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国际惯例,战后必有福利(大雾)
    ,

    第一千零六十章国际惯例,战后必有福利(大雾)

    战场,硝烟弥漫处充斥着一股凝聚未散的能量,让这片空间变得极为不稳,时而狂风大作,时而电闪雷鸣,甚至是突然出现漫天烈焰,而不远处却又是冰雪交

    空间的中心地带,却是一反周围的奇景异象,格外宁静,朝阳的淡光笼罩着这里,静静挥洒下一片金色。

    就在这片空地之中,一道黑影从百米高的地方笔直坠落,噗通一声,重重的砸落在坑洼的泥土上,翻了几个滚,一动不动,被破破烂烂、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面积的斗篷包裹着,里面的旅行紧身衣也烧焦了一片,黑影的气息若有若无,似是濒死了一般。

    突然,几道金色光芒自这具“准尸体”上逐一闪过,之后,从上面出的鼻息平稳了许多,脸上和裸露出来的肌肤的伤口,也在渐渐消愈。

    镜头抬起,在这具倒地躯体的正前方,一条宽好几公里的骇人峡谷,笔直蔓延向地平线的远处,在迷雾笼罩中,显得神秘无比,似那看不到尽头的三途河,又似通往无底深渊的入口,让人震撼。

    而在另外一边,则是散落着一些残破的肢体,这些肢体形状骇人,也大的吓人,比如说那只似恶魔爪子一样的焦黑大爪,掌心便足有两三米宽个人坐上去,在上面摆上一张麻将台都行。

    还有一切其他的肢体,比如说一根脚趾,一块肉碎,一截内脏,一片残翅,都是奇大无比,宛如某个几十米高大,有着恶魔爪子和翅膀的巨人,在这里被分尸掉了。

    这些肢体碎块的主人,自然就是哈里路所变化成的那头巨大恶魔,在那把过三十米长,越了极限的蓝色能量剑——武帝魔炮剑,所劈出的即使是世界之力强者亦难达到的蓝色能量弧中,巨大恶魔毫无抵抗之力,立刻就被分尸,大部分躯体在巨大能量冲击中化为粉末,只剩下这些零星的残肢肉块散布周围。

    而眼前这道望不到边的巨大峡谷,也是那道蓝色能量弧所劈开,如果是换成几万米高空的俯视角望去,简直就像在整个暗黑大6上面,活活刮下一条细的伤口似地。

    造成这一切的两个罪魁祸,那把武帝剑,已经失去了能量,朴素的骑士剑身上冒着浓烟,一副严重负荷之后的歇菜停机状态。

    三十米长的武帝魔炮剑形态,已经越了武帝剑所能承受的力量的极限。

    另外一个罪魁祸,自然就是眼前这个躺在地上,五体投地,出均匀呼吸声的家伙。

    微风吹拂,阳光普照,比起外界的风云突变,这片的天地,就仿佛是一处地狱中心的天堂般,充满了宁静安详感。

    就在此时,哈里路散落的那些巨肢块之中,突然有一块恶心兮兮的内脏,抖动几下,给这份安详的环境,徒增一份诡异恐怖感,仿佛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

    这块内脏,仿佛有生命一般,蠕动数次,似乎是在查看周围的状况,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再次剧烈颤抖,甚至蹦跳起来,诡异的让人心惊胆战。

    然后,从这块内脏之中,突然蹦出一样东西——一条白呼呼,胖乎乎,只有拳头大的虫子,模样和痛苦蠕虫有几分相似,俨然如同痛苦蠕虫的迷你萌化版一样。

    这只虫子,看模样,赫然就是痛苦蠕虫哈里路,它能以一条弱的苦痛蠕虫的身份,在地狱里活下去,并且最终达到现在的世界之力境界,最厉害的手段,自然就是一手保命功夫,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给自己留下一丝生机,所以,就算现在突然这样冒出来,也不是十分让人想不通的事情。

    从那块巨大内脏蹦出来之后,已经变成一只看似没有任何威胁可言的虫子的哈里路,歪过肥胖的上半身,看了躺在地上沉沉入睡的某人还有旁边那把巨大的武帝剑一眼,立刻便转过身,一蹦一跳的向远处窜去。

    我记住你了,强大的人类,你的确有打败我的资格,这次我输的心服口服,但是下一次,等我休养生息,重新恢复力量之后,赢的一定会是我

    哈里路的身影,看似一头败北的孤狼,在前方的风雨雷电,火焰大雪衬托下,显得沧桑而孤独,仿佛能让人联想到接下来会生的一部“痛苦蠕虫悬梁刺股,卧胆尝薪,终得如愿以偿,报了昔日一败之仇”的恩怨情仇的史诗巨片。

    但是,就在哈里路暗下决心,内心充满了踏上复仇之路的熊熊漏*点,就差没唱上一满江红以铭志之时,突然间,倒地的躯体手腕处,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幽绿色手镯,忽然暴起,毫无预兆的化成一条好几米粗的巨大花藤怪,高高窜上百米半空,张大锯齿一样的圆形大嘴,垂涎欲滴的看着地上扭着肥屁股一蹦一跳离去的哈里路,就仿佛躲在灌木丛里的眼镜蛇,盯着一只肥硕的笨青蛙呱呱的跳过来。

