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关于正式友好会晤的诠释
    ***************************************************************************************************

    “等等!!”

    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之后。我轻轻放下怀中的小幽灵,脸色沉痛的突然站起来,大声宣布道。

    “那可是露西亚特地做给我一个人吃的,所以我要全部吃掉!!”

    “谁……谁会特地做给你吃呀?!你是傻蛋吗?傻瓜,白痴,坏蛋~~”

    露西亚气呼呼的反驳道,不过光看她此时已经羞红到不行的脸蛋,和骂到第九百三十五章 关于正式友好会晤的诠释最后不可控制的变得柔软无力的羞语,大家就已经知道谁的话真谁的话假了。

    总而言之,我是一把夺过了所有的菜盒,像是抢到了美食的野猫一样,躲到远远的角落,背着大家,暗自垂泪的一一打开盒盖。

    肉类和蔬菜的分量十分均匀,显然是考虑到了营养的方面,肉块和蔬菜的大小精致而工整,形状均匀,看来已经细心到了会去考虑到食用者的嘴巴大小,以保证对方能够一口吃下的程度制作,色泽的搭配更是下足了功夫,看上去就宛如艺术一样。让人难以下口。

    只要看上一眼,就大概能想象到必须花费多少时间和心思才能做出这样集味道(仅用鼻子判断)和营养和艺术为一体的菜肴,只要一想到是为了自己而做,眼中似乎就能看到一道带幸福微笑满头汗水的在厨房里忙碌个不停的身影,眼睛也会逐渐湿润起来。

    多好,多痴情的女孩呀,虽然傲娇了一点,虽然经常将盐的分量搞错了一点……

    我心怀感激,泪流满面的以飞快的速度,将第九百三十五章 关于正式友好会晤的诠释这些仿佛艺术品一样的食物,送入口中。

    记得在原来的世界,古埃及的法老王死后,似乎是将香料塞入腹内以保存尸体,就是不知道我现在这种做法,将盐拼命的灌入胃里,会不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大概不同,这样做好像只会变得咸鱼的样子。

    “吴,你这家伙太不够意思了,我也想品尝一下天狐殿下亲手做的菜呀。”

    正在我以泪洗脸,独自垂泣的时候,肩膀突然被重重一拍,擦干泪水回过头,高特那张傻脸带着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这种好事可不能让你一个人独占,我也要尝尝。”

    说着,高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在上面捏了一块肉,得意的冲我一笑。然后抛花生粒一般扔入嘴里。

    由始至终,我都是保持着冷眼旁观的态度,先不说高特的速度贼快,来不及阻止,就算来得及我也不会阻止他。

    然后,一嚼……

    “呃?”

    高特鼻子里发出的喷气声,就仿佛一口气灌入了一整瓶辣椒酱般,脸色逐渐变成酱红色,一副忍得很痛苦的样子,嘴唇剧烈颤抖,眼看就要一把吐出来的样子。

    不许吐出来!!

    我用眼神制止了他。

    吞下去,就算死了也要给我吞下去!!

    这样用眼神发出信息,我端起还装着一小半菜的菜盒,在高特惊讶的目光中,咕噜噜的全扒到嘴里,目光呆滞,整张脸都快要皱成一个“盐”字型,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一点一点的吞了下去。

    眼角泛出泪光,似乎受到了我比烈士还要烈士的举动的鼓舞,高特终于一口吞了下去。拍拍我的肩膀,露出“你也真是不容易啊”的钦佩目光,然后嗖一声向洞口冲了出去,大概是去啃雪去了。

    高特走了以后,我回过头,继续和还剩下一半的菜盒奋战。

    “大猩……咳咳,高特前辈说的对,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让凡老大你一个人独享呢?我们也要吃露西亚大姐做的菜。”

    猛地三道身影出现在我面前,那高大的,耸立的,笔直的形象,就宛如自愿留下来断后的勇士一般,充斥着视死如归的气概。

    “老马,你们……”

    我的视线骤然模糊起来,这些家伙,混蛋,偶尔还真不错……

    “凡老大,我们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不管呢?”马拉格比暗地里朝我竖起大拇指。

    “没办法,谁让她是我们的露西亚大姐呢?”

