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内衣贼
    该不会还没有忘记上午那件flag事项,想捣鼓什么阴谋吧,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自己是不是答应的太轻率了呢?

    “那么,请随我来吧。”

    用着暧昧态度回避了关于目的地的话,洁露卡就此迈出脚步。

    片刻之后。

    “我说洁露卡……”

    “有什么事吗?”

    “不,也不是说有什么事,只是,既然是要去你想去的地方,那么,是不是应该你走在前面带路比较好?”

    十分无奈的,我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一眼紧紧跟在我的背后,距离不足一米远的洁露卡,提出疑问。

    毫无疑问,走在主城街道上的洁第九百五十七章 内衣贼露卡是十分耀眼的,哪怕周围尽是清秀伦美的男女精灵,她的容姿,她的紫眸紫发,也显得相当的鹤立鸡群,就仿佛是活生生的艺术品般,吸引了许多精灵赞美的目光。

    理所当然的,走在她前面的我,即使在回到主城那一刻就摇身一变,变成了无处不在的斗篷男模式,但是在洁露卡如今紧贴的跟随下,受到万众瞩目的她自然也将我给连累成了失火城门附近的池中之鱼。

    所以,我是多么希望她能走在前面,无论是带路也好,或是让我少受些奇怪的目光注视也好。

    “不,身为侍女怎么能走到主人的前面去呢?亲王殿下是想让我受到侍女之神的诅咒吗?”

    这是洁露卡第三次以这种堂而皇之的理由,拒绝了我的提议,话说,侍女之神是谁?给我好好说清楚侍女之神究竟是谁我也很感兴趣呀混蛋!!

    “右边。”

    来到岔道,身后的洁露卡拉了拉我的斗篷,示意我右转。

    于是,这样看上去,我们就好像是一对兄妹或是夫妻,娇小可人但是有第九百五十七章 内衣贼些害羞胆小的妹妹或是妻子紧跟在后面,撒娇式的拉着哥哥或者丈夫的衣服不放。

    而我,就是那个让自己的妹妹或是妻子穿上侍女服,以满足自己的奇怪嗜好的变态哥哥或是丈夫——周围路人同情和鄙视的目光,就是在诉说着这么一个意思。

    话说回来,维拉丝也是经常穿着酒吧侍女服,按照她的说法是已经习惯穿这样的衣服干活了,不过那是在罗格营地,大家都了解维拉丝的想法,所以到是没引起什么奇怪的误会。

    “总之至少也给我穿上斗篷之类的东西吧,或者将侍女服换下也好,难道你自己没有那个自觉吗?走在大街上很引人注目之类的自觉。”

    在无数双鄙视目光的洗礼下,我终于忍不住提出折中的抗议。

    “斗篷……没有……”

    “真服了你,出门在外,带上几百套斗篷是最基本的常识吧。”

    我将作为斗篷男的丰富经验传授给洁露卡。

    “带是带了……”洁露卡的声音变得细微。

    “那斗篷呢?”

    “和内裤一起掉了……”

    “……”

    总觉得再问下去是个危险的话题说不定又要被这黄段子侍女调戏了,我识趣的闭上嘴巴认栽……才怪呢!!

    “呐,我的斗篷借给你穿,这可是维拉丝亲手给我做的,警告你,不要弄破弄脏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过头的同时,掏出一套最小款式的斗篷,在洁露卡身上胡乱一套,将她的头也蒙住,然后在上面乱揉一通算是小小的报复,天知道遭受着无数鄙视目光一路走过来的我,在其他精灵眼里已经成了什么比草履虫更加卑微的存在,估计要是再走上一段路,那些偷偷跟在后面,蠢蠢欲动着准备英雄救美的家伙就要忍不住跳出来了。

    精灵里面也是有许多崇尚罗宾汉式侠义精神的家伙。

    自己最小款式的斗篷对于身材娇小的洁露卡来说,还是大的有点滑稽,穿上去以后像演戏的大长袍一般,斗篷摆子都拖在地上了,算了,回去以后一定得要求洁露卡给我洗干净,这可是维拉丝给我的宝贵斗篷,虽然物品栏里还有上百件备用品就是了。

