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神秘】的职业
    ***********************************************************************************************

    “对了。里肯和汉斯他们呢,也起来了吗?在哪里?”

    走了一会,我到是想起来,竟然阿琉斯在这里的话,那么她的队伍,汉斯他们应该也休息过来了,至于为什么能肯定里肯队伍也会出现,那是因为……

    嗯,这个很难说,应该归类为说死对头呢?基友呢?心灵感应呢还是什么来着?

    果然,阿琉斯蹭蹭的点着头,目光一直在我手中的第八百三十二章 【神秘】的职业书上和脸上上下徘徊,因为上下存在着垂直高度,所以她看起来就像一直点着头,在其他路人眼中俨然成了一个看着男人在点头的古怪角色。

    “啪”一声,我打。

    “呜呜~~”

    “喂喂,别在大街上抱头蹲下呀傻蛋~~!!”

    我对这个小动物一般的天然腐女真的是无奈了,将她背后的斗篷帽子一拉,一罩,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散发着寒冰气息的刺客。

    人家川剧只变的是脸。她到可好,气质都能瞬间转化……

    在冷冰冰的阿琉斯带领下,我们终于来到一间酒吧面前。

    咳咳,事先说明,可并不是因为阿琉斯带领我才能来到的,只是因为有非买不可的东西去了一趟贸易区,绕了一段路后恰恰好和这死腐女相遇而已。

    不过,酒吧门前一幕却让我们相当困窘,人山人海的冒险者拥挤于门前,似乎在争抢着什么,一名貌似酒吧老板的中年男子站在远处,欲哭无泪。

    “来来来,新鲜**的烤鸡翅,全家来一桶,优惠更美味!!”

    “热乎第八百三十二章 【神秘】的职业乎的汉堡,热乎乎的汉堡,天天汉堡包,日日好心情!!”

    喧闹之中,某两道异常耳熟的吆喝声响起。

    “……”

    这让我情何以堪。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回过头,指着人群里汉斯和里肯的吵骂声问阿琉斯道。

    “请不要……介意……这是常有……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琉斯已经脱下斗篷帽子,手里还各自抓着几块鸡翅和一个汉堡,一边腮帮鼓动的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应道。

    好快!这家伙好快!这也太快点了吧混蛋!因为是队友已经习惯这种景象兼且身材娇小身手灵敏是刺客的关系吗?所以就能在我一句话的时间里杀入人群获得战胜品吗?斗篷帽子掉下来,还有凌乱的翘起几根呆毛的火红长发,也是强行挤入的下场吗?

    这些都不重要,至少分给我一个呀!!

    “老师。吃……”

    似乎听到了我心灵的呐喊,阿琉斯伸出油呼呼的小手,很大方的将手中的炸鸡块和汉堡都给了我。

    “哦哦~~”

    真是感激不尽了,这种野蛮人和圣骑士挤在一块,德鲁伊变身熊人冲撞,巫师开启冰封装甲示威,死灵法师召唤石魔大杀四方的肌肉和汗水挥洒的拥挤场面,我可真没那个胆量参与一份。

    最重要的是,可以乘着接过炸鸡腿和汉堡包之际,将手中这本该死的bl书塞到物品栏的角落里让它永不得见天日。

    “没关系~~”

    阿琉斯啪啪的拍着手上的食物残渣,擦了擦手,抬起头,看着人群涌涌,汗水挥洒,肌肉挤压的场面,两眼突然冒起了精光,手一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本笔记和一只羽毛笔。

    “十分十分……多的素材……十分十分……多的灵感……”

    在一个最佳观察的角落蹲下,落在笔记本上的羽毛笔带起片片残影,原本空白的笔记本页面。像是印刷一样速度,唰唰留下一页页娟秀小字。

    “……”

