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百零四十八章 扭曲的幸福
    第一百零四十八章扭曲的幸福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十五……

    和往常一样,今天带着洁露卡和小黑炭来工作了。

    小黑炭的身上,已经悄悄放下了两个封印魔法阵,就是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来的那天,两个人的到来并未打乱原本计划,当天晚上,小黑炭熟睡的时候,我和洁露卡还是悄悄抱着她,去了法师公会,进行魔法阵的封印。

    虽说之后一直在担心两个封印魔法的副作用,会对小黑炭造成什么影响,不过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这种影响真的微乎其微,几乎察觉不到,小黑炭本来就沉默寡言,少有流露表情,就算感情被压抑了,也难以发现,至于身体影响……

    嗯……如果说小黑炭通过这半个月的修养,重了那么一点点,皮肤不再像以前那么粗糙,原本给人死气沉沉的瘦弱身体,多出了一股活力,这也算影响的话,那我到是很欢迎这种副作用。

    当然,这种改变,除了不允许小黑炭再做那些重活,以及尽量让她吃好的以外,每天晚上,小黑炭睡着的时候,我也会悄悄用治疗术帮她温养身体,如果做足了这些,小黑炭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的话,那只能说明她的身体早已经垮掉,处于无法修复的毁坏状态了。

    幸好并非如此,看到小黑炭一天天健康起来,我和洁露卡都是大松了一口气,就宛如看到亲人度过了危险期一般,由衷的喜悦起来。

    如今,坐在院里,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工作的小黑炭,反观而去,身穿朴素的连衣裙,裸露出来的四肢依然瘦弱,但却并非以前那种瘦骨嶙嶙,要是能再滋养几个月的话,或许便可以用纤细这样的美丽词语去形容了。

    有些黝黑的皮肤,看上去已经没有原本明显的干裂和粗糙感,而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光泽,或许还无法用光滑细腻形容,不过可以看出来,小黑炭绝对有这种资质,应该说,她的身体本就是天生的美人胚,现在只不过是慢慢恢复到本来该有的形态。

    一头少见的水银色长发依然那么惹眼,从相遇开始就没有做任何修剪,毕竟额头上那块菱形的水晶碎片还是很显眼,小黑炭似乎也十分习惯并且享受着刘海完全将半张脸遮住,“透过缝隙看世界”这种感觉。

    整体看去,小黑炭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平民家的幼小女孩,或许因为挑食,或是家庭贫困,而有些营养不良,发育不良的样。

    “傻蛋,在看哪里呢,认真干活,没听到吗?你手中的铁块正在哭泣,为自己被无能的锻造者挑选上而哭泣”

    脑袋毫不犹豫就被马大奥敲了一记,这家伙,一旦关乎到和铁匠有关的事情,就会变成魔鬼,六亲不认,有时候就连眨一眨眼睛都会被敲打和臭骂一顿。

    托这个的福,通过这半个月的艰苦学习,我现在已经可以随时用便携的铁匠工具,勉强修理那些最初级的装备的耐久了,如果回到罗格营地,如果自己还是一个粉嫩粉嫩的新人,光凭这一点就能受到无数队伍的青睐了。

    可惜,这终究只是如果而已,只能修理初级装备的手艺,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除了装x以外的用途。

    “做的好,就是这样,小心点,每块矿都是有生命的,得想象它是你的情人”马大奥的声音回荡在大院之中。

    我可想象不出用铁锤对着自己的情人狠命敲打会是什么猎奇恐怖的场景。

    这样暗自吐槽了一句,我闷声继续敲打起来,没办法,现在的马大奥就是一魔鬼化身,说什么都没用了。

    “小黑炭,看好了,以后可不能学爸爸那么没用。”

    背后,洁露卡冷言冷语的声音传了过来,这家伙,竟然在背后对小黑炭说我的坏话,试图打击我在小黑炭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然后取而代之,多么卑鄙的精灵啊。

