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希尔曼雅的仇恨
    “阿姆露迪娜队长。”

    “亲王殿下,可把你盼来了。”

    走进略显昏暗和气闷的帐篷,阿姆露迪娜带着一脸憔悴的神色站起来,像是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露出笑容般,从嘴角僵硬的扯起一道弧线。

    如果说莫卡妮长老看起来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那阿姆露迪娜现在的模样,就仿佛是被敌军的骚扰战术,足足疲惫了一个月没睡好觉的将领,而大致上的现况也的确是这样,她那充满知性和活力的苍色长马尾,现在已经变成乱糟糟一团,看上去就像是胡乱拧在一起的一束麻绳般。

    除了阿姆露迪娜以外,帐篷里面还有十余名精灵男女,都散发出实力第九百八十七章 希尔曼雅的仇恨不俗的气势,只不过和阿姆露迪娜一样,多少显得有些精神枯萎,这些应该就是阿姆露迪娜手下的中队长了吧,看到认识的希尔曼雅也在其中,我不禁想到。

    “还有卡露洁大人,二位的到来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抱歉,我们没能及时赶到。”

    “不不不,说起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亲王殿下的建议一直犹豫不决,最后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阿姆露迪娜面露羞愧,其实自从第一个小队失踪那时候开始,她就敏感的察觉到了危机感,本来这种时候,她就应该果断的请求协助才是,虽然即使立刻这样做,也不过是提前一两天发出求援信息,根本赶不及,因为第二第三小队失踪的时间间隔极短,她只是将第一小队消失的消息和严防的命令传达下去没多久,事情就接连发生了。

    第四小队失踪时的时间,离前面三次间隔的时间要长一点,但却是发生在收缩战线的时候,敌人大概是抓住了收缩防线时己方稍稍出现了一点松懈心理的时机第九百八十七章 希尔曼雅的仇恨偷袭,即使当时亲王殿下已经赶过来了,也未必能够救得了。

    只不过,这些事实并无法让阿姆露迪娜去为自己开脱责任,无论客观事实如何,主观上身为队长的她的确做出了错误的行动,对于一名军人来说,这已经是不可饶恕的事情,因为手中这份来自亲王殿下的提议,因为精灵族内心那份下意识的高傲,让她天真的产生了一种“或许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自己应该看看情况再说,说不定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不能太依赖亲王殿下和人类联盟”这样的想法。

    “我觉得现在追究责任并无任何意义。”站在身后的洁露卡,用十分冷淡的声音插了一句。

    “说的也是,阿姆露迪娜队长,能否将现在的状况和布局于我详细一说。”

    “那是自然,亲王殿下这边请。”

    说着,在阿姆露迪娜的指示下,我们围着桌子中央摆着的地图,由阿姆露迪娜亲自开始解释起来。

    “四个小队失踪的地点,没有任何规律,我们无法从中猜测出敌人的活动区域,甚至到目前为止,连敌人是否存在,长着什么模样都没有见到。”

    “这样啊,其实没有线索也是以一条线索,至少,如果这个敌人真的存在的话,那么实力起码也是领域级别,而且大概还不是初级的水平,否则也难以做到这种程度。”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一次的敌人出乎意料之强大,现在唯一能够阻止对方的,也只有亲王殿下和卡露洁大人你们二位了。”

    说着,阿姆露迪娜用热切的目光紧紧注视着我们,当然,里面隐含的意思也是一种委婉试探之意,毕竟很有可能要面对的敌人拥有领域实力,而且无论从展露出来的力量和心智,看起来都不是普通的领域级敌人,如果连二位也觉得没什么把握的话,我只能向大长老那边请求支援了。

    “阿姆露迪娜队长请放心,如果只是领域级别的话,我自问应该没什么问题,哪怕赢不了也绝对不至于会输,当然,如果对方是世界之力级别,那我就不得不考虑先留下一份遗书了。”

    “如果敌人拥有世界之力实力的话,那亲王殿下已经见不到我们了。”

    大概是因为我的自信答复而感到了一阵安心。阿姆露迪娜也展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虽然只是一闪即逝。

