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最后的挣扎与胜利
    阿姆露迪娜她们并没有跑太远,正如同所预料的一般,向这边蔓延过来的冰冻力量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不足为惧,几个人只不过是杯弓蛇影罢了。

    至于洁露卡的行为是和她们一样因为杯弓蛇影,还是为了观赏阿姆露迪娜几个脚底抹油的狼狈姿态,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联想到这黄段子侍女的本性,以概率学而言,或许你应该毫不犹豫的相信第二个答案才对。

    “结束……了?!!”

    回过头,阿姆露迪娜看着最后的战场,喃喃自语道,她的视线所及,方圆几十里俨然已经变成一片冰雪世界的大地,只有那株冰蓝色的花朵鹤立鸡群,立于这片空无第九百五十三章 最后的挣扎与胜利一物的冰雪世界中央,就仿佛是支撑着天地的梁柱一般,美丽而震撼。

    “不过这片森林却……”

    希尔曼雅看着眼前这片被冰冻抹杀的白色世界,心疼的捂住胸口,开始了祈祷。

    身为德鲁伊职业的希尔曼雅,对森林和植物的感情最深,原本这里是一片安详美好的茂密森林,但是在一场战斗过后却什么都不剩了。

    而这场灾难的真正凶手,毫无疑问,就是她们【尊敬】的亲王殿下,和地狱骑士的战斗风暴只是波及到一小片地方,造成真正破坏的,是月狼的最后一招,那股强大的冰蓝色力量肆意扩散,让大片大片的森林变成了冰雕,生机永不复还。

    “走,我们去看看。”

    阿姆露迪娜身为精灵族,同样很心疼这片美丽的森林就此消失,不过如果没有这场战斗的话,地狱骑士肯定会造成更严重的破坏,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只有将内心的忧伤压抑下去,努力让脸上绽放出胜利的笑容。

    “队长,你们先去吧,我看看这些可怜的孩子第九百五十三章 最后的挣扎与胜利还能不能救活。”

    希尔曼雅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蹲在一棵被冻成冰雕的大树脚下,侧耳贴在上面倾听着,头也不回的应道。

    “嗯,那就麻烦你了,希尔曼雅。”

    阿姆露迪娜对几个手下的性格深知明了,见状也不勉强,点了点头,带着拉比利克斯和多尔多莱露,看了走在后面的洁露卡一眼,犹豫片刻之后,终于迈开脚步,洁露卡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她们后面,目帘微垂,双手交叠放于腹部以下,宛如永恒保持着如此一副侍女的完美姿势。

    踏着光溜溜的冰地,四人逐渐接近了那朵参天耸立的冰蓝花朵,越是往前,周围弥漫着的冰雾就越发浓厚,里面所蕴含着的刺骨凉意,就连阿姆露迪娜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颤抖。

    这绝对不是伪领域高级境界所能制造出来的力量!

    感受到空气之中的寒意,同为伪领域高级的她心里暗暗惊讶,哪怕是伪领域巅峰,也无法发出这种程度的力量吧,不……难道说……不可能,明明只是展露出了伪领域高级的实力而已。

    阿姆露迪娜用力甩了甩头,将脑子里的百般困惑抛之脑后,或许就如同女王陛下一样,他的力量也不能用常识去衡量。

    “快看。”

    精灵魔弓手多尔多莱露的眼睛最尖,透过重重弥漫着的冰雾,一眼就看到了还远在几百米开外的动静。

    四人停下脚步,顺着多尔多莱露指点的方向看去,好一会儿,才逐渐从那漫天迷雾之中,看清楚了对面模糊的轮廓。

    ——在那朵冰蓝花朵正中心,一把长达六米的巨大冰剑倾斜竖着。

    握着冰剑的其中一端,手柄部位,正是她们的亲王殿下。

    而冰剑另外一端,将地狱骑士牢牢的钉在花朵中心,剑尖直透对方体内,完全贯穿之后再次插入下面的坚冰之中,这样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幕圣洁威严的审判——邪恶的地狱骑士被巨剑钉于冰蓝色的花朵中心,执行了死刑。

    四人愣愣的看了这一幕许久,好一会儿,最前面的阿姆露迪娜才迈开脚步,打算上前去打个招呼,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诸多感叹。

    “等等,还未到放松的时候。”

    这时,一直眯着眼睛跟在后面的洁露卡,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阿姆露迪娜面前,保持着她那副侍女姿势,将一只交叠着的小手九十度升起,挡在对方面前。

    “卡露洁大人,这……”

    停顿下来,阿姆露迪娜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洁露卡,似乎搞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拦她的去路。

    “在敌人尚未彻底消失之前,不要靠近,小心有变。

    只说了这么短短几个字,洁露卡就让阿姆露迪娜安分下来,目光瞭向远方的冰花之上,看着那仿佛已经变成气势磅礴的宗教画卷的景象。

    仿佛是在呼应洁露卡的说法一般,她的话刚刚落音,本来应该死绝的地狱骑士,在目光逐渐变得暗淡,逐渐变得脆弱的时候,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双目精光暴涨。

