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家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家

    “算了,你们走吧。”

    洋洋洒洒一大堆下来,就连我自己也莫名其妙,都说了些什么呀,这么舞台式的台词。

    这些家伙也不是小孩子,几十年历练下来所形成的观念,又岂是几句话就能改变得了的,这些话,说说也就罢,听不听得进去,就看他们自己了。

    罢了罢手,冰蓝色的伪领域骤然收回,五个冒险者如获大赦的站直身体,仿佛突遇什么强大的怪物似地,下意识围成一团,投过来的目光说不清是什么意味。

    走的时候,奥力克放慢了脚步,落在最后,回过头来那一眼,目光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家更是充满让人费解的复杂之色。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唯一不受伪领域影响的洁露卡,气鼓鼓的翘着嘴唇,目送五道身影消失。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我郁郁的回头看着她,这黄段子侍女,还真是十分记仇欸,不妙,自己这一路来,似乎也惹了她不少次,该不会全部都被她记在小黄本里面,打算以后慢慢算账吧。

    “真无趣,至少也要把他们打成流星,在星空留下一句【好讨厌的感觉啊~~】这样的龙套台词。”

    “你骑士小说看多了,好好回去洗洗脑吧。”

    把手放在那头紫色长发上,乱揉了一通之后,目光落到那另外几个人身上。

    让人讨厌的孩子匹克和他的几个手下,还有他的爸爸和另外几名大汉,早在伪领域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了,这还是我刻意控制了伪领域的威压效果,不然,普通人哪可能承受得了。

    难办呢,这些家伙,放过他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家们的话,感觉太便宜了,但如果说要做点什么,实在又想不出办法,就像一个人,一时半刻想不出如何在不伤害蚂蚁的情况下,略施惩罚一样。

    “对了。”

    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这些几个家伙,将他们留记备案吧,禁止他们的拥有转职以及以其他方式拥有力量的权利。”

    我一一指向地下的匹克和他几个手下,吩咐道。

    “是的,长老大人,谨遵您的吩咐。”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袍子里面的黑影,从角落阴影处走出来,泛冷的目光在地上快速掠了一眼,轻轻行礼,重新消失在阴影之中。

    如自己所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联盟那边应该会有人过来查看才对。

    依然口吐白沫晕倒在地的匹克几人,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判了一种另类式的残酷刑罚,他们这辈子,永远都只能以一个平民乃至以下的身份活下去,再也无缘成为其他。

    我个人到是觉得,其实这也不算是惩罚,只是提前些给予审判而已,像这种性格歹毒的小屁孩,如果让他们以后成为冒险者,或是贵族等拥有权力和力量的人,那才是真正的祸乱。

    “真严厉,这样等于完全剥夺了他们的未来。”

    洁露卡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普通人或许还无法想象到刚才那几句话的真正分量,但拥有非凡判断能力的洁露卡,却知道代表着什么,那几句简单的对话,便意味从今以后,这几个人只要是想做大一点的事情,即使再怎么努力,结果都将是功败垂成,比如说赚大钱,比如说成为贵族——哪怕是获得贵族之中最低等的头衔,成为冒险者就更不用说了,说不定连铁匠这种身份比普通人稍高一点的职业都当不成。

    别去怀疑联盟有没有这个能力做到,虽然现在联盟对内的政策是怀柔放纵,很少插手国家和城市之间的管理,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抵抗地狱一族上面,除非是有什么大事,比如说当年的鲁高因事件,才会出手干预,但是请绝对不要怀疑,至少在人类国度,联盟拥有着绝对的权能。

    正是因为了解这一点,洁露卡的目光落到躺在地上的几个孩子身上,虽然她内心的厌恶更甚,但是知道这些人的未来前程,在几句话之中就已经被剥夺掉,至多只能过上一个平庸的人生以后,还是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是吗?我到觉得这是为了他们好,,如果将来他们能踏踏实实过日子,好好做人,也未尝不能获得幸福,好心的我已经帮他们选择了一些最简单朴实的前路,能不能抓住幸福,就看他们自己了。”