    瞬间,这条巨大花藤怪在半空一个猎鹰扑兔,大嘴从天而降,哈里路甚至连后面无声无息出现的敌人都没有察觉到,仍在一蹦一跳的离去,在下一秒钟,就被这张从天而降的锋利恐怖巨嘴扑个正着。

    “轰隆”

    巨大的大嘴带着哈里路一起钻入泥土之中,等那张大嘴再次从地上升起的时候,只看到头部嚼动了几下,咕噜一声,吞了什么下去,然后,这条巨大恐怖的花藤怪——剧毒花藤,便带着吃到了世间最美味的食物一样的满足,幸福的打了一个饱嗝,重新化成一个手镯,挂回手腕处。

    这一切,都是在无人得知的情况下生,哈里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复活,又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消失,整一个悲剧典范。

    片刻之后,另外一道黑影从朦胧中出现,等到靠近的时候,模样才变得清晰,赫然就是从格力欧处离开的卡夏。

    只是现在的卡夏,模样实在不敢恭维,宛如从火场里出来一般,全身乌黑抹漆,一身威风凛凛的铠甲变成了乞丐装,身后那条红色披风更是烧的只剩下几片破布挂在肩上,就连一头引以为豪的酒红色齐肩头,从头盔露出来的部分都被烧焦了许多处。

    “你这王八蛋”

    大步走过来的卡夏,看到某人倒在地上,睡的正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由怒向胆边生,抓起手中的长枪,便用枪柄不断捅着地上的脑袋。

    为了避免那道已经接近于魔神级威力的蓝色能量刃,对整个大6造成巨大破坏,卡夏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道能量刃的水平前进方向抬起一个的仰角高度,目送其上了天空。

    饶是如此,这道蓝色能量刃依然在地面上划下一条近千里长的大峡谷,到达了远离群魔堡垒的地方,甚至途经好几处水源之地,可以想象,若干日子以后,等水流到这边,这条峡谷将会变成一条大河,这片荒野,恐怕也会因为这层关系而铺上一些绿意。

    不过,卡夏可不会去在意这些,她心里只想着出这口气的不断挥舞着枪柄。

    “就算是卡夏大人,如果以为可以任意欺负我族的亲王殿下,那就大错特错了。”

    浓郁的郁金花香从鼻尖掠过,一道紫色黑影从远处极闪来,立刻就将某人护在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卡夏。

    “算了……”

    看着洁露卡一脸护雏的紧张神色,卡夏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暗地里切了一声。

    她到不是被洁露卡震住了,只是想到了某些事情,某些人,深知精灵族要是固执起来,可是极为让人头疼的角色。

    “那么失礼了。”

    洁露卡行了一礼,再次看了卡夏一眼,脑海之中闪过一道落寞的红色身影,从这个她极为尊敬,宛如老师一般存在的红色身影口中,回想起了眼前这个浑身散酒气的醉鬼女人。

    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更加的威风凛凛,如同女王,魔王一样的存在,那叹息的声音,似乎仍在她耳边回荡,看到现在的卡夏,洁露卡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如此落寞了。

    只是,现在的她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一心只想着将心上人抱回去,让他好好休息。

    只是看了卡夏一眼,她便背起地上躺着的人,脚尖重重一蹬,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哎呀哎呀,还真是到了哪里都能看到那家伙的身影啊。”

    看着洁露卡的一些不经意动作中,所透露出来的熟悉姿势,卡夏无奈的耸了耸肩,大咧咧的将长枪扛在肩上,身影也跟着消失。

    “好像把什么给忘了……算了,怕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喝酒去,喝酒去……”

    空气中,仍在回荡着她的最后喃喃自语。

    “卡洛斯,你说卡夏老师……该不会是已经把我们给忘记了吧。”

    看到日上三竿,西雅图克一脸的呆滞。

    “今天的朝阳,真是格外美丽。”卡洛斯宛如吟游诗人一样出赞美感叹。

    “你这家伙,是在逃避现实吧,是在逃避现实没错吧”

    “要不,你先挣开,然后把我解下来?”卡洛斯转过头,淡淡的瞄了西雅图克一眼。

    “卡洛斯,你不觉得今天的朝阳,特别大,特别红吗?”