    库克淡然微笑着,一副真拿她没办的样子耸了耸肩。

    “替我照顾好莱娜。”白狼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足足解决完了一整盒菜之后,三人也向洞口狂奔而出。

    喂,记得留点雪给我解渴呀,如果能存活到最后的话。

    我心里有些担心,这四个人会不会将整个哈洛加斯山的雪一扫而光,那样的话等会我岂不是要被咸死?

    “什么呀,你们这些傻蛋,对我的手艺有什么不满吗?”

    看到高特和马拉格比他们的模样,露西亚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一脸怒气冲冲的来到我面前。

    “老娘做的菜。就真的让你们那么痛苦吗?”

    说着,她小手飞快的捏起一块炸肉丸,咕噜一声含入嘴里。

    嚼嚼嚼嚼……

    我保持着呆滞表情,一副世界末日到来的样子。

    咕噜一声,小狐狸吞了下去。

    “嗯……”

    发出意外冷静的沉吟声,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味道一般,沉思起来。

    “嗯,是有点咸了,其他到没什么问题。”

    还有点?还没什么问题?

    如果墙壁上有一块冰锥的话,我真想一头撞上去算了。

    这只小天狐的味觉果然和我所料的一样,和普通人有些微妙的差别,我就说,身为制作者,她不可能不亲自品尝一下自己的手艺,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发现问题所在呢?

    等等,如果她自己察觉不到,觉得这仅仅是有点咸的程度,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后还要继续这种悲剧?

    不要啊,呜呜~~

    这一刻,我深刻而沉重的体会到了小狐狸的爱,宛如这些菜的盐浓度的浓浓的爱。

    难道说,这是天狐的特色?

    突然想起狐人族的老玛玛加大长老曾经说过的话——别看天狐媚骨天生,其实她们比任何人都要钟情和痴情。但是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历代天狐的爱都是以悲剧告终。

    我想,这种悲剧,是不是也包括了天狐的独特味觉,并且在这种味觉引导下所制成的食物,会不会……有天狐的爱人是被活生生咸死的呢?

    有可能吧,被至纯至媚的天狐魅力所魅惑,哪怕就是被咸死,也说不出一个“不”或是“咸”字,这样活生生的被咸死的家伙,理论是存在的。而且可能性不小。

    想到这里,我不禁冷汗嗖嗖。

    在马拉格比三人的分担下(高特只吃了一块,纯粹是打酱油的),我好歹是在确保存活的前提下消灭了那些毒药,然后在外面找了块一人高的冰块,一口气就啃了半块,要不是肚子已经撑的不行了,我绝对会将剩下来的一半也干掉。

    “噩梦啊~~~”

    摇摇晃晃回来的时候,我抱着被冰块和咸菜撑起的肚子,瘫软在了小幽灵旁边,这只小圣女仿佛在梦中嗅到了什么,娇俏可爱的小鼻子一耸一耸,还没等我完全躺下,就整个贴了过来。

    仿佛为了惩罚我刚才丢下她不管一般,用了最残酷的十字锁骨法,明明是纤细弱质的四肢,明明是少女抱着抱枕的轻柔力气,但是却奇妙的将我全身固定起来,无论活动哪一根骨头都会引起全身酸痛,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这小圣女究竟是打哪里学来如此可怕的柔术?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很安心的舔了舔嘴唇,将睡得稀里糊涂的脸蛋靠在胸膛上,呜哇哇的轻吟发声,似乎又梦见了什么好吃的,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这小馋虫。

    我轻轻揉着那一头月色柔发,在肚子发出严重悲鸣的情况下,大脑明智的选择了逃避痛苦,眼睛一合,靠着小幽灵也跟着睡了过去。

    梦中,梦到了面带和蔼笑容的奶奶,坐在灿烂的花田里面,用那久违的,让人泪如泉涌的慈祥声音,挥着手招呼我过去……

    好险,差点以为要完蛋了!!

