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巧遇
    不到片刻,我们突破了这片与其说是可怕,不如说十分恶心的蜘蛛地带,来到一片稍微空旷的地方。

    当然,接下来看到的东西也并不美好,数百只蜘蛛怪在这片残留着一些断垣残壁的空旷地带,四处乱串,时不时在地上下一个如同肿瘤一样的,约莫比足球大一些的蜘蛛蛋,这些流着恶心液体,布满了血丝的蜘蛛蛋不断像心脏一样来回收缩,看起来很是让人有一种一脚踢爆的**。

    事实上,大多数冒险者也是这么做的,蜘蛛怪有把自己的收集品藏到这些蜘蛛蛋里的嗜好,所以相比千辛万苦去杀怪物爆落装备,这样一脚踢下去,虽然恶心了点,但是既然第九百六十一章 巧遇能满足内心的破坏欲,又能毫不费劲的,获得比杀一只怪物更高概率的装备掉落,何乐而不为。

    说起这件事,我到是模糊想起了第一世界,当时和还是菲尼克斯的菲妮一起去蜘蛛森林的经历。

    当时也有玩过踢蜘蛛蛋的游戏呢,有传说之中的暗黑大陆第一悲剧帝在身旁,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完全被掩盖了,竟然踢蜘蛛蛋踢出了好几件不错的装备,这可是那些幸运的冒险者都遇不到的美事。

    看来,以后想要刷怪打宝什么的,得记得将菲妮给带上。

    这样一边想着,数百只毒气旋转者,和蜘蛛怪的二次进阶体——火焰蜘蛛,都被我们清理光了,毕竟不是刚才那些全数都有精英级实力的家伙,这些普通蜘蛛怪皮薄血少得很,搞基剑几乎是几剑一个,几剑一个的杀,碰上剑上面附带的伤口撕裂或是衰老诅咒之类的负面效果,更是直接秒杀,加上搞基剑自身无以伦比的攻击速度,清理这些蜘蛛那是轻而易举。

    等我一边用火焰龙卷,一边挥舞搞基剑狂斩,一边第九百六十一章 巧遇略略走神的做出高难度的一心三用技巧(死灵法师笑而不语中)之后,回过神来,地上已经是满地的蜘蛛尸体,和它们的蜘蛛肚子爆掉之后流出来的恶心液体,流了一地,粘乎乎的别提多恶心了。

    好再脚上穿着的魔皮靴子硬实的很,防水防火防风防沙保暖透气,都快比得上阿迪王的质量了,踩在这些恶心的尸体黏液上,除了发出黏糊糊的声音让人不爽之外,到是也没有其他恶心感。

    剩余的任务就是踢蜘蛛蛋了,一踢爆一个,喷出一大片恶心的黏汁,然后是十多个拇指大的幼小蜘蛛从里面仓皇爬出来,四散溜得远远的,显然是对我这个让它们早产的凶手又怕又恨。

    连续踢了十几个之后,我腻味了,少了菲妮这个悲剧帝,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大发神威,只爆出了一枚金币叮当响,上面还沾满了恶心黏液,让我在捡与不捡之间痛苦了许久。

    抛下一地的尸体和黏液,我们向蜘蛛巢穴的入口走去,在第一世界的时候我也说过,巢穴入口是一张巨大的蜘蛛嘴巴,那座小山一样大小的石雕蜘蛛,在第二世界依然坚挺,雕刻的纹理分毫毕现,站在它长大的嘴巴面前,甚至能感到一股隐隐的威势,仿佛随时会扑过来将我们一口吞下的活灵活现感。

    黄段子侍女一直很少说话,一直很诡异的合上了嘴巴,自从进入这片蜘蛛密集带那一刻开始,可以相当明显的感觉到她在紧张,说害怕蜘蛛到也算不上,或许用不舒服这种感觉来形容比较恰当,毕竟是女孩,很少有能像维拉丝那样,非但不惧,一旦进入万能家庭主妇模式之后,甚至对蜘蛛老鼠蟑螂之类的生物能够追加100%的伤害。

