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 别了,精灵族
    ********************************************************************************************************

    期间。腹黑侍女洁露卡也过来逛了一圈,给我带来雅兰德兰的答复。

    虽然答复很模糊,根本无法从中分析出这位千岁老人究竟知道小幽灵一些什么秘密,不过至少能让我安心下来,这才是首要条件,至于其他,以后可以慢慢来,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我就不信雅兰德兰会将秘密憋死在心里。

    还有小狐狸,凭着灵魂感应,第七百七十七章 别了,精灵族也在可能是这个大陆最复杂的迷宫之一的,覆盖整个精灵王城内城三分之一面积的树冠上,找到我们几个,不过看到自己的老对头竟然在啃树,她顿时也傻了眼,连讽刺小幽灵饥不择食的举止都忘记了。

    精灵族的日子平淡而索味,阿尔托莉雅是个大忙人,我总算明白了雅兰德兰当时对我们说的那些话,看来至少在这几年里,我们两个是不存在什么交集可言了,或许等大陆的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阿尔托莉雅不得不从繁忙的族务中走出来,亲临战场,到时候或许就是我们这对大陆双子星夫妻捅破天.......咳咳,不对不对,是拯救大陆的时候了。

    要不是有莎拉和小幽灵陪着,还有那只俏狐狸和蒂亚,时不时过来骚扰一下,这样半眯着眼睛晒太阳的日子,我或许会过得连打哈欠吧,果然,虽然向往平淡,但是也是和妻子们在一起的平淡呀,如果是孤单的平淡,那还不如去战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精灵族里沉睡的日子,不知不觉一晃,已经是第七百七十七章 别了,精灵族500年过去了,当我再次睁开双眼,大陆已经变成了一片焦烟,到处都是长达百年以上的白骨累累,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的生命........”

    五天过后,依然在水晶之树树冠上,像放羊一样,让小幽灵在附近自行兜转进食,我给怀里蜷着。好奇的仰起头睁大闪亮闪亮双眼看着自己的莎拉,讲着随手从阿尔托莉雅房间里抽出来的一本小说。

    顺便一说,精灵族不愧是艺术宗族,怎么说呢?和联盟那些漫天的个人英雄主义的骑士小说相比,这里的小说浪漫,也内涵多了,当然,少不了一些探索灾难、战争、人性、灵魂等等的小说,就比如说我现在读着这本。

    看来还是英雄主义小说适合自己,不过莎拉到是出奇的认真聆听,时不时露出思索表情,于是我也就有了动力读下去。

    不过,悠闲的时光并未享受多久,很快,一道身影快速掠了上来,在我们面前落下。

    “亲王殿下,冒险者联盟传来消息,大长老希望你能现在过去一趟。”

    裙衣飘飘的洁露卡,轻轻拂着一丝凌乱秀发,对我说道。

    不考虑她那恶劣的性格,只是这样静静站着的话。洁露卡和她的妹妹卡露洁一样,也不失为精灵族里的大美女,比之精灵族的小公主贝雅也不会差多少。

    “哦?”

    放下书本,轻轻在怀里打盹的莎拉那红润可爱的脸蛋上拍了拍,我漫不经心的应道。

    “知道是什么消息吗?”

    “听到一点点,不敢确定,不过大长老一脸沉重,恐怕不是什么小事。”

    洁露卡一反以前的微笑腹黑状,神色凝重起来。

    “你都知道些什么?说来听听,我也好有个准备。”

    见洁露卡一副认真的样子,我也站了起来。

    “恐怕是.......”洁露卡的淡紫色眸子一暗,迟疑起来。

    “究竟是什么,你说吧,我心脏好着呢。”见她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我不由急了起来。

    “恐怕是有关于我和卡露洁的名字由来,在联盟那边又有了新的版本。”

    洁露卡严肃无比的说道。

    “不......联盟才不会传这么无聊的消息......”

    所以我才说,她只有安静的时候才是美女,这令人吐槽的性格太让人无力了。

    “雅兰德兰奶奶,你找我吗?”

