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里路线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里路线

    离群魔堡垒千里之外的一座小石山上,放眼四周,全都是一片片凹凸不同的碎石和荒野,夕阳给这里抹上了一笔萧萧残红。b

    此时已经是日落黄昏时间,经一个下午的狂奔,我们终于来到了就算是与世界之力级别的敌人战斗,亦不会对群魔堡垒造成丝毫影响的安全之地。

    因为脱离了群魔堡垒范围,天空上的乌云也再没必要作祟,早早散去,偶尔一丝也被染成了霞朵,将群星拱月的夕阳承托地更加火红。

    躺在一座最大的石头上面,被我轻轻搂着坐在膝盖上,环抱怀里,小黑炭微微仰起头,那双眯着的眼睛定定看着这一幕夕阳晚霞。

    被夕阳染红的脸蛋,泛着健康的色泽,额头也不再出虚汗了,从那水银色帘间透露出的目光,看起来十分有精神,和一路来时大汗淋漓,痛苦不止的模样相比,就像病完全好了一样。

    洁露卡还以为那只痛苦蠕虫安分下来了,紧紧握着小黑炭的小手,哭的稀里哗啦的脸上露出松一口气的面容,只是……大概只有经常和死亡打交道的冒险者,才能看出来。

    小黑炭这副模样,已经是回光返照,但是如此残酷的事情,我又怎么忍心告诉洁露卡。

    时不时背过头去擦眼睛,再回过来,我和洁露卡露出一样的松口气笑容,只是能骗过聪明的小黑炭吗?人的本能和直觉十分可怕,哪怕只是个幼稚的孩,恐怕也能感觉到自己正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吧。

    连猫在临死之前,也会去找黑暗狭窄的地方,然后静静的趴在里面,不再出来。

    “好看吗?”

    轻轻抚着小黑炭的瘦弱脸颊,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落到那一片夕阳残霞上面。

    “嗯,好看。”

    小黑炭以比平日更具生气的声音,点了点头,稚气的小脸上,闪烁着兴奋色彩和霞色混合在一起的动人光芒,宛如红扑扑的苹果般可爱诱人,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亲上一口。

    “喜欢就好,只要是小黑炭喜欢,哪怕是天上的星星,爸爸和妈妈也会摘下来送给小黑炭。”

    “就算是任性的要求……也可以吗?”

    从天空收回目光,小黑炭小心胆怯的看了看洁露卡,最后落到我身上。

    “傻蛋,你说呢?”

    我贴着她的额头,报以微笑。

    点了点头,小黑炭依然有点畏缩,那个……那个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开口道。

    “我……能不能再看看爸爸和妈妈真正的样?”

    再看看?

    我和洁露卡被小黑炭的话吓了一跳。

    难道说,她不但知道我们是冒牌货,而且还知道我们是谁?

    其实想想,这也不是很难猜出来的事情,联系我们发现小黑炭额头上的水晶碎片,没过几天,冒牌的爸爸和妈妈就迫不及待的跑出来,刚好也是一男一女,完全就可以有七八成的把握肯定。

    只是,虽然不是很难猜,但小黑炭毕竟只是个不到十岁,几乎是一直呆在矿山,见识有限的小女孩,这股聪慧和敏锐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在这些年艰苦的环境中磨练出来的?

    “是吗?原来小黑炭已经发现了,真是没办法。”

    虽然被小黑炭微微的吓了一跳,不过早就知道冒牌货的身份已经暴露,我和洁露卡也未作太多惊讶。

    温和的摸了摸小黑炭的脑袋之中,取消了月狼的幻术,将自己和洁露卡的真面目示之于小黑炭。

    “果然……果然是你们,好心的叔叔和阿姨……”

    小黑炭的话让我们心里一窒,心疼欲裂,果然,揭破最后一层伪装之后,就连称呼也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下去了吗?