    “事不宜迟,阿姆露迪娜队长,这边就麻烦你继续防守,也不必太过伤心和自责,你可是队长,整个队伍的统帅,要是不好好打起精神的话,其他战士可是会跟着失落的。”

    “谢谢您,亲王殿下,我知道了。”阿姆露迪娜露感激的点点头。

    “我这边的话,就在附近的区域试着搜索一下吧,也不知道敌人的活动范围,也抱太大希望就了。”

    “对了,亲王殿下。”

    正在我这么决定的时候,阿姆露迪娜突然出声。

    “如果殿下并无目的的话,能否去四个小队失踪的点搜索一番,或许会有什么线索也舍不得。”

    “这四个点你们没有搜索过吗?”

    “没有。”

    阿姆露迪娜苦涩的摇摇头:“第一个小队失踪的时候,我的确是下令了让附近的小队进行调查搜索,可是没过多久,第二支失踪的小队也跟着失去了联络,那时候我感觉不妙,就下令了停止搜索,严防以待,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可就算是这样,没过多久,第三个小队还是失去了联络。”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就交给我吧。”

    恍然的点点头,我原本还以为阿姆露迪娜被接连的消息给打蒙头了,没想到当时的情况竟然是如此紧急,她能保持冷静的头脑继续做出决策,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亲王殿下,阿姆露迪娜队长,请让我也一起跟上吧,我对地形比较熟悉。”

    这时候,希尔曼雅突然从人群里面站了出来,目光坚决的说道。

    “亲王殿下,你看……”阿姆露迪娜征求的看着我。

    “这样更好,就麻烦你了,希尔曼雅中队长。”

    “是,这是我的荣幸。”

    希尔曼雅端正行了一礼,是我的错觉吗?我发现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并无大多神采,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股让人心情沉重的灰暗色调之中。

    “希望亲王殿下万一遇到敌人的事情,请不要顾及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就行了,以我的实力在两位和敌人面前只是累赘而已。”

    从帐篷里面走出来,希尔曼雅这样说道。

    从那双没有丝毫感情的淡漠瞳孔中,我发现她说出这句话时的心情,并非是谦虚或者说是某种程度的觉悟,而更想是一种……自我放弃的念头。

    “第三支失踪小队,;隶属于希尔曼雅负责的中队。”

    大概是见我对这样的希尔曼雅露出困扰和疑惑的表情,洁露卡附在我耳旁小声提醒道。

    原来是这样。

    我顿时恍然,希尔曼雅的职业是德鲁伊,热爱自然的德鲁伊,听说在我和地狱骑士那场战斗之中,胜利之后,唯独她一个人留下,默默的为那些在这场战斗之中——尤其是我的最后一击之下损坏的大片大片树林木丛而悲哀祈祷。

    当然听了之后,我也不禁对希尔曼雅竖然起敬,自己身为德鲁伊,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花草树木的感情和生命,甚至是逐渐的对与自己无关的同类生命的消逝,而渐渐感到麻木,像希尔曼雅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德鲁伊,只有她们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德鲁伊之心,而自己,说到底只不过是依靠着莫名其妙的穿越和莫名其妙获得的力量走到现在,就像爆发户一样,如果失去这些东西,就连像平民一样生存下去或许都做不到。

    如今,作为中队长的希尔曼雅,却遭逢自己的小队失踪,性命堪忧这种事情,可以想象她现在的心情。

    “那名失去消息的第十六中队中队长,听说从小就和希尔曼雅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正打算在这几年内结婚。”

    结果我还没有从同情之中走出来,似乎无孔不入无所不知的情报头子洁露卡,又在我耳边补充了一句。

    “……”

    真的,这一刻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那灰暗的色调,那双失去色彩的瞳孔,在得知实情之后,我深深感受到了蕴含其中的愤怒和悲哀。

    “希尔曼雅队长。”

