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八百一十七章 忆
    ****************************************************************************************************

    “哦呀。似乎狩猎到了意想不到的大猎物呢。”

    似梦似醒,如梦如幻,光晕之中,贝利尔轻轻睁开眼睛,嘴角浮起一丝可爱笑容。

    “就像人类所说的,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是这样没错吧。”

    在她身旁的安达利尔,那头火焰似的冲天长发忽地高涨起来,这正是她心情极好的时刻。

    “等等等等,这样的好事你们想独吞吗第八百一十七章 忆?”

    比黑夜还要漆黑,比星空还要闪亮的乌黑瀑布长发,自冰洞内高高飞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阿兹莫丹,将那把足足有她三倍高度的闪烁着黑曜石光泽的巨剑横插在冰墙高处,坐在上面,宛如黑暗圣衣一般的华丽铠甲套在她修长而纤细的身体上,头戴黑金皇冠,尽显丽质和威严。

    “等等我,等等我,我的分身就要赶过去了。”

    眼睛里闪烁着不加掩饰的兴奋光芒,阿兹莫丹用气势满满的目光看向安达利尔。

    “真是的。最多只等三分钟。”

    安达利尔显然拿这位冒失好战的魔王少女没则,轻轻叹气摇着头。

    “是吗?”

    贝利尔神秘的笑了一笑,用着其他二位魔王都听不见的声音,轻轻低吟道。

    “可别小看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啃下来的哦……”

    ……

    “小子,你给我过来。”

    不知道多少被老酒鬼打趴在地上,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若无其事的屁颠屁颠的掉头就跑。

    “不是让你过来吗?!!”

    下一刻,脑袋和鞋底接第八百一十七章 忆触,再次被熟悉的力道踩在地上。

    “不……那个,我是去拿酒的说。”

    站起来,我用机械的口吻若无其事说道。

    “真的?”

    长久以来的对抗,作为时刻【窥视】着她第二宝座的罗格第三抠门,让这个嗜酒如命的老女人即使在我口中听到酒这个字,也没有立刻失去判断力。

    “是的。”

    没有骗人,我是真的打算回家将那坛自酿一个月的酒拿出来犒劳【辛勤锻炼】自己的老酒鬼,至于是用什么材料浸泡的……

    这个……你必须理解,我是一个酿酒初学者,就算做错什么也能得到原谅吧,反正内定的试毒……咳咳,是品酒者,也是老酒鬼,应该死不了,大概。

    非要我加上注释的话,其实……怎么说呢?是我和三无公主和小幽灵三人一起,根据三无公主从某本关于亡灵和诅咒的书籍夹层里找到的上古酿酒配方酿制而成。

    你没听错。是上古配方,根据三无公主的判断,这张配方要是放在原来世界,年代至少可以追溯到山顶洞人出现那个时代,很厉害吧,至于为什么在亡灵和诅咒书籍里发现,我们判断——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嗜酒死灵法师所为。

    于是,根据上面残缺不全模糊不清的记载,我们开始分头去找材料,当然,既然是上古配方,肯定会有许多材料已经找不到,不过没关系,路是人走出来的,总会有办法的,用些颜色或者味道相近的东西代替就行了。

    实在不行的话,就用盐啊糖啊辣椒粉啊什么的代替,你看维拉丝不是经常把【盐是万味之主】之类的话挂在嘴边吗?我们坚信着,伟大的万味之主一定能很好的取代那些连三无公主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上古材料。

    于是,在经过一个下午的材料收集之后,当天深夜。三道鬼祟黑影借着只能看清人影晃动的昏暗灯光,凑在一块,分别将自己收集到的材料——谁也不知道对方收集了什么,一一塞入坛子里,终于完成了这黑暗火锅……不,咳咳,是上古配方酿造而成的绝世美酒。

    就算打开坛子之后看到黑色气体冒出,或者是有什么动物尸体漂浮在上面,也不要惊讶,因为这是——上古配方酿造而成的绝世美酒,因为部分材料代替关系,我允许大家在名字后面加上一个括号伪括号!

