燕九儿腰下垫着枕头一动不动,虽然日上三竿,依然不想起床。

    “这冤家,急急忙忙赶回去干什么啊警察局不会给他安排了小美女了吧”燕九儿看到身边甄诚压出来的痕迹,幽怨的想到。

    甄诚进入警局房间的时候,除了客厅的杯盘狼藉还在,剩下的就是殷柔呆呆的看着自己穿窗进来。

    “你昨晚出去了?”殷柔看着甄诚从三楼的窗户飘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满脸惊喜的说道。

    “我出去不出去对你不重要,我回来对你才重要,是不是?”甄诚拉开窗帘,把所有窗户推开,看着窗外说道。

    “两位公主3点多醒酒了就走了”殷柔脸红红的,因为甄诚说对了自己的心事。

    早晨黄依依和谷肥肥离开,殷柔佯装不知道,但早晨起来,发现甄诚房间的门大敞四开,而甄诚不在,殷柔马上就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案犯跑了,这在公安局内可大可小。万一甄诚跑了,派出所所长自己还有机会吗?万一什么都没了怎么办?看着空荡荡房间的那一刻,殷柔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

    “恩,我知道了你去收拾房间吧,我洗个澡,还要休息一下”甄诚来回奔跑,中间又做了运动,昨晚又喝了很多酒,甄诚突然感觉很困,很想睡觉

    “那你把窗子关上,睡觉开窗不好”殷柔红着脸说完,直接去外面客厅打扫那满地的垃圾和桌子上的食物。

    洗了个澡,甄诚穿着睡衣栽倒在床上。

    “咦,怎么这么硬?”甄诚感觉到被子里有东西,侧了侧身,摸了一把。一个宽大厚实的苹果手机出现在了甄诚的手上。

    “这是我新买的手机,新的号码,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号码。我把它送给你了,算是对你昨夜君子行为的报答。希望你不要丢掉它,每次你无聊了,打开看看。我会每天向这个手机里发短信,我把它当日记来写。再一次感谢你,不管你怎么看我,你都是我朋友殷柔的事情今天应该就可以办好,她的去留,你自己决定——黄花菜”

    “何苦呢”甄诚扬起手,看着垃圾桶,很想将手机扔了,但手抬到半空又收了回来。

    “算了,全当看械连载了”短信的后面就是黄依依的电话,但甄诚懒得去翻查。

    把手机丢在一边,甄诚盖上被子睡觉,依然可以嗅闻到黄依依那独有的淡淡的幽香。一觉忘却前尘往事,甄诚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天明击鼓催人起,入夜鸣钟催人息”的晨鼓暮钟制度自汉代开始,一直持续到清朝。后来因为倭国侵华,原本保存完好的鼓楼被倭**队破坏。八十年代中期,华夏国才开始重修,九十年代初,鼓楼陆续开放。

    鼓楼楼身有上下二个功能层和中间的一个结构暗层,平面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外带周围廊;城台外显面阔七间,进深五间,内部为拱券结构,前后各有三座券门,左右各一券门,南门前有一对石狮。楼台东北隅有一门,门内有石梯69级,由此登临。

    鼓楼屋顶为灰筒瓦绿琉璃剪边重檐歇山式,正脊两端安背兽,平坐周围以木制滴珠板封护,下层檐为四坡屋顶,各层屋顶戗脊上曾置狮子为首的五跑小兽,现为仙人为首的七跑小兽。上层檐下施重昂五踩斗拱,下层檐下施单翘单昂五踩斗拱,平坐下施重翘五踩斗拱。

    室内方砖漫地,外檐装修采用六抹方格格扇门窗。上层室外环楼有走廊,设木栏杆,四角支撑有擎檐柱。

    鼓楼二层内原有主鼓一面,群鼓二十四面,现仅存一面主鼓,已残破不堪,并在鼓皮上留有侵华倭寇用刺刀捅破的刀痕;有木制鼓座,鼓座为红油漆上雕云纹,1988年依据旧主鼓复制两面新鼓;后又依据清嘉庆年间的史料记载仿制主鼓一面,群鼓二十四面,供展览之用。

