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卡露洁的托付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卡露洁的托付

    “哦哦,原来是这样……”

    听着卡露洁叙说着一些黄段子侍女小时候的趣事,我不断点头。

    终于可以完全判定,原来那傻蛋真的是个胆小鬼,一直以来卖节操,说到底,都是一些怕生、不善与人相处以及掩饰自己真实属性等的行为。

    “我和女王陛下,都已经不可能像小时候一样,陪姐姐玩了,从那以后,姐姐就几乎把图书馆当成是她的家了,虽说她的确很喜欢书,但我觉得这是十分不正常的,就算再怎么喜欢也没必要把自己关在里面,恐怕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胆小和怕生的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卡露洁的托付性格吧,姐姐其实是很怕寂寞的,但是嘴巴又笨拙,就算看了再多的书也帮不上忙,因为无法好好的和陌生人对话,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尝试着改变说话的方式,结果越改越奇怪,久而久之,说出的话就变得奇怪起来了,希望没有吓到亲王殿下才好。”

    卡露洁以手抚额,脸上的头疼担忧之色洋溢于外。

    黑历史,这是黄段子侍女赤lu裸的黑历史呀,而且现在才说这话已经太迟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已经被这家伙的言行吓掉了内心的某样东西。

    “不过还好,姐姐总算还没有奇怪到骨子里,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她还是能说出正经的话来,但是因为那样的性格,所以说话总是简短生硬,却出奇的赢得了冷峻公正的称号。”

    “这一点我也深有体会。”

    回想起黄段子侍女和阿姆露迪娜她们对话时的表情和语气,我不由严重同意的点起了头,的确,如果没有见识过她的真面目的话,或许我也会被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卡露洁的托付她当时的表现所迷惑,认为她是一个姿态端庄,表情淡漠,内心沉着,且有着公正不阿的骑士精神的郁金香侍女。

    用比较哲学的说法形容,黄段子侍女的表里性格,就仿佛是这个社会的真实缩影,外表充斥着美好的东西,但揭露出来的现实却往往残酷的让人泪流满面。

    “似乎只有被姐姐【认为可以这样做】的人,她才会用奇怪的言行对待。”

    卡露洁这样说道。

    咦……咦咦?

    记得那家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开始无节操了,难道从仅仅是第一面,我就被她认定了是【可以这样做】的怪人?

    这是多么犀利……不,这是多么蠢钝的目光呀,虽然可能外表上,我看起来像是个怪人没错,但是其实却是个无论智商还是行为都属于凡人等级的正常人类,和怪人之类的东西绝对搭不上边,黄段子侍女的行为,就好像人类错把猴子当成是自己的祖先一样,微妙的犯下了以貌取人的错误。

    “对了,能否问一个冒昧的问题,我很想知道,姐姐对亲王殿下究竟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咦?不就是你说的,那些奇怪的话吗?”

    我呆呆的看着卡露洁,现在究竟是她傻还是我傻,既然都被认定了是【怪人】的行列,那么那些奇怪的话,应该也是一致吧。

    “不一样。”

    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卡露洁轻轻摇了摇头。

    “就算是被认定为【可以这样做的人】,姐姐会根据对对方不同的看法,说出不同的奇怪对话。”

    原来是这样这一刻,我深深震惊了。

    这样一说,似乎的确是这么回事,卡露洁在她妹妹面前并未展露出黄段子的一面,这样说来,难道黄段子属性是仅限定于我一个人?我该为这种特殊的待遇而感到高兴吗混蛋?再说为什么是黄段子?她是用哪根该死的脑神经判断我是个【可以进行黄段子对话】的怪人?果然是一开始就将我代入到了禽兽公爵的角色之中吗那个混蛋侍女

    并没有发现我已经在心灵里面连续掀飞了一百零八张茶几的卡露洁,继续叹息说道。

    “比如说女王陛下,那个傻蛋姐姐就喜欢给陛下灌输一些奇怪的知识,害得陛下现在偶尔也会做出一些奇怪的言行了。”

    我:“……”

    “唉,不说这个了,不过说起来,虽然对待每个人,说话的内容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却是共同的。”

    说到这里。卡露洁温柔的笑了笑。

    “那就是,这些人,都是被胆小怕生的姐姐所接纳,信任,或者是感觉可以有共同语言的人。”

    第一次见面就口出狂言的家伙,不可能是因为接纳和信任吧,那么就是感觉彼此之间有共同感语言罗。

    由此可得出一个结论,其实我也是个无节操的家伙——一拍手心,我终于融会贯通了整个谜团的真相。

    才怪呢混蛋

    “抱歉,话题好像说开了,就是这样,一直为这样的姐姐而担心着,直至最后,女王陛下继承了亚瑟王的传承,我和姐姐也分别继承了双子骑士的传承,姐姐因为优秀的能力,被雅兰德兰大长老选为贴身侍女,这对她来说可是天大的荣耀,而且到了后来,深得大长老信任的姐姐,还没秘密任命了情报长老,老实说,刚听到这个任命时,我可是惊吓的把陛下最喜欢的杯子都不小心摔破了。”

    “本来以为,跟在大长老身边的姐姐或许会有所改变,没想到这么些年过来,却还是老样子,而且越来越孤僻,老喜欢把话闷在心里,我和大长老都十分担心这样的姐姐。”

    “所以,就有了这次名为将功赎罪实则是孤僻少女重拾阳光之路的旅程?”

