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黄段子夜行女侠兼侍女参见!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黄段子夜行女侠兼侍女参见!

    “做的好,就是这种势头。”

    拍着气喘吁吁的洁露卡肩膀,我内心感动无比,说起来,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这还是她第二次出手吧,如果平常就能有这股劲头,那该有多好啊。

    “呜~~~”

    满地的残肢黑血,被分成一段段的喷涂尸体怪变得更加恶心了,这让回过神来的洁露卡发出小声的悲鸣,脚尖一点,立刻就逃窜了出去。

    哎呀哎呀。

    我在后面无奈的耸耸肩,飞快将刚好掉滚落在脚下的水晶碎片回收,跟了上去。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黄段子夜行女侠兼侍女参见!

    虽然血肉复苏者模样长的也不咋地,整一个从外星球跑过来的多足节肢异型模样,不过论恶心程度的话,它和喷吐尸体怪可没法比,偶尔,一些嗜好比较特殊的家伙,还会觉得这些血肉复苏者模样挺酷,但是认为喷吐尸体怪很酷的人,我想应该立刻送去药师……不,也没有诊断的必要了,直接弄个笼子关起来就行了。

    呃,当然,认为血肉复苏者有点酷的家伙,也不是什么正常人,撇开外形不说,光是血肉复苏者可以以恐怖的速度不断产下崽子——血肉野兽,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反感,这种怪物的存在,就好像是在亵渎【生育】这种神圣而伟大的事情一样。

    说起来,这种怪物的特征,会让人想起罗格营地的血鹰之巢,那玩意也是可以不断的吐出血鹰,不过说老实话,血鹰之巢可是要可爱很多,至少在冒险者眼里是这样,除了流水线式的生产血鹰以外,血鹰之巢不具备任何攻击力,甚至无法移动,简直就是一个肉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黄段子夜行女侠兼侍女参见!靶子,而血肉复苏者……它那尖锐甚至呈锯形的节肢和利爪,本身就是一台绞肉机般的存在。

    介绍这这种怪物的时候,我内心正带着无比的遗憾。

    在洁露卡一阵狂奔之后,误打误撞,我们又收到了在我耳中俨然和侵权的警笛声没什么两样的嘟噜嘟噜嘟噜警报。

    然后,便遇到了这一群受水晶碎片影响的血肉复苏者。

    所以说……洁露卡大人,麻烦你也来帮帮忙行不?

    我泪流满面的回过头看了若无其事站在战场之外的洁露卡一眼,用眼神控诉道。

    没有喷吐尸体怪的刺激,这家伙完全回复到了以前的门神模式……好多、好多的血肉野兽,那些该死的血肉复苏者还在不停的量产,它们就不怕将肛门撑坏吗?

    “亲王殿下才是,只要变身,不是立刻就能解决了吗?”

    对于我的幽怨目光,洁露卡也有她一套说法。

    “诶?不要,又不是什么强大的怪物,变身好麻烦。”

    将一只张牙舞爪扑上来的血肉野兽踹飞,我百无聊赖答道。

    啊啊~~,原来是这样,说到这个份上,我也算明白了,原来我们两个,其实都是怕麻烦的懒货。

    只是,貌似我是她的主人没错吧,的确有这样的设定没错吧,但是回忆之中,我却并未找到任何符合主人和贴身侍女之间关系的事件,难道是我记错了?

    总而言之,因为洁露卡的消极怠工,我最后还是不得不变身月狼才将水晶碎片回收。

    约莫花了一天时间,依靠着追踪魔导器,我们一共回收了五枚水晶碎片,如果是放在库拉斯特,就算不依赖工具,四处乱逛,一天随便回收个四五枚也不是什么问题,这种情况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最后,我们这次的测试,也圆满完成,追踪魔导器的大致搜索范围有多大,如何根据声音和距离判断水晶碎片的能量大小,这些数据,我们心里都有了一个大致的底子。

    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们结束了测试,回到群魔堡垒,这次的外出,大概是自己这些年来,最短的一次外出历练。

