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反常的老酒鬼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反常的老酒鬼

    “哇~~这果然就是群魔堡垒”

    从传送站里出来,洁露卡就忍不住露出新奇的表情,惊叹起来。

    中世纪的古旧风格,宛如钢铁一般,由一块块巨大硬石砌成的菱角分明建筑,那是集结了人类的智慧和被称为匠师的矮人们的手艺,才能建造出来的宏伟堡垒,笼罩着这里的灰蒙蒙天空,像是被严重污染的工业城市一样,充满了阴沉和颓废的感觉,然而,高高耸立在几公里以上空中的高度,却带给人一种俯立于天空城市的豪情,乌云之中的闪电,仿佛就在头皮上闪烁着。

    压抑,阴沉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反常的老酒鬼,颓废,刚阳,热情,豪迈,似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第一次来到群魔堡垒的感觉,但是只要踏上这片土地,哪怕是温顺的人,心中也会涌起热血和勇气,这就是上帝赋予群魔堡垒的独特魅力。

    “看够了没有,走吧。”

    见洁露卡宛如好奇的孩子一样,目不转睛的四处张望,时不时伸手探向石柱墙壁,在上面轻抚着,不知道她是否能从那细腻指尖中,感受到岁月留下来的鲜血历史。

    “哈哈哈哈,小子,是刚来到这里吧,说起来,你好像很面生,以前没见过。”

    这时候,从传送站里出现的另外一只冒险者队伍,其中一个身穿重装铠甲,将斧头扛在肩上的野蛮人,朝我们这边粗声粗气的笑了起来。

    群魔堡垒上的灰蒙蒙空气,让这群冒险者的身影模糊不定,隔得稍微远一点看去,只能听到仿佛几头潜伏在阴影之中的猛兽,在眯着眼睛发出细久悠长的呼吸,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刻从黑暗之中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反常的老酒鬼张大獠牙,展现出恐怖的气势。

    即使是温文尔雅著称的巫师,也会受到群魔堡垒这里独特环境的影响,变得具有猛兽一样的性格,群魔堡垒还真不愧是个培养铁血战士的好地方,这里的民风都比其他区域要彪悍上好几十倍,一个小孩可以面对一头凶猛的地狱怪兽而不眨眼睛,这在其他地方,即使是那些经常在酒吧里拍着胸口吹嘘自己的大汉,也做不到。

    队伍七人,只有野蛮人走过来,每踏前一步所传来的沉重响声,就宛如是一头全身披挂着钢铁铠甲的巨兽所发出,被魔法加持过的坚硬石地,都能感觉到在微微颤动。

    另外六人则是站在远处,笼罩在灰蒙蒙的空气之中,原地不动的围成一个小圈,自顾自的低头小声交流着,显示出了那一份冒险者面对陌生人时的警觉和高傲。

    无论是谁,在群魔堡垒这里,精神都会时刻处于一种战斗时的亢奋之中,所以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往往比其他区域的冒险者多一份警觉,他们似乎对野蛮人随意搭讪的性格显得相当无奈。

    “是吗?兄弟,你来群魔堡垒多久了?”

    对于另外六人说不上友好的态度,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朝野蛮人打招呼道。

    “嗯,差不多有一年了吧,也算不上是这里的老鸟,所以说,在之前的库拉斯特里,似乎也没有见过你的面孔,小子,你很可疑啊。”

    “是吗?”

    我更是笑了起来,这家伙的话也太直白一点了吧,我似乎感觉到了不远处他那六名时不时留意着这边对话的队友在翻白眼了。

    “大概是我的队伍经常出去历练,比较拼命吧,我们很少回库拉斯特,我也没见过你呀,老兄。”

    我这样回答着,话说没有个完整的队伍,有时候也挺尴尬的,什么时候将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拉回来?

    “什么?你连我们大名鼎鼎的七暗小队都没有听过?”

    野蛮人瞪大铜铃似的凶狠眼睛,不满的大声嚷嚷起来。

    “那个……抱歉,的确没有听说过这名字,五色战队到是听说过。”

    我小声嘀咕起来,突然想起在库拉斯特酒吧,黄段子侍女发酒飚的时候遇到的五色战队,那可是记忆犹新啊,这年头傻蛋不少,但由全部都是傻蛋组成的冒险小队,到是第一次见,嗯嗯。

    “什么?五色战队?”

