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太子湾
    甄诚跟着谷肥肥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包厢,门刚关上,甄诚就听见重物撞击地板的声音。

    谷肥肥也是死撑,能走到包厢已经是奇迹了。甄诚看着这个比自己刚才的包厢宽敞的多,也豪华得多的包厢,听着谷肥肥的呼噜声伴奏,看着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的黄依依。

    “过来坐吧,她说什么你都别信”看见甄诚,黄依依莫名的脸红心跳。

    上次五一一别,自己在梦里经常梦见甄诚,而且每次醒来都要洗澡换衣服。现在看到真人,想着梦中的情景,黄依依有点儿害羞。

    “这姐妹儿挺猛的两瓶六十多度白酒就为了我来见你,你交了个好朋友”甄诚跟黄花菜见过几面,再加上她特殊的身份,甄诚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普通的那一种”黄花菜看到甄诚坐下,倒了一杯啤酒给甄诚苦笑着问道。

    “你朋友不挺多吗,对了,那个什么太子怎么没来呢?”甄诚盯着黄依依笑着问道。

    “你这样刺激我有意思吗?你不会连和我交个朋友的勇气都没有吧”黄依依有点儿恼怒的说道。

    “黄花菜,我没兴趣和遮遮掩掩的人做什么狗屁朋友。女的更不成”甄诚喝光酒,盯着黄花菜冷冷的说道。

    “你还在生气,我让你做了我的挡箭牌?”黄依依那次看到甄诚开着自己的吉普车离开,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错像你们这种打个喷嚏都是信号的政治世家人物,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你长的挺漂亮,但在我眼里就是漂亮而已为了朋友,我挨刀子都没问题,但既然被利用,那你就没了成为我朋友的资格,现在清楚了吧”甄诚说完,直接站起身。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你才能和我做朋友?”黄依依飞快的站起身,站在了甄诚的面前,大声的问道。

    “我还是喜欢黄花菜,因为她够慷慨和豪爽,我不喜欢黄依依,因为她太做作等你爷爷下野,我们可以尝试着做朋友。我不会做世人眼里的哈巴狗”甄诚脸色铁青,声音冰冷,丝毫不理黄依依脸上滚落的泪珠。

    “滚,你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黄依依很想抬手抽甄诚,但浑身酸软没力气。

    “那谢谢了”甄诚直接快步向门口走去,眼中闪过一丝抱歉。

    “蓬”包厢的门关上的同时,黄依依应声而倒。倒得干脆、直接、崩溃

    “我错了吗?我就想交几个自己想交的朋友就错了吗?为什么我上赶着做你朋友,你要屡次三番的拒绝我,为什么啊”黄依依满脸的泪水,大声的对着天花板嘶吼。

    燕大的校花,一号的孙女,燕厩第一美女,泪水滂沱的倒在地上想着自己和甄诚的点点滴滴。

    “他为什么喜欢黄花菜,却不喜欢我,我俩不是一个人吗?”哭累了,黄依依呆呆的想着。

    “我现在不比黄花菜好吗?我不比他那几个女人漂亮吗?你这个懦夫,你是被我的家世吓跑的,我瞧不起你,甄诚”黄依依泪眼朦胧的从地上爬起,摸起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光。喝光了丢掉瓶子,继续喝,十分钟以后,偌大的包厢里就剩下两个喝的烂醉如泥的女人。

    包厢的门开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包厢里。

    ———————————甄诚出了黄依依的包厢,没回去找姥姥他们。直接出了全聚德,一个人在繁华的燕京街头漫无目的的走着。

    黄依依就是另一个南宫婉儿,一个生长在世家,要什么有什么的世家女。和当初的南宫婉儿一样,因为家世和性格的原因,朋友很少。

    甄诚怕了,怕黄依依的家世,怕黄依依爱上自己,怕自己一时心软又犯错误。精神病人好的那一刻,他看见的第一个正常人,爱上的几率达到百分之八十。

    “对不起,黄花菜,我没心情当救世主”甄诚长舒了一口气,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燕厩最好的酒店在哪里?”甄诚本来想回燕子巷,但上了车之后又改变了主意。为什么自己要生活在别人的意料之中呢。

    “最好的酒店你住不进去,那是住国家元首的。普通老百姓还是住一般的旅店吧”司机是位40多岁的中年人,听到甄诚要去奢侈,急忙劝阻道。

    “那你帮我就近找个酒吧,我想去喝点儿酒”甄诚很想独自一个人静一静,一边说,一边给于悠雅和燕九儿各发了一个短信,一边耐心的询问道。

    “那就去太子湾吧但那消费可不低,给秀消费都上千”