    肚子好饿,不想吃旅馆的,想吃洁露卡做的。

    我这样抱怨起来,出乎意料,洁露卡二话不说就借了厨房,害我在等待晚餐这段时间,绞尽脑汁的回忆这几天是不是哪里得罪过她,待会端来的一定是蘑菇汤什么的。

    结果又是出乎意外,端来的是很正常,也很鲜美的鲜菜肉汤。

    夜色渐黑。

    一道细小的身影,在群魔堡垒上空,踏着屋顶快速穿梭,几乎是伸手不见的黑夜,让这道影子宛如幽灵鬼魅般,虚实难辨。

    飞快的,细小黑影来到在群魔堡垒外侧,避开了城墙守卫的眼目,往外看去,终于有了一丝暗淡的火光,那是矿工们熬夜工作时点起来的火把,虽然这些火把很容易吸引怪物的注意,不过为了生活,许多贫困的矿工不得不冒着这种危险干活。

    翻越城墙以后,黑影并未停留,接连几次跳跃来到悬崖边缘,然后毫不犹豫的往前一跳,要是有其他人在一旁看到,肯定会以为这是在想不开自杀——群魔堡垒的外围,可都是至少也有几千米高的悬崖啊

    在将整个群魔堡垒顶上几千米高空,宛如柱子一样笔直竖立,直耸云霄的山峰面前,那道笔直坠落的黑点显得是如此微不足道,融入黑暗之中,就仿佛是大海的一滴水般,只有靠近才能听到,黑影身上似乎是穿着十分蓬松的衣服,和空气不断摩擦,正发出凛然的猎猎作响,狂风以要将衣服撕破的势头不断在脸庞和耳侧咆哮着。

    地面临近,黑影身上突然爆发出恐怖的气势,从手中抽出一把巨大的武器,凭空向地面一挥,强横的力量与地面碰撞,顿时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波,将黑影的坠落速度大大减缓。

    “啪”的一声,双手支撑,单膝着地,坚硬的地面立刻出现一个小坑,若是有人能看到这一幕,肯定要为之鼓掌喝彩,这是多么优美和潇洒的着陆pe呀。

    拍拍沾满泥土的掌心,黑影缓缓从地上站起,迈出一步,突然啪的一声,失去平衡,以五体投地的夸张动作扑倒在地。

    着陆的冲击力太大,脚麻了……

    “呜~~~”

    好一会儿,黑影才捂着沾满泥土的脸蛋站起来,明明是如此潇洒的着陆姿势,却在接下来的一步中功败垂成,让裁判们将原本高高举起来的【10分满分】的牌子,轻轻一翻,换成了【天然呆】的最终评分。

    拍打几下身上的尘土,娇小黑影重新站起,笔直朝一个方向跃去,不一会儿,她在矿山脚下停下,寻找着什么似地,绕了半圈,停在一个连狗窝都算不上的小凹坑前,看着里面仅有的干草铺和一张脏黑破烂的棉袄,一动不动。

    显然,这里的主人并未回来,估计正在那火把通明,随时都能将怪物吸引过来的危险万分的矿区里工作着。

    好一会儿之后,她从物品栏里取出一个紧扣的大碗,小心的放到凹坑下面,又看了两眼,才转身离去。

    “碰”的一声,刚刚转身想要离开,就和立在她身后的什么东西迎头相撞在一起。

    “你是傻蛋吗?究竟得疏忽大意到什么程度,才能连我就站在你身后都没发现。”

    叹着气,目光微微下瞥,借着远处矿区的火把光亮,身穿轻飘飘的侍女装,一屁股坐倒在地,悲鸣的用手不断揉着香臀的洁露卡,每一分每一毫,都倒映在了瞳孔之中。

    “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你好了。”

    伸手将洁露卡拉起来,我上下打量着她,因为吐槽点太多而困扰起来。

    首先,就算我已经变身了月狼,在后面跟着,前面那段她没发现也就罢了,但是刚才就站在她身后不足半米远的地方,她竟然还傻傻的转身撞过来,这走神的未免也太夸张了吧,要我是敌人的话,她得买多少复活币才行呀。

    “那是因为亲王殿下经常做这种事情,偷偷从后面袭击推倒女孩子什么的,已经炉火纯青了,所以即使是我也察觉不了。”

    对于刚才的失误,洁露卡可爱的翘起嘴唇,有着她自己的一套歪理解释,话说我什么时候偷袭过了?即使是面对着敌人也没这样偷袭过,就更别说是女孩子了,到是你这胆小怕生的家伙,在热闹的街道上行走的时候,总是扯着我的斗篷或袖子,紧贴在身后,这倒拉一把的栽赃冤枉,可是真够离谱的。

    还有……

    “从几千米高的地方跳下来,感觉如何,我的英姿飒爽的洁露卡女侠?”