    穿上斗篷以后,虽然宽大的斗篷套在不适宜的娇小身体上还是会引来不少目光,但是比刚才已经好多了,在洁露卡一路牵扯式的指点下,我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那个……冒昧问一下,洁露卡大人,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卖女性内衣的店子。”

    毫不犹豫的,洁露卡说出了让我怒火窜窜直上的答案。

    “那么请教一下尊贵的洁露卡骑士,你来这种地方想做什么?”是想报复上午的flag事件吗?一定是这样吧混蛋!!

    “亲王殿下真是的……”

    露出演戏专用的害羞表情,洁露卡欲言又止,含羞带怯的用湿润眼睛看着我。

    “我不是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吗?下面……什么都没穿,竟然还要我三番几次重复回答这种羞耻的答案,亲王殿下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呢。”

    “想买内裤你自己来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带上我?!来到这种该死的地方。”我忍不住掀桌怒吼。

    “不是亲王殿下一口答应下来的吗?我还以为亲王殿下很喜欢来这种地方呢。”

    “鬼知道你是要来这种……算了,我先回去。”

    和黄段子侍女在内衣店门前争吵,我脑子进水了吗?这样暗暗提醒自己一句,我转身作势欲走。

    “亲王殿下,精灵主城的面积,是王城的十分之一哦。”

    背后传来洁露卡的声音。

    “什么意思?”我转过头去,露出困惑的目光。

    “我是说,精灵主城只有王城的十分之一大小,像亲王殿下这么英明的人,绝对不会在这种小地方迷路,闹出笑话沦为笑柄,对吧。”

    洁露卡用闪闪发光的貌似崇拜目光看着我。

    “……”

    于是,在洁露卡进去的这段时间里,我乖乖的躲到了一个角落,尽量不会让别人误会自己是变态内衣狂的角落。

    话说女性内衣店这种东西,其实到处都有,只不过在人类里头,这样的店子开得普遍比较隐蔽,就比如说罗格营地,据维拉丝她们说有三处这样的店子,但是在营地里生活了将近八年,号称将整个营地踩过好几遍的我,愣是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

    与之相比,精灵到是落落大方的开在了显眼的地方,和我们人类相比,这些尖耳朵们既有着十分保守的一面,又有着比人类更加开放的一面,只要是涉及到美与艺术这个话题的时候……

    在我胡思乱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的时候,洁露卡终于姗姗来迟的从店子里面走了出来。

    “好了吗?”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想确认吗?”洁露卡害羞的微微提起两边的裙摆。

    “对不起,我错了,请在找到落脚处之前务必给我正经一点,拜托了。”

    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又有随着我们的对话而聚焦过来的倾向,我合着双掌,万分诚恳的拜托起来。

    “也就是说……找到落脚处以后……就要……就要那个……那个……避孕药该派上用场了吗?”

    洁露卡的脸蛋变得更加红润。

    “……”

    快点闪人吧,不能再陷入这个黄段子侍女的话题节奏之中了,我二话不说,撇下这个话题转身走人。

    找到一间比较像样的旅馆,落脚之后,我和洁露卡来到旅馆一层的餐馆,在角落一张桌子坐下,慰藉饿了一天的肚子。

    在抵挡了黄段子侍女好几次试图染指维拉丝给我做的干粮,填饱肚子之后,抱着闲着没事做的事情,我姑且和她展开了对话。

    “话说回来,洁露卡,如果你能保证好好回答的话,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亲王殿下真是失礼,我可是一直都在好好回答你的问题。”

    洁露卡用自带的杯子和茶壶,喝着自己泡的茶,一边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这个我不否认,如果你能在严谨的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少在中间插入一些黄段子,我的确会好好承认你的负责态度。

    “好吧,我以骑士的名义保证,这次会好好回答你的问题。”最后,在我的严重目光质疑下,洁露卡只能无奈的做出承诺。

    仅仅是【这次】吗?真是个狡猾的侍女,哼哼。

    对于黄段子侍女的文字游戏,我暗地里轻哼两声,不过这样就足够了,因为如果不先封掉这家伙的黄段子属性的话,待会我的问题一定没有办法好好进行下去,我敢确认,因为我的问题是……

    “洁露卡,我真的很好奇,你是特地这样……什么都不穿,还有,斗篷也没带的吗?我看你到不像那么冒失的人。”

    看吧,如果不封住对方的黄段子属性,这样的问题真的能好好进行下去吗?