    “没关系,开心就好”甄诚说完,独自看着窗外,看着星空,看着那爬行的车子和来来往往的人群。

    司机把甄诚载到太子湾,什么也没讲,收了钱扬长而去。

    燕厩里,普通人家的孩子绝对不会来这里消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太子湾已经成了80后,90后的天下,在这个地方,你根本看不到年纪超过四十岁的人,甚至于超过三十岁的人都不会来这里。

    踏进酒吧,甄诚就体会到了燕厩的皇家气派。不管是这里的桌椅,还是来来往往穿梭的服务员,都给人一种大气感。在这里,郁闷的年轻人可以忘记一切。

    甄诚着装普通,一身简单休闲打扮,进了酒吧,打量了一番,甄诚直接走向了酒吧的前台。

    甄诚想改变一下,想体会一下坐在人最多的地方是什么感觉。

    “帅哥,我请你喝杯酒好吗?”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多岁的妖艳女子,拉了拉甄诚的胳膊醉醺醺的说道。

    “抱歉,我约了人”酒吧,甄诚不是第一次光临了,里面的男男女女拉拉扯扯的规矩也懂。

    “如果你朋友不来,叫我”女孩识趣的,满脸失望的放开了甄诚的手。

    “来瓶xo”甄诚坐到吧台,看到有服务员看着自己,却没人打招呼,笑着吩咐道。

    “先生,你要多少价位的?”服务员在燕厩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做服务行业,最忌讳的就是只看外表,在燕厩就是来个乞丐喝酒,你也要开。因为等到付钱的时候,会发现,这人可能是燕京首富。

    “可以刷卡吧?”甄诚身上现金不多,笑着问道。

    “可以,先生”

    “那开瓶最贵的”

    “甄诚把卡拿出来,刷了卡,服务员赶紧恭敬的帮甄诚开瓶、倒酒

    酝酿期长的x.o醇和,香味浓郁,由于经过长期酝酿,让橡木桶的强烈香味与特优香槟干邑花香互相融合,而达到完美无缺的效果,这是许多酒窖大师毕生追求的目标,也是人头马多年的许多优秀的酒窖大师配合的完美成果。

    品尝并欣赏着通透如水晶,带着红晕色调xo。甄诚找到了一点儿都市人的味道。

    嗅闻着清淡幽雅的橡木香味夹杂着香草和巧克力的味道,还有杏和无花果般的甜美果香和番红花的香料味道,xo入口非常香醇。

    酒吧里说话是一种浪费,肢体的接触和表达最直接,也最管用。

    “先生,可以请我喝杯酒吗?”一个身材高挑,举止优雅的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子拉了拉甄诚的衣袖,贴着甄诚的耳朵,乎其如兰的说道。

    “你不是来杀我的吗?”甄诚听到声音的那一刹那就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温柔,实际上冷血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可不可以喝完酒再聊呢?”蓝珊看到自己被认出了,也不在隐藏什么,拢了拢头发,微笑的像个小情人。

    “冒昧的问一句,美女叫什么名字?”甄诚看着这个自己见过两次的女人笑着说道。

    “蓝珊珊瑚的珊”

    “喝酒”甄诚给蓝珊倒满了酒,却发现蓝珊左手好像不能活动。

    “对我的左手敢兴趣吗?它已经废了”蓝珊笑着看着甄诚,脸上带着一丝苦涩。

    “那真遗憾你现在左手废了是不是就没知觉了”甄诚拉起蓝珊的左手臂,狠狠的掐了一下。

    “你——————”蓝珊气得想哭,但想了想,又只好微微一笑。

    “真可惜,这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就残疾了所以说,人不能做坏事啊”甄诚像一个长辈一样,笑着喝酒并教训道。

    “燕大该死,你觉得呢”蓝珊冷冷的看着甄诚,很想杀人。

    “你也该死,为虎作伥”甄诚反唇相讥。

    “你更该死,你”蓝珊本来想说,你杀了我父亲,但突然想起,自己要是这样说,那岂不是承认寒千市的毒品就是蓝家弄的吗?

    “我?哈哈,是啊,我都有点儿喜欢你了,香一个,啵”甄诚突然伸手,直接把蓝珊搂在怀里,在那白嫩的脸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个畜生”酒吧的音乐虽大,但蓝珊的声音更大,更何况蓝珊还免费的用xo给甄诚洗了洗脸。

    “来酒吧不就是找乐的吗?我们去开房吧,蓝珊秀”甄诚色色的看着蓝珊,丝毫没去理睬还依然挂在脸上的酒水。

    “好啊,我求之不得”蓝珊转身向外走去。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