    但是小黑炭下一句话,让我和洁露卡忍不住眼睛又湿润起来。

    “我还能……再叫你们……爸爸妈妈?”她怯生生,怯生生而又充满期盼的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当然,叫完这一辈,再叫下辈也没关系。”

    我和洁露卡如获至宝的点着头,叫乖巧的小黑炭搂得紧紧。

    “妈妈……耳朵尖尖的……好漂亮……头发好好看……小黑炭有这么漂亮的妈妈……”

    小黑炭露出幸福微笑,看着洁露卡,这位即使在精灵族也少有的美丽少女,发出轻微感叹。

    “小黑炭长大以后,一定会比妈妈更漂亮。”轻轻抓在小黑炭的手贴在脸颊上,洁露卡的目光温柔而悲伤。

    “爸爸……是英雄哦。”回过头,小黑炭看着我,突然这样说道。

    呃,不予外表上的评论吗?

    我一边擦着酸楚的眼睛,一边笑着蹭了蹭小黑炭。

    “就算是对素不相识,卑微低贱的我,也很温柔,不但给了金币,还保护了我。”

    像握在母猫怀里撒娇的猫咪一般,这样说着,小黑炭反将脸蛋蹭过来,互相亲热耳鬓厮磨。

    “爸爸……耳朵……”

    目光无意间落到我的头上,突然伸出手,在那双狼耳朵上碰触了一下,然后立刻缩了回去,胆怯的看着我,那种感觉,就好像小猫用爪轻轻触水一样充满了小心。

    因为要时不时维持幻术,再加上刚才一阵狂奔,我至今尚未接触月狼变身,结果被小黑炭看了个正着,虽说也不是什么不能让她看见的秘密就是了。

    “这是爸爸的变身,爸爸可是德鲁伊哦,可是又稍稍有点不同,很奇怪吗?”

    我低下头去,抖动着毛茸茸的狼耳朵,主动凑给小黑炭,她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在上面轻揉着。

    嗯呼,有点痒。

    “还有尾巴,尾巴。”

    我将尾巴也甩了上来,这可是连平时洁露卡和艾柯露,卡洁儿三个小天使,都不会让她们轻易碰触的部位。当然,并非基于被抓住尾巴就会失去全身力气这样的原因,也并非像狐人族狼人族那样,碰触对方的尾巴代表“最亲昵”的行为,而是……总之和露西亚不让我碰她的狐狸尾巴,也是有着其中一个共同的理由。

    “毛软软的……”

    小黑炭果断放弃揉弄我的耳朵,将尾巴抱了起来。

    论柔软毛绒的话,和露西亚那条尾巴可是比都没法比,温柔抚着小黑炭,看着她搂抱尾巴时的幸福表情,我露出痴痴笑容。

    如果……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就算把这双耳朵,这条尾巴揪断下来又何妨?

    摸着摸着,小黑炭似乎就把我的尾巴当成被,眼睛渐渐合上,鼻息微平,睡过去了。

    不……不对,难道说……

    心脏如同被狠狠抓住似地,呼吸变得凝固起来,一股强烈的感情冲向大脑,嗡一声,就变得空白一片。

    “小黑炭”

    下意识的抱紧小黑炭,突然,她的睫毛微微一颤,眼睛艰难的眯了开来。

    仅仅是在这一两秒之内的变化,就将我全部的力气和精神抽空,身体不由的瘫软下来。

    “爸爸……小黑炭好想……好想睡觉……”

    小黑炭轻轻侧着的脸蛋一转,看着我,即使在红霞的渲染下,依然能看到一丝苍白脸色,豆大的汗珠不知不觉在头上上凝聚起来,顺着发间缓慢流落,干裂嘴唇颤抖着,从里面发出虚弱的声音。

    “不要……不要睡好吗?求求你,再陪爸爸说说话好吗?”