    这样也好,暂时封住她的黄段子,我也轻松了不少,老实说,那突然从她嘴里蹦出来的无节操发言,比刚才应付那几百个变异精英怪物更让我觉得浑身乏力。

    “准备好了吗?出发吧。”

    见洁露卡有点小紧张的模样,连交叠置于腹部的两只手都不那么淡定,颤颤的有点走形了,完美侍女的形象就此崩溃,可惜可惜,下次带她去刷丑陋兽吧,见多识广点好,我一点儿恶意都没有,真的。

    阴森森的蜘蛛巢穴里面,时不时有火把照明,墙壁和洞顶上还有不知什么玩意留下来的磷光,反射着暗绿色的光芒,虽然让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明亮不少,但是却让人觉得或许摸黑会更好一些,反正冒险者的眼睛贼亮着呢,基本上都是自带了红外线热源感应钛合金狗眼。

    不过,现在对我来说,这些阴森森的光线反倒是次要,我面临着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

    “那个……洁露卡,可以不用贴那么近吗?等会战斗的时候我不好行动。”

    走了几步,我终于是无奈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离自己不足半米距离低着头走路的黄段子侍女一眼,这种微妙的距离,很容易让人感觉到她是想伸出手牵着我的斗篷走。

    “身为侍女,应该寸步不离主人身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这黄段子侍女又企图卖弄口舌之利,强词屈理的将自己的紧张不安情绪正当合理化。

    “你有这份心意我很高兴,既然是这样,那你走前面好了。”

    无语片刻,我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洁露卡,希望能看到她露出一丝慌张失措的表情。

    “哎呀~~~”

    在我不妙的暗呼中,黄段子侍女又露出了她那表演专用的害羞目光,似羞带怯的不断将目光在我的脸上和地上徘徊着。

    “亲王殿下原来喜欢从后面……我知道了,会如实记录的。”

    说着掏出了她的小黄本,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想要记录什么。

    “记录个毛,给我乖乖前进!!”

    我一把抢过她的小黄本,瞪眼道,话说这黄段子侍女身上究竟带了多少小黄本,好像抢不完似地,给我好好利用这些空间将内衣斗篷之类的东西放进去呀混蛋!!

    结果到了最后,反倒是我慌张失措了,真是太甜了我,因为黄段子侍女一时沉默而忘记了她无节操的个性,有些得意忘形的试图去反击一下的我,真的是太甜了。

    发出人生负犬一样的叹息悲鸣,我无奈继续前进,再也不想理会后面不足半米,甚至能从对方身上闻到到一股将洞内的腐烂恶臭气息冲淡了不少的郁金香幽香——这个名为洁露卡但是经常对于自己和妹妹卡露洁的名字做出一些无节操解说的侍女。

    当然,如果她胆敢将小手伸过来抓我的斗篷,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置之不理的,至少也要……也要咳嗽几声以表抗议。

    “咳咳~~”

    我重重的咳嗽几声,可是这黄段子侍女的脸皮太厚了,竟然不将我如此明显的抗议放在眼里,我只能无奈摇头,继续前进。

    大概是因为蜘蛛怪的个头很大,所以蜘蛛巢穴内部也格外宽敞,就连无数纵横交错的普通过道也有好几米直径,更是经常能来到一些小的有篮球场大小,大的有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大洞,往往一个大洞又连接了几条十几条的通道,如果能做出一张立体地形的话,你会发现蜘蛛巢穴的地形比蚂蚁窝还要复杂十倍百倍。