    我早该想到这死腐女会有这种反应才对。

    自己貌似和两个奇怪的队伍搭上了关系,真的没问题吗?不过,炸鸡腿和汉堡的味道的确是没话说。

    我一边默默的吃着手中的鸡块汉堡,一边以远目的姿态,看着那些勇夺战胜品的冒险者,在吃下一口之后,一个个黑柳化,或变成喷火的旋转乌龟飞起来,或直接倒在路上没了气息,或从裂开的面具里蹦出一只孔雀(大雾),等等,等等,宛如人生百态。

    酒吧老板哭了。

    很好,是时候制止这些没点大人稳重样的家伙了。

    舔了舔油腻的指头,我转身离开,来到无人角落,可惜暗黑世界没有电话亭,不然就更完美了,这样惋惜的想着,我将斗篷随身一披,帽子一拉,从转角处走了出来。

    “喂!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一声响亮的怒斥,所有冒险者纷纷回过头,目光呆滞数秒之后,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不好,是使者大人”,然后,数百名拥挤在一起的冒险者顿时化作惊飞麻雀。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穿着白色围裙的里肯和汉斯,手里还各自托着装有炸鸡腿和汉堡的盘子,一个个僵直的站在那里。

    “你们知道这样做,给酒吧老板造成多大困扰了吗?”

    将冒险者吓跑之后,我脱下斗篷帽子,朝两人斥骂道。

    酒吧老板闻言顿时眼泪汪汪,左盼右盼,可总算有领导给自己做主来了,不然这酒吧生意都没法做了。

    “都是这家伙挑起的,说我的汉堡不如他的炸鸡腿!”

    汉斯闻言,顿时侧脸向死对头怒目。

    “胡说,要不是你先说你这什么炸腐肉天下第一,我会说那样的话吗?”

    里肯也瞪起了双眼。

    “不是腐肉是炸鸡腿,天下第一美味的炸鸡腿,要我说多少次你这卖苍蝇的才能听懂?”

    “你是苍蝇,你quan家都是苍蝇!!”

    “你是腐肉,你quan家都是腐肉!!”

    “……”

    “那个,老板,现在营业中吗?我能进去吗?”

    无视争吵扭打在一块的上校教主之流,我对一旁呆呆站着的酒吧老板问道。

    “当然,请进,请进。大人能光临小人的酒吧,那是小人的荣幸。”

    酒吧老板连忙打开颇具风格的酒吧大门,随着一串清脆铃音响起,早在里面等候的侍女侍者排成两排,面带微笑整齐的鞠了一躬。

    “欢迎光临。”

    哦哦,这不是做的挺好吗?要是能将台词改成主人欢迎回来那就更完美了。

    “吴老弟,等等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争吵的汉斯和里肯连忙带着队伍,跟了上来。

    “你们恢复的到是挺快的。”

    等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坐下,我接过侍女递来的果汁,冲着两个队伍笑了一笑。

    整个西部王国参与了战斗的五六万名冒险者中,现在起码还有五分之四的冒险者在旅馆或自己的帐篷里呼呼大睡。

    “哼。这点战斗,对于身为顶级冒险者小队的我们来说只是一碟小菜。”

    里肯酷酷的摸着他下巴整齐的白胡子,道。

    “那是,估计是因为能烧两手好菜,所以被发配到厨房里去给浴血奋战的战士做菜吧,当然不累了。”

    汉斯在一旁发出呲之以鼻的笑声。

    “总比你好。”

    里肯闻言,冷笑几声。

    “不是战斗刚刚打响,你就因为吃了自己做的东西而拉肚子,足足拉到战斗结束吗?和肚子作艰苦战斗也是一项辛苦活呀,我们的汉斯队长可没少流血汗,大家就不要笑话了。”

    “你说什么?战斗的时候我不是好好的站在城墙上吗?”汉斯怒目。

    “那你又是哪只狗眼看到我没有在城墙下面?”里肯不甘示弱的站起来反瞪回去。

    “……”

    这两个死性不改的家伙又来了……

    “对了,说起那场战斗,我都是想起一件事情,吴老弟你知道吗?”