    无法抑制的泪水,倾巢一样从眼眶里滚出,我将那瘦小冰凉的手心紧紧贴在自己脸上,一声一声哽咽着,好不容易抬起头,对小黑炭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哀求笑容。

    看在……看在爸爸的泪水上,能再陪爸爸聊一会,真的,只要一会就好了,神啊,只要再给我们一会的时间就好了

    “爸爸……又哭了……”

    小黑炭呆呆的目光看过来,逐而变得温柔,轻轻帮我擦拭着泪水,艰难的点了点头。

    “小黑炭不睡觉……和爸爸说话……”

    “好……好……”

    鼻一个劲的抽着,这种时候,我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该死的说话呀该死的

    “爸爸……”

    小黑炭似乎察觉到了我此刻的自我憎恨般,先开了口。

    “爸爸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爸爸和妈妈……不是真的吗?”

    “……”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将我和洁露卡丢掉的三魂六魄重新吸了回来。

    看着小黑炭,她用平静的目光和我们对视着,不再胆怯,这一刻,我们知道了,或许长久以来,那些还未解开的疑惑,就要在这一刻尽数得到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小黑炭要背负着这种艰苦的生活而活下去,她这五年来的艰苦,别说一个孩,一个普通人,哪怕就是拥有冒险者的意志,也能彻底的压垮。

    而且,刚刚和她相遇、和她的目光对视的时候,我从里面找不到任何她活下的渴望,在糟乱肮脏的刘海里面透露出来的,是死灰色的溃散目光。

    还有,为什么总是时而露出悲哀的表情?为什么内心的负面感情不减反增?就算是一早发现了我和洁露卡的身份这一点,也解释不通,我有那份自信,小黑炭和我们在一起时露出的笑容,并不是伪装出来的。

    我和洁露卡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看着小黑炭,虽然没点头,但是目光已经意思已经尽露无疑,虽然明知这很有可能是一段黑历史,让小黑炭说出来,对她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没办法,我和洁露卡,可是她的父母呀,怎么能不去操心

    “从第一眼见到爸爸妈妈,我就知道是假的。”以十分平静的声音,小黑炭缓缓说道。

    “因为我知道……早就已经知道,爸爸妈妈已经死了。”

    “但是根据我们……根据我们调查到的资料,小黑炭的……那两个人,不是外出失踪吗?”

    我和洁露卡愕然。

    “是的……那一天……原来的爸爸妈妈天还没亮就外出……带着我一起……”

    “……”

    这可是完全没有的资料。

    像是回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般,小黑碳的身体微微打起了抖。

    “我……那天晚上……不小心听到了他们,因为……因为我干不了活……还要吃喝……他们要将我卖掉……卖给一个矿场主……喜欢吃小孩……一个叫麦林的大恶人……”

    强忍着内心的怜艾,震惊和愤怒,我们继续听下去。

    “因为……因为知道了……知道了他们想把我带出去卖到……一路上……很怕……很怕……很怕……最后还是忍不住害怕,挣扎起来……”

    说到这里,小黑炭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抬起头,目光紧紧看着我们。

    “然后……原来的爸爸妈妈……因为那时候正想上崖篓(就是那些安置在悬崖上,上下提来,将矿石煤矿提上来的大篮)……结果……结果被我推了下去……”

    说完,小黑炭深深的闭上了眼睛,留下一脸惊呆的我和洁露卡。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我们一出现就被看穿了身份,原来小黑炭原本的父母,竟然是被她亲手推下悬崖的。

    “等下了悬崖……原来的爸爸和妈妈已经……因为害怕……好害怕……我将尸体埋掉了……所以没有人发现……”

    “……”

    “亲手杀死父母……像我这种人……就算被诅咒……灵魂下地狱……永生永世的受到折磨……也赎罪不了……像我这种人……”

    “所以,小黑炭就一直活着,用这种方式来折磨自己,来减轻内心的罪恶感吗?”

    抚着小黑炭的头,在她惊讶目光中,我用力的将她紧紧搂住……

    昨天毫无预兆的被打发去出差了,一直到今天下午才有空碰键盘,五月的全勤已经丢了,谁敢让小七丢六月全勤,就算是boss也要让他两刃插刀……吼吼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