    听我这样一说,野蛮人顿时更加悲愤了。

    “你说的是那群混蛋吧,为了借助我们队伍的知名度,无耻的取了个相似的名字,然后仗着一身的傻里傻气在库拉斯特丢人现眼,借此提升反面知名度的家伙”

    “不……但是,说是借了你们的知名度,不过相似在什么地方了?”我顿时蒙了。

    “那还用问吗?”

    双手重重一抱,那沉重的钢铁铠甲发出让人心惊的锵锵碰撞声,这野蛮人果断回答道。

    “因为名字呀,前面第一个都是数字,这还不是赤lu裸的冒充吗?”

    这样也算的话,四魔王和三魔神岂不是也要为自己的外号而拼个你死我活?

    不过,到是知道了眼前这个冒险队伍,似乎和傻蛋五色战队有着什么奇怪的牵扯渊源。

    “哼,算了,这种事情就算告诉你也不会理解,不过,既然知道那五个傻蛋的话,大概的确是库拉斯特来的没错了,说起来,如果我算的没错的话,那五个家伙,早应该在上个月就能来群魔堡垒了吧,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

    我将库拉斯特那边的事情粗略说了一下,借助水晶碎片爆发,现在,库拉斯特已经成为了最好最安逸的磨练场所,五色战队想留下来磨练一下身手,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为什么不留下,在这种时候跑来呢?”

    野蛮人突然问道。

    “嗯?我认为来到群魔堡垒也一样能磨练,再说和那些精灵抢也忒没意思,所以就过来了。”

    我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看似粗大个的野蛮人,也有心细的一面,竟然注意到了这点,不过,也不是什么太难忽悠过去的问题,我随口就回答了过去。

    “啊哈哈哈哈,好小子,比那几个傻蛋有骨气多了,而且也是个明智的选择,乘这种时候走的话,完全不必担心晋区任务被其他队伍抢先一步。”

    似乎被这大个头表扬了,我跟着笑了笑,所谓的晋区任务,也有部分人是这样叫,说白了就是从库拉斯特到群魔堡垒之前必须完成的任务,也是就是干掉墨菲斯托,因为魔神分身复活一次需要的时间较长,放在普通时候,可能会出现被别人抢先而不得不等待一些日子的情况。

    的确,这种时候是不用担心墨菲斯托被其他冒险队伍抢了,可惜的是,这位野蛮人仁兄永远也想不到,墨菲斯托没有被冒险者抢了,而是被再生妖塞尔森抢了,其他冒险队伍,就算想乘着其他人都在忙于磨练这个难得的机会,先去做完晋区任务,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勇气虽然可嘉,但群魔堡垒的怪物可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第一世界的库拉斯特和群魔堡垒你也走过,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区别吧,想要应付这里的水晶碎片事件,你们这样刚刚来的队伍还太嫩了,先去适应适应再说吧,啊哈哈哈哈哈~~~~~”

    “呃,好吧。”

    虽然这野蛮人老兄说话直白了点,不大好听,不过这份好心建议我心领了,的确,对于一个刚刚来到这里的冒险队伍来说,想要立刻就要去应付那些魔化了的、接近于精英实力的群魔堡垒怪物,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话说回来,你的队伍呢?怎么只看到你一个,不要告诉我那个家伙也是。”

    野蛮人眼睛骨碌转了一圈,最后落到背着他,只留下一头紫色长发背影的洁露卡身上,身穿端庄美丽的侍女服,宛如好奇宝宝一样在四处探索的洁露卡,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冒险者,出发之前我都跟她说了,至少也穿上件斗篷呀混蛋

    啊,说起来,我似乎想起一件事了,这黄段子侍女上次似乎借了我一件斗篷,到现在都没还吧,没还吧混蛋那可是维拉丝亲手做给我的,虽然身上还有几十件家里还有上千件囤着,但也不是可以轻易就送出去的宝贵之物呀