    小黑炭看看母亲,再看看父亲的背影,紧眯着的双眼睁开了一点,微微轻摇着头,低声胆怯的应道。

    “爸爸……很努力……”

    看,看到了吧,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滴,更何况是我家的小黑炭,洁露卡,你想在小黑炭面前说我坏话,们都没有。

    听到小黑炭的回答,我整个人都笑的合不拢嘴,结果自然又是被马大奥的铁锤敲打了一番。

    小黑炭依然是像以前一样,和胆小的觅食仓鼠一般,即使是一阵风吹过来也要缩紧脖,紧张兮兮的抬头张望,清澈动人的声线,在细语之中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魔力,让人忍不住着迷,想多听一点她的声音。

    可惜,不知道是受封印魔法的影响,还是这样的性格已经定型,难以改变,沉默寡言成了小黑炭的主调,她平时的话不多,多以摇头或者点头为主,但如果说是三无属性的话,偶尔又会露出一丝带着胆怯和成熟感的微笑,照顾那三朵铁荆花的时候,也会流露出万分凝重的表情。

    因此,小黑炭的气质,让我们感觉就像是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带着朦朦胧胧的神秘和灵动感,就算已经对我们万分亲近,心里还是隐藏着什么心事无法摸透,就连那笑容,也仿佛雾中之花,水中之月一样,有着朦胧的美丽,但却似轻触即碎。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好像已经进入到了十分明朗的路线,但是对于如何进入的结局路线,却一丝头绪都没有,难道说要到二周目或者轮回才能触发口胡?

    姑且先这么走下去吧,只要能让小黑炭平安无事,就算暂时只是表结局也没什么不可。

    法师公会那边,精灵法师和联盟法师还没有停下研究的脚步,虽说这两个封印魔法阵只需要用一两个月,等将痛苦蠕虫的事情解决,就没有多大用处了,并没有太大研究下去的价值。

    不过平时互相不对眼的两伙人,这时候到是齐口一致,都说作为一个顶尖的魔法研究者,不将这两个存在缺陷的封印魔法阵完善,那就是有违自己的工作节操,那就是沾污自己的大好名声,况且闲着也是闲着。

    真是的,听了卡洛斯一番话以后,你们认为我还会相信“闲着蛋疼没事做”这种说法吗?想帮忙就直说吧,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要不然这个暗黑大陆,干脆改名叫傲娇大陆好了。

    另外,就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消息了,卡洛斯是个老实人,也是个老好人,知道自己圣骑士抗性最高,所以主动接下来最让人头皮发麻的神罚之城区域的搜索,十天下来,据说收获不错,估计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能将神罚之城那边的水晶碎片完全回收了。

    希望他在神罚之城不要遇到什么太难缠的强敌吧,不过我估计卡洛斯是无任欢迎这样的强敌出现,好磨练自己,至少先赶上他的老相好安洁丽尔的实力,只要不是再生药塞尔森那种变态的话,他应该还是能应付下来的。

    火焰之河那边,由西雅图克负责着,那里的滚烫熔浆正合适他那狂热性情,嗯,据说是这样,反正我看他是挺乐意,只要有架打,有强敌,有酒喝,让他去哪里他都乐意,说他头脑简单嘛,偏偏又是野蛮人里面难得一见的高智商。

    值得一说的是刚刚见到两个人的时候,都可以察觉到他们的实力提升了许多,至少不是那种正常训练下的提升速度,当然,这也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就是了。

    从阿卡拉时不时寄过来的信当中,我对他们在罗格营地和哈洛加斯的情况,有一个大致上的了解,虽然没有像我这个准悲剧帝那么倒霉,遇到再生妖塞尔森那种世界之力以下实力无解的变态,不过也不是像郊游那么轻松,据说罗格营地和哈洛加斯一样出现了领域级别的怪物,两个人也是经历千辛万苦才将敌人打败,这个过程就算不是九死一生,也是惊险万分。

