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离去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离去

    花了一个时左右回到群魔堡垒,时间恰好也是下午,西雅图克坐不住,直接跑其他地方溜达去了,据我估计,应该是想找个无人的地方,独自享受刚入手的那几瓶萨克水晶酒。

    我和卡洛斯,带着洁露卡,则是按照之前制定的行程,直接去铁匠铺找到负责人马大奥大叔,拉上他一起去法师公会,找那的会长商量相关的水晶碎片任务事宜。

    马大奥大叔这些天有点消沉,就连平时寸不离手的铁锤,有时也会放在一边,独自窝在躺椅里,默默的啜着一口他自己私藏的酒,望着天空的目光有些忧郁和沧桑,宛如痛失初恋的毛头子一样。

    他的心情我了解,好不容易,内心的萝莉控,或者说是女儿控之魂觉醒,黑炭却就这么去了,对于龙魂草一事,他也无能为力,只能一整天悲春伤秋的呆了,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爽爽的找个心爱女人结婚,自己生个女儿去,别老是一天到晚将锻炉铁锤当心上人了。

    四人在法师公会里讨论了一个下午,才算粗略把奖励模式给定下来,先回家洗洗,填饱肚子,思考一下这套方案有没有破绽,明天再来拍板决定,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们拍拍屁股散伙,牵着洁露卡的手,回到了旅馆。

    自然,今晚也是要和洁露卡加紧补魔,将没羞没躁的荒yin生活进行到底了,每当想起回到营地那一瞬间,幽灵冲上来的情景,我都是由淡淡的腹疼,一直往下传播,到蛋蛋的搐疼。

    有时候,回忆起刚刚和幽灵相遇时的片段,内心都会不由的泪流满面,那时候的幽灵多温柔啊,怎么养着养着,就变成这样了呢?真想看看那个将她教成这副德性的家伙,究竟长着一张什么样的平凡嘴脸。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拖上格力欧和卡洛斯去了法师公会,查余补漏,将昨天粗略定下来的奖励方案变成最终方案,接下来的事情,将全部转交给联盟的侦察部队去忙活。

    说到侦察部队的话,就不得不提起联盟的几个秘密部队,听起来似乎都很牛x的样子,而事实上也是这样,包括以上的侦察部队,还有什么情报部队呀,城管……咳咳,是武力部队才对,其中以情报部队人数最多,遍布整个大6三教九流,有贵族,有乞丐,而武力部队则是最神秘。

    这样一只庞大的秘密部队,一直由阿卡拉和凯恩掌管,就连老酒鬼和法拉老头都不大清楚,当然,我以为他们不清楚的原因,并非是阿卡拉和凯恩隐瞒,而是他们怕麻烦不愿意去管罢了,阿卡拉曾经也提出过让我去管理武力部队,结果被我以任务繁重的义正言辞嘴脸拒绝了,以自己这副德性为基础,很容易就能猜到老酒鬼和法拉老头的想法。

    话题扯开了,解决了群魔堡垒这边的事情之后,肩膀上无形的重担整个就被消去了,走路的步伐都轻快了几分,这一趟水晶碎片回收之旅,可不容易啊,从库拉斯特海港的地狱骑士,再生妖塞尔森,到群魔堡垒的黑炭,痛苦蠕虫,三个多月的时间,仿佛被拉长了几年般,让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和黄段子侍女,朝阳之露骑士,我们的精灵族情报头子洁露卡相遇,这份从相遇到相恋的回忆是无可取代的,纵使再怎么艰难的走过来,只要拥有这段回忆,亦能笑着面对。

    然后,便是黑炭,沉默寡言,成熟稳重,心思细腻,惹人怜爱的黑炭,也是这一次任务之中的主角,虽说自己的奶爸光环泛滥,但女儿这种重要角色,也不是说见一个认一个,黑炭无疑就是能激自己的女儿控属性的存在。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不能忘记,那就是黑炭的身世,从这一段时间回忆的点点滴滴细节,以及黑炭在最后所展露出来的那双瞳孔,先是妖异的三重瞳,到太阳下山的一瞬,再次生奇特变化——宛如高贵神秘的吸血鬼一般,遍布整个眼眶的血红瑰丽的妖魅。

