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少年 > 《乡村少年》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这叫平淡?
    当甄诚走进包厢的时候,被眼前的这么多人吓一跳。看到陈明远和如时,甄诚楞了一下,但马上嘴角带着笑点头示意。但当看到坐在叶紫萱的身边的看上去40多岁的中年美妇时,甄诚满脸激动的走了过去。

    “姥姥”甄诚离叶老太还有几步的时候声音颤抖着喊了出来。

    “唉,我苦命的外孙啊”叶老太甩开叶紫萱直接站起来抱住甄诚。虽然60多岁的年龄了,但老人家的身体像容貌一样年轻。

    “姥姥对不起你啊,这么多年让你受委屈了”抱住甄诚,叶老太的眼泪顺着脸颊奔涌而出。呜呜的哭泣声听在其他五人耳中,心里也异常难受。

    甄诚看着抱住自己腰的老人,眼泪无声的流下。但脸上却挂着笑,看到眼前老人的刹那,甄诚就有一种强烈的亲近感

    如果妈妈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姥姥,不知道心里会多么激动。叶老太虽然60多岁了,但长时间的养尊处优,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来。老太太不松手,就像小时候抱着自己的女儿似的。

    “姥姥,别哭了,我这不是挺好吗?快坐下,你这样我心难安啊”甄诚拍拍姥姥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妈,甄诚说得对,你快坐下吧慢慢看,慢慢聊,你心脏不好,不能太激动”叶紫怡从甄诚进屋就一直打量观察这个年轻人,当甄诚喊出姥姥的时候,叶紫怡眼睛也红红的。

    “大姨好”甄诚一脸尴尬的扶住姥姥坐下,向叶紫怡笑着问好。

    “唉,这孩子,比我家明远强多了”叶紫怡被甄诚叫得心里暖暖的。当年自己也是反对的二妹婚姻的一份子,这么多年妹妹失踪,自己因为懊悔也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所以在陈家,大家都知道,这个看上去温顺的夫人,一旦提到自己的二妹就会发火砸东西。

    当今早听叶紫萱说起甄诚的时候,叶紫怡推掉了上午所有的会议,甚至于一个重的谈判都推给别人去做。为的就是早点去见见妹妹的孩子,为了听到这声大姨来弥补自己以前的愧疚。

    “甄诚坐你大姨边上,我要好好端详一下”叶老太擦着眼泪坐下,眼睛一直盯着甄诚看,笑着吩咐道。

    “甄诚,快坐下吧,你这么高站着,我们看着费劲”于悠雅看到姥姥伤心,心里也难受。看到姥姥情绪缓解了,连忙皱着眉头刁难道。

    “你个死丫头,该叫表哥了吧”叶紫萱想起甄诚和自己女儿打赌的事情,笑骂道。

    “我才不叫呢他说的是10球以上,他刚好进10球不算我最多叫10声表哥”于悠雅来的路上就在想这件事情,还真让她想到理由了。

    “胡说,你这分明是狡辩”叶紫萱如果不是离女儿远,估计耳光又上去了。

    “三姨,没事,我一年也和表妹见不了几面,十声够了”甄诚看到三姨要发火,连忙笑着帮于悠雅解围。

    “对了,你也认识一下你大表哥”叶紫怡转过头看着甄诚,轻轻的对甄诚说着话,淡淡的香气让人很有亲近感。

    如果说叶紫萱是女人中的爷们,那么叶紫怡就是女人中的女人。40多岁的年龄,从外貌身材上看也就30岁不到,皮肤白嫩,说话声音像一个妙龄少年,飘渺令人遐想。

    “大姨,不用麻烦表哥了,我俩昨晚就认识了”甄诚进了包厢,看到陈明远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回事情了。不用说,他昨天去机秤的就是于悠雅。听到大姨这么一说,甄诚想到那100万了,心里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

    “这个表弟我认,没他我还追不上心如呢”陈明远看看身边的如,咧开嘴笑着说道。但心里却想,“臭小子,以后你就等着帮我赛车吧,我怎么也把那100万赚回来。”