    “没错,上古配方酿制而成的绝世美酒(伪)。”

    我郑重的对老酒鬼说道,眼神里没有一丝虚假。

    “总觉得你好像在名字后面加上了点什么。”

    总是在不应该敏锐的地方特别敏锐的老酒鬼,疑神疑鬼的打量着我。

    “你多疑了。”

    我竖起大拇指用阳光的笑容回应道。

    总而言之,老酒鬼姑且是相信了一次,将她的宝贝酒壶交给我,让我快去快回。

    “你该不会是想学那臭丫头一样,把我的酒壶打烂吧,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怎么样吗小子?!”

    临走前,她像那些敲诈小学生并警告说【你该不会是想告诉父母吧知道后果会怎么样么】的下三滥流氓一样,将指节骨扳的咔嚓咔嚓作响。

    “你放心吧,要是这酒壶破了,我赔你两个。”

    面带阳光的笑着朝老酒鬼承诺,转过身去,我的笑容立刻被黑夜笼罩。

    “嗯,还行,你小子往材料里面塞了水果吧,这是败笔。我讨厌不纯粹的东西。”

    老酒鬼不放心的打开酒壶盖子闻了闻,然后用貌似自己是个很纯粹的人一般的口吻对我说道。

    “下次不要放水果进去了。”

    你已经没有下次了,早就知道她会这样做的我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暗暗说道。

    我在酒壶里面做了点小手脚,老酒鬼现在闻到的,只是上面我用精灵族和库拉斯特和营地的特色酒混合在一起,呃……因为灵感来自鸡尾酒,所以就叫猪头酒好了。

    真正的内涵物,在下面。

    在我失望的目光中,老酒鬼并未立刻动口,而是心血来潮的和我说了一大堆酒知识然后将酒壶往地上重重一放。

    “我说小子,你这些年变弱了。”

    “呃?”

    脑袋被她那些天花乱坠的知识灌得迷迷糊糊,我抬起头困惑的看着她,是在说我的酒量变弱了吗?

    “是说的你血熊变身呀学熊变身。”

    长枪在手,老酒鬼不断用枪尾捅着我的额头。

    “哦,原来是这样。”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是呀,岁月不饶人,最近你也变老了,身上都有老人臭了。”

    “你说什么?!!”

    “我才想问你呢!!”

    我们像斗鸡似的瞪了一眼,然后噼里啪啦打了起来,结果自然是……

    “从普通水平到心境,再从心境到伪领域,到现在无限接近于领域。拜托你那生锈的脑子给我好好想一下,有多少个人能做到这种进步,还说我变弱了,是不是太不厚道了点?!”

    四脚朝天倒趴在地,我抬起猪头似的脑袋大声抗议。

    “不,我的意思是……”老酒鬼无奈的挠了挠头。

    “你也记得吧,第一次血熊变身的时候,我和你交过手。”

    “对不起,完全不记得了。”

    我撇撇嘴道,那时候处于完全狂暴状态,根本就什么记忆都没留下。

    “切。真是没用的家伙。”

    老酒鬼的目光变得像看蛆虫一样冷淡。

    “你找个完全狂暴之后还能像我这样活蹦乱跳的人看看?”我回敬以看宇宙垃圾的目光。

    “总而言之,你的实力的确是提高了没错,这点我不否认。”

    语塞的老酒鬼若无其事的进入正题。

    “但是,变弱了也是事实,那时候的你虽然弱小,但是却能够给我压力,当然,也就那么一点点点的压力,而现在……啧啧啧。”

    老酒鬼轻摇着食指,蔑视的意思洋溢于表。

    “什么意思?”

    感觉老酒鬼不像是在开玩笑,我有点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其实变身血熊的时候,自己时常也有一股模糊的感觉,极为不协调的感觉,有什么被遗忘了,失去了什么,在逃避着什么。

    我是知道的,那是一种野生老虎向动物园老虎转变的别扭感,但是没办法,我不想捕猎,不想活生生咬断猎物的喉咙,舔舐从破裂喉管里喷涌而出的刚从心脏流过的热血,不想用嘴撕裂皮毛,吞嚼里面散发着腥膻热气的肠子内脏。

    “我也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怎么说呢,感觉浪费了,呜哇,我究竟是说些什么,要是让那头老狐狸知道的话肯定完蛋。”

    老酒鬼说着说着,突然自怨自艾的抱头悲鸣起来,又突然抬起头,死死的看着我。

    “也罢,反正话已经出口了,听好了,小子,这并不是从一个教导者,一个长辈的角度。告诉你这番话,而是……”