    在它暴起一瞬间,从那结实的毁灭骑士盔甲里面,突然喷出大量的邪恶雾气,这些黑色的,如同实质粘稠一样的恶心雾气,是由地狱骑士身上的核心邪恶力量爆发所行成。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它突然两只手一把抓住插在胸口上的冰之斩首剑,牢牢抓着剑刃,将整把剑从自己的胸口处拔了出来。

    在冰之斩首剑拔出来的瞬间,大量如同液体一般的黑色雾气从伤口处喷涌而出,这些强大的让人心悸的黑色能量,大概就是相当于我们的鲜血一样的东西吧,流多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地狱骑士将从自己身上抽离出来的冰之斩首剑,连着我一起高高甩飞,这时候,它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带着悲惨和壮绝意味的笑容。

    虽然完全无法从那顶头盔下看到地狱骑士的表情,但是转眼一瞬看到它的时候,我心里就是这么做出判断,地狱骑士,它在笑。

    大量的黑色雾气,依然源源不断的从它的毁灭骑士盔甲的各个接口缝隙处喷出,尤其是冰之斩首剑所留下的胸口那道巨大贯穿洞口位置,如同鲜血般粘稠的黑雾更是从里面狂涌而出,仿佛不要钱似地,虽然我的确不知道地狱骑士的血液值多少钱一斤就是了。

    不……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看地狱骑士现在的模样,全身都被黑雾所笼罩,目光也透露出惨淡决然的笑意,我心里升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不好,难道这家伙要玩自爆?!

    “既然是死,那就最后疯狂一把把,喀喀喀喀~~~~!!”

    如同我所预料的一般,回光返照的地狱骑士,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疯狂决决然的怒吼。

    然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那把魔法双手剑,紧紧握在手心中,突然用力往下向地面一插。

    顿时,那些从地狱骑士身上喷出来的黑色雾气,被牢牢插在地上的魔法大剑所吸收,不,甚至是地狱骑士留在体内的黑雾,也在通过双手源源不断的灌入魔法骑士剑之中。

    那种疯狂灌输能量的劲头,就仿佛要将自己的灵魂也化作力量,渗透到魔法剑里面一般,无论付出如何大的代价,哪怕是灵魂撕裂破碎,都要将眼前的敌人战斗至最后一刻。

    在如此疯狂的,不计代价的灌输下,地狱骑士手中的魔法骑士剑绽放出耀眼的黑红蓝三色光芒,剑身似不堪重负一般剧烈抖动起来……不,我们已经分不清是剑身在颤动,还是地面在颤抖了,魔法剑所爆发出来的光与声与影的交织剧烈震荡,剥夺着周围人的视觉和听觉。

    完全就是刚才那记冰之斩首剑的翻版,如果一个伪领域巅峰的高手,下定决心要同归于尽,殊死一搏的话,所造成的最后一记伤害力,绝对不比领域境界的强者的最强一击来得弱。

    也就是说,眼前选择了自爆的地狱骑士,所发出的最后一击,威力或许还在我刚刚的冰之斩首剑之上。

    该死的,早知道在刺下去以后,就多补补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地狱骑士来个五马分尸再说才对,果然还是和这类的恶魔交手经验不足啊,像这种地狱世界的正牌强者,绝对是一个个都光棍到了极点,每一个多少都有点压箱底的功夫,就算是死也要将你的一只脚拖下水,那轮得到你有那个余裕去摆胜利之后的pose呀?

    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地狱骑士手中的魔法大剑,显然已经吸收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黑蓝红三色光芒围绕着剑身剧烈旋转,无法好好相处的三股能量看起来暴虐异常,似乎随时都有暴走的危险可能性。

    地狱地狱骑士来说,手中的能量稳不不稳,能不能顺利撤掉,已经不再是他所要考虑的问题了,他只需将自己一生之中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剑挥出去,甚至,即使在这之前因为能量的冲突而引发爆炸,都没有问题。

    它,只是想让自己死的更有价值一点,带着这样的单纯想法而已。

    地狱骑士突然动了,在这一刹那,它的最后一丝生机已经完全流逝,那双眼睛忽明忽暗几下后,突然失去了光芒。

    没有了盔甲里面那双锐利目光的地狱骑士,看起来就像是一副空荡荡的骑士盔甲,实际上也是,只不过是里面多了一副骷髅架子罢了,但是,这副盔甲却依然忠心耿耿的执行着主人生前的遗志。

    于是,在最后一丝生命流逝之后,已然是死物的骑士盔甲,依然在向前冲着,高高握起手中拿把宛如核弹一般恐怖的魔法大剑,朝这边笔直冲了过来。

    这时候,我除了苦笑,还能怎么样?