    野蛮人的眉头皱了起来,独特的审美观让他没有立刻为洁露卡的端庄绝美所倾倒,而精灵族特有的尖尖耳朵更是让他露出思考的表情。

    “精灵族的队友,还真少见。”

    “咳咳,洁露卡。”

    我咳嗽几声,将陷入好奇宝宝模式的洁露卡硬生生扯了过来,喂喂,还不清醒过来吗?你已经被别人小看了。

    似乎才察觉到野蛮人的存在,洁露卡呆呆的抬起头,望了一眼铁塔似的站在她前面,足有差不多她两个高的巨大野蛮人。

    盯~~~~~~~

    野蛮人:“……”

    “人类,有什么事吗?”

    突然,气势变了,那把朝阳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抱在怀里,神色一正,从这黄段子侍女身上散发出威凛而正义的气息,那双紫色的眸子,就仿佛她手中抱着的朝阳之剑一样,闪烁着高洁而端庄的光芒,此时此刻的洁露卡,身后就仿佛浮现出了一副巨大庄严仁爱的圣骑士虚影。

    装太能装了

    难怪能骗到其他的精灵,我几乎被洁露卡现在仿佛再纯正不过的骑士形象和气势给吓掉了下巴,在库拉斯特的时候,她还没有露出过这副模样,看起来,是想给眼前这位小看她的野蛮人仁兄一个下马威,也怪不得别人会小看吧,明明是她自己刚才摆出一副孩子气的模样让人误会,这家伙,真的是超不讲理和小心眼

    其实这也挺萌的,嗯。

    “呜~~~呜咕~~~~”

    从洁露卡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倒性气势,还有和之前模样的强烈反差,让野蛮人干巴巴的吞了一口口水,从喉咙中发出意义不明的悲鸣。

    “如果没有的话,请恕我失陪了。”

    明明比野蛮人矮了将近一半,却仿佛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对方,这样漠然的说完,洁露卡将巨剑一收,转过身去,继续她的研究了。

    “最近……双重性格的人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好一会儿,这位被洁露卡吓呆的野蛮人才艰难说出了话,前后强烈的对比,不是对洁露卡十分熟悉的人,根本就看不出她的大部分言行举止都是演出来的,其实本体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胆小怕生的傻蛋侍女,任谁看到刚才那一幕,都会以为她是有着双重或多重人格的家伙。

    幸好的是,拥有多重性格的冒险者也不算是稀有动物。

    “是……是啊,没办法。”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附和说道。

    “这样的队友,很难照顾是吧,不过实力真的很强,或许你们的确可以去试一试。”

    野蛮人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

    “先走了,我的队友还在等。”

    然后,他随意的背对着这边招了招手:“对了,差点忘记说了,我的队伍叫七暗小队,刚才已经知道了吧,还有我,名字叫图雷萨,有什么事的话,就来辛巴旅馆找吧,顺便附送一个消息,狩猎行动会在三四天后开始,你的队伍不妨借此好好适应一下。”

    说完,他和另外六人的背影,宛如幽灵一样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我们也走吧。”

    回过头,我果断在黄段子侍女额头上来了一记吐槽手刀,将她惊醒过来后,大步踏向了前面笔直的街道之中。

    “哼,肯定又是急着掠夺新地方的美色,像亲王殿下这种家伙,被一万匹马踹死就好了。”

    抱着微微泛红额头的洁露卡,眼带泪光的在后面赶上来,嘀咕道。

    原来我已经是一万倍禽兽公爵的存在了,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出离了愤怒,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

    按照阿卡拉信上所说,还是去找群魔堡垒区域的负责人,然后把老酒鬼那家伙给翻出来吧,反正那个老女人,现在肯定又是在哪个酒吧里卖醉没错。

    我看看,记得是让我去找一个叫格力欧的铁匠,话说这家伙和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海尔布有什么关系?兄弟?敌人?基友?两人的名字对比起来真叫人蛋疼呀这是。

    在充满中世纪风情的灰色堡垒里,兜了好几个圈,问了好几次路,总算,我们找到了格力欧的铁匠铺,能够在矮人出没的地方做铁匠生意,可见这个家伙的确是有几分手艺。

    店铺门外只有一个巨大的锻炼熔炉,和若干被抛在一旁的铁锤工具,格力欧人却不在,往铺子里面一探,我突然听到了一把熟悉的想揍人的声音。

    “多亏了长老阁下在,群魔堡垒才能渡过最大的危机。”

    “哪里哪里,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哦,对了对了,我这还留有一坛好酒,长老阁下要不要来几杯?”

