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失业危机!
    ********************************************************************************************************

    天一大亮。睁开双眼,我亲了亲还像无尾熊一样,用纤柔四肢牢牢纠缠着,把我的身体当床的倚在怀里迷糊梦呓着的小莎拉,悄悄起了床,准备好一切之后便往阿卡拉的帐篷走去。

    太阳还未出来,天空有点朦胧,从草原深处拂来的稍微有点湿冷的风,带来了那里独有的如甘草味般的新鲜空气,深呼吸一口,五脏六腑都像得第八百六十四章 失业危机!到了洗礼,产生一种吸下这一口气能多活三五年的感觉。

    虽然话是夸张了一点,不过这或许就是暗黑人在文明如此低落的条件下,自然状态下死亡的平均寿命都能达到百岁以上的秘诀吧,这里的环境太优越了。

    当然,享受这个美丽世界的不单单是人类、精灵、龙族、兽人、矮人等智慧生物,还有其他各种魔兽野兽,因此它们也变得越发强大,甚至产生一些世界之力级别的,经常袭击城市村落,可谓是有得必有失。

    然后。来势凶猛的地狱一族出现了。

    这就是超简洁版的暗黑大陆构架诠释了。

    已经有不少营地人起了床,开始了一天的忙活,街道上随处可见在晨幕下三三两两的朦胧人影背着锄头和镰刀,或是牵着赶着牲畜,用一种难得的悠闲节奏在大街上行走,关系好的会打一声招呼。

    虽然平淡,却让人享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纯真朴素之美,让人不由的想保护这股感觉,这种宁静。

    靠近营地北区,可以隐隐听到那边的训练营传来的学员们的吆喝第八百六十四章 失业危机!声,偶尔看到几个勤快的新人冒险者已经起床,往北区另外一边的训练场和擂台走去,开始磨练队伍。

    对于新人冒险者来说,历练还是个新鲜事儿,虽然充满了杀戮和危险,但他们还年轻,很快就会被爆出来的一件白板布甲,又或是几枚金币,一瓶药水,一条腰带所鼓舞,那种对装备共有的渴望,激励着他们前进,要是爆出件蓝色装备,那可不得了,今天一天不历练了,扎营庆祝吧。

    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刚刚来到暗黑的时候。也曾为第一枚钱币,第一瓶药水,一件白板装备,第一件蓝色装备,还有干掉毕须博须之后的第一件金色装备,又或是第一次学习技能,召唤出猛毒花藤,升到12级学习二阶技能,等等这些,都为之兴奋激动过,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能够像升级之光一样,让人顿忘疲惫,身上充满了干劲,脑海里充斥着自己的人品开始爆发了,下一批怪物肯定会爆出【xx装备】的妄想。

    每个人,哪怕是再倒霉的人,都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与众不同的,坚信着自己总会有人品的时候,所以赌博这种玩意才会盛行。当然,某只伪娘或许已经有了顿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被关在精灵族的大牢里面呢?

    咳咳,跑题了,总之,这是新人独有的朝气和干劲,当然,也不是说我们这些老冒险者就没有了,我们也会为一件好装备而高兴,为打败一次强敌而欢呼。

    只是在逐渐深刻的意识到了战斗的残酷性,和这个世界的残酷性,每向前踏出一步,对整个暗黑大陆的大观念,便会了解的更多,心中自然就多了一种无法用语言诉说的沉重和压抑。

    说起来,我也不过历练了九年不到而已,年龄三十多出头,放在暗黑世界里头,只相当于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对于那些寿命更长的冒险者来说,更像是乳臭未干。

    以我这年龄和历练时间,普通来说,哪怕放在号称新人培训基地的第一世界,最快算来也不过是库拉斯特级的冒险者,或许已经没有多少人一口一句菜鸟新人叫你,但要是自称是老鸟的话,肯定是会被别人嘲笑的。

    内心这股沧桑感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我禁不住泪流满面起来——青春的日子一去不复回呀。

    路上行人,见一斗篷男走着走着。前几刻还东张西望,精神满满,但是突然就伤心起来,不由像是怕传染到什么似的惊恐拉开距离,口里嘀咕着诸如【多年轻的小伙子呀】、【是呀,年纪轻轻脑子就……】的话。

    你才坏掉,你quan家都坏掉算了,冒险者那颗如同折翼天使一样的忧郁内心,你们懂么?!!