    躲,到是可以,无论我躲不躲,那副失去灵魂的盔甲都会将魔法大剑斩下,然后是理所当然的,受到斩击冲击之后发生巨大的爆炸。

    就算是凭仗着月狼的速度,我亦没有信心能够有足够时间完全逃脱爆炸范围,当然,能逃远一点,收到的波及自然会小一点。

    这样考虑的话,貌似应该立刻闪人才对。

    可是……后面几百米处,还站着愣愣不动的四个人呀。

    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许许多多的精灵在那里。

    她们可没有月狼的速度,哪怕是现在察觉到,恐怕也躲不过波及的范围了。

    我因为把希望寄托在她们的实力上,祈祷她们哪怕受伤也好只要不死就行了,尤其是我身后那四位,真的可以承受得起领域级的爆炸威力吗?

    即便是不 站在精灵亲王或是联盟长老的角度上,而是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没有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类,我也别无选择。

    思维的速度据说可以达到光速,那么这些念头转过,也只不过是不到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可是,地狱骑士那把魔法大剑似乎比光速还要快,在我刚刚完成念头流转,抬起头的一瞬间,那把高高举起的魔法大剑已经从我的头顶上砍了下来。

    现在变身地狱格斗熊的话,时间还来得及吗?算了,应该对月狼变身有自信才对。

    伪领域——最大压缩!!

    缠着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教的伪领域压缩技巧,一瞬间发挥了出来,在这种危机时刻,潜力从所未有的爆发出来,原本最多只能压缩到十米直径的伪领域,瞬间就被死死的浓缩在三米半径之内。

    在这里面,已经完全变成一片冰蓝之色,和领域所独有的属性颜色已经一般无二。

    无论地狱骑士手中的魔法大剑,是达到了领域的威力也要,甚至是超过了也好,但是唯一一点不变的是,它本身还是伪领域境界,况且现在已经完全丧失生机,只剩下一副空壳。

    这样一具死物,又怎么能够发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去抵抗月狼的伪领域?

    在浓稠的冰蓝色伪领域形成一瞬间,地狱骑士的……尸体的动作,就像是跨入了一个时间流逝比正常要慢上十倍百倍的奇异空间一般,变得缓慢起来,头顶那重重落下的魔法大剑,所滑落的轨道痕迹也变得清晰可见,而不是之前一片模糊的极速光耀。

    甚至于,剑身上缠绕着,互相排斥着的黑蓝红三股颜色能量,它们的流动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

    这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冰冻力量能够迟缓人的动作,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知道的也是,冰冻力量的迟缓效果,只对实物发生作用,对于非实体的,比如说能量这种东西,却毫无用处。

    就比如说法师挥射出去的闪电,即使找到冰冻力量的包裹,速度也不会有丝毫减慢,这是一个道理。

    但是月狼的冰冻力量却做到了。

    只要知道这股奇异的冰冻力量,就连看不到摸不着的思维都能迟缓,那么即使知道它能够对能量体发挥效果,也不足为奇了。

    这是一闪即逝的机会,虽然被迟缓了许多,但是,那把剑落下的速度依然非常非常快,一旦这把剑落下,便会有不知道多少精灵伤亡,即便是自己也不敢说能够百分之百的安然无恙。

    所以,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不到半秒。

    在这刹那之间,我身体一矮,从高大的地狱骑士侧边绕到它的后背,一对手臂从它的腋下身过,牢牢的将它整个肩膀抱住,箍住。

    然后,双腿发自全力的一蹬,以月狼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化作一颗逆向重力飞行的流星,向天空云际冲了上去。

    片刻之后,刺眼的爆炸光芒从云层之中撒下,强大的气流将所有云朵都卷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形状,从地面上看去,天空的云朵形成了一朵巨大无比的云之花。

    地上一朵冰之花,天上一朵云之花,这还真是……

    可惜,阿姆露迪娜几个已经没有丝毫心情去欣赏这种奇迹之中的奇迹,她们一颗心七上八下,目光紧紧盯着天空某处。

    再过了片刻,一道白点坠落,这时候,身后的洁露卡突然从最标准的侍女化身为最英勇的女骑士,在阿姆露迪娜她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化作一道黑影越上半空,和从天而降的那道白点交汇。

    “放心吧,我还死不了,就是有点疼。”

    尴尬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我对此时的姿势——被娇小玲珑同时又能感受到精灵少有的丰满曲线,耀眼的瞳孔和发色散发着如同紫色郁金香般的光泽和芬芳的美丽女佣洁露卡,公主抱式的搂着的事实,感到极其无力吐槽。

    这黄段子侍女,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很好,等我研究好了,下次就变身成血熊,看你还玩不玩得起公主抱。

    好吧,终于写完了这场战斗,我也无力吐槽了……!!!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