    “你个混账东西,昨天晚上就知道你表弟,为什么不和妈妈讲?为什么不带回家?”叶紫怡变脸比翻书都快,一下子从春天到寒冬,甄诚坐在身边感觉后背发凉。真想不到,外表这么温柔的大姨居然还有严肃冷酷的一面。

    “哪里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昨天我俩就是像陌生人似的认识的,只是知道对方的名字。因为都喜欢玩车就认识了。我要知道他是我表弟,我才不和他客气呢。你说对不对啊,表弟”陈明远意味深长的看着甄诚笑道。

    “表哥说得对啊,如果我昨天认识你,哪来那么麻烦啊。是表弟唐突了”甄诚一脸认真的,文绉绉的说道。

    “诚儿,你留燕京陪姥姥吧,我现在也退休了,在家也没人陪。”叶老太越看甄诚越喜欢,这孩子可懂事多了。哪像那两个魔王,整天嚣张跋扈的。

    “姥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好像我和表哥就没陪你似的,难不成你有了甄诚这个外孙,我俩就不亲了,我反对”于悠雅没等甄诚开口率先气呼呼的撒娇道。

    “反对无效你必须立刻马上叫表哥,否则以后你妈妈打你,你别来找我”叶老太表情严肃,但眼角带着笑。

    “叫就叫,有什么了不起的甄诚二表哥”姥姥的话还是要听得,虽然不情愿,于悠雅还是笑嘻嘻的叫了一声。反正叫一声少一声,自己不吃亏

    “谢谢表妹”甄诚连忙答应,而且声音明显很响亮,气得于悠雅直瞪眼。

    “妈,甄诚踢完球也累了,我们吃饭吧”几人说话间,服务员已经把菜都上来了。看到菜上齐了,叶紫萱建议道。

    “诚儿,你想吃什么随便吃。不用客气,我们都吃习惯了,也吃不了多少,你踢球累,多吃点儿肉”叶紫怡笑着说道,并把一个鸡腿夹到了甄诚的碟子里。

    “偏心,我最喜欢的鸡腿也给他讨厌”于悠雅生气的用筷子戳着鱼眼睛。

    “好,我不会客气的”甄诚在自己小饭店随意性的饭没少吃,但这么高规格的饭局印象中还真是第一次。而且这里的菜色花样看着就有食欲。甄诚笑着示意一下,稀里哗啦的大快朵颐。

    “表哥,你说他昨天赢了1000万?”于悠雅看着甄诚那吃相,估计和猪八戒是师兄弟,小声的问陈明远。

    “是啊,不信你问心如”陈明远一边说,一边奇怪的看着如。心里不禁奇怪,这个平时跟爷们似的女人怎么今天一句话都没说啊。

    “嗯,是真的。估计你二表哥真的饿了吧”如虽然说话粗鲁,但吃相很文雅,没办法,这是从小养成的。

    “慢点儿吃,不够姥姥给你叫”看着甄诚的吃相,要受多少苦啊。叶老太眼睛又红了,用湿巾擦了擦眼睛,笑骂道。

    “喔”甄诚说了一声,依然大口吃肉,渴了就喝大姨递过来的饮料。

    “作孽啊,一看诚儿就受了很多苦。我们还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唉”叶老太感叹道。

    “妈,甄诚活得没你想的那么艰苦。以前高中他有姐姐和姐夫的津贴足够花了,上了大学他自己开饭店,现在又是足球运动员,你说能缺少吃的吗?他估计是真饿了,在你面前也不掩藏,你开心才对啊”叶紫萱很少这么耐心的解释什么,叶老太不由愣住了,听完却满脸的笑意。

    “没隔阂就好啊。血浓于水啊”叶老太感叹道。

    “你们怎么不吃啊?”甄诚啃完最后一个鸡爪子,拿起面前的湿巾擦着嘴疑惑的问道。

    “你个饿死鬼,风卷残云似的全把好的吃了,我啃鸡屁股啊”于悠雅是太佩服甄诚这张忠厚的脸皮了,但你也不能太不要脸啊,得了便宜还卖乖,讨厌死了。

    “别理你表妹,吃饱没?不够三姨给你再要”叶紫萱笑着问道。看着甄诚吃饭的速度,他想起了老公余震的吃相,这就是军人出身的特点,改不了的。

    “饱了,你们也吃点儿我吃饭不喜欢说话,习惯了大家别笑话我,俺就是一刘姥姥”甄诚自我嘲讽道。

    “你才不是刘姥姥呢,你是林黛玉有老祖宗疼,哪像我这没人疼,没人爱的”于悠雅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个问题孩子,姥姥疼你18年了,我疼诚儿一次你还吃醋”叶老太看着于悠雅笑着说道。