    “骗人。”

    结果我的好心被洁露卡两个字给否认了。

    “才没有,我可是有牧师证的。”

    鼻子轻哼,我将神棍……咳咳,是牧师之书高高的举起,自觉自己现在的高大光辉形象,和那啥啥地方的,一手抱着小黄书一手高举自发热型振【哔】棒的自由【哔】神有几分神似。

    想当初,就是凭着这一张证,咱才在鲁高因拐……咳咳,不对,又说错了,是打动了西露丝和艾柯露,入手了两个宝贝女儿同时,也让她们立下了伟大的牧师志向。

    “大骗子”

    口吻坚定无比的洁露卡,俨然化身成了扫黄打假大队的队长,话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不是应该先将身为黄段子侍女的自己关进去,将那别扭性格和黄段子属性好好劳动改造一番再说么?

    “随便你怎么说吧。”

    我翻了个白眼,看了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一样,高举的牧师之书撒下一片白光,将那几个被洁露卡踹的伤筋动骨的小屁孩治疗好。

    反正都已经惩罚了,就这么算了吧,如果这几个家伙以后能改过自新,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将惩罚撤掉,虽然我认为可能性很低就是了,看他们带来的那几位父辈的德性就知道。

    “对了,你没事吧?”

    回过头,看到畏缩在角落里头的瘦弱小孩,我蹲身下去,尽量露出和蔼的笑容。

    虽然刚才已经尽量避免伪领域对他(她)造成压力,不过,大概是哪个阶段出了问题,这小孩似乎比一开始的时候更加害怕了。

    “没有受伤吗?让我看看,嘿,这样就行了。”

    察觉到对方的惧怕情绪,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个威力缩小版的治疗术扔了过去,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嗯,要是能具备清洁功能就更好了,看着小孩依然一头蓬乱脏污的长发,如同黑炭一般乌漆抹黑的脸庞和身体和破烂衣服之后,我心里颇有点贪心不足的想道。

    想起匹克那几个坏小孩欺负他(她)的时候所说的话,黑炭……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认,看到这副形象,真的很难让那些顽皮的小孩,不给他(她)取上这么一个外号。

    柔白色的治疗光芒,温暖了对方的身体,似乎也稍稍松懈了对方的警惕,白光过后,畏缩在角落的小孩,微微抬起了头,用他(她)那副让人看了觉得心酸和悲哀的眯眼,隔着触鼻刘海偷偷看了这边一眼。

    “算了,反正没有要紧的事,我们送你回去吧,要是在半路再遇到坏人可就糟糕了。”

    将滚落在地的那几枚金币捡起,重新塞到小孩瘦小的手心上,我说道。

    默默的,缺乏感情的目光望着这边,最终,对方还是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接受了这分拒绝不了的好意。

    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我和洁露卡一左一右跟在小孩身边走着,看一路上的反应,他(她)在这里应该是稍微有点知名度才对,当然,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绝对是负面的知名度,毕竟就算是乞丐,也没有见过如此标新立异式的黑炭形象。

    弯弯绕绕,我们路边的景色逐渐变成了脏乱的小巷,道路上一坑一洼,四处散落着碎石,墙壁也被碳熏黑,穿梭于小巷之中的路人,大多和眼前低着头走路的小孩一样,身上充满了挖矿拉碳过后的乌黑痕迹,当然,绝对没有小孩那么脏乱就是了,他(她)这副样子,无论去到哪都是一个标志,那乱糟糟油腻的头发,就算说足有十年没洗,也不会有多少人怀疑。

    这里,应该就是群魔堡垒的平民,或者说是贫民阶层,同时也是占据了人口比重最大的挖掘者的家园,群魔堡垒被誉为铁匠之乡,除了因为这里居住着矮人,拥有丰富的矿源,甚至是以地心熔浆为熔炉的最佳锻造场所以外,和这些没日没夜的奋斗在矿井深处的挖掘者,也绝对脱不了渊源。