    从这些细节回忆之中,我和洁露卡已经完全可以确定,黑炭并非是她原本父母的亲生女儿,甚至,黑炭的种族,很有可能都不是人类,要是她原来的父母还活着就好了,可以问个明白,就算是死后不久,也能通过死灵法师的手段,问个清楚。

    可惜,这两个人已经整整死了五年,就算是魔神级的死灵法师出手,也再无法凝聚那已经消散的灵魂,这件事,只能通过自己去慢慢去寻找线索了。

    将这些事情一一梳理之后,暂时放到心底,接下来的时间,要好好陪一陪洁露卡才行,虽然这家伙嘴硬腹黑实属是幽灵第二,不过她为自己付出的东西,不可谓不大,别的不说,光是最宝贵的少女之身,就已经让我感动不已,虽说她一直是以“因为是贴身侍女”、“因为有义务帮这样的禽兽亲王恢复体力”、“绝对不是自愿的”这样那样的理由,搪塞着自己。

    但是我知道,这黄段子侍女虽然胆怕生,却十分有个性(应该说有个性过头了),上面那些理由,都不是她献出自己宝贵的处子之身的理由,如果不是她愿意的话,她不说,谁又知道她拥有补魔的能力呢?

    而且,要这样胆怕生,被男人碰一碰都容易暴走的傻蛋侍女,去主动去推倒一个男人,这其中的难度,就好比莎拉一夜之间胸部育……咳咳,不对,就好比巴尔一夜之间从良了,哪怕她内心里对那个男的已经有了一些好感,这份决心依然不可谓不大,让享受了这份艳福和责任的自己,重如负山,感到了无言的震动和感动。

    光是凭着这一点,我就没办法将这黄段子侍女,单纯当成阿尔托莉雅的一个陪嫁侍女,自己的侍寝侍女那样去对待,更别说是把她看做是补魔专用的侍女,心中这份满溢的爱意和感动,已经足以让洁露卡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上升到妻子的身份,纵使她本人害羞嘴硬不肯承认。

    “什……什么呀,一直盯着别人看,心里一定又是在想着新的手段去折磨刚刚落到魔爪之中的可怜侍女,对吧。”

    大概是我一直的呆呆目光,让洁露卡感到了害羞,她撇着泛红的俏脸,目光躲躲闪闪的不敢对视过来,嘴巴却硬的很,愣是在这种地方也能爆爆黄段子。

    “是啊,因为我家那傻蛋侍女,是个彻头彻尾的被*狂,我在想着该用什么样的能让她觉得羞耻的手段,让她幸福。”

    微微一笑,抛弃了节操的我,或许还远远无法和老酒鬼相比,但是对付洁露卡的黄段子,此时却有一种轻松自如,游刃有余的感觉。

    果然,节操该抛的时候还是得抛呀,要是早有这样的觉悟,之前就不会被这傻蛋侍女耍的团团转了。

    “呜谁、谁是受虐狂?”

    出一声巨大的受惊悲鸣,洁露卡结巴同时又气愤的,用险恶目光瞪过来。

    “哈,究竟是谁呢?”

    我笑眯眯的应付着,将洁露卡一直牵着自己衣袖的白嫩手,反手一抓,握在手心。

    “突……突然的……要做什么?”