    过来一会,大概是和汉斯吵腻了,里肯突然回过头开口问道,顿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什么事情?”

    我差异的抬起头,顺便往在一旁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的阿琉斯脑袋上,来了一记强力卷纸筒。

    “就是战斗结束前,怪物大军撤退的前一天呀,那道突然出现的白光。”

    呃……

    说的是那时小幽灵借用我的身体捣鼓出来的神圣领域吧。

    “那究竟是什么力量,真是太神奇了。”

    汉斯他们在一旁也啧啧有声,离第一代圣女已经不知道隔了多少万年,圣女特有的技能【神圣领域】,自然也早就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这些家伙第一次见识到,不大惊小怪才怪呢。

    “我想问一下。”

    里肯突然两眼发光的看着我。

    “吴老弟,你究竟认识那个人不?”

    “这个,应该认识吧。”我挠挠头,嘿笑着应道。

    “其实我一直在想……那个人该不会就是吴老弟你吧。”

    “不不不,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连忙摇头,开玩笑了,我可不想被搭上什么神圣使者之类的称号,反正施展神圣领域的的确不是我。

    “是吗?那就奇怪了,以我对那道白光的发出地点判断,应该是吴老弟最喜欢窝在那里的偏僻角落才对,难道是我猜错了。”

    见我脸色不似有假。里肯迷糊的眨起了眼睛。

    “……”

    什么叫我最喜欢窝在偏僻的角落?这炸鸡腿骑士,还真是说了十分失礼的话。

    “不是你的话,那该是谁呢?”里肯不死心的问道。

    “你似乎十分热衷的样子?”

    我有些好奇里肯的死缠烂打,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

    “算是吧……”

    里肯似乎也有点模糊,抓了抓一头修理整严肃整齐的白头发,好半响才开口说道。

    “这个……该怎么说呢?在白光笼罩过来的时候,身体暖洋洋的,对于我们圣骑士来说,增幅的不仅仅是力量,而是……而是多了一股归属感,大致上是这种感觉吧。”

    里肯将目光落到一边的圣骑士巴尔身上,见他也一脸激动的深以为然点着头,不由越发肯定。

    “……”

    原来是这样,到不是不能理解里肯他们话的意思,我曾经在三无公主那翻过了一些她为数不多的正经书籍,七大职业起源什么的,大致上有些了解。

    圣骑士这门职业,其实是应圣女出现而出现的,简而言之,因为第一代圣女的出现,作为守护她,唯一服从圣女调遣的圣骑士职业,也就理所当然的出现了。

    可以说,圣骑士就是圣女的私人军队,在当时,有着圣女护卫队之称,只是圣女职业只延续了一代,后续无人,而圣骑士职业却是代代传承。

    到了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圣骑士的起源,直接将他们归类到教廷护卫队去了。

    现在,第二代圣女——华丽丽的小幽灵童鞋出现了,作为圣骑士职业,他们能感应到那久违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与圣女之间的奇妙感应,也是不为出奇,只是已经忘了曾经作为纯粹的圣女护卫队而存在的他们,并无法正确的去理解这种奇妙的归属感。

    回过神来,殊不知,因为里肯这个直挠要害的问题,整个酒吧的冒险者已经讨论开来。

    不知什么时候,酒吧聚集了不少冒险者,估摸有上百名的样子,本来大家各说各的,现在,却因为里肯这个问题而争吵起来。

    “我认为那是使者大人,绝对没错。”一个冒险者斩钉截铁的判断道。

    “因为使者大人每次在城墙上现身,都喜欢窝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我:“……”

    是这样啊,原来在其他冒险者心里,自己已经变成了墙角流一般的存在呀……

    “胡说八道。”

    话刚落音,对面的野蛮人就喷了他一脸的口沫子。

    “那种圣洁的光辉,分明就是神圣力量,你忘记了吗?使者大人变身成那头血红色巨熊的身姿,两者怎么能合到一块呢?”