    鼓楼的二楼有一间相对宽敞的茶室,一张古朴的桌子前,坐着两个老者。一位衣着华贵,满脸富态,尽显雍容华贵;一位一身武者打扮,面颊很长,尽显那浑身的桀骜不驯。

    “小木子,你也不用跟我讲什么国家大义,我做的事情,你做不了。同样,你做的事,我也做不来。比贡献,我们伯仲之间。但这次是你孙子率先陷害我姑爷,你说怎么了结吧”燕王喝茶的姿势和他的外形很不协调,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看上去很令人难受。

    “燕老怪,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抬抬手,委屈一下自己?”森木满脸笑意的恭维道。

    “大家要的是什么,你清楚,我心里明白我没时间陪你搞拉锯战。直接说你准备怎么恢复我女婿的名义,又如何给他和燕子巷补偿你千万别告诉我,韩刚派手下去围攻燕子巷不是你的主意”燕王喝光一杯茶,眼中透着笑意。

    “那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森木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依然平静的问道。

    “你不就是想让我表下忠心吗?这种把戏,你们几个老不死的哪一年不来一出我真懒得理你们”

    “我也是奉命行事。迫不得已这个案子今天晚上会了结。公布真相,恢复名誉都不是问题。但这补偿是不是太过分了”森木面上的笑容消失,看了一眼燕王冷冷的说道。

    “过分?怎么过分了?你们要是不给也成,那我自己去拿,你看怎么样?”燕王丝毫不为所动,看都不看森木一眼,给自己继续倒茶。

    “免去韩刚公安部副部长的职务,这个补偿不轻了吧?”

    “对韩刚这样做,是必须的你这样至少保住了他一条命。我女婿还是个大学生,你说抓就抓了,以后仕途怎么办?”

    “甄诚今年去黑龙江下乡体验,两年后毕业,赵爱国就会提拔他做副局长。我给你再提高一级,局长可以了吧”森木满脸怒容的说道。

    “局长多了去了,我要个具体的否则你们给他弄到个什么卫生局之类的,做不做有毛意思。我们不缺钱。我要甄诚做燕厩的局长”

    “什么?你疯了吗?这个不行”森木没想到燕王狮子大开口,本来还以为是下面省份的,没想到要的是燕厩的。

    京官比下面的同等官员大半级,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即使再优秀,这样做也说不通。万一破了例,那以后怎么办?

    “不行?我就让甄诚在里面住着前面都是你们在忙活,那我回去就让我那些徒子徒孙做事情,你们别后悔”燕王起身,准备离开。

    “你等等啊,有话好好说啊”森木可清楚燕子巷是怎么做事的。“那你说,你要什么局长”

    “燕京市东城区公安局局长”燕王嘴角含着笑意,拍了拍森木的肩膀,缓缓说道。

    “你个老畜生,老狐狸”森木拨开燕王的手臂骂道。

    燕子巷就在东城区边上,将来让甄诚做了公安局长,那还不和燕子巷连成一线吗?到时候想收拾燕子巷真是千难万难了。怪不得燕王说,要对甄诚和燕子巷做补偿,这一个官职是足够补偿了

    “给,还是不给?”燕王的变脸速度不比森木慢,冷声问道。

    “给我tmd的有的选择吗?你今天晚上赶紧把派到我家的小鹰撤了,总是被你们盯着,恶心我失眠”森木要不是为了孙子安全,打死也不会妥协。

    但自从甄诚被抓,森木的护卫就发现,总有人24小时盯着森野,更可气的是手里居然还是飞刀。

    要是一般人,直接就丢给安全局了。但这些人却动不了,因为人家是燕子巷的,而且人家还没伤害你,你怎么办?

    “爽快,我改天请你喝酒哈哈”燕王话说完,人已经消失,爽朗的笑声久久的鼓楼里盘旋。

    “你怎么就不从空中掉下来摔死你”森木须发皆张的诅咒道。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