    愣了良久,我叹息一声,拍了拍希尔曼雅的肩膀。

    “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这时候说什么不要轻生,有生命就有希望之类的安慰,对希尔曼雅来说都是浮云,说不定反而会被讨厌,因为我并不是第一次遇到希尔曼雅这种情况,饱受地狱一族摧残的暗黑大陆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悲剧,比希尔曼雅更加凄惨的人比比皆是,对比在八年多的游历之中所经历过的一幕幕,我既叹精灵的脆弱,同时又羡慕她们还能保持着一颗如何脆弱善良的心灵。

    有时候,脆弱也是一种幸福,坚强的背后往往意味着经历过许多磨难,而对于我们冒险者来说,坚强也并非总是褒义词,因为它还有另外一种意思——麻木。

    “是的,谢谢您,亲王殿下,您的大恩大德,希尔曼雅永生难忘,如果亲王殿下能够为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如果这一次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那么即使抛弃精灵的荣耀,我也愿意成为殿下的骑士。”

    希尔曼雅眼中闪烁其了一丝光彩,但可惜的是,这是名为复仇,名为憎恨,名为自甘堕落的色彩,并非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可以为路旁一朵小花的凋零而伤心的德鲁伊希尔曼雅。

    “说什么傻话呢,别忘记我是谁,阿尔托莉雅的丈夫,精灵族的亲王,好好活下去,将自己的力量贡献给精灵族吧,当然,也要照顾好自己,这是亲王的命令。”

    “是的。”

    希尔曼雅的目光微微闪烁着,这样看来,她似乎还没有完全自我封闭,自我放弃,或许时间能够磨灭这一切悲伤。

    “我们走吧,早一点找到凶手,老实说,我现在也很想将那家伙剥皮拆骨呢。”

    在希尔曼雅的带领下,三道黑影不断在参天的茂密树林之间跳跃,宛如丛林的鬼魅一般迅速。

    “亲王殿下还真是温柔呢。”

    被希尔曼雅带路的我和洁露卡走在后头,从对面传来这黄段子侍女冷漠的声音。

    “我又哪里犯着你了,对于洁露卡的找茬行为,我表示严重不能理解。”

    “禽兽公爵系列的第一部结局,公爵的最后下场可是被少女驱使着马踹死。”洁露卡气呼呼的说道。

    “……”

    咦……咦咦?是在说我吗,这黄段子侍女是在说我吗?我究竟哪里得罪了她,该不会是把对敌人的闷气撒到我头上来了吧。

    姑且展示作为大人的气量,无视了洁露卡莫名其妙的针对性吐槽,在希尔曼雅的带领下,花上约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来到了最近的第二小队失踪的区域。

    “大概区域就是这里了,具体位置的话,还得仔细搜索一番才能找到,请亲王殿下稍等片刻。”

    这样说着,完全投入到工作之中的希尔曼雅跃了下去,不断在这片区域之中来回跳跃,时不时闭上双眼,用她那双尖尖的精灵耳朵侧耳聆听着,感觉上,这时候的希尔曼雅仿佛和周围的花草树木融为了一体,正在倾听着这些生命的心声一般。

    这就是精灵德鲁伊啊,我不禁深深的感叹佩服,比起联盟的德鲁伊,实在是专业太多了,与其这样说,精灵族的德鲁伊是为了贯彻德鲁伊的精神而成为德鲁伊,而联盟的德鲁伊,最主要的目的却是为了获得足以抗衡地狱一族的力量,其次才会考虑到德鲁伊的精神,两者之间在本质上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也是精灵族——尤其是精灵德鲁伊轻视人类的原因,在她们眼里,这些人类德鲁伊简直就是在亵渎这一门职业。

    “看样子我们是插补上手了,搜索的工作就交给希尔曼雅吧。”

    看到希尔曼雅的专业性,我产生了一种自己要是上去帮忙的话说不定反而会成为累赘的感觉,干脆就这样说道。

    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没事可以做。

    “我去周围侦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敌人的踪影,你留在这里看着希尔曼雅,免得她被敌人乘机偷袭,可以吗?洁露卡。”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用正经的,正式的口吻询问她,虽然实力的确很强而且加上全套十二骑士传承下来的神器套装,洁露卡的实力已经足以抗衡伪领域初级的敌人,甚至面对中高级的敌人或许也能防守下来,坚持上至少足以让我从大老远的地方赶过来的时间。