    喂喂,卡露洁,你真的已经考虑清楚了吗?那样的黄段子侍女,真的还有救吗?你太小看她了,她已经不是糟糕到骨子里,而是糟糕到灵魂里去了呀,这可是让阿琉斯脱离腐女之路同一个级别难度的任务啊。

    “也……也有一部分是将功赎罪的原因,毕竟给亲王殿下添了那么多麻烦。”

    被我说了个正着的卡露洁脸蛋微红,低下头,诚心的恳求道。

    “拜托了,亲王殿下。”

    “我说,在决定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为什么非得是我?”

    “因为……”想了想,卡露洁露出认真的笑容。

    “因为,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见到这样的姐姐,老实说吓了一大跳,亲王殿下,一定是有着非常不可思议的魔法。”

    那种奇怪的魔法我可没有,准悲剧帝光环到是有一个,想要的话可以倒贴钱转让给任何人。

    “那个……再让我考虑考虑……”

    我依然有些犹豫不决,并非讨厌洁露卡,只是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到了群魔堡垒,说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仅仅是不想让这个胆小鬼……继续担惊受怕而已。

    “就算是侍寝也不行?”

    卡露眼汪汪,脸蛋涨的通红,结结巴巴说道。

    “别……别看我们姐妹一模一样,但是……但是姐姐可……可是更有魅力哦,姐姐的身材可是比我还要好呜呜~~”

    “卡露洁,冒昧问一下,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奇怪的人了?”

    看到因为最后一句拍着桌子脱口而出,然后为此感到羞耻悲鸣的卡露洁,我不由远目。

    “当……当然不是,亲王殿下怎么可能是那种怪人呢?只是……只是殿下也是男人,男人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据说人类男子一天也也也……也不能……能……能忍耐,是……是这样吧。”

    说完这句话的卡露洁,整个脑袋都已经被蒸熟了,迷迷糊糊的两眼转起了圈圈。

    毫无疑问,可怜的高露洁妹妹就算千防万防,也还是不可避免的被黄段子侍女灌输了一些奇怪的知识。

    话虽然这样说,但要我从头开始为卡露洁讲解生理知识,这可做不到。

    “我说,卡露洁,你就那么着急着将着急的姐姐,推给其他男人吗?”一手扶额,我无奈长叹。

    “亲王殿下可不是其他男人。”面对我的无奈,卡露洁颇有深意的轻轻一笑。

    “再说,姐姐对亲王殿下也颇有好感,我认为这不算是强迫。”

    “好感,那家伙?你哪里看出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凑上去仔细看看卡露洁那双深幽紫色的瞳孔,看里面的结构是不是异于常人。

    “别忘了我和姐姐可是双胞胎。”

    这个说法……的确是万能的,就算心里不信,我也是无法反驳。

    紫色的瞳孔眨了眨,快速的掠过一道不可察觉的哀伤。

    姐姐是个笨拙的傻蛋,遇到这种事情一定已经手忙脚乱,不怎么该怎么办,只能由我这个妹妹在后面推一把了,是幸福的话,就好好把握住,哪怕只是转瞬即逝,姐姐啊,你难道忘记了?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啊。

    “卡露洁,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真是太失礼了,竟然在亲王殿下面前发呆。“

    快速的擦了擦眼睛,卡露洁肃然的行了一个大礼。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希望亲王殿下能够原谅我这份小小的任性,无论是否答应,我卡露洁都将感激涕零。”

    “好了,我答应就是了,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过事先说明,跟在我身边可是随时会遇到危险。”

    “亲王殿下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完全无视了我后面一句话的卡露洁绽放笑容,随即变成羞涩。

    “这……这份恩情,我卡露洁就算是以命相抵也报答不了,如果……如果亲王殿下能看得上这份微薄之姿,所以说……所以说,就算是侍侍侍……侍寝,也是可可可可……”

    完全的低垂下头去,就算被一头笔直垂下的紫色长发挡住,也能轻而易举的感受到现在卡露洁的羞涩,看,那裸露出来的,精灵族特有的尖尖耳朵,都已经完全红透了。

    “咳咳……”

    我一口气没喘过来,剧烈咳嗽起来。

    “亲王殿下,没事吧,莫非……莫非果然是无法忍耐……”