    目光难以掩饰的闪过一丝暴戾回忆,她一字一句说道:“而是,从一个从死人堆里无数次逃生的前辈的忠告。”

    “当你觉得有必要的时候,就回忆一下吧,血熊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我想你心里肯定比任何人都清楚,记住……”

    轻轻用枪柄在我的头上敲了三下,她那放荡傻气的目光,突而变得让人战栗的深邃起来,风吹起那一头酒红色短发和披风,和于世孤立的气质相融合,就仿佛将我带到了一个充满了血红、孤寂和颓废的陌生世界。

    “记住了,在那种时候千万不要顾虑什么,因为,没有任何能比失去生命更加可怕。”

    啪啦一声,那柄长枪被硬生生的握碎。

    “虽说是最后的杀手锏,不过真到了必须用的时候,也未必能派得上用场,啊哈哈哈~~~”

    放肆的发出傻笑,老酒鬼忽的一把端起地上的酒壶,往嘴里灌了一口。

    “痛——”

    话未说完,她的身体就像被水里的鱼被高压电击时一般,剧烈抽搐几次,扑通一声翻了个白肚皮。

    看着倒在眼前的尸体,我默默擦了一把泪。

    多么好的老师呀,即使在最后时刻,也用自己的生命点亮我的前进方向。

    眼睛一黑,四周凭空出现一个时空漩涡,将我不断卷入里面。

    ……

    这里又是哪里?

    睁开眼睛,满是绿意的景色充盈视野,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清脆悦耳鸟鸣和说不出名字的美好花香。

    “想当年我……”

    腿毛仙人加仑坐在俨然已经成了他的王座的大木墩上,一边喝着汤面一边向我大喷口水。

    你当年最多也就是个卖拉面的,老婆已经在十年前和对面的烧饼店老板私奔跑掉那种。

    搞清楚状况后的第一时间,我吐槽了。

    回忆之中的这老头依然是如既往的风骚,那卷起裤腿蹲坐在树墩上喝汤面的样子,爬满皱纹的土黄色老脸,硬生生勾勒出一副解放后六七十年代贫困农民的经典形象。

    要是能将他这副样子拍下来,标上【农民伯伯】四个大字,背景ps上几垄旱田,一头老牛,然后拿去参展比赛,肯定能拿特等奖,说不定在若干年后还能贴在历史博物馆里,成为解放年代农民的形象代表。

    至于那像海带一样随风飘扬的腿毛,更是让人怀疑,这老头的生命力,该不会有三分之一给这些腿毛给占去当肥料了吧。

    “再来一碗。”

    喝下一碗汤面,结果立刻又被加仑老头化作口水喷了出来,于是他意犹未尽的将碗递给小幽灵。

    “岂有此理!!”

    片刻之后,小幽灵从厨房里飘回来,接过大碗,看着里面清淡依旧,连面条都没几根的汤面,加仑老头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

    “告诉你多少次了,就像鱼和水,牛和草,骑士配山羊,没有腿毛的家伙不是人,这碗汤面——!!”

    不!绝对没关系吧,后面两个比喻绝对没有任何逻辑性可言对吧混蛋!!

    “这碗汤面——!!”

    仿佛发自灵魂的呐喊,加仑热泪满盈的看着脸色比碗里的清汤还要清淡的小幽灵。

    “请务必给我加点盐吧!!糖也行!!都没有的话哪怕是放几条毛毛虫!!!有点肉味也好,求您了,高贵美丽无所不能的爱丽丝大人!!”

    他高举着汤面,虔诚的跪了下去。

    “……”

    怎么说呢,还真是个容易满足到让人觉得可怜的老头呀。

    “真是个要求多多的家伙。”

    大概是给加仑老头可怜兮兮的惨样给镇住了,小幽灵皱了皱鼻子,不耐烦的接过大海碗重新向厨房方向飘去。

    “如果可以的话,往里面加点您喜欢吃的东西也行。”

    加仑老头大概是觉得小幽灵身为前代圣女,那肯定是养尊处优,就算是饭前的漱口水也是燕窝鱼翅汤,于是不知死活的在小幽灵后面大声喊出了通往地狱之路的宣言。

    咳咳,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幽灵的确是养尊处优没错,你不看看她每天吃的东西的价值,都能抵得上十个大国公主的消费了。