    就在越过那条生死界限的一瞬间。我猛地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揉揉眼睛,对面的篝火依然在顽强的发出明亮黄光,伴随着噼里啪啦响音,衬托出一股额外的宁静,睡之前那些喧嚣统统都不见了。

    刚想活动身体,却发现小幽灵依然还用着她犀利的十字锁骨将我牢牢禁锢住,一动也动不得,保持着睡之前的模样,脸蛋贴在怀里,胸襟已经被口水打湿。

    两个人的身上,盖着一张厚厚的毯子,大概是睡觉的时候,维拉丝或者是谁帮我们盖上的吧,真是太感谢了,在哈洛加斯这种鬼地方,就算是冒险者这样睡着也会感冒。

    “小幽灵,起床了。”

    我艰难的摆动着下巴,在她耳边轻轻呵气道。

    “嗯呜~~~”

    显然,眼前这位睡神小姐并不是这么容易被叫醒的,虽然想要叫醒她其实很简单,比如说让高特过来,只要一接近她的警戒范围,自然就会醒。

    不过,总是忍心不下用这种方法打扰小圣女的梦乡,或许真如其他人说的一样,我似乎太宠溺她们了一点。

    没办法,谁让这些女孩是无可取代的至爱之物呢?

    轻轻叹了一口气,我选择了另外一种办法——下巴轻磕,将嘴唇轻轻贴在那光洁的额头上面,吻了一口。

    “嗯呜?”

    就仿佛发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发出一声梦中轻咦,然后,小圣女轻轻改变着睡姿,仰起头,如同雏鸟讨食一般,将那圆润香甜的嘴唇迎了上来,明明睡的那么死,却能轻而易举的找到的我嘴唇,贴了上去。

    这睡梦神功,真是……太厉害了。

    心里暗暗这样感叹一声,我心怀感激的享受着送上门来的服务,品尝着那柔软香滑的娇唇和甘甜的唾液,将这睡得正死的小圣女狠狠痛吻了一番。

    拖她轻微移动了身体的福,十字锁骨法也自动解开了,我轻而易举的从她四肢纠缠中抽身出来,然后拍拍脸蛋。

    “小幽灵,要睡觉的话,回项链里去睡。”

    “呜咕~~~”

    好像是埋怨我抢走了她的“抱枕”一般,能发出恐怖的十字锁骨技法的小胳膊小腿,不甘心的在空空如也的空气中挥舞几下,确定最舒服的抱枕已经离自己而去,并且不会回来之后,她才发出一声梦中悲鸣,似睡似醒的颤抖着睫毛,迷糊的打了个哈欠,刺溜一声,钻到了项链里面。

    哎呀哎呀,打扰了你的睡眠还真是抱歉了,不过我可不能一直这样躺着不动,有这个舒舒服服的抱枕在(咳咳,有点自夸的嫌疑),我敢打包票,如果不被吵醒的话,这只小圣女绝对能睡个三天三夜。

    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身体,摸摸肚子,还有点鼓胀,还好,看来已经消化了大半,我真是太佩服自己的胃了,竟然连如此恐怖的东西都能消化得了,冒险者都是小强么?

    总之,以后是不想再看到小狐狸的菜盒子了,这可比三无公主的猎奇料理还要可怕,虽然三无公主会经常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菜色,不过以本人长期的经验断定,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几率,看上去很恐怖的东西,会出奇的美味,这个概率似乎和她当时的心情好坏有很大关系,反正这无口公主心情很差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好吃的东西,这一点是可以保证的。

    呜~~口渴了,去外面啃几口冰吧,虽然在这种天气,将水在篝火上热一热再喝会舒服些,不过饥渴难耐的喉咙似乎有些等不及了,急于想吃点冰凉透心的东西缓解一下,果然是“余毒”未消吗?