    上一次来的时候,托了三五公主那精密的大脑的福,并没有迷路和花费太大力气就到了巢穴最深处,将里面的小boss给宰掉了。

    不过这一次似乎没有这么简单,我微微转头,余光迅速撇了紧跟在后的洁露卡一眼。

    先不说洁露卡的头脑有无三五公主那么逆天,至少,上一次我们来的时候,巢穴里面的上万只蜘蛛大多都出外觅食了,而现在没有,也就是说我们一路上都要和这些恶心的蜘蛛怪打交道,杀出一条血路方才是唯一办法。

    刚刚进入洞穴没多久,我们就迎来了第一波攻击,由一个小头目率领着几十只毒气旋转者,做状威武的在一个只有篮球场那么大的小洞穴里面巡逻,刚好和我们迎面碰上,大家都愣了一会,突然同时亮出各自的武器,厮杀起来。

    结果自然是一面倒,可惜还没等我们喘口气,另外一队蜘蛛怪又从不知道哪条通道钻过来,二话不说就往地上吐满了蛛丝,看样子是想来个防守反击战,可惜我才不会傻乎乎的这时候拎剑杀上去,那些蛛网真的很恶心,任何抗性都无法抵挡得了蛛网的黏性副作用,唯独力气大的野蛮人才能无视这些玩意。

    比起第二世界库拉斯科的野蛮人,我自问力量不敢和这些肌肉块头相比,所以十分明智的选择了用魔法攻击,刚刚学会不久的火焰龙卷,在这里显得……呃,格外不给力呀,洞穴地形限制了火焰龙卷的施展。

    要是能将龙卷风转一个九十度,像冲击波一样打横直线施展出去,那么就能化不利为有利了,想象一下,在过道上一道龙卷风从手里发出,直线向前面的卷去,龙卷风的攻击范围比较大,应该能覆盖整条通道,蜘蛛想躲都没地方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随后而来的火焰龙卷化为灰烬……

    我擦擦嘴角,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办法,因为现在的我,刚刚达到五阶,学会龙卷风不到一个月的我,还无法肆意的改变龙卷风的方向,现在的火焰龙卷也只是照本宣科的先龙卷后火山的接连施出而已,要是将这种土办法说成是复合魔法,所有冒险者都会捧腹大笑的,就好比小矮人巫师,你总不能说它会玩叠罗汉那就是合体刚大木,本人是变【哔】金刚吧。

    这两波蜘蛛怪都不足为虑,简直像是来送装备的一般,虽然只有那个头目级的毒气旋转者爆落了一件白板装备,此外金币若干,药水五瓶,有等于无。

    唯一让我忧郁的是,从两波进攻就完全可以猜想得到,仅仅是那么小一个宽敞洞穴,就遇到了两波蜘蛛怪,往下记下来的路途……难啊,杀到手软都不不知道能不能走完巢穴一半路程。

    我说今天天气那么好,你们给我全部出去觅食给我把老大留下来就行了呀混蛋,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一天到晚好吃懒做只知道在自己的地盘来回溜达,小心我给你们这些家伙取个尼特蜘蛛的外号。

    一路大大小小的战斗不断,虽然没有任何威胁性,但是却消耗了我不少的体力,且全无收获,蜘蛛怪是公认比较穷的怪物,据说是因为它们把装备都藏在了自己的蛋里头,嗯,这个可能性的确最高,但是以我的人品,即使去踢蜘蛛蛋也难爆出什么东西,结果自然就是万分悲剧了。

    除此之外,收获的经验还是不错的,毕竟这些蜘蛛怎么也有个六七十级,经验给的十分丰厚,让我都有一种想留在这里刷刷级再走的冲动了。

    为了赶回去过神诞日,这种事情必须忍。

    后面的洁露卡也没帮上什么忙,只是在我战斗的时候松开我的斗篷,或许我应该为此感谢她?理解不能,也没有像三无公主一样纠正我的路线,果然,像三五公主那种整合了传说中的龙芯五代的大脑,是属于独一无二的存在吗?