    卡露洁见状大惊,凑上来关切的问道,如果我这时候点头的话,十有**,她会把手伸向侍女服的胸口系带。

    怎么可能呢混蛋

    “卡露洁,你大概是有所误……算了,总而言之,现在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吗?我想将这几封信看了。”

    面对着凑上来的卡露洁,那张精致无暇的脸庞仅离眼睛不足一尺远,紫色的瞳孔深幽而散发诱惑,和黄段子侍女极为相似的郁金香幽香扑鼻而来,尤其是想推倒就可以立刻推倒的暧昧气氛,能冷静得下的就不是男人了。

    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封,不知道为什么,卡露洁突然露出肃然起敬的目光。

    原来是这样,为了妻子们……竟然忍耐到了这种程度……

    “殿下真的是非常非常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呢。”

    卡露洁擦了擦感动的泪水,充满感情的叹息道。

    “呃……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总感觉你好像在什么地方误会了什么?”

    “看来,将姐姐托福给殿下果然是个明智的选择。”

    “喂喂,你到是听我说话呀”

    “亲王殿下,姐姐就拜托你了。”

    我:“……”

    算了,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那我就不打扰殿下了、”深深鞠了一躬,卡露洁恭敬的退后着走出帐篷。

    “对了,亲王殿下。”

    “嗯?”

    “请原谅我冒昧提及一件不足挂齿的事情,能否请殿下,不要在姐姐面前提起父母的事情。”

    我和姐姐,因为小的时候都被父母抛弃……”

    “啊哈哈~~我们一族崇尚自由,所以这种事情,也是偶尔有之,我并没有为此伤心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无法和女王陛下相遇,但是姐姐她……她似乎一直有些耿耿于怀,姐姐是个比较小心眼的人。”

    双手赞成,我双手赞成,唯独对卡露洁这句话,我几乎赞成的想磕头了,那家伙何止是小心眼,根本就是个心眼比【哔】眼还小的家伙,虽然偶尔也会因此产生奇怪的幻觉,认为这样小气啾啾的黄段子侍女更是让人乱萌一把。

    咦,不对劲啊……

    “可是……洁露卡曾经数次和我提起父母的字眼。”我困惑的看着卡露洁,发现她也是一脸困惑。

    “是……是这样吗?姐姐是怎么说的?”

    “这个……”

    我真的能将黄段子侍女曾挂在嘴边的【继承自母亲那里的避孕药】这句话告诉卡露洁吗?

    “算了,大概又是什么奇怪的话吧。”见我支支吾吾的样子,洁露卡立刻明白了。

    “不过,我想,如果姐姐真的是这么说过的话,那一定是因为非常非常想找到话题,和亲王殿下说得上话吧。”

    是这样吗?原来在黄段子侍女的眼里,我是个比较适合避孕药这样话题的怪人……

    听了卡露洁的解释之后,大受打击的我蹲抱在角落画起了圈圈。

    “总而言之,姐姐就拜托了。”

    离开之前,卡露洁再次深深鞠了一躬。

    “真是……太糟糕了。”

    卡露洁走后,不知失落了多久,耳边传来疑似幻听的熟悉声音。

    抬起头,黄段子侍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有失淑女的大咧咧坐在桌子上,翻看上面放着的信封。

    话说你是什么时候……喂,把信还给我

    一把从她手里抢过信封,仔细看了一眼,我松一口气,还好,没有被拆开,维拉丝她们寄来的情书,怎么允许自己没看,先给别人看了呢?

    不,是根本不可能给第三个人看吧混蛋

    “你都听到了?”

    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收好之后,我不由问道。

    “真是……糟糕透了。”

    洁露卡只是重复着这句话,看她现在和说出来的话一样糟糕的表情,十有**,这家伙是偷听了我和卡露洁的谈话,我是没有任何变身,所以无法发现伪领域高级的偷窥者,只是不知道卡露洁有没有察觉到,还是说里面有些话,是她特意说给洁露卡听的。

    “既然已经听到了,想必你也很清楚,你的宝贝妹妹,已经将你卖给我了。”

    耸了耸肩,我得意洋洋的说道。

    “原来那么快就要开始羞耻的奴隶游戏了吗?”

    这家伙,妹妹一旦不在,就开始卖起了黄段子。

    “很可惜,禽兽公爵第三部了,公爵的死亡时间是在奴隶游戏进行后的第九页……”

    “你这家伙绝对是在诅咒我是吧。”

    “咦?我只是在说禽兽公爵罢了,难道说亲王殿下终于找到了失去的自我?”

    “没有,我根本没去找这样的玩意”

    “那么快点展开寻找自我的旅程吧。”

    “谁要去呀,谁要去寻找那种根本不属于我的自我呀,你这嚣张的侍女,这次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傻蛋一样的对话,在卡露洁走后继续进行时……

    公众章节里已经更新了莎拉的图片集,大家都知道了吗?都看了吗?!!!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