    本来,我和洁露卡以为小孩的家就在附近,大不了,就是在最深处,那最脏乱,最破烂的地方,有着他(她)的一片栖息之所,没想到,带着我们左弯右拐,三人却来到了堡垒之外的万丈绝壁边缘。

    几千米的高空飓风,在耳边呼呼作响,脚下是黑漆漆一片的深渊,放眼望去,就算是那些高高耸立的矿山,在视线里面,也不过是一个个隆起的小土包,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冒险者,如果是第一次见到的话,也会产生高空的眩晕感。

    这里本应该是人际罕见的鬼地方,但此时却是人头涌涌,至少也有几百人站在悬崖边上,看了一会,我们终于明白,这些人,是通过滑轮,将在群魔堡垒下面的一篮篮矿石煤炭吊上来,这可是足足几千米的高度呀,竟然要这样硬生生的扯上来,而且是这些平时在冒险者眼中弱小无比的平民,这一幕实在令人震撼。

    后来我才知道,为了每天能有足够的矿石煤炭供应,铁匠们请来了法师,在这些篮子上面设下了一些减轻重量的简单魔法,同时也利用自己身为铁匠的优势,打造出了这套滑轮系统,下面的人,只要不断转动摇杆,就能轻松将几百上千斤重的一篮矿石或煤矿吊上来。

    当然,话是这么说,无论如何,几千米的高度却是无法通过魔法或者铁匠手艺改变的,要将一篮子材料吊上来,仍然需要不少的功夫。

    就在我和洁露卡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幅热火朝天景象时,小孩指了指被吊上来,倒空的篮子,然后走上去,跳在篮子里面。

    我们立刻就明白了他(她)的意思,要通过篮子下去是吧。

    我和洁露卡走上去,周围的工人立刻散开,一道道敬畏的目光看过来,在他们的认识里面,大概还没有看过有哪个冒险者会来这种与之绝缘的地方。

    要进去吗?

    看着篮子内壁粘着的一层黑糊糊的,厚厚的碳粉,往里面一跳再出来,起码也要被染成半个黑人,我和洁露卡犹豫中。

    小孩也在犹豫中,因为这样下去,必须自己转动滑轮,别人当然不肯免费帮你,他(她)经常上上下下,已经习惯了,但如果里面多装两个大人,重量立刻就会增加,力气够不够,这的确是个问题,总不可能让尊贵的冒险者亲自来转动滑轮吧。

    当然,犹豫之后的结果是,三人都不必犹豫了,只不过区区几千米的高度而已,万米高空咱还玩过熊间大炮呢。

    于是,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我来到悬崖边上,就如同在平地散步,极其自然的踏出下一步,然后一头坠下去。

    嗖的一声,洁露卡这家伙,竟然拉着我的胳膊搭上了顺风车。

    除非是法师职业,不然一般只有到了领域级才能飞行,月狼比较特殊一点,就算无法飞行,凭着自身的能力,也可以无视任何高度,洁露卡就不行了,她凭着自己的力量往下跳的话,绝对会摔的灰头土脸。

    算了,既然多了一个拖油瓶,也不在乎再加一个了。

    坠落了几百米之后,我突然凭空一跃,再次露出崖顶,出现在那些还没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的工人眼中,将同样在呆呆看着自己发愣的瘦弱孩子也一并抱了起来。

    “啊……啊哇哇哇————”

    大概,这是他(她)有生以来喊出来过的最大声音,总之,陪伴着这一连串的惊叫声,三人在悬崖下面的工人同是目瞪口呆的眼光注视中,无惊无险的着陆了。

    什么呀,这些家伙,一个个的目光跟看到火星人降临似地,我不满的看了周围呆若木鸡的工人一眼,他们纷纷用升级版的看到怪物一样的目光,惊慌退后起来,更让人不爽了。

    算了,我低下头,看了一眼依然死死抱在腰上,嘴巴张大却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小孩。

    “已经下来了,你没事吧。”