    其余冒险者纷纷点头,就连我也暗暗称奇,看来野蛮人也并不都是傻大个嘛,眼前这个就分析的有理有据的。

    “我也认为不是。”

    气质文雅的法师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道。

    “那时候,我距离光芒出现的地点很近,所以看的十分清楚。”

    听法师这么一说,众人顿时屏息静气,眼巴巴的望着对方,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在眨眼间,这名法师的话就成了权威。

    “是的,我那时候看到了,包裹在神圣光晕中,那人展开了一对洁白的天使翅膀。”巫师深呼吸一口气,依然无法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声音略微激昂的宣布道。

    “难道是天使下来帮助我们了?”

    冒险者纷纷瞠目相望,这可不像那群不到生死一刻不会轻易现身的天使的作风呀。

    “我想不一定是。”

    明明将答案引导向天使这一边的巫师,这时候却摇起了头。

    “那究竟是谁?你到是说呀。”人群之中的性急野蛮人忍不住催促起来。

    “虽然只是无意中瞄了一眼,不过我却看出来了,那双天使翅膀并不是实体,而且能量构成,所以我认为不可能是天使,而是……”

    再顿了顿,吊足胃口之后,这名巫师才用十有**的肯定语气道。

    “我认为应该是一名神圣属性的职业,当然,肯定不是圣骑士,圣骑士会什么样的技能,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是,就圣骑士那鸟样还能长翅膀?”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顿时整个酒吧哄堂大笑,圣骑士职业的冒险者则是神色不善,东张西望,企图找出发言之人拖出去角落好好问候一番。

    “那依你看究竟是什么人?”笑过之后,继续有人问道。

    “我看嘛……”那名巫师沉吟片刻,道。

    “说不定是一些已经消失的职业,比如说牧师什么的,或许,还有可能是什么特殊职业。”

    众人再次哗然。

    特殊职业,在冒险者眼中已经不算是十分神秘的事情,这得归功于几年前的比武大会,那场大会过后,讨论最多的,除了冠军卡洛斯的话题以外,就是各族所出现的特殊职业了,这些特殊职业的出现,让更多冒险者肯定着,这个世上绝对还有许多默默无闻的高手。

    不,不仅仅是这个时代,在这地狱入侵的万年来,如果将那些深藏不露,默默做着贡献的高手挖掘出来,肯定不止七英雄,而是几十英雄、上百英雄都说不定,当然,唯一一点没有人否认的,依然是塔拉夏那无人可超越的力量和功绩。

    一时之间,在那名巫师的抛砖引玉下,整个酒吧的讨论越发激烈,甚至外面路过的冒险者,感受到传出来的热火朝天气氛,也纷纷进来落座,大声加入讨论之中。

    里肯也没想到自己突然心血来潮的问题,会产生如此大的反应,呆了一呆,才想起正事,回过头重新紧紧盯着我不放。

    “吴老弟,竟然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告诉我们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放心,如果是涉及到联盟的秘密,我们绝对会把嘴巴封住,不告诉任何人的。”

    “你们能把嘴巴封住才怪呢,怕是我转身一走,你们就立刻向其他人爆料了。”

    我朝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的众人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这到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们也无妨。”

    咳嗽几声,在其他人一副你欠扁吗的愤愤目光中,我才不紧不慢的放低声音道。

    “是我的妻子,这样说你们该满足了吧。”

    “……”

    落音瞬间,在喧闹的酒吧里面,我们这一桌仿佛被拉入了异次元空间般,静的落针可闻,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妻……妻子?!”

    每个人的反应都有微妙的不同,或者说……精彩。

    “呜哇~~”

    死腐女突然惊叫一声,回头一看,是被羽毛笔刺到手指头了。

    让你写字还带出一片残影,现在吃亏了吧,我暗自吐槽之……

    *****************************************************************************************

    一群招人,群号是:六八一一**六三,万年潜艇勿入,海底烂泥兽自重,嗯嗯~~!!!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