    我化悲哀为愤怒,瞪了他们几眼,把他们都瞪跑了才算了事。

    看到阿卡拉的小帐篷后,我反倒犹豫起来了。

    要问的事情太多了,这次第二世界之旅,发生的事情不多,但是样样都让我震精。

    “吴,你来了么,快进来坐坐。”

    阿卡拉似乎起的比我还要早一些,在小帐篷附近的空草地上活动着身骨,远远的就发现了我。

    这还真的是盲人么?就算是正常人,一般也无法做到吧。

    对于阿卡拉表现出来的灵异能力,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只希望以后莱娜能像个正常一点的女孩子、狼孩子。

    我们两个并没有进帐篷入座,反正就阿卡拉那小黑店里的布局。我闭着眼睛都能指出她的收钱箱放在哪里……咳咳咳,别用看小偷的目光看着我,这是误会,我只是打个比方罢了,就阿卡拉的小黑店,抛去成本,一天能赚几百金币就差不多了,凑在一起还不够买块碎裂宝石呢。

    乘着早晨空气新鲜,我在阿卡拉的盛情邀请下,踏在翠郁的小石路上散步,边走边聊起来。

    “想问的有很多。都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了,唉,算了,还是先问问最近营地有没有出什么问题吧?大家都还好吧?”

    我挠了挠头发,来时路上想好的,有着男人气概的沉稳稳重睿智的发言,此刻似乎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自己终究不是卡洛斯那样的人呀。

    “呵呵呵~~~”

    阿卡拉没有立刻回答我,光顾着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吗?”

    我想了又想,虽然自己第一个问题似乎有点白,但是……似乎完全找不到能让阿卡拉这种沉稳的老狐狸笑个不停的笑点存在啊。

    “我是高兴着呢。”阿卡拉点点拐杖,温吞吞的笑道。

    “亲爱的吴,你越来越有长老的模样了。”

    “是……是这样么?”

    我略为沉思起来,是不是像那种调皮大男孩结婚以后为了养老婆而开始努力工作,于是被邻居夸有丈夫模样的感觉呢?

    完全无法想象。

    “放心吧,一切安好,有我们在,不会出什么乱子。”

    在我大脑一片混乱纠结的时候,阿卡拉的答复响了起来,顿了顿,她突然露出微妙的表情,下意识的将拐杖抬起来,插下去,将脚下好几颗可怜的碎石击飞。

    “尤其是卡夏不在,更是好的很,原本以为没有她,训练营和士兵们会出些乱子,没想到她走了以后,工作反而更加顺利了。”

    阿卡拉依然面带着微笑,但是我却仿佛能感受到她反面露出来的夜叉面孔。

    危险——老酒鬼面临着失业危机!!

    这句话,似乎可以用来当做今天的日记标题呢。

    顺便一说,老酒鬼不在的原因,是因为维拉丝她们,在我离开的时候,她们也一起去了库拉斯特历练,女孩们拒绝了小雪的保护,这让我左右为难起来,左右看看就老酒鬼一个闲人在。于是就求着阿卡拉让她去暗中保护了。

    虽说老酒鬼人品不怎么样,更无节操,但好歹是位领域级的大神呀,起初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打着一开始提高点标准,阿卡拉怎么也会卖几分面子,派个强大点的保镖,没想到她竟然一口答应了,再说老酒鬼,找到她说明了情况以后,她答应的更是快,库拉斯特的酒好呀——她当时几乎就要把这句话写在脸上了。

    结果这家伙享福的人品还是不够,仅仅在库拉斯特卖醉了一个月,因为拉尔他们的回来,就让整个暗黑大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美女冒险者小队的历练之旅,提前了许多结束,这家伙也只好拎着尚未尽兴的酒壶,悻悻然的跟了回来。

    这是昨天晚上来我们家蹭了一顿的西雅图克之语。

    “多亏了琳娅,回来的这几天,这孩子可帮了我大忙,有她和莱娜在,我似乎可以考虑让卡夏和法拉这两个家伙专心干自己的活了。”

    阿卡拉有点跃跃欲试的说道。

    哦呀,就连法拉老头也要面临失业危机了吗?不知道这两个罗格第一和第二吝啬,若是在天之灵(?)听到了阿卡拉现在这番话,会露出什么脸色呢?

    很感兴趣。

    咦?

    话说回来,法拉老头也就罢了,老酒鬼那混蛋有活干吗?她的活该不会就是充当天天喝酒天天捣乱天天被酒吧老板催债的搞笑艺人角色吧?

    “哪里,阿卡拉奶奶,我觉得他们的能力都很出色,只是要多加鞭笞才行。”

    我用连自己听着都觉得虚伪的口吻,这样说道。

    你这老狐狸,教坏了我家的莱娜还不算,现在又盯上了琳娅吗?不行,绝对不能给你,琳娅是我的,得伺候我,不会再给联盟打工了。

    我开始考虑着若是以后老狐狸又想将琳娅叫过去当苦力,自己干脆就以丈夫的名义一整天将琳娅搂着不放的可行性,总之家里有我一个打杂的就够了,不能再让维拉丝她们受苦。

    “呵呵呵呵~~”

    阿卡拉温吞吞的和蔼笑了起来,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一般说道。

    “放心吧,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几把老骨头还能再干上几十年,不会让你们这些年轻人早早就接手的。”

    说到这里,她微笑着的和善面庞上,似乎掠过了一道阴影。

    “在这之前,我会好好压榨干净卡夏和法拉的精力,让这两个家伙没有功夫再去做一些让人头疼和添麻烦的事。“

    出现了!!老狐狸阿卡拉的资本家伪善笑容下的压榨模式!!