    当然,相对的,两人对我在库拉斯特的经历也清楚就是了,不然卡洛斯为什么会一眼就知道突然出现的洁露卡是十二骑士兼我的贴身侍女。

    对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这种只需要一个突破契机的伪领域顶级高手来说,强敌自然是最好的催化剂,所以实力提升也是理所当然的,虽然老酒鬼以前说过,两个人最少也需要个两三年才能突破到领域境界,但我认为,天才可以预测,甚至天才之中的天才也可以预测,但是被上帝所眷顾的天才,却无法预测,而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显然都是这样的人,所以就算是从老酒鬼嘴里说出话的,也不一定当的准。

    所以,我现在唯一疑惑的是,两个人究竟突破到了领域级没有,仔细算算,虽然期间貌似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人感觉似乎得有十年二十年的容器才能填装得下这些事情,但其实现在离上一次的比武大会所走过的时间,也不过是接近——还不到两年,老酒鬼那番话,就是在比武大会的时候说的。

    突然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自己这两年的人生真是多姿多彩啊这样的悲哀感叹,为什么说是悲哀呢?我也不大懂,谁能回答我这个问题?

    算了,反正这次任务回去以后,西雅图克那家伙一定会迫不及待的继续找我训练吧,到时候就知道他的实力进步到什么地步了,至于卡洛斯的实力,反正按照一般游戏设定的话,他的实力应该是和西雅图克齐头并进,高也高不了多少。

    “你这家伙,又走神了”

    马大奥的怒吼声又响了起来,随着受难的还有我的脑袋。

    终于到休息时间了,洁露卡将午餐也一并带了过来,合着马大奥的份,这家伙应该偷笑了,这可是精灵族十二传承者之同时也是情报头做的午饭,不是随便想吃就能吃到的。

    “来,小黑炭,过马大奥叔叔这边来。”

    半个月过去,似乎也接受了马大奥这个名字设定,刚一到休息时间,他就立刻转过身,对着坐在那里的小黑炭亲切招手。

    别在对方父亲面前,擅自做一些可疑的举动呀混蛋

    放下沾满汗水的铁锤,我等着马大奥,这家伙,一开始还说的大义凛然,说什么为了群魔堡垒几十万人的生命安全着想,要对小黑炭下黑手,我估计现在再提出这件事来,除了我和洁露卡之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他了。

    经过深思熟虑,我得出一个惊人的答案,那就是,这家伙其实也是个隐性的萝莉控,或者是女儿控。

    在小黑炭的眼中,马大奥是个亲切的大叔,但同时也是父亲的顶头上司,无论出于哪方面考虑都无法拒绝马大奥的邀请,只能很是胆怯在坐在他旁边,我和洁露卡则是坐在对面,一张不大的四方桌,上面很快就摆满了洁露卡做的午餐,主食是大张的烙面饼,配以蘸酱和一些青菜肉丝,这里有二分之一是要进马大奥的肚。

    是不是让小黑炭出去玩,交一些朋友呢?

    最近,我和洁露卡在讨论这个问题,坐在一起也是为了方便商量。

    诚然,对于小黑炭来说,父母是最重要的,没有父母,她就是孤儿,没有人照顾,享受不到亲情的温暖,被欺负也没人会理会,并且要挨饥受饿。

    但是,对于幸福来说,父母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而并不是唯其中同龄朋友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部分,女孩会有女孩的闺中密友,男孩也会有男孩的好基友,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是不可违逆的事实。

    所以,我们交流的话题是,小黑炭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也应该差不多习惯了,接受了这样的家庭设定,现在是否让她出去走走,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组成幸福的组件?