    “你的好意心领了,但是我还有重任在身,不便喝酒。”

    我……我的耳朵出现幻觉了吗?

    这一刻, 我的心情就好像看到了菲妮在路上捡到金币一样充满震惊和不信。

    “哦,是吴小子的气息,看来已经来了,怎么还不进来?”

    里面传来了刚才那把声音的招呼,迈着机械的步伐,我一步一步走进店铺里面的房间,看到了一位笑容僵硬,几近崩溃的胡子大叔,然后,就是那位背对着自己,宛如动画里面刚刚出场的英雄造型一样的酒红头发和披风的背影。

    “吴,你终于来了。”

    摆足了出场姿势以后,那家伙回过头,露出长者的温和微笑。

    “啊啊啊————”

    一瞬间,我捂着眼睛惨叫起来,满地打起了滚,瞎了我的狗眼,那个老酒鬼,那个老女人,怎么可能露出这种恶心的笑容,你相信吗?我宁愿相信三魔神会幡然大悟,跑去种田

    “哎呀呀,吴,你这是怎么了?眼睛进沙子了?我帮你吹掉吧。”

    带着一脸恶心微笑走上来的老酒鬼,不由分说的就将我提起来,背对着格力欧,竖起两根手指往我的眼睛上一截……

    “嗷嗷嗷嗷————”

    这次是疼的嚎叫起来,出血了,眼睛出血了,这混蛋……这老女人,竟然……不过,这才是她的作风,疼痛之余,我不由松一口气。

    说实话,刚才一本正经的老酒鬼,实在太让人毛骨悚然了,比起精神上的折磨,眼睛传来的疼痛根本不算什么。

    被老酒鬼将强行的摁在椅子上,老酒鬼回过头,两眼冒着一种近乎邪恶的亮光。

    “格力欧,我来为你介绍,这位就是吴凡长老,接下来要代替我保卫群魔堡垒的人。”

    “是,是这样吗?卡夏长老真是辛苦了。”

    在卡夏的注视下,格力欧就如同一只被猫逼到角落里的老鼠般,全身颤抖。

    “哪里哪里,为人民服务只我的义务,只要一想到自己肩膀上扛着如此伟大的任务,我身上的鲜血,就忍不住沸腾起来,是的,爱与和平,正义和荣耀,将与联盟同在。”

    宛如海边夕阳下的热血男主角一般,卡夏一脚踏在礁石(椅子)上,迎着迎面冲来的巨*,漏*点的宣扬道。

    看着夕阳下老酒鬼那完全变态的高大背影,我和格力欧就像沙滩上的两个粒石头,畏缩在一角牙齿颤栗的格格作响。

    “这家伙,脑袋被石头砸了?”

    我指指还在激扬宣言的老酒鬼,偷偷问道。

    格力欧摇了摇头。

    “那就是被门夹了?”

    格力欧还是摇了摇头。

    “那一定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一拍手心。

    “都不是,总而言之,凡长老你能及时到来实在太好了,不然的话,面对这样的卡夏长老,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格力欧带着哭腔说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够将这样一个大汉逼哭,回想起刚刚自己瞎狗眼的举动,我突然感同身受。

    “没错,为了贯彻爱与正义,区区劳苦又算得了什么,为了创造和平的乐园,就算将铠甲染红那又何妨,为了联盟的荣耀,即使牺牲自己也义无反顾,为了5000枚金币,为了直到神诞日那天都可以尽情吃喝玩乐,就算忍一忍,暂时不喝酒,那也……咕哇~~~酒~~~~酒~~~~”