    推开房门,我发现不仅仅是雅兰德兰坐在她那张似乎已经坐了整整一千年的古旧大躺椅上,连凯恩和莱曼也站在那里。

    婚礼过后,凯恩就神神秘秘的和精灵族各位长老在不知商谈什么,一连十天都没见着人影,我还以为他已经一声不吭的回联盟去了呢。

    “吴,你来的正好,联盟那边传来消息,你也过来看看。”

    见我进来,凯恩笑着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似乎在观察我的新婚生活是否性福。是否已经背负着联盟所有男人的梦想,将精灵女王压在身下ooxx了没有。

    猥琐,这笑容实在太猥琐了,没想到凯恩偶尔也会男人式的闷骚一把。

    不过,看到凯恩轻松的笑容,我还是松了一口气,纵使在上面被洁露卡调戏了一把,我还是忍不住受她当时营造出的气氛所影响,带着一丝凝重的心情推开大门,如今看来,果然是自己又一次被那该死的腹黑侍女给忽悠了。

    心里一边暗自悱恻着,我从凯恩手里接过一份手札,缓缓展开。

    片刻之后,合上手札,我看了凯恩,雅兰德兰和莱曼一眼。

    “也就是说,第二世界的营地和鲁高因有异动,希望我能回去一趟是吧。”

    “没错,就是这样,上面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具体的情况你还回联盟以后,和阿卡拉那孩子好好商量一下。”

    雅兰德兰和蔼带笑的看着我,接着叹了一口气。

    “抱歉。孩子,明明现在只是你们两个结婚的第十天。”

    “没事的,雅兰德兰奶奶。”

    见她露出愧疚的神色,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反正就算呆在这里,和阿尔托莉雅相处的时间也没多少,这是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职责所在,有那一天的游玩,并留下了宝贵的回忆,对于我们两个来说已经十分满足了。”

    我淡淡的说道,阿尔托莉雅心里恐怕也这么认为吧,以我们两个的身份来说(尤其是阿尔托莉雅的身份)。光是那一天库拉斯特的游玩,就已经是在雅兰德兰和莱曼等三位长老的理解和协助下,所获得的奢侈时光了。

    如果说我和维拉丝她们的爱情像蜜糖一般甜腻的话,那么和阿尔托莉雅的感情,就如淡淡的君子兰,虽然在一起的机会不是很多,但是彼此都能够理解对方,仅仅是身影交错而过的互相之间一抹温馨微笑,一次彼此交融的灵魂的悸动,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幸福了。

    “的确如此。”

    听了我的话以后,雅兰德兰一愣,随即露出淡淡的欣慰和苦笑。

    “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勉强自己了。”

    “不过......”

    顿了顿,这位睿智的老人将深远目光望向窗外。

    “恐怕用不了十年,阿尔托莉雅就会站出来,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了,到时候你们夫妻协力,相信就是四大魔王也要闻风丧胆。”

    雅兰德兰呵呵笑了起来:“所以,虽然知道你们夫妻恩爱,不过这几年也请忍耐一会吧,对于冒险者来说,这也不过是一晃而过的时间而已。”

    “是吗?用不了几年吗?”

    我想顺着雅兰德兰的意思,露出期待的微笑,不过却十分勉强。

    阿尔托莉雅不得不站出来,这意味着什么,我刚刚也说过,可能意味着大陆即将会有一场巨大变动降临,而且只有几年的时间,所以虽然听到能和阿尔托莉雅一起并肩作战,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不仅仅是我,凯恩和莱曼长老他们,也神色凝重的低下了头,这一刻,我们心里恐怕都在闪过一个同样的念头——

    不到十年吗?

    或许这番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可以当做只是随便说说,未必能提供参考。不过,如果对方是雅兰德兰,这个大陆第一预言师,那就由不得我们可以不当一回事了。

    “凯恩爷爷,你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深呼吸一口气,我将从雅兰德兰那里得来的震撼消息,压在心底里,回过头看向凯恩。

    “我在精灵族这边还有点事情,只能麻烦你一个人回去了。”

    如我所料,凯恩这样说道。

    “好吧,那我明天早上就动身回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看了众人一眼,在获得一致的意见以后,突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的看向雅兰德兰。

    “那个.......雅兰德兰奶奶,我这一回去的话,爱丽丝恐怕也不肯留在这,你看是不是......”

    “这样吗?看来吴你的吸引力还真不小呀,竟然能让那孩子放弃水晶之树也要跟在身边。”

    雅兰德兰带着一半调侃的呵呵笑道。

    “哪里,只是那家伙太怕寂寞而已。”

    我挠着头嘿嘿直笑,心里却在寻思着雅兰德兰这句话不经意透露出来的信息。

    在我看来,对于小幽灵来说,水晶之树只是能解馋的零食,虽然可以让她升级,不过我认为对升级不十分热衷,整天只想着吃睡的小幽灵来说,这一点功效的吸引力并不大,也不像钻石一样,是维持她的生命的必须食物,所以如果我要走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这颗大零食,这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现在听雅兰德兰的口吻,似乎这颗水晶之树,除了能让她升级以外,还有其他的吸引力在里面,就是不知道小幽灵自己有没有意识到,或是不想让我为难,不打算告诉自己。