    但是……

    “好吧,刚刚话题说到哪里了?哦,是关于战士的尊严,士可杀不可辱,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向不公的命运发出挑战,不为权利所驱,不为金钱所惑,不为威逼所俯首,就像当年我……”

    “……”

    我觉得一个可以为了一碗汤面的味道而下跪的家伙,现在不配和我讨论这个问题。

    “哦哦,来了么,真是感激万分。”

    加仑老头虔诚的从小幽灵手中接过大海碗,看到汤面多了几条还在痛苦的蠕动着的毛毛虫浮在上面,眼睛顿时泛起了感动泪光。

    “按照你的意思,里面还加了本圣女喜欢吃的东西。”

    小幽灵有点好奇的看着加仑老头,目光就像看着玻璃箱里面的小白鼠。

    “太感谢了。”

    加仑老头感动的流出热泪,高举着汤面欢呼起来。

    “那我不客气了。”

    心怀感恩的加仑老头也不用筷子(话说本来就没几根面条),直接仰起大碗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口,然后不断砸吧着嘴品尝起来,一边嘀咕道。

    “让我看看,圣女平时都是在吃什么山珍海味吧。”

    然后,咔嚓一声。

    是的,咔嚓一声。

    加仑老头的牙齿到上帝那报道去了。

    “德鲁伊是生命的专家。”加仑老头突然严肃道。

    咦,这是什么神展开,不是刚刚说到这老头蹦了一颗牙齿吗?

    对了,我记起来了,的确是有这么回事,是在加仑老头蹦了牙齿没多久后,我还十分清楚的记得,当时他说这番话时,表情有多严肃,嘴巴漏风就有多厉害。

    “大家总是忘记这一点,我们德鲁伊才是生命奥术的大师,我们贴近自然,聆听花草树木的欣欣向荣,感受生命在指尖跳跃的悸动,风在吹拂,水在流动,阳光播撒,万物竞争,弱肉强食,每一种事物的存在都有它的必然性,而我们德鲁伊,就是被大自然赋予了高贵使命的协调者。”

    说到这里,加仑老头皱起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爽的事情,呸呸几声。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德鲁伊尊敬生命,崇尚自然,所以行事低调,不像那些鬼气森森的死灵法师,学了一点皮毛就在那卖弄,亵渎生命,被那些不明真相的家伙冠以生命奥术的学者。”

    “……”

    在我看来,死灵法师和德鲁伊并没有高下之分,同样是研究生命奥术,只不过我们德鲁伊研究的方向是生之欣荣,而死灵法师研究的是死之归所罢了,有一点敢肯定的是,这老头以前绝对在死灵法师手上吃过亏没错。

    顺便一说,因为我是山寨型德鲁伊,所以一般德鲁伊对生命对自然的敬畏、亲近和体悟,对于被强行安置德鲁伊职业的我来说感受并不深,就好像很多德鲁伊能和动植物交流,而我只会被维拉丝养的那几头嚣张白羊时不时来上一记羊角爆菊和后蹄飞踢。

    当我饿着肚子拿着刀叉和香料靠近它们的时候。

    大家也评评理,这几头白羊的确很嚣张是吧,我只不过是想和它们借点东西罢了。

    “所以,死灵法师有它们的死之奥术,它们可以收集死后的灵魂残余能量,发挥出可怕的效果,但是,我们德鲁伊也有我们德鲁伊的生之奥术……”

    加仑老头大喷口水中,这番话在当时,我并没能理解,以为他口中所说的死之奥术,也就是死灵法师召唤骷髅或者尸爆之类的技能,直到后来,在哈洛加斯见识过死灵法师尼拉塞克的实力以后,我才隐约知道加仑老头所说的死之奥义,并不是那些死灵法师表显于外的技能。

    想想也是,加仑老头即使放到热血少年漫画里头,大概也是个可以和最后的boss……咳咳,的座下四天王之一同归于尽的老家伙,死灵法师那些普通技能,怎么能入他的法眼呢?