    商量了足足一天,这个问题总算是暂时定下来了,我继续在马大奥大叔这里,扮演赚钱父亲的角色,以免小黑炭在外面玩着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过来看看,结果发现明明昨天还是父亲的工作场所,现在门口就挂上了一个“让世界变得更加热闹的团”或是“死后世界战线”之类的可疑牌了。

    顺便一说,现在门口挂着的牌是一点儿也不可疑的“轻音铁匠铺”。

    洁露卡这边,自然是由她负责保护小黑炭,可恶啊,如果不变身地狱格斗熊的话,明明是她的力量比较大,应该留下来做这些重活,而将跟踪……咳咳,不对,是保护小黑炭的任务交给我才对。

    对这个男女不平等的世界绝望了。

    于是,小黑炭观察日记之十六,变成了“今天一整天,空虚的父亲在铁匠铺里敲打着铁锤”这么一句话。

    然后,一直持续到二十一天。

    “还是一个人闲逛?”

    晚上,一边偷偷注释着小黑炭蹲在角落,全神贯注的照顾那三朵铁荆花的瘦小背影,我和洁露卡交头接耳的嘀咕起来。

    “是的,丝毫没有和其他人接触的样,就是这样……一直的闲逛。”

    洁露卡点点头,为了让我这个傻蛋彻底明白,她将额头上的刘海拉直,眯着眼睛,作出一副宛如百鬼夜行的空虚阴沉样,想象一下,以这副模样在大街小巷上闲逛的小黑炭,如果再给她穿上一套宽大的白袍,不是活脱脱的徘徊于马路上的孤独幽灵少女吗?

    “不愿意和其他人接触啊……”

    我沉思起来,这到是个没想到的问题,虽然小黑炭接受了我和洁露卡,但是她对这个世界的大门并未敞开,那双眯着的眼睛眼睛所看到的外面世界,对她来说尚且是一片狼虎之地,当然不可能会去接触其他人,甚至就算被接触也会落荒而逃。

    “要不……挑选一些同龄孩接近她?”洁露卡建议道。

    “不行,小黑炭的直觉很敏锐,这样做作出来的同伴,她肯定会察觉到。”我抓着头发,烦恼的应道。

    如果不是顾虑到父母这层身份不能暴露,我直接将小黑炭带回罗格营地,让她和维拉丝,和西露丝艾柯露她们相处,有这些善良温柔的女孩在,何愁打不开小黑炭的心房?

    “不行,绝对不行,使用的幻术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连朋友这种事情,都要弄虚作假,这样还叫幸福吗?这只是虚伪的幸福,如果被发现的话,恐怕会被伤的更深。”

    “那亲王殿下有什么办法?”

    建议被反驳的一无是处,鼓着小嘴,洁露卡紧紧盯着我问道。

    “这个……”我一时无语。

    虚伪的幸福啊……这个让人不愉快的说法,让我不禁想起了小幽灵。

    既然无法接受外面的世界,那么只好……

    “短时间的话,只能这样做了。”

    低声喃喃道,从内心来说,我是极为不愿意选择这样做的,但是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

    “既然无法制造虚伪的幸福,小黑炭也不愿意接触外面的世界,我们一时之间无法改变她,那么只好这样了,干脆就给予小黑炭吧。”

    “扭曲的幸福?”

    洁露卡歪着头片刻,突然投过来怜悯的目光,拿出一瓶避孕药塞给我,似乎在说,少年你该吃药了。

    “你先别急着下定论,爱丽丝,爱丽丝,你应该还记得吧。”

    是的,就是那个啃了你们的圣物水晶之树的傻蛋幽灵。

    “不知道,什么万年候补圣女幽灵之类的东西,我一点儿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不知为什么,洁露卡突然气呼呼的把头一偏,既然还知道她是万年候补圣女,这不是代表你已经很了解她的情报了嘛。

    “现在只能暂时仿造小幽灵的模板,这样做了……”我在洁露卡耳边嘀咕起来。

    简单点说,也就是给小黑炭打造小幽灵那种别扭的性格……呃,不对,是幸福,别扭的幸福,性格还是算了,要是多来一只这样的幽灵,我的人生非得完蛋不可。

    只要让小黑炭觉得,只要有我和洁露卡的世界,就是一切,就是幸福,不就行了吗?幸福并没有固定的定义,关键是得看对方的想法。

    “这样做真的行吗?”洁露卡表示怀疑。

    “没关系,已经有前车之鉴了。”我用词不当的表示前车就是小幽灵。

    “但是要怎么做?”