    结果,被我这一突然举动给吓了一跳,洁露卡甚至忘记了追究前面那些话题。

    “我想啊,偶尔这样牵着手逛街,也是不错的主意。”将洁露卡的手紧紧牵着不放,我得意的嗯嗯点起了头,似乎自己想到了一个十分好的点子。

    “我……我才不觉得是什么好主意,反正……反正又是亲王殿下那些变态的想法而已,像这样……像这样牵着手,一点也不会觉得高兴,得意的只有亲王殿下一个人而已。”

    洁露卡吞吞吐吐的说完,红晕未退的俏脸重重的撇了过去,只给我留下一个后脑勺。

    虽说之前也牵过手走在街道上,不过那时可是日落时分的平民巷,来往的人比较少,像现在这样,果然还是会让这胆怕生的侍女觉得害羞。

    其实我一直在想,洁露卡的害羞点未免也太奇怪了吧,为什么说那些就连抛弃了节操的自己也会觉得急需自重的黄段子,不见得她害羞,反而这样牵着手,像对情侣一样,却让她脸红耳赤呢?同样是害羞,维拉丝的害羞点就容易找多了,也因此经常被我这样那样甜蜜的欺负着。

    “我说啊,洁露卡,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你似乎就一直穿着这套侍女装吧。”

    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有些害羞,不敢和自己的目光直对的洁露卡,我突然现一个重大问题,虽说这套侍女服,以精灵族的审美眼光和手艺,的确是漂亮非常,漂亮的让我都想给维拉丝捎上几套了,不过老穿着同样的衣服,看久了,始终还是想看看洁露卡穿其他衣服的模样。

    当然,那套她刚刚登场时,全身紫色侍女服,紫色披风,紫色头戴和缎带的夸张衣服,还是免了……

    “有……有什么问题吗?侍女不穿侍女服穿什么?啊难道说……终于掘了新的变态玩法,想让我……想让我穿上一些奇怪的衣服……在在在……在床上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任意欺辱”

    洁露卡紧张兮兮的用警惕禽兽一样的目光瞪着我,声音不知不觉大了起来。

    “喂喂”

    我连忙牵着她,拐入前面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看看没引起路人的注意,才松了一口气。

    “将我拉到这么偏僻的巷里……难道……难道说……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这种地方……”

    洁露卡的眼眶已经充盈上了羞耻的泪水。

    看手刀

    啪啦一声,敲在洁露卡额头上,让她捂着泛红的额头,清醒过来。

    “你在说什么呀,傻蛋,我只不过是想让你穿点侍女服以外的衣服,像个普通女孩一样,明天陪我逛街罢了。”

    我义正言辞昂挺胸的解释道,刚刚脑子里真的一点儿也没有掠过护士女佣空姐水手服什么之类的名词,cosplay什么的玩法更是压根本就没有想过。

    “难道我现在不像普通的女孩吗?”洁露卡总算是知道自己误会了,但却立刻歪着头,不解的问道。

    “你还真是一点也没有自知之明啊……”额头上冒出几根黑线,我无语远目。

    就算是在侍女遍布的暗黑大6,穿着侍女服在大街上走动,尤其是穿着侍女服,牵着我的斗篷一角或者衣袖,紧紧跟在后面走动,让别人误以为我是那种喜欢将自己的伴侣或者妹妹打扮成侍女的变态的女孩,任谁看到,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吧。

    “不合适吗?”

    洁露卡微微皱着眉头,低下头去,手下意识的在侍女服的胸襟上微微拉扯,自言自语道。

    “嗯……呜”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个动作的杀伤力有多强吗?本来就已经很丰满的胸部,将圆领的轻飘飘侍女服的胸部位置撑得高高鼓起,没有一丝皱褶,再被她这样伸手拉扯,更是将那两团圆润高耸的完美形状,隔着薄薄的一层丝质布料,清晰的勾勒出来,简直就是诱人犯罪呀

    捂着有喷血冲动的鼻子,我四处张望,还好,周围没人,没有其他人看到洁露卡现在的诱人动作,不然我就亏大了。

    “不是说不合适,只是一直这样穿着,偶尔也想看看你穿其他衣服的样子。”

    “……”

    洁露卡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白皙脸蛋有些淡淡泛红,接着声嘀咕了一句“变态”,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啊啊,真是麻烦,干脆直接说好了,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明天穿上普通的衣服,和我一起出去逛街。”