    回头劝劝她吧,如果她能留在精灵族,虽然自己以后会寂寞一点,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坏的事情,小幽灵的潜力无疑是强大的,特别是升到六十级,将牧师治疗系的终极技,那个相对于现在的大陆形式来说哇,完全称得上是逆天存在的血魔转换技能学会。

    虽然这样形容失礼了一点,不过到那时候,我完全可以拍胸膛保证,小幽灵绝对是大陆第一肉盾,再加上作为圣女特殊职业的神圣领域和神圣融合技能,完全可以想象,如果给一帮子圣骑士和牧师小幽灵带领,那她就是一座拥有大杀伤性武器的移动堡垒,到时候,甚至我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所以,虽然舍不得,我还是更倾向于将小幽灵留在这里,继续飙升她的等级,只要拥有强大的实力,以我们的寿命,以后还愁没有时间腻在一起互相忽悠吐槽腹黑吗?

    就是知道小幽灵不愿意,所以只能想这个折中的办法。

    “是这样吗?那也没办法,不过,擅自砍伐水晶之树的话,按照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必须先进行祭礼才行,正好你明天离开,有充足的时间。”

    雅兰德兰沉思片刻,随即笑道。

    “就是不知道砍下来之后的水晶之树,对爱丽丝的作用会不会变小。”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嘛。”我无奈一笑,随即向诸位长老告辞,准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精灵王城大门附近,整个精灵族的大人物几乎是已经积聚与此。

    “抱歉,凡,作为妻子的本分,我已经失去了。”

    阿尔托莉雅依然是一本正经性格,低头道歉道。

    “阿尔托莉雅,你又来了。”我无奈的笑着摇起了头。

    “我们是夫妻,如果说你没尽到妻子本分的话,那我也没能尽到丈夫的义务,所以抱歉之类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纵使无法相见,纵使相隔千里,只要婚礼那天的誓言还在,我们的心就始终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吗?

    这番话是通过心灵传音给阿尔托莉雅,那么多人在,这么带着一点点肉麻的话,我还是说不出口的。

    “你说的没错。”

    轻轻合上眼睛,片刻之后,阿尔托莉雅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我会期待着与你重逢,并且并肩作战的那一天到来,那时候的凡,肯定已经是一名优秀的王了。”

    不......让我去单挑四魔王都没关系,只有这个请务必饶过我吧。

    面对阿尔托莉雅充满期待和信任的目光,我无语远目。

    深知我的本性的小狐狸和老酒鬼等几个人,无良的在不远处嘿嘿偷笑起来,就连莎拉也憋红了俏脸,唉~~看来我在这些人眼里,已经是没有丝毫威信可言了。

    “那么,雅兰德兰奶奶,凯恩爷爷,莱曼长老,还有诸位长老,请允许我先告辞了。”

    轻轻向由洁露卡搀扶着坐在椅子上的雅兰德兰,还有诸位精灵族的长老行了一礼,然后和凯恩微笑着交换了一个眼神,我转身率先离去。

    “傻孩子,还不去送一送?”

    雅兰德兰看着一旁定定站着的阿尔托莉雅,不由无奈的喝斥道。

    “咦?

    露出呆呆的困惑表情,那根金色呆毛转了一圈,阿尔托莉雅才反应过来,向雅兰德兰行了一礼,然后匆匆跟了上去。

    “凡,一起走几步吧。”

    没走多远,阿尔托莉雅就跑了上来,让我歪头疑惑了好一会——这呆毛怎么看都不像是擅长表达感情的人呀,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浪漫”的举动?

    不过正好,我也还有些话要对阿尔托莉雅说。

    见阿尔托莉雅走上来,其他人自然是避开一段距离,让我们这对即将离别的夫妻说上几句悄悄话。

    只是,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和作风,悄悄话之类的东西基本是与她绝缘,所以一直快要走到传送站,我们两个依然是肩并肩行着,谁也没出声。

    就在这时,远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沉闷声响,虽然轻微,不过并没有瞒过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耳朵。

    “发生什么事了?”

    阿尔托莉雅遥遥的看着声音出处,目光凝重,隔着那么远传来声响,想必在原处一定是发生了爆炸之类的巨大声响才对。

    正当我们想过去查探一番的时候,远处闪过一道细细的黑影,几个闪烁,就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哟,这可不是我们多日不见的菲妮表妹吗?不知在监牢过的可好,等等,刚刚那阵声响该不会就是她捣鼓出来的吧。

    菲妮远远的就看到了我,如同在监狱里过了十年八年释放出来,见到亲人一般,喵呜的悲鸣一声,就泪眼汪汪的激动冲了上来,甚至没有看到站在我旁边的阿尔托莉雅,和我不断暗示她快点跑路的眼色。

    “喵呜,终于从那个可怕的地方逃出来了喵~~”

    瞬移的波动一停,菲