    不过,这家伙的战斗经验比我还少,简而言之就是少的十分十分可怜,而且似乎还隐藏着脆弱的另外一面,所以就算哪天达到了世界之力境界,也不是一个可以让人放下心来将其单独留在敌人随时可能出现的地方的傻蛋。

    洁露卡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将她的撒加之剑,也就是朝阳之剑抽出,重重的在地上一顿,强大的力量让周围地面仿佛要发生了十级地震似地重重一颤,没有任何语言,但是洁露卡的动作,却充分显示出了她内心的自信。

    “放心吧,作为主角禽兽公爵的性玩具,是不会那么轻易牺牲的,至少作者也要再拖个百八十万字,将这个角色的戏份完全榨干才会考虑以何种带着**的凄美方式让其牺牲。”

    刚刚才为这黄段子侍女突然展露出来的镇定冷酷和自信风采所喝彩,结果耳朵里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让我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女孩子究竟是得什么样的性格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这样说完的洁露卡,板着一张半三无属性面孔,一手撑着巨剑,另外一手笔直朝我比出了v字型胜利手势。

    “……”

    “真的没关系?可别逞强。”

    刚刚走出一段距离,我不大放心的回过头,再次提醒。

    “啰嗦,这样下去只会被别人叫成避孕药殿下哦。”

    洁露卡挥舞着朝阳之剑,威风凛凛的说道。

    不……究竟是要怎么拉关系才能将啰嗦和避孕药联系在一起,会这样叫的只有你一个吧。

    “那个……不穿上装备吗?”

    没走多远,我再次回过头,远远的对着洁露卡,带着一丝担心,也带着一丝私心,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好心的建议道。

    老实说,我还是十分想知道洁露卡传承的十二骑士铠甲究竟是什么造型。

    “小心被马踹死。”

    结果却被这样恶狠狠的说教,话说刚刚果然是在说我,是在说我没错吧混蛋

    我悻悻然的调过头,朝远处掠去。

    为了防止意外,早在从精灵主城出来的时候,我就一直保持着月狼变身,虽然消耗会大一点,但是总比被可能躲在暗处的敌人突然偷袭,以至于来不及变身,就以龙套配角一样的死法告别这个世界来的好。

    掠到远处以后,静静悬浮在半空,我开始合上双眼,默默的释放出伪领域能量罩,不断扩大,将越来越多的区域覆盖在里面。

    利用月狼伪领域的精神力侦查技巧,我到也有自信能够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搜索员,尤其是在捕捉气息方面,灵敏异常的精神力总是能发挥强大的作用。

    伪领域缓缓扩展,铺开,随着而来的是,就是宛如红外线扫描一样的精神力侦查,没有放过任何一寸的空间,逐一跟在不断扩张的能量罩后面扫描过去,伪领域所覆盖的地方,整个区域的地形,甚至是每一颗大树的形状,隐藏的树干里面的虫子,地上的每一颗石头,每一粒泥土的形状,都清洗的在大脑之中浮现刻画出来。

    空气之中包含的每一股气息,也被精神力悄悄的分析着,寻找着里面的异常气息。

    良久过后,我睁开眼睛,结束了搜索。

    没有收获,不知道是因为战斗不是发生在我搜索的这片区域,还是因为已经过了好几天,所有的迹象都已经被时间所磨灭,总之是感觉不到任何异常的气息。

    其实,我还打着一点小主意,就是自己在放开身心全神搜索的时候,如果敌人就在附近的话,说不定不会放过这个偷袭的好机会,也就是说舍身喂虎,引蛇出洞,可惜小算盘虽然打的啪啦响,接下来的沉默却完全浪费了我一番大好演技,明明咱都已经甘愿牺牲色相,做出衣裳半解任君摘采状了,对方竟然毫无动静。