    看到洁露卡少有的露出一副扭扭捏捏的害羞样子,我不由烦恼的抓起了头,干脆的说道。

    于是,第二天早上,当我起床的时候,下意识的翻身压向枕头旁边,结果却扑了个空,洁露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

    然后,外面传来敲门声,我立刻穿好衣服,一边抱怨的嘀咕着究竟是谁,大清早就来打扰,一边打开房门。

    身影未曾窥得,一抹随风飘舞的绚丽紫色丝,先伴着微风的轻拂,轻轻迎了上来,带着淡淡的熟悉香,从鼻子拂过,痒痒的打了一个喷嚏。

    抬起头,一名紫紫眸,陌生而又熟悉的绝色少女,站在门口,手轻背,皓低垂,一副扭捏不安的羞涩模样。

    白色丝质的女性衬衣,紧紧束缚着纤细的腰肢胳膊,还有丰满的胸部,勾勒出高贵完美的上身线条,衣袖、圆领和下摆用朴素的蕾丝点缀,衬衣外面简单套着一件饰边洋装马甲,下面则是一袭连鞋子也遮盖住的白色飘逸长裙。

    一头及腰的紫色长,轻轻盘在胸前,被一条花色的缎带轻柔束着,更添成熟和温柔的气息。

    这种简单而不失优雅高贵和气质的装扮,在精灵族经常能看到,但是穿在洁露卡身上,又是另外一番震慑人心的美丽。

    “看……看什么?果然很奇怪对吧。”

    大概是见我一直盯着看,洁露卡不好意思的把玩着胸前一缕紫色束,扭着脚尖,不安的嘀咕道。

    “没……没有,我们立刻出吧……不,等等,让我再换套衣服”

    看了看自己一身毫无特色的黑斗篷,再看看洁露卡,我匆忙的将门重重一关,从物品栏里翻出一套维拉丝给我准备的贵族服饰,本来从没想过会派上用场的,果然还是维拉丝准备周道啊。

    一天的时间哧溜就过去了,我到是无法猜测洁露卡过的怎么样,一整天的时间里,穿着这样美丽的她,既十分引人注目,也显得有些拘束,跌跌撞撞的紧跟在我身后,两只手紧紧牵着,在群魔堡垒上四处乱逛。

    她……是否找到了情侣的感觉呢?

    夜晚,我将美丽无比的洁露卡,压倒在床上,尽情的亲吻和揉摸,整整一夜的抵死缠绵和窃窃蜜语,第二天一大早才昏昏睡去。

    然后,便到了约定离开的时间。

    “真是傻蛋呢,亲王殿下……”

    见我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洁露卡无奈的轻轻笑着,叹了一口气,接着脸色微红的低下头,声说了一句。

    “神诞日……我也会参加的……”

    我顿时一拍手心,恍然大悟。

    “那黑炭……就交给你照顾了。”

    洁露卡对我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在找到龙魂草之前,黑炭交由她来照顾,我没有多想,立刻就点头同意了,毕竟,她也是黑炭的妈妈。

    “那么,神诞日见……”

    洁露卡挥着手,一直目送着,远远回过头,那只手还在高高挥舞,越是走远,挥舞的越是用力,越是急促,仿佛表露着那傻蛋侍女一直压抑着的,等我走远了以后才逐渐爆出来的感情。

    真是的……还说我傻蛋,自己不也是傻蛋吗?明明神诞日就能再见了,也不过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干嘛送别的那么起劲。

    我抽了抽鼻子,温暖笑着,回过头,向着法师公会方向大步前进。

    不会等很久的,我们神诞日见……

    的消息中心里,这几天突然就收到了一百多封好友邀请,哈,大家还真是热情,不过似乎有些误会七的意思了,上的消息系统七一般不会去关注,大家想要加好友的话,就加七的qq吧,不过申请好友的时候,请大家一定至少要吱一声,在注明里说点什么,对于什么都懒得写的空白来电,七一般也是懒得点同意。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