    “好吧,该说说正事了,我知道你很多问题想问,比如说为什么我会让牧师出现,对吗?”

    沉默片刻之后,阿卡拉停了下来,抬起泛白的双眼,眯着看向那正缓缓从草原尽头处上升起的朝阳,如同照射过来的几缕金色晨光般温和而威仪的话语,从她口中道出。

    “正是这样,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以这种事情为契机让牧师公之于众。”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紧紧盯着阿卡拉。

    “其实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呢。”

    阿卡拉说了让我摸不着脑袋的话。

    “爱丽丝的事情,圣女的职业,你不是一直瞒着大家吗?”

    “这个……雅兰德兰大长老没有告诉你么?”

    我不由讪笑起来,其实内心打的主意,就是如果雅兰德兰告诉阿卡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是没告诉,那就更好了,以小幽灵的巨大潜力,被阿卡拉她们知道,岂不是又得早早肩负起什么拯救暗黑大陆的使命?

    这种事情,由我来给她背负就行了。

    虽然我也没指望能一直瞒过阿卡拉她们,迟早有一天,就算阿卡拉她们不催促,小幽灵自己也会走向成为强者的艰辛路途,不过这种事情能迟一天就迟一天吧,反正暗黑大陆也不会因为小幽灵早几年成为强者就能得到拯救。

    “你的想法我了解,也不会怪你,不过,如果我想恳求你,让爱丽丝大人强大起来,你可以不怪我吗?”

    叹一口气,阿卡拉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这位老人,我陷入了沉默。

    她是无私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大陆,呕心沥血,没有一份利己,就算是这样要求我让小幽灵踏上圣女之道,我也升不起一丁点的怨恨。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还是让小幽灵自己回答吧。”

    同是叹了一口气,这样说道,因为,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摘下项链,一抖,再抖,三次过后,一团雪白的发光体,发出哇的一声惨叫,从项链里面被抖了出来。

    将就要和地面亲密碰触的小幽灵一把捞起,搂在怀中,我朝还在迷迷糊糊揉着小脸的圣女大人微微一笑。

    “小幽灵,太阳晒屁股了,要起床罗。”

    “啊呜呜~~”

    睡眼惺惺的睁开那双璀璨耀目的银色眼眸,看了我一眼,仿佛还在梦游一样的迷糊声音轻轻响起。

    “呜~~咕~~,是~小凡~么~?”

    “除了我,还有谁能以这种方式叫你起床?!”我有点得意的宣称道。

    “也是~呢~!!”

    小幽灵似乎清醒了一点,让人着迷的银色眸子里闪过了困扰之色,轻轻道。

    “那么……”

    嗯?

    “那么……接下来……日常的……早安咬~~啊呜(张嘴,我咬xddd)~~”

    “嗷嗷嗷嗷——!!!!!”

    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从一大早的清新幽静的草原小道上响起,惊起晨鸟一片。

    ……

    “可恶,别把这种危险的事情当做日常呀傻蛋!!”

    揉着仿佛被小型犬科咬过的,脖子上两排整整齐齐的牙印,我悲愤无比。

    “小凡你才是呢,别把本圣女从项链里抖出来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呀傻蛋,你知道睡着正香的时候突然掉下去是什么感觉吗?”

    飘浮在离地面一尺高度的发光体幽灵,双手叉腰,瞪着她那双大眼睛说道。

    “可以在梦中领略到翱翔天空的美妙感觉!!”

    我毫不犹豫的朝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这样说的话,下次小凡睡着的时候,我也要让你做遨游天空的美梦,而且做足十分钟哦。”

    小幽灵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错了!”

    虎躯一震,我笔直身体,弯腰道歉。

    做足十分钟……你究竟想要将我带到多少米的高空上扔下呀你这暴力圣女。

    阿卡拉在一旁微笑的看着我们进行完了日常的打闹以后,才缓缓开口。

    “圣女殿下,安好。”

    “哇!!老狐狸阿卡拉!!”

    小幽灵现在才发现阿卡拉在一旁似地,惊呼一声,绕了我半圈躲在后面,探出半张脸窥视着阿卡拉。

    “老狐狸……是么?”阿卡拉露出微妙的笑容。

    “嗯,小凡是这样说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阿卡拉笑呵呵的看着我。

    “……”

    姓名:吴凡;

    职业:德鲁伊;

    工作:联盟长老(打杂型);

    现正面临失业危机!

    ********************************************************************************************************

    笔名:小七。

    职业:九流写手。

    总是过着随时面临失业的危机人生(otz)。

    总是过着随时丢掉全勤的压秒人生(otz)。

    求推荐,求月票。!!!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