    或许真的不在附近。

    我失落的叹了一口气,向下一个搜索地点跃去。

    半个下午过去,阿姆露迪娜所标记的那个事发区域,我都搜索了个遍,却没有任何收获。

    一边感叹着吸引麻烦的体质不好使了,我一边往回赶,远远的就看到洁露卡拄着朝阳之剑,依然如我离开时所看的门神之态,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表情认真,漂亮的脸蛋紧紧绷着,以仿佛敌人会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的警戒心,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洁露卡,我回来了。”

    看到表现的宛如护巢的小母鸡一样的洁露卡,我暗暗偷笑,打了一声招呼,岂不料这一声似乎正好让她紧绷的神经拉断,下意识的,“哇”一声惊叫,警戒着就将手中的朝阳之剑挥舞过来。

    “……”

    这样的家伙,真的能靠得住吗?

    一边轻松躲闪着洁露卡胡乱挥舞的剑光,我在心里暗暗远目。

    “亲王殿下真是太失礼了,悄悄从后面潜伏过来,可是只有阴险卑鄙的刺客才会做出来的事情,就算是想用自己突然兽性大发想以背后的体位袭击贴身少女这样的理由辩解,也太过分了。”

    等冷静下来过后,洁露卡掩饰什么似地表现出了严重不满。

    “……”

    不,我觉得后面那种黄段子说法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辩解,用这种理由,反倒不如直接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想从背后偷袭的刺客更好。

    再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有资格说出这样的句话吗?三番五次悄悄从我背后靠近,做出比如说剥夺的我的鉴定乐趣等各种各样的恶劣行为的家伙,究竟是谁?究竟是谁你到是说呀混蛋

    就在这时,远远的希尔曼雅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和洁露卡对视一眼,匆匆赶过去,绝对不是敌人偷袭,哪怕就是领域级高手,也无法在我和洁露卡两个的眼皮底下对希尔曼雅动手,难道是发现什么了?

    身影一闪,在呼吸之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希尔曼雅的身旁。

    “怎么了,有什么线索吗?”

    眼看希尔曼雅正蹲在一片小丛林之中,闭着眼睛,眉头紧皱,我不禁迫切问道。

    洁露卡拉了拉我,摇摇头,示意我不用着急,静下心来等待消息,让希尔曼雅能够好好的发挥她的德鲁伊沟通能力。

    好一会儿,希尔曼雅睁开她那双淡红色的美丽眸子,一脸凝重的注视着这片地方。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第二小队应该就是在这里看出来的。”

    “哦?”

    我好奇的凑了上去,左看右看,却根本看不出一丝端倪,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灌木丛。

    “森林里的植物,特别是灌木丛生长极快,几天的功夫就可以生长出一片,将所有的痕迹掩盖掉。”

    希尔曼雅对着一脸好奇的我,耐心解释道。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这双眼睛,还有这些可爱植物,是它们告诉我的。”

    希尔曼雅默默说道,本来应该在我这个亲王殿下面前,用飞扬的姿态展示这一过人之处的她,脸色却显得相当平静和冷淡,就仿佛是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看来心怀满腔愤怒和必死决心的她,至少在报仇之前,是不会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您看,亲王殿下,虽然看似没有什么线索,但是这要将这片丛林和附近其他丛林比较一下,不是有一些突兀的地方吗?”

    “是吗?”

    我目光四处搜索,和周围的景色对比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希尔曼雅的语言诱导还怎么,突然就觉得真的煞有其事,是有那么点不同,但是如何不同却又说不个所以然。

    “以此为基础,和这些植物好好沟通,就能得到想要的线索了,至于如何从这些植物上面获得情报,亲王殿下也是德鲁伊,我就不献丑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

    在洁露卡揶揄的目光中,我干笑起来,希尔曼雅啊,我现在真的很希望你能稍微“献丑”一下……

    今晚某个老板中标请客,又出去应酬了,呼呼,然后看到吃完晚饭后经理老板们赌博,一轮下来就是几万的输赢,一叠叠钱摆在桌子上好壮观,也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存在着很多阶级,不过,小七我果然还是觉得做为了500块全勤天天奋斗的死宅最幸福,然后乘着他们玩疯到时候偷偷跑回家码字,哼~~!!!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