    洁露卡喝茶的动作顿了顿,脸色红润起来,然后慢慢褪去,在我看来,她这是记起了刚才的承诺,好不容易才将黄段子属性压制下去而做出的心理挣扎的表现。

    “说的也是。”

    轻轻放下茶杯,洁露卡露出认真的目光。

    “这个问题,得从迎接你的时候说起。”

    “哦哦,请说吧。”

    眼看洁露卡打算好好解释,我自然是万分高兴,不喜欢穿内裤的,我认为这个世上只有小幽灵一个就够了。

    “其实亲王殿下来的时候,卡露洁才刚刚离开。”

    “呃,是擦肩而过了吗?竟然没能碰上。”

    我颇为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当时遇上卡露洁的话,我说什么也会让她来给我当助手而不是这个黄段子侍女。

    “大概是吧,而且在那个时候,其实我也刚刚来到。”

    洁露卡用她那紫色的眸子看着我,仿佛名侦探在叙述着整个杀人经过一般,认真有力的说道。

    “也就是说,其实我也不过是比亲王殿下快了一步,只有一小步而已。”

    “然后,很不幸。”重新捧起茶杯,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的到来,被通报你的到来的士兵遇上,他误以为我是卡露洁,所以就将消息转达了给我,无奈之下,我只好代替那个不成材的妹妹来迎接你了。”

    “等等,如果真是这样,你出现时那一身紫色是哪里来的,别告诉我你一路上就是穿着这么可笑的着装赶来。”

    “说可笑什么的,亲王殿下还真是失礼而且没有品位。”

    吐槽了我一句,洁露卡接着说道。

    “不过我的确不是穿着那套衣服赶路,应该说,是为了迎接亲王殿下而在赶来的路上匆忙穿上去的,高兴吧,特地为了迎接亲王殿下您而穿的特别豪华侍女服。”

    “不,我一点儿也不高兴,拜托下次迎接人的时候请穿点正常的衣服,用正常一点的登场方式就行了,客人们会由衷感激……不,是感激涕零才对。”

    “嗯,说起来,斗篷什么的,其实也是在那个时候丢的。”

    “什么时候?”我好奇问道。

    “换衣服的时候。”说到这里,洁露卡露出让人意外的纠结目光。

    “所以我就说你给我好好穿普通的衣服来就行了。”

    见这黄段子侍女一副吃瘪的样子,我有点小高兴的讽刺道。

    “本来背在背上的背包,里面放着我的所有内衣,还有斗篷,全都……”说着,她有叹了一口气。

    “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等等,你将背包背在背上干什么?”我突然发现了里面的不妥。

    “既然是背包,当然要背在背上不是吗?”

    “哪有这样的说法,给我好好的放到物品栏里去呀混蛋!!”

    “难道亲王殿下你不觉得背着一个大背包的侍女,才更像侍女吗?对了,最好是带上白色的发冠,发冠还能咻咻的射出无数绷带之类的东西……”

    “你的品位太差了。”

    对于洁露卡这种奇怪兴趣,我斩钉截铁的做出断论,这个世上哪有背着一个大背包头上的发冠还能发射出绷带的四处乱跑的侍女!啊啊,你是不是想说最好那个神奇发冠还能说话这样子啊混蛋?!!