    西雅图克脸色一变,然后那张狂野狰狞的大脸上,瞬间散出了诗人的气质。

    ……

    自从那天的异象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时间里,关于那天所生的事情,依然是整个群魔堡垒最大的,几乎是唯一的话题,几乎是每个冒险队伍之间,只要一碰面,就必定会提起这件事,一时间,神秘敌人,神秘强者的传闻,遍布整个群魔堡垒的大街巷,甚至平民都津津乐道。

    就连远在哈洛加斯的冒险者,都有所听闻,听说有一些有能力的冒险者,特意赶过来群魔堡垒一趟,去了那千里之外,见识到了那条被蓝色能量弧开辟出来的千里长峡之后,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有些人足足呆了一整天。

    仅仅是这一条峡谷,就让所有冒险者见识到了现在的他们,所无法触及,甚至无法想象的领域,就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般,站在大门处,窥得那直耸高云的天梯深处,有些人斗志昂昂,有些人高山仰止,反应不足一一道来。

    然而,这些热烈讨论着的冒险者,没有一个意识到,他们所讨论的中心,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强者,其实就在他们眼前。

    群魔堡垒内,一间不起眼的旅馆,任外面人声鼎沸,各种传闻闹的天翻地覆,在三楼一个的房间里面,半透明的隔音结界笼罩着整个房间,将外面的一切吵杂阻隔,里面流淌着一股静谧安详的气息。

    洁露卡坐的床边,两手撑着下巴,呆呆的看着躺在床上熟睡之人,时不时伸出玉指上去,捅捅那人的鼻子,眼皮,嘴巴,或者凑上脸蛋,湿软香润的嘴唇在上面轻触一下,便满足无比。

    累了的话,就躺在旁边,肢体缠抱着对方,幸福的勾勒起嘴角,熟熟睡去。

    偶尔外出,也是去法师公会,看被冰封起来黑炭一眼。

    这几天就这么过来,洁露卡甚至几乎忘记了外界的一切,只想着如果黑炭能够活过来,然后继续这样下去,以这个安静温馨的房子为家,那该会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

    “呜”

    一声虚弱的轻鸣,打断了洁露卡纯真少女的幻想,她连忙抬起头,紫色眸子紧张的眨了眨,一动不动的看着对方。

    “该死的……埃芙丽娜这家伙……”

    似乎嘀咕了什么模糊的一句。

    艾弗利亚……丽娜?

    洁露卡歪着头,表示没有听清楚,不过并不影响她吃醋,无论这个名字是男是女,甚至是动物,总之,没有在梦中出现自己的名字,就该罚。

    她气鼓鼓的鼓着嘴巴,手在对方耳朵上一拉,似乎要把这双耳朵拉的和她一样那么尖长。

    拉啊拉,揉啊揉,直到这傻蛋梦呓出自己的名字为止,哼哼

    “洁露卡……你在干什么……虐待病人么?”

    结果一睁开眼睛,我就看到洁露卡的手,正在自己的耳朵和脸上轻力蹂躏,这家伙,不好好照顾伤者也就算了,竟然还玩虐待,以后绝对不要她照顾了。

    “哈呜——”

    洁露卡似乎对我的突然醒来,吓了一大跳,出一声悲鸣,做贼心虚的缩回了手,目光躲躲闪闪。

    真是的,这家伙,还是没长大的孩吗?

    我露出大人式的优越感叹息,然后便再也优越不起来了。

    糟糕透顶,现在的感觉,只能用这五个字去形容。

    全身一动都动不了,就连眨一下眼皮,似乎也能带动全身的神经出嚎叫悲鸣。

    如果不是干掉哈里路,自己连升了几级,获得升级恢复之力,恐怕那时候就已经跟着哈里路一起嗝屁了。

    就算如此,这副身体也已经是拉起了濒危的红色警报,五瓶强力精力药剂,这种强力药剂,仅仅是一瓶就能让西雅图克躺上一个月。

    咦?问我为什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因为试验过嘛,至于是怎么哄骗……不,是让西雅图克自告奋勇,自我牺牲的扮演白鼠角色,咳咳咳,这个就是题外话,不谈也罢。

    如此强效的药剂,就算地狱格斗熊的体质要比西雅图克好上几倍,也承受不了,再加上,在精力药剂的负面作用爆的时候,自己又不知死活的使用了完全狂暴,完全就像在砒霜上面加一层氰化物,或者将毒鼠强和敌敌畏叠在一起做成汉堡吃下去。

    总而言之就是各种的不知死活,如果不是恰好升级(其实也是必然的,毕竟哈里路可是世界之力级强者,经验丰厚的那叫一个恐怖),自己早已经玩脱了。

    “唉……”

    现在最困扰着我的事情,不是全身的麻木和疼痛,而是究竟要休整多久,才能恢复过来,至少是能下地走路的程度。

    根据我以前的经验,得到了一个绝望万分的答案,这一次受损,至少也得三个月,自己才能下得了床

    神诞日啊混蛋

    结果一整天,我都在唉声叹气之中度过,甚至连洁露卡在一旁因为我没有理她而生气都没有理会。

    等抱怨累了,便迷迷糊糊的合上眼皮,再次进入睡眠。

    然后,自己做了一个梦,朦胧中,似乎被一片郁金香花海包裹着,一具软乎乎,滑腻腻的**娇躯将自己抱着,闻着温香沁人的花香,和那具笼罩在朦胧雾中的少女娇躯一起,尽情在花丛之中嬉戏结合,有些香艳旖旎的*梦……

    这算不算是标题党呢?真正的福利还在后头,呼哼哼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