    洁露卡提出最关键的一点,是的,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小黑炭觉得我们两个就是一切,其他人都是多余的,只要和我们在一起就是幸福。

    “爱,只要豁出去溺爱她就行了。”

    我自信满满的拿出了“用爱拯救世界”这一套说法,理论上,这和“用歌声拯救宇宙”是相通的。

    洁露卡远目无语中。

    “可是这样做的话,以后小黑炭会变成什么样?”

    洁露卡并不反对这个建议,不如说,私心里,她是极为愿意这样做的。

    “没关系没关系,你想想看,那只傻蛋幽灵扭曲了万年的性格,现在都开始逐渐接受维拉丝她们了,如果只是一两个月的话,症状应该很轻微才对,只要之后把她带回罗格营地就是了。”

    “是……是吗?”

    洁露卡的神色有些黯然,手中握着的避孕药瓶快要被抓碎了。

    “傻蛋,想来看望小黑炭的话,和我说一声就行了,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让你和小黑炭见面。”

    我揉着失落的黄段侍女的头发,柔声说道。

    “亲王殿下才是傻蛋呢,不但是想让全世界的处*女为自己怀孕的禽兽,而且是个大傻蛋。”

    洁露卡低着头,忿忿的嘀咕起来,真是个傻蛋,最想见的人是你啊,大傻蛋。

    “……”

    禽兽公爵这个捏他还没有用腻么?话说什么时候又有了“让全世界的处*女怀孕“这种桥段了,是出自禽兽公爵系列的公爵之野望篇吗?

    不好,我似乎逐渐能记住书名了,记住这些似乎只要看上一眼就能让女孩怀孕的重口味h书的书名了

    于是,做出了个决定以后,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二十二的内容,再次充实起来,制造出这种扭曲的幸福,本来并不大可能,一个人,除了和自己父母接触以外,总还要和其他事物接触,但是小黑炭不同,她本来便惧怕并拒绝着外面的世界,因为有这一点,才有可能。

    只要相信着自己能够给予小黑炭全部幸福,将这股信念,灌入到平日对小黑炭的溺爱之中,我相信,达成目标并不是件难事,另外,在小黑炭身上的精灵族封印魔法阵,所具备的压制感情的副作用,根据我们的观察,并不是没有,而且似乎比那些精灵法师说的还要严重一些,简单点形容这个副作用,就是在自己周围制造一层铁壁,拒绝任何外界的陌生感情介入,也就是说,不会再滋生新的感情。

    但是,对于原本已有的感情,却不会压抑,所以幸运的,我和洁露卡都被划入了这扇铁壁之内,正因为还有这一点,我才大胆的提出扭曲的幸福制造计划。

    当然,这件事过后,封印魔法连带着这股副作用,还是必须解除掉的,我可不想人工制造出第二份小幽灵那样的扭曲感情,虽然这种扭曲感情能满足男人的占有欲,但是比起这个,还是让小黑炭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更加重要。

    这里顺便同情一下马大奥,他明显是被小黑炭的感情铁壁排除到外面去了,要怪就怪那些精灵法师吧,咳咳。

    于是,在这种感情封闭的环境,小黑炭享受着我和洁露卡倾尽全力倾注的父爱和母爱,并且这股爱意是真实的,排除解决水晶碎片的原因,我和洁露卡也是真心希望小黑炭能过的幸福,真心的喜欢疼爱着这个小女孩。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二十五:

    效果很显著,在我和洁露卡的溺爱之下,小黑炭越来越依赖我们了……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二十七:

    是我的错觉吗?中午吃饭的时候,因为不小心将食物碎末沾在嘴角边,在马大奥羡慕的目光中,小黑炭亲昵的帮我擦干净,并将那些碎末吃下去,是因为看到了父亲狼狈的样,还是因为感到了这种举动的温情幸福,她露出了一瞬的笑容,就在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小黑炭眯着的眼睛睁大了一点点,看到了那双一直被隐藏起来的美丽瞳孔。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三十二:

    今天是搬家的日,在马大奥的热情(?)资助下,我们终于离开了那个简陋危险的小石洞,在群魔堡垒的平民居住区里买了一栋小房,早就想这样做了,住在哪个小石洞虽然没什么不方便,但是怪物出没,而且人心难测,难保不会有居心不轨的人。

    洁露卡我是各方面的不担心,无论是她的强大实力,还是通过幻术所制造出来的外表,相信都很安全,就是小黑炭,在良好的环境滋养下,模样越发出落的可爱和灵秀,很容易会被怪叔叔们盯上,搬上群魔堡垒,至少是在联盟的管辖范围之内,没多少人敢轻举妄动。

    小黑炭似乎很注重家的观念,可以看出,对于新家,她显得相当高兴。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三十七:

    今天马大奥说自己肚不舒服,放假(马大奥泪目:明明就是你小想和女儿联络感情才让我找这么憋屈的借口),我们一时心血来潮,带着小黑炭一起去久违了五天的群魔堡垒下面,在郊外大草原的边缘附近摘野菜。

    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很值得在意的事情。

    走在旁边,手挽篮,低着头细心在草地上寻找着的小黑炭,突然小声的,胆怯的问了一句。

    “爸爸和妈妈……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她这是在问我,还是下意识的自言自语,是单纯出于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被父母如此溺爱着,还是说带着一份一直隐藏在内心的心事,这样问出来。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应该如何回答,小黑炭的目光似乎微微偏向了这边,透过细密的刘海,胆怯而认真的瞅着我。

    这绝对是提升好感度的机会,可以回答,因为小黑炭是我们的唯是我们活下去的动力,失踪的这五年里,在把我们救下来的矮人无情鞭笞劳役下,我们就是想着还有小黑炭在,一定要回去家人团圆,才一直坚持下来,我们以后的唯一希望,就是看到小黑炭能够健康幸福快乐的长大,成家,直至合眼前那一刻。

    等等等等,实在有太多可以用的打动人心感人肺腑的深情语句了。

    但是这些话,我却一句也说不出,不知是出于内心的不忍再对小黑炭撒谎,还是说被小黑炭从刘海之中透过来的认真目光所打动。

    所以,我只的蹲下去,目光和小黑炭并行着,伸手摸着她的头,轻轻说道。

    因为,我们想让小黑炭幸福。

    目光对视,沉默。

    片刻之后,小黑炭擦了擦眼睛,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篮,将瘦弱的身体轻埋到我怀里。

    那扑入怀中时一刹那间,恍如晃眼的神情,是我从未看过的矛盾,既幸福无比,而悲哀无比,似乎有多少幸福,就有多少悲哀,明明是不可共存的感情,却偏偏滋长缠绕在一起。

    但愿这只是我的错觉,嗯嗯。

    今天,是成为小黑炭父母的的第三十七天,离神诞日的到来整整还有五十天……

    大家别怪小七偷懒,这段剧情真的比较难写,而且刚巧遇到工作上的烦心事,没有花足够的时间构思,将感情写细腻。

    于是,无论大家喜不喜欢,估计还有一点点就要进入结局了,为了避免大家质疑,小七先保证了吧,既然小七将龙魂草引了出来,里结局就绝对不可能是be。

    写这段剧情的缘由,除了磨练一下文笔,顺便把第二世界的群魔堡垒过场了,也是因为经常有些混蛋在qq里嘀咕“七娘,你是不是和死灵法师有仇啊,你妹的写了五百多万字,死灵法师只有多少镜头啊”、“七娘,后宫队伍必须凑齐七大职业(野蛮人真的饶了我吧)”。

    于是就这样透剧了,而事实上我真的没怎么玩过死灵法师这个角色……

    最后,和大家打个商量,别再叫我七娘了行不?otz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