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风水先生
    甄诚看到屋前的小河结冰,白雪堆得很厚。按正常的习惯,这边上应该有几个小孩堆的雪人才对。但一路走来,甄诚没见到丝毫玩了的痕迹。刚才围观的人去了哪里?这里到底有没有天真无邪的小孩,甄诚想不通,就向这黑夜看不懂一样。

    燕家什么都没有,这是甄诚肉眼看见的。这个时候走在青石板路上,甄诚就知道燕家貌似很节约,因为没有一盏灯

    六点多,北方的一月份,天色已经暗的跟黑锅底一样。燕家除了大屋漆黑一团,其余的屋子偶尔会听见几声婴儿的哭声,除此之外,这里好像从来就没住过人。

    “这里是大屋,一直走进去,燕王在等你告辞了”燕四走到大屋前。满脸的恭敬,笑意全无。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甄诚打量着眼前的三层小楼,在黑暗的夜色中显得异常狰狞和威严。

    “很恐怖吗?我到要进去看一看”甄诚看了一眼,抬起腿准备踏上台阶。

    “你要是走一步,那你就是一个瘸子如果两只脚踏上台阶,你就是半身残废”甄诚感觉不到有人在,但四周却传来恐怖的声音。黑漆漆的大屋就像游戏场的鬼屋,阴森恐怖

    “不走就不走,那就这样,我回去了,晚饭就不吃了”甄诚可不敢挑战这里的权威,虽然不知道燕王在什么位置,但甄诚听声音就知道是昨晚那个老头。

    “你要回走一步,我马上撕了你”燕王的声音又起,这次震得甄诚耳朵痛,猛的一抬头,甄诚差点儿吓得坐地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甄诚的眼前站着一个身材不高,却很瘦削的白发白须老人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到了你家你总不能让我站在这里不动吧”甄诚看着眼前的唐装老人实在想不通,燕九儿怎么会是他的女儿。燕九儿不说倾国倾城,那也是人间绝色。但眼前的老者丑的笔墨难以形容。

    “你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弄那么大块石头挡在我巷子口是什么意思了吧?你还说是送我的礼物,那我到想听一听你这小鬼怎么解释”燕王抬起手想拍拍甄诚,突然听见大屋里一声低呼,又缩了回来。

    漆黑的夜色,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甄诚真想进屋去喝杯热茶,吹吹暖风。

    “燕子巷风水不好虽然流水潺潺,但却缺少土木。巷口对着街口,大凶之兆。我花了100多万,买的这块大石既是为了改变一下风水,也是想让它起到屏风的作用。外人现在想看清巷子里的情况就一定要绕道石头前观瞧,而不会像以前那样,站在远远的酒楼上,一只望远镜看的一清二楚。从风水的角度讲,这是挡杀气”甄诚一脸的肃穆祥和,不知道的会以为是一个得道的高僧。

    “你不是大学生吗?什么时候改学风水了?”燕王脸上的神色好了一些,但甄诚从语气中体会到的依然是不满。

    “偶尔看看,业余爱好。燕子巷的风水很好把握,一目了然”甄诚恭敬的站在原地,不敢移动分毫的盯着燕王的眼睛说道。

    “这个姑且算你过关。但就这一个理由不够我要是想改风水早就改了,你一个业余的风水师傅,石头万一压错了位置怎么办?”燕王冷眼看了看甄诚,冷冰冰的说道。

    “我压的就是这里的龙气。这里龙气冲天,如果再不压一压,那么燕子巷将会重蹈覆辙,血流成河”

    “你找死,你敢诅咒我燕子巷我杀了你”燕王暴怒,一张大手泛着红光向甄诚劈来。

    “你不能杀我”甄诚感受着热浪,面不改色的说道。

    “为什么么不能杀你?”燕王手掌悬在甄诚头部上空,厉声问道。

    “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心里明白这是燕京当年最出名的玄学大师空山一鸣法师的谶语。但你却刚愎自用,不信鬼神,不信风水,导致燕子巷20几年前血流成河。现如今燕子巷又像当年一样兵强马壮,你是不是想悲剧重演”甄诚嘴角挂着轻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燕王。

    “你你你怎么会知道”燕王大惊失色,看着甄诚想不明白眼前的少年为什么会知道只有自己和空山一鸣知道的秘密。

    “你一怒之下,错杀好人,你可知道悔改?动不动就要杀要残的,你可知道当年的惨案就是因你而起行事嚣张跋扈,还自以为公正清廉,你这一辈子白活了”甄诚像是被神灵附体,说话的语气越来越严厉。