    “说笑而已,其实是因为物品栏放不下了。”

    结果,洁露卡最后还是承认了。

    “你都在自己的物品栏里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算了,我也没有资格说你。”

    “于是呢?”话题应该还没有结束吧。

    “是的,在密林里换衣服的时候,内衣不小心被搭破了,背上的包裹又不见了,就是这么个情况。”

    “啊~~~~”

    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我整个人无力瘫软在了桌子上。

    该怎么说呢,实在是看不出洁露卡竟然也会如此倒霉,真是各种意义上的悲剧,虽然我也没有资格嘲笑她就是了。

    算了,回房间睡觉吧,为什么今天会有特别劳累的感觉?比和老酒鬼训练了一个下午还要加量的疲惫感……

    拖着格外沉重的步伐,撇下淡定喝茶休息的洁露卡不管,我径直上了楼梯。

    对了,我的斗篷忘记和她要回来了,也罢,让她洗干净了以后再还吧。

    这样想着,我一股脑躺在床上,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洁露卡重新拜访了这里的头头莫妮卡长老。

    “真是辛苦你了,吴。“

    迎接的是莫妮卡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主城附近的地狱骑士,就像一根喉中刺般,现在被拔掉了,莫妮卡也着实松了一口气。

    “不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的任务。”

    一番客套之后,我们纷纷坐下,由莫妮卡长老先开了口。

    “对了,根据战士的报告,在消灭敌人以后,你还拖着受伤的身体加入了搜索队伍,是这样吧。”

    莫妮卡用和蔼的目光看着我。

    “哈……没能帮上什么忙就是了。”

    我打了个哈哈,因为感受到了黄段子侍女若有若无的视线而背地里流着冷汗。

    “有这份心意就已经足够了,吴,因为这件事,你在精灵战士那里的评价可是直线提高呢。”

    莫妮卡欣慰的笑容,实在是让我感到万分惭愧,惭愧到想一时冲动的想将从地狱骑士身上搜刮来的金币中捐献出几枚以求赎罪。

    “对了,吴,今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关于这次的任务。”

    总算进入主题了,我正了正神色,将早已经想好的答案说了出来。

    “莫妮卡奶奶,是这样的,我打算自己外出逛一逛,看能否有什么收获,总比在这里干等好。”

    还有一句话我没说,就是以我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吸引麻烦的体质,这一出去,那些水晶碎片肯定会蜂拥而来,我也好一窝端,早早回家过神诞日,这才是自己抛弃在主城这里舒服享受等待消息而情愿去四处奔波的最主要目的。

    不过,莫妮卡显然又误会什么了,听到我这样说,她露出更加欣慰的目光,好像在说,好,好,不愧是阿尔托莉雅看重的男人,认真负责的责任心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引出来的。

    我说……洁露卡骑士大人,不要在后面用渗人的目光盯着我好吗?我又不是有意在莫妮卡面前卖乖。

    和莫妮卡就水晶碎片的事情聊了一会,然后又被拉着闲话了片刻家常之后,我总算是得以脱身,检查一下物品栏,似乎外出历练的必备物品,包括一些用不上的、用途不明的、形状可疑的东西,细心的维拉丝都给我准备上了。

    难怪占据了我的物品栏一大半的空位……

    “洁露卡,你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回过头看了身后的黄段子侍女一眼,我顿时靠了。

    洁露卡将一个大大的背包背在后面,一副雪山攀爬者,超生游击队的姿态,正了正侍女服,严肃的向我点头。

    “亲王殿下,我都准备好了。”

    “好个毛,你还真来呀,给我将背包塞到物品栏里去!!”我一记吐槽受到击出,正中红心。

    “但是物品栏塞不下了。”洁露卡露出为难的神色。

    “那就放我这里来!!”

    我二话不说,一把抓过洁露卡的背包塞到物品栏里去。

    “……”

    愣愣的看着我,黄段子侍女的脸蛋逐渐升起一抹红晕,然后撇过头去,用恰好能让我听到的声音轻轻嘀咕了一句。

    “内衣贼……”

    我正要迈出的大腿一软,扑倒在地。

    第三更……一万五字,话说,修改润色能留到明天吗?我现在已经快要倒下了……!!!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