    就算是在部落神殿里找到的那本亡灵法师遗留下来的,记载着如何从尸体身上聚集生命能量的研究笔记,恐怕在加仑老头眼里,也算不得是什么高深的秘籍技巧吧。

    “喂喂,小子,你在认真听我说吗?听好了,等会那些话不好好听的话,你将来后悔可别怪我。”

    吃饱喝足之后的加仑,声音显得中气十足,当然,缺了一颗牙的嘴巴漏风也更厉害了,顿了顿,他突然又莫名其妙的加了一句。

    “不过也罢,说不定听了之后,你将来也会后悔,所以听不听随你便吧,权当我在自言自语。”

    听也会后悔,不听也会后悔,你究竟要我怎么办呀混蛋!!

    只不过,当时加仑老头所表现出来的认真和寂寥,让我硬生生的将吐槽憋在嘴边。

    这家伙,当时教了我很不得了的东西呢,就如他所说的,听也后悔,不听也后悔,让我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逐渐将这段回忆埋藏深处。

    “生命燃烧,这种技巧你听说过没有?”

    当时的我摇了摇头,不过任凭挠坏脑子,我那时也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在联盟和天使族举办的第n届比武大会的决赛上,自己就享受到了卡洛斯老兄燃烧生命的招呼,当时可谓是两败俱伤,悲剧无比。

    “哼,没听过么?真不知道阿卡拉她们是怎么教你的,不过没听过也好,这种邪门歪道,浪费之极的玩意,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去了解。”

    加仑老头鼻子一哼,不知为什么突然暴躁起来。

    “浪费,太浪费了,创造这种破技巧的人,脑子是不是烧坏了?他把生命当成什么了,破抹布?气死我了,这种做法,简直就好像用自己珍贵的腿毛去点火一样,实在是太愚蠢,太糟糕了。”

    你的比喻才是最愚蠢糟糕吧,而且还很恶心呀死老头!!

    当时我可是忍了很苦,才没一拳往他那张缺了个牙齿的漏风嘴巴揍过去。

    “没错,生命燃烧是亵渎生命,亵渎自然的行为,是我们德鲁伊的禁忌,这种破玩意不知道也罢,看来无知也不是全错。”

    加仑点着头,似乎狠狠的夸奖了一顿我的无知。

    “但是,也有迫不得已的时候。”

    口气一变,加仑老头的气势突然变得可怕起来,带着的,还有一点点无法掩饰的悲哀,继续说道。

    “也有不得不做好舍弃性命觉悟的时候,哪怕是亵渎生命也要保护的东西。”

    “拿去吧,小子,以后别怨恨我。”

    说到这里,他突然将一个卷轴递了过来,手微微颤抖,仿佛卷轴有万斤之重,又似随时想反悔缩回去。

    “这是什么?”回忆中的我立刻接过卷轴,问道。

    一刹那间,加仑老头似乎苍老了几十岁,颓废着目光看了一眼:“如果我说这是比燃烧生命更加十倍百倍亵渎生命的技巧,你相信吗?”

    当时的我大吃一惊,光是亵渎生命的燃烧生命技巧,就已经让加仑老头气的胡子……不,是腿毛颤抖,这张卷轴里面的竟然是比燃烧生命还要严重上十倍百倍的亵渎生命技巧?他竟然还有这种东西,而且把它交给了我?!

    “没错,如果把燃烧生命所消耗的那部分生命,比作一个人的话,燃烧生命是将那个人杀死,而这张卷轴上所记载的东西,不但能教你如何将人杀死,而且还会让你学会如何将杀死之后的人分尸割肉剔骨,将每一寸肉,每一滴血,每一根骨头都利用的淋漓尽致。”

    加仑老头的语气阴沉无比,配合上他所说的话,竟然让周围的湿热温度,徒然变得像哈洛加斯一样冰冷。

    “也就是说,上面记载的技巧,和燃烧生命一样,同样是消耗生命增加实力,但是效率更高吗?”

    在这种冰冷的气氛中沉默片刻,我开始感受到了手中卷轴的分量。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详细的东西你自己看里面记载吧……不,最好是一辈子都别看……不过这样交给你也没意义了,唉……”

    加仑内心的矛盾,让他的话变得语无伦次,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

    主角的压箱底绝技呀,不知不觉写长了,深夜还有一章,大家期待吴凡同学的爆发吧。

    ps:最后几天双倍月票时间,大家给点力呀!!!!!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