    姑且不去吐槽这个,我现在只能依赖自己的第六感选择,顺着洞穴里面磷光所散发出来的幽暗光线继续前行着,走了好一段路,我发现有点什么不妥,停了下来,鼻子东嗅嗅西嗅嗅。

    “有血腥味,应该是前不久有人经过这里,和这里的蜘蛛怪战斗了。”

    地上干干净净,这是因为分身和投影一样,死亡后一定时间以后尸体会自动消失,唯独无法消除的是这里曾经留下来的新鲜战斗痕迹和味道,所以有一定经验的冒险者,很容易能够从一些痕迹和气味中判断出周围有没有自己的同类。

    看这新鲜程度,怕是战斗结束还不到一个小时吧,没想到,竟然能在蜘蛛巢穴这种地方、这种宛如一个地下迷宫的巨大场所,遇到一队冒险者,这可是比彩票中了五百万概率还要低的事情。

    总之既然遇到的话,也就是一场缘分,去看看吧,说不定他们正遇到什么困境,需要伸出求助之手。

    当然,如果一路跟上他们的痕迹,自己也能避免许多打斗就是了。

    想了想,我带着洁露卡,沿气味更加浓郁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在前面不远处听到了一阵打斗声,果然是有冒险者,不可能的巢穴里的蜘蛛怪自己打起来,先不说偶尔能听到的金属碰撞声,有蜘蛛巢穴最深处的小boss镇压着,这里的蜘蛛怪相处到是挺愉快的,一点不像外面,肚子饿了自己的同伴也照吃不误。

    声音越来越大,应该拐过前面一个拐角处就能看到这场战斗的主角了。

    “兄弟,外面这边没问题。”

    对方在打斗之中依然心分两用,明显也是察觉到了我和洁露卡的脚步声在接近,在我们到他们之前,就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带着战斗时的高昂和嗜血,传到了这边。

    一般来说,哪怕是素不相识的冒险者,互相之间还是很和谐的,这是由暗黑大陆现在的形势所决定,如果是像某些糟糕网游一样,抢boss,抢装备,那冒险者联盟早就完蛋了。

    所以对面发出声音,到不是害怕我们参上一脚抢了它们的怪物或装备,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队伍的实力足够应付,不想战斗的节奏被打乱了而已。

    “知道了,兄弟,小心点。”

    我会以声音,同时带着洁露卡转过了拐角处,终于将这场战斗的双方主角映入了眼里。

    其中一方不用说,肯定是蜘蛛怪无疑,而另外一方,则是由六个冒险者组成的小队。

    其中一名圣骑士,一名法师,刺客,一名……死灵法师?!!

    这个职业还真比较少见,通常不是高手就是疯子。

    剩余两名是佣兵,一个是罗格弓箭手男性版,另外一个是野蛮人战士。

    这样的组合相当不赖,两名肉盾,两名远程魔法输出,一名物理远程输出,还有个万金油的刺客,最主要是死灵法师的存在,往往这些精通诅咒魔法召唤的杂学大师,能够为队伍的战术带来很大弹性,既可以召些小骷髅当肉盾,又能魔法输出,诅咒系技能则是战术的核心,往往一个战术会根据死灵法师施展出来的诅咒而制定和改变。

    然后,第二杂学大师就是咱德鲁伊当仁不让了,掌握元素,变形和召唤的我们,同样能兼职成为良好的肉盾和魔法攻击手,不过在魔法方面与法师比较,德鲁伊所处的地位的确是有些尴尬和拿不出手就是了。

    这么一支队伍,正占据这一段较为狭隘的通道,大肆屠杀着涌入狭隘通道的蜘蛛怪,通道上已经堆满了蜘蛛尸体和黏液,整个通道散发出一股异常恶臭恶心的气味。

    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对紧贴在身后的黄段子侍女报以十二分感谢,从她身上传来的郁金香幽香,将周围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冲掉了不少……

    下一章明天白天发吧,不知为什么,这几天一到晚上就犯困,眼皮子都难睁开,是身体在对这份工作发出抗议了么?唉唉~~~!!!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