    掏出手帕,在洁露卡小花猫一样的脸蛋上擦拭起来,她只是微妙的发出一声小猫似的哀鸣,却并未躲开,我看过一阵子,估计就是将她搂在怀里也不会再胆怯了,这样可不行,这可是我唯一惩治她的办法,要也被免疫了,以后她在我面前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察觉到这一点,我开始苦恼起来。

    逐渐适应在脸上擦来擦去的手帕以后,洁露卡开始主动的将小脸凑上来,简直就像懒惰的女儿在伸长脖子,撒娇的享受着爸爸给她擦脸一样,偏偏嘴巴还不饶人。

    “本来以为亲王殿下会来搭救,没想到……跌倒那一瞬间,我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人情冷漠。”

    “骗人是在骗人吧你这混蛋明明是刚才跟到身后都没有发现,明明着陆的时候还在耍酷摆姿势,有哪一分是期待我搭救的样子?”

    “哇~~咳咳,哼~~~”

    很明显的,洁露卡先是被揭穿的惊呼了一声,然后重重的将手帕拍开,撇过头,心虚的哼了一声。

    “这可是少女的第六感,亲王殿下这种傻蛋怎么可能了解。”

    少女的第六感吗?还真是万能的解释,和有关部门、相关部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可不想被傻蛋说傻蛋。”

    虽然被敷衍了过去,不过我还有后手。

    “你看看你现在,黑衣人我见多了,但是穿着侍女服的黑衣人却是头一次见。”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说……亲王殿下**的大脑里,在想象……想象着我刚才没穿衣服时的版本?”

    洁露卡退后一步,警惕的用手臂护着胸口,投过来的目光格外刺人。

    “脑子充满**的是你才对我说的是衣服,衣服想要偷偷摸摸做事,就给我老老实实换成紧身衣,你以为那些骑士小说里面,刺客穿紧身衣是为了摆弄气氛吗?是为了减少空气摩擦,尽量不弄出响声呀傻蛋,你看看你的侍女服,在空中那么一掠,就跟放鞭炮似的”

    “呜~~”

    无以辩驳的洁露卡发着悲鸣。

    “反正……就算说的有道理,亲王殿下让我穿紧身衣的念头,肯定也不纯洁,说不定只是为了偷偷跟在后面,流着口水将穿紧身衣的我,幻想成被紧缚吊在半空的姿态。”

    我已经目瞪口呆,这究竟得脑补成什么样子,才能得出这种结论,被害妄想症吗这家伙,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满脑子充斥着黄段子?

    “算了算了,你总是有歪理。”

    最后,我只能无奈的罢了罢手,话说在这种凉风凄凄,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怪物的鬼地方和黄段子侍女互相吐槽,我脑子有毛病么我?

    “最后提醒你一件事情,别小看联盟的防御系统,以为凭着伪领域高级的实力就可以在深夜四处乱跑,要不是我在后面,帮你澄清了身份,你现在已经被抓起来关大牢了。”

    说着,手刀啪一声轻轻落在她额头上,以示惩罚,这一次,洁露卡是真的没有任何反驳余地了。

    或许今晚是值得纪念的一晚也说不定,题名为【菜鸟黑衣人洁露卡的失败第一夜】怎么样?呸呸呸,才怪呢,怎么连我都染上了这家伙的黄段子属性了?

    “亲王殿下是怎么发现我偷偷跑出来的,难道说……在我身体上留下了什么奇怪的气味……只有你才能闻到的气味?”

    抱紧身体的洁露卡如是怀疑道。

    “你再说这些我可要告你性骚扰了。”

    怒瞪着洁露卡,肩膀却无力的垮了下去,我的身边,怎么跟的尽是一些性格古怪的家伙呢?