    足足喊了五遍,他(她)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但是刚才在玩笨猪跳的时候,早已经吓得发软的双腿,此时却出卖了他(她),跳下来,一个没站稳,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虽然只是极短的一刹那,但我还是看到了,从那双眯着的眼睛里,闪过去了小孩子遇到新奇事物时的兴奋,虽然这股或许就连主人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心情,真的只维持了电光火石那么一点的时间。

    “抱……抱歉。”

    看到被抱过的斗篷上,留下一大片明显的黑渍,小孩张了张嘴,做错事的低下头,从干涩的嘴唇中,发出生硬而清脆的道歉声。

    “没关系,我们继续走吧。”

    我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嗯,反正有洁露卡帮我洗,贴身侍女是用来干嘛的?绝对不是为了跟在一旁说什么黄段子,洗衣煮饭暖床之类的工作,才是本职。

    抱歉,中间好像夹杂了什么奇怪的词语,请大家无视掉吧。

    结果这样的想法似乎被看穿了,被洁露卡气呼呼的在后面瞪了一眼。

    在小孩的一路带领下,走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一座矿山脚下,然后,就看到对方低头弯腰,往一块凹进去不到两米深,高不足半米的小洞,往里面那么一钻,就像小鸟归巢一般,发出轻微的松气声,然后从石头下面探出半个乱糟糟的脑袋,用卑微胆怯的目光看了我们脚下一眼,似乎在说,看,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虽然已经料想到,既然来到了这种地方,那么为了方便,他(她)的家应该是在矿山脚下的小山洞之类的简陋地方。

    但是,这个只有不到两米深,半米高,连洞穴都算不上,看起来就像是把一块颇大的石头挖出来之后形成的凹陷之地,里面铺着一些干草,唯一一件家什就是和主人一样脏兮兮的破烂棉袄,这样的景象,还是让我们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呀,就连狗窝也要好上几倍。

    从石头下面露出来的小孩的目光,躲躲闪闪,时不时往脚下看上一眼,那下意识对陌生的惧怕和排斥动作,就像是在向我们下着逐客令,好了,送也送到了,你们该走了。

    我呆了好片刻,本能向旁边跨出几步,上下打量了几眼,取出长剑,锵锵几声,在附近挖了一个更像是人住的小洞,得益于在哈洛加斯和高特那家伙一起挖过更加庞大的冰洞,所以现在做出来的成品也是有模有样。

    朝那边示意了一眼,本来,我以为对方会满怀欣喜的接受这个新家,岂料看到旁边突然多出一个山洞之后,他(她)却慌慌张张的钻出来,抱起刚才挖出来的石头泥土,竟然试图将洞口填上去。

    “怎么了,不喜欢?”我万分的不解。

    摇头,摇头。

    犹豫了好一会儿,带着拒绝我的好意的惊慌和恐惧,他(她)才发出哭腔解释道。

    “太大,很冷……”

    顿了顿,又犹犹豫豫的补充了一句。

    “太好……会被抢走。”

    一边解释着,费力将洞口填上去以后,他(她)钻回自己的小窝里,发出安心的呼吸,再次探出目光,似乎在说,啊,快走吧,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

    无奈之下,我和洁露卡只好离开了。

    “没有办法吗?”

    回去路上,出奇的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洁露卡,突然出声。

    “大概是没有,正如那帮人所说,我能护得了他一时,却护不了一世,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他自己拥有力量,但是看那副身体,恐怕是不行……”

    “让他去法师公会,做点打杂之类的工作,哪怕是住那里的狗窝,也比现在好。”

    洁露卡紧紧的盯着我,似乎在说,你这个联盟长老,该不会这种小事都做不到吧。

    “这个办法我到不是没想到,只是你看到他的眼睛没有。”

    下意识的把眼睛眯起,我叹息着道。

    “那双眼睛所传递出来的东西,是拒绝整个世界的目光,他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面,沉浸于一个人的世界之中,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因为胆怯和恐惧,他甚至是有点沉迷于这样的环境之中,想要帮助他,最起码,我们得先将他这层隔绝外界的壁垒打破才行。”

    说到这个份上,洁露卡也沉默了。

    并非不愿意继续帮助下去,只是我和洁露卡各自的身份,都不允许随性为之,等待我们的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未来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乖,别伤心,大不了今天晚上我牺牲点,说几个故事哄你睡觉。”

    洁露卡的心情我明白,那小孩的境遇和性格和她到有几分相似,同样是被父母所抛弃,同样是胆小怕生,只不过洁露卡幸运了无数倍,她遇到了阿尔托莉雅,被雅兰德兰所看重。

    “又想说**故事,在临睡前性骚扰自己的侍女吗?说起来,为什么我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会发现原本穿的好好的衣服被全部剥下来扔到了一旁,被同样是脱光光的亲王殿下压在下面呢?”