    看到提及“酒”这个字眼,立刻就如同在少了水的鱼一样,掐着自己的喉咙满地打滚,在理智和**之间不断挣扎的老酒鬼,我和格力欧都不由远目窗外。

    这老女人,完全将心里丑陋的目的暴露出来了。

    “来,格力欧,将刚才的话记下来,写成信纸,让我带回去吧。”

    突然宛若丧尸一样从地上直挺挺的站起,眼睛充满了血丝,摇摇晃晃的来到格力欧面前,老酒鬼将一张白纸,和一把长枪,架在格力欧面前。

    “喂喂,你这是威胁,我要告诉阿卡拉奶奶。”我不满的抗议起来。

    “吴小子闭嘴,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在威胁格力欧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看到了呀混蛋”

    “算了算了,卡夏长老这半个月,也的确做的非常出色。”

    格力欧在一旁苦笑着圆场道,并在纸上写下了什么,片刻之后盖章,递给了老酒鬼。

    “嗯,很好了。”

    老酒鬼看了一眼,嗯嗯的点起了头,突然两眼圆睁,喃喃起来。

    “难道说……终于解放了?”

    猛地抬起头,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在整个房间扫描起来,最后停留在格力欧拿出来的那坛酒上,寂静的房间里,一声巨大的咕噜吞咽声响起。

    然后,哧溜一下,谁也没有看见老酒鬼是怎么消失的,总而言之,她和那坛就消失在了房间里面。

    “我们……是不是把一头猛兽放出笼了。”望着门外,我自言自语道。

    整个群魔堡垒,恐怕都要为饥渴了半个月之久的老酒鬼而战栗。

    “至少……比把她和自己关在同一个笼子里好。”

    格力欧沉思片刻,说出了一句极具内涵的回答。

    “联盟长老,德鲁伊吴凡。”

    “群魔堡垒负责人,铁匠格力欧。”

    共同经历过“战场”的男人,大手握在了一起,笑了起来。

    “别担心,那家伙高兴不了多久。”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我高兴拍打着掌心。

    “那家伙,在营地的酒吧欠下了差不多5000金币上下的酒钱,我明白阿卡拉奶奶的意思了,到头来,她还是差不多一分钱都拿不到。”

    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我继续道。

    “还有,从任务之中解放后,那家伙现在完全放纵了自己,一定会在群魔堡垒欠下不少酒钱,所以说,即使阿卡拉奶奶答应了从任务完成到神诞日这段时间,给她放假,她也不得不为了还这些钱而继续接受使唤。”

    “高,阿卡拉大长老实在是高。”

    格力欧听了,不由露出钦佩的眼神,那只老狐狸,简直就是将老酒鬼的一举一动都算出来了。

    “对了,那家伙没有来你这出售装备吗?”

    我突然问道,既然老酒鬼手头那么窘迫的话,那应该会乘着这个男的的机会,做一笔大的买卖才对啊,在营地也就罢了,以老酒鬼78级的等级,就算将整个罗格草原的怪物杀一遍也未必能爆出什么东西,但是在这里却不同,群魔堡垒的怪物,还有被水晶碎片带来的第三世界怪物,等级都不低,足以让她获得正常的爆率了,以她的身手,就算三两下将大菠萝的分身干掉,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

    “没有,。卡夏长老到是没在我这里出售过什么东西。”格力欧摇了摇头。

    “是阿卡拉奶奶下过什么禁令吗?比如说禁止和那家伙交易什么的命令。”

    “也没有,大长老并没有下这样的禁令。”格力欧再次摇了摇头。

    “那便奇怪了,那家伙为什么……”我暗自嘀咕起来。

    “恐怕,是卡夏长老自己,有着非常重要的原则吧。”

    “原则,那家伙?”

    我不敢相信的眨着眼睛,原则和老酒鬼,两者真的能挨上边吗?

    老酒鬼背后有着许多故事,我知道,老酒鬼把酒当成是一种生存的动力,我也略为能猜想出来,只是想不到,像那样的家伙,竟然能将这种事情当成是不可违逆的原则。

    她究竟是迷茫到了什么程度,才必须这样,把酒当成是唯一的动力,然后定下如此无聊的原则啊……

    求月票,求推荐,似乎只在月初求了一下吧,我还真是失败……!!!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