    “先不说你这一身侍女服弄出来的动静,就已经瞒不了任何人了,光是看你乖乖的去准备晚餐,那时候我就怀疑上了,表现的太反常了,我的侍女不可能那么听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咂咂嘴,得到了答案之后,这家伙很没礼貌的“切”了一声。

    “算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回去吧。”

    目光落到凹坑放着的那一大碗上,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格外平静和柔和,不由自主的就伸出手,在她脑袋上亲昵的摸了摸,然后掏出手帕,将脸上最后一点灰尘擦拭干净,让那陶瓷一般精致白皙的脸蛋,重新焕发出让人炫目的魅力。

    “嗯。”

    点点头,洁露卡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把头低的很低很低,哦哦,是害羞了吗?一定是这样,也难怪,经历了如此失败的夜行,换做是我也要将脑袋埋起来了。

    理所当然自己以为的这样认为着,我得意洋洋起来。

    “嘘~~~”

    突然,远处出来的细微动静,同时传入我和洁露卡的耳中,明明没有做任何坏事,我们却是做贼心虚的,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轻嘘,然后慌慌张张的四处张望,觅了一处藏身地,飞快躲在后面。

    一会儿之后,一道模模糊糊的瘦弱身影从黑暗之中浮现,不用猜都能想到对方的身份,毕竟能瘦成这副模样,且那一头因为蓬乱油腻,而一束一束粘在一起,胡乱翘着,俨然如同赛亚人头一般的奇特头发,在整个群魔堡垒,估计还找不到第二人。

    拖着几近虚脱的身体,那双瘦小漆黑的赤足,就仿佛和地面粘在了一块,再也无法离地抬起般,一步一步擦着地面回来,看到属于自己的小窝就在眼前,被刘海遮住的双眼,似乎微微闪过一丝光泽,脚步加快了些许,最后直接一头栽倒在了自己的小窝里面。

    片刻之后……

    “哇

    一声惨叫发出,连身体的疲劳都顾不上,那个小孩,仿佛在自己的小窝里,发现了毒蛇一般,连滚带蹬的从小窝退了出来,眼睛盯着里面放着的,散发出肉香味的大碗,惊恐不已。

    对,不是欣喜,而是害怕,用这样的眼神,时而看着大碗,时而又四周看一眼,充满了彷徨。

    这种感觉,我能理解,就像一个老实人,看到自己家里突然多了一笔惊人的金银财宝,不是立刻欣喜若狂,而是惶恐不安——这些财宝究竟是谁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自己会不会被人栽赃?如果被其他人发现了该怎么办?一定会以为是自己偷的,一定会被吊起来暴打,不,这么大笔的财富,说不定直接会被处以死刑。

    此时此刻,小孩的心情大致上应该就是这样。

    “怎么办?”

    见自己的好意不单没有被接受,反而成了让其恐惧不安的东西,躲在旁边的洁露卡不由拉了拉我的袖口,下意识转过头过去,一双以前从未见过的湿润眼眸,正在紧紧看着自己。

    太犯规了,这样的目光实在是太犯规,这不是连一点拒绝的机会都不留给我吗?

    歪头想了想,我很快有了主意,从地上随意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往黑暗的不远处扔去,寂静之中,从石头落点处发出咯啦一声,显得格外突兀。

    “谁……谁?”

    已成惊弓之鸟的小孩,被这轻微响声吓的一跃而起,小心翼翼的看着声源处,一步一步探过去。

    等他(她)走远了,我立刻瞧准机会,无声无息的跃了出去,将装着肉汤的大碗端出来,放在地面,然后在旁边写下一行字,想了想,又擦掉,重新划了几笔,看了几眼,觉得万无一失后,便满意的窜了回来。

    怎么说呢?有那么一点点侠盗的刺激感,虽然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和侠盗完全搭不上边就是了。

    很快,一无所获的小孩,带着更加不安的脚步回来,发现大碗被移动了位置以后,差点没吓的魂飞魄散,好一会儿才留意到大碗旁边的痕迹。

    那痕迹,是被擦了一次过后,留下的一张大大笑脸,原本,我是在上面留下“这就是给你的”一行字,写完以后才猛然察觉,万一对方不识字怎么办?不是万一,而是99.99的可能。