    “都吃完了,这里聊天也不方便。我们就去那面沙发上喝茶聊天吧对了,甄诚,你今天不回寒千市吧?”叶紫怡站起身抱着妈妈胳膊说道。

    “有急事,要赶回去我还能呆一个小时”甄诚出了体育场就接到南宫婉儿的电话,嘱咐甄诚无论如何今天晚上要赶回寒千市。具体什么事情,甄诚问了,但南宫婉儿却不说。

    “那你就陪姥姥多聊聊。等你放假有时间来燕京,住大姨家里,我再和你聊”叶紫怡温柔的说道。

    “嗯,谢谢大姨理解”甄诚笑着说道,然后挨着姥姥身边坐下。

    “你等下要走,这个给你我帮你弄好了,回去你找铁路的局长就可以用了”如听到甄诚一小时后离开,知道自己也没时间和他详细说了,就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那谢谢你”甄诚接了过来,也没看就塞到裤子口袋里。

    “你找铁路局长干什么?”叶老太拉着甄诚的手笑着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情。我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帮学生买卧铺票找不到关系。刚好昨晚表哥介绍我认识了李明,李明让他爸爸开了个条子。这样我回去就简单了”甄诚简单的把事情的原因经过说清楚,顺便还表扬了一下陈明远。

    “看来明远还做点儿正事你以后要干什么事情有困难,直接打姥姥电话。我拼了老命也给你办好”叶老太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名片递给甄诚。

    “姥姥,我一直做正事啊。还有比追求心如更正经的事情吗?”陈明远看着如嘿嘿傻笑着说道。

    “去你的,没个正经的我就说给你机会,可没说一定嫁给你”如轻声的抱怨道。当着几个长辈,如可不敢爆粗口,万一传到爸爸耳朵里,估计自己以后家门都出不去。

    “这是我的名片”叶紫怡也拿出一张散发着香味的名片放到甄诚手里。

    “这是我的,来燕京缺钱找我”如红着脸把名片放到甄诚手上,心砰砰的跳。

    “那谢谢大家了我也没名片,三姨有我电话我也没什么本事,有什么跑腿的出力的叫我或者你们到了寒千市,我做导游”甄诚一边小心把名片收好,一边满脸憨厚的笑着说道。

    “虚伪无耻”于悠雅看着甄诚很是无语,可偏偏妈妈几个傻女人还都认为甄诚好,你说你有什么办法。

    “诚儿,你给姥姥讲讲你这一年大学是怎么过的?”

    “嗯,那我就从去年暑假军训开始说吧……”

    甄诚讲的很平淡,叙述很朴实,但其他几人都听得津津有味,并配合着唏嘘短叹。

    甚至于于悠雅都睁大了眼睛听甄诚勇斗大野猪;惊悚蹦极弹索断了,悬在空中的故事;何况还有兴奋剂甄诚被冤枉的事情也那样令人气愤异常。

    甄诚这一年饭店的两次被毁,玄武湖的救人溺水,南京小乱的街头混战。随便拎一件都是于悠雅几人没经历过的,而甄诚又是亲身经历者,绘声绘色的描述更让听的人悚然动容。

    ……

    “我的一年大学就这样,很平淡,没什么大事情”甄诚讲完羞涩的抬头说道。

    听甄诚这样一说,包括叶老太在内都静静的疑惑的看着甄诚,就像打量怪物,这濒临生死的事情就三四次,这叫平淡?

    “我靠,这也叫平淡,那你大表哥我好跳楼了啊”陈明远拍着额头做晕倒状。

    “妈,我决定去寒千工大了以后寒暑假我就去和二表哥打野猪,不回燕京了”于悠雅握着小拳头开心的说道。

    p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