    “住口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一枚核桃穿着唐装出现在甄诚面前。

    “绝配,人间难找,天上难寻”甄诚在内心哀号,也深深的担忧和庆幸。还好当初燕九儿没怀上自己的孩子,否则长的像姥姥姥爷那真要死人了。这基因也太歪瓜裂枣了。

    “拜见燕后”甄诚看到燕王气得满地转圈,就像自己儿时打架打不过,满地找石头。看到眼前的女子,甄诚异常的恭敬,因为这个女人甄诚感觉不到她要干什么。

    刚才看似胡扯的鬼话,都是甄诚从燕王的脑海中获得。本来想说什么石头辟邪啦,送来让你题字的鬼话都变成了空山一鸣大师的谶语。但眼前的女子不行,直觉上,甄诚感觉燕后比燕王可怕。

    “夫人,杀了这小子,气死我了”燕王脸色铁青,站在燕后身后发抖,双手里面抓的石块,瞬间变成了粉末。

    “他说的有些道理,我们今天主要是看他对九儿是否真心,个人的喜怒暂且放在一边”燕后拉了拉燕王的大手,轻轻的掰开那紧握着石粉的拳头。

    “我不管了,我去看月亮”燕王瞪了甄诚一眼,一跺脚,转身上了屋顶,落地无声,转眼间燕王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这是传说中的轻功?”甄诚看了两次,燕王飞上去的高度将近四五米。但心里最想说的却是,“燕王,今天月初没月亮”

    “燕家人都会想学不?”燕后看到甄诚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很是得意和自豪。

    “想,想,你教我好不好?”甄诚忘记了危险,神色激动的说道。

    “已经晚了你骨骼已经长成,而且也不是童子之身,练不了”燕后白了甄诚一眼,甄诚恶心的差点儿晕倒。

    “那燕王还是童子之身吗?”甄诚傻了吧唧的问道。

    “我是说练武之前朽木不可雕也”燕后现在知道燕王为什么那么生气了,原来遇见二百五了。

    “那我学点别的也行啊你看我这手,看这脖子,不是九儿救我,我早死了”甄诚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学艺机会。虽说可以雇佣几个保镖,但在燕家这些高手眼里,那就是尘埃。真正要保命,还是要靠自己的。

    “你是来学艺的,还是来找九儿的?”燕后被甄诚绕了半天,忽然想起自己的正事。

    “当然是找九儿了,你都不知道,我住院都不安心,天天想她。现在身体好了,听说九儿在燕京,赶紧就来了”甄诚目光清澈,满眼的挚诚。

    “那我怎么听说,你住院的时候有三个女朋友陪伴。身体好了又跑到燕京约会于悠然呢?”燕后用那少女般的手掌轻轻的在甄诚的胸前飞快的点了几下

    “啊,啊,啊……”片刻间,甄诚感觉身上有万千蚂蚁撕咬,全身说不出的难受和痛苦,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倒在有少许残雪的台阶上打滚。

    “这次是一分钟的小惩罚,当着我的面说鬼话,真以为我燕家是瞎子吗?完事了进屋来”燕后对地上翻滚的甄诚看都不看一眼,肩膀一动,瞬间从甄诚的眼前消失。

    “啊,难受啊啊,痒死我了啊”甄诚不管不顾的哀嚎着,凄厉的叫声在燕子巷里传的很远很远,但却没一个人出来观瞧。

    一分钟时间,甄诚从来没感觉到这么长。当身上的各种感觉消失时,甄诚的汗水在零下20多度的气温下迅速凝结。

    “这tmd的真是地狱啊”甄诚不敢胡乱讲话了。刚才燕王燕后露出来的功夫,自己那点花架子连一招都抵挡不了。

    传说中的轻功,传说中的铁砂掌,传说中的点穴,随便一种本事放到外面,都是大师级别的。而在燕王和燕后看来,这很平常。

    想想自己以前审讯,又是对眼,又是用木板打人的,哪有燕后这随意一指潇洒厉害。如果刚才燕后问自己银行的账号和密码,甄诚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是不想进来啊,还是不敢进来了啊?”燕后的声音又起,甄诚想都不想,大步向屋里跑。这外面呆的时间久了,即使穿的很多,也冷的受不了。

    “来了,来了”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