    于是又擦掉,重新画上一张即使不识字也能看出来的笑脸。

    怎么样?从这张笑脸里感受到了吧,我的诚意和仁爱,最重要的是奶爸光环的气息,不是我自夸,我现在已经到了就算随手画一张自己的笑脸,也能让其带有一丝奶爸光环力量的可怕境界,浅显点去形容,比如说一个拳法大宗师,画的画里面能让别人感觉到他的拳意,而我的画里,就是奶意

    见那小孩看到地上的笑脸后,由原本的万分警惕和不安,逐渐缓和下来,我不无得意的将胜过匹诺曹的鼻子高高翘起。

    端详了地上的笑脸好一会儿,神色已经完全安详下来的小孩,歪着头,似乎想通了点什么似地,轻轻的,用清脆的声音嘀咕了一个字。

    “熊……?”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不知好歹的臭小孩

    张牙舞爪的欲扑出去,好好教训这可恶的小屁孩一顿,什么熊?这可是本大爷最亲切最温柔的笑脸,给我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

    可是洁露卡却同时扑了上来,拦腰将我紧紧抱住,不让我冲上去。

    回去的路上,洁露卡还在不断擦拭着笑出来的泪水,仅仅是因为那臭小孩说出来的一个字,就将我今晚原本完全压制了洁露卡的优越感,给扭转过来了。

    就如同洁露卡跳下悬崖之后紧接着迈出去的那神之一脚般,我心里也充满了懊悔,早知道会变成这样的结果,当初就应该利索点拉上洁露卡回去,管那臭小孩吃还是不吃。

    接下来几天,洁露卡做着同样的事情,每天晚上都会给那臭小孩送上一碗热汤,有了第一次的失败经验后,她这个夜行女侠做的到是越发娴熟起来,只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肯换下那一身侍女服,穿上正规正矩的黑色紧身衣,让她的夜行侠兼职,看起来是专业中又微妙的透露出几分山寨气息。

    当然,那道几千米高崖的关卡,对于洁露卡来说始终都是一个难题,好再,她还有个叫吴凡的主人可以随意使唤,无论是用拉斗篷,牵袖子,或者背在背上,还是骑肩马、公主抱的下落方式,只要有吴凡在,都没问题。

    抱歉,请允许我再问一遍,谁能告诉我,我真的是这家伙的主人吗?还是说哪个地方搞错了,或者是自己的打开方式有误?

    不过,这种悠闲的可以每晚出去游荡的时间,很快就被打破,三天后,群魔堡垒区域独有的特色,狩猎行动开始了。

    当天早上,我和洁露卡,还有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不走,看样子是想将那些把她当成救命恩人的凯子压榨干净再说的老酒鬼,站在城门墙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几千米以下的郊外大草原上,那犹如蚂蚁一样浩浩荡荡向群魔堡垒这边爬过来的怪物。

    “真怀念啊。”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摸着下巴,露出缅怀的神色,回想起了第一世界参与狩猎行动的情景,回想起了奥斯卡那厮,和他的队友,深爱着菲妮的刺客拉丁,还有图拉丁那老匹夫,两件神器的骗局……

    缓缓的,虎目流下两行热泪——想着想着,就变成伤心的回忆了。

    洁露卡指了指旁边泪流满面的傻蛋,朝卡夏露出询问的表情。

    “别去理会,这种傻蛋,活该一辈子活在泪水之中。”

    卡夏摇了摇手中的酒壶,仰起喉咙大灌一口不知道是哪个可怜虫供奉的美酒,发出满足叹息。

    “都给我打起精神了,狩猎行动可是回收水晶碎片的最佳时机,要是浪费了这次机会,回去以后,阿卡拉那头老狐狸绝对会剥了大家的皮。”

    在四月的最后一天,最后这几分钟里,请允许小七说点月末感言吧,这个月的最后几天,大家真的很给力,每天几乎都有六十张以上的月票,就算是除开双倍奖励,每天也有三四十张,要是每天都能这样,那该多好呀,都能拿到分类奖了,嘿嘿。

    总而言之,小七要表达的是,非常非常的感谢诸位,这几天的成绩,让小七见识到了,原来这本书还有那么多人在默默支持着,真的很感动很感动,谢谢大家了(鞠躬)。

    最后,五月月初,也希望大家能将保底票投给小七吧,是不是太贪心点了呢?嘿嘿~~a!!!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