    “别说的有板有眼,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呀你这傻蛋黄段子侍女”我怒然掀桌。

    “下面还传来怪怪的感觉。”

    “住嘴,住嘴,要是被别人听到真的要误会了,算我求你了,洁露卡大人,转移个话题好吗?我们聊聊今天的天气好吗?要不谈谈再之前的事情,比如说在小巷子里的时候,被奥力克那些家伙团团包围的危急时刻,你觉不得我当时的表现,还有说出来的话,都是超酷,超威风凛凛吗?”

    “欸,的确有这样的想法,老实说,被那时候的亲王殿下给迷住了,或许得提升一些评价才行。”

    “哦哦,有何想法?”

    “超酷的变态**禽兽亲王殿下,您看如何?”

    “好小好渺小你不觉得在后面那些乱侮辱人一把的称呼里面,超酷显得相当渺小,相当可怜吗?超酷又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它,给我好好将它突出起来呀混蛋

    “那么……变态的超酷**禽兽亲王殿下。”

    “虽说的确已经突出了超酷,但微妙的让人不爽呢这种说法。”

    “麻烦,还是干脆叫变态好了。”

    “喂喂别把最重要的东西给省略掉啊别只留下无关紧要的吐槽部分啊你是想说我的本体其实是吐槽吗混蛋

    虽然不知道洁露卡的心情有没有好一些,不过至少气氛又恢复成了以往的模式——还是那该死的吐槽与被吐槽的人参。

    第二天一大早,辛巴旅馆里面,睡梦中突然一个激灵,下意识打了一个滚,下一刻,巨大的铁锤落在我刚刚睡着的位置。

    “亲王殿下的反应力真是太恐怖了,我洁露卡心服口服。”

    手里握着凶器的洁露卡,佩服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哪里,一般一般啦,啊哈哈哈——”

    被极少夸人的洁露卡这样夸赞,我顿时得意的抓着脑袋笑起来。

    “你以为这样拍一记马屁就能忽悠过去吗?”

    下一刻,整个辛巴旅馆上空回荡起了我的怒吼声音。

    “说吧,一大清早将我叫起来有什么事?”

    打着迷迷糊糊的哈欠,我穿好了衣服,接过洁露卡一边捂着通红额头泪眼汪汪,一边递过来的斗篷,往身上胡乱披好。

    “其实是这样的,跟踪魔导器做好了。”

    “什么?再生妖塞尔森又出现了?”

    听到跟踪魔导器这几个字眼,我脑海里下意识就浮现起了那个山寨龙珠【哔】达的形状,紧接着再生妖塞尔森那残念的模样也跟着出现。

    “再生妖塞尔森没有出现,但是更加恐怖的傻蛋出现了”洁露卡一脸的凝重加沉重。

    “在哪里,在哪里?”我慌慌张张的抽出搞基剑。

    “在这里。”

    噗噗发出忍不住的笑声,白皙食指笔直指了过来。

    “啪”的一声,黄段子侍女抱着额头,再次泪眼汪汪的蹲了下去。

    “所以说,就是可以发现水晶碎片的追踪魔导器做好了。”最后,洁露卡乖乖的说了老实话。

    “在哪里?让我瞧瞧。”

    我大为惊叹,不愧是以魔法闻名的精灵族,要是这玩意能排上用场的话,接下来的任务就好办了……

    诶~~~双倍啊,它们都快开始了,朕没月票啊——爱新9罗。小七的忧郁!!!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