    快速挪动脚步,将将洞口堵得密不透风的石头搬开,一阵慑人的冷风顿时涌了进来。

    我去的,原来已经天黑了。

    搬开石头一看,我才恍然,这一觉竟然睡了一整个下午,这可不像平时那个机灵机警机动激情四射的自己呀,难道是被小幽灵的睡意传染了?或者是因为小狐狸的地狱料理威力太大,让自己在花田里久久徘徊无法脱身?

    难怪大厅里面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了。

    哈洛加斯山上的冰,就和罗格草原上的泥一样,到处都是,随便找了块大小适中的,抱着啃着,走回来,将洞门口重新用石头堵上。

    “哟,凡老大,你终于醒了。”

    迎过来的是马拉格比,似乎是刚刚搬开石头的时候,突然涌入的冷风惊动了里面的人,所以出来看个究竟。

    “老马,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大口大口的啃着冰块,我一边问道,利用星辰月亮判别夜晚的时间,这一点在哈洛加斯通常是行不通的。

    “在营地的话,大概只是太阳下山的时间吧,大家也才刚刚散而已。”

    马拉格比微微一笑,示意着我不用担心,看来这一觉,也并没有刚才预料得久,怪只能怪哈洛加斯的夜晚来得太快了。

    “呀,多亏了凡老大和高特老大,挖了那么多洞,加上我们四个,每人一个住下都绰绰有余了。”

    “哦,是吗?”我随口应了一声,目光巡视了一眼,果然,透着灯光的地方多了四处。

    “真可惜呀,要不是丽娜大姐的话,今晚就可以和高特老大彻夜倾谈了。”

    似乎对加入动物部队有着奇怪的强烈愿望,马拉格比这样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你们四个家伙就给我搞基去吧。

    心里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我正要回到属于自己和维拉丝她们的房间里,突然,马拉格比拉了拉我的斗篷。

    “露西亚大姐就在那个房间哦,凡老大,嘿嘿~~~~~”

    这样说着,他发出一连串龌龊的笑声,表情也变得**无比,满是一副“你懂的”的恶心态度。

    “咳咳,老马,你在想什么,我和小狐狸可是纯洁的关系。”

    眼角瞟了一眼马拉格比所指的地方,是我的错觉吗?被他这样一说,似乎真的能从透露出来的暧昧暗黄色灯光里,隐约闻到属于小狐狸那股独特幽香。

    “切,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吧,真当我这个露西亚小队队员是白当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马拉格比扔了一记鄙视目光,随后又发出让人恶心的笑声。

    “反正我话是说到这里,去不去就是凡老大你的事情了。”

    带着一脸猥琐笑容的走回自己的房间里,突然,他回过头补充了一句。

    “凡老大,快点将露西亚大姐驯服吧,我发现她和你好了之后,脾气变得好多了,偶尔还会犯傻,太有意思了,当然,厨艺除外。”

    提起那恐怖的东西,我和马拉格比不由齐齐打了一个颤抖,他用郁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我让小狐狸脾气变得温顺的同时,却又激发出了她的另外一个恶魔属性,不知道是应该感谢好,还是怨恨好。

    喂喂,别擅自误会什么呀混蛋,都说我不是那样的人了!!

    看着马拉格比消失在房间里的背影,我再看看露西亚的房间。

    不过,咳咳,那个……对,就是那个,联盟和狐人族不是处于结盟状态么?偶尔也应该联络联络感情,加深一下合作才对,我现在是代表联盟长老与狐人族的天狐圣女,进行正式友好的访问,绝对不是抱着什么私人的目的,就是这样。

    找到了这么好的理由之后,我心安理得的拐了一个大弯,大步向小狐狸的房门走了过去……

    ********************************************************************************************************

    压秒成功,最难一个坎似乎已经迈过了,这个月大概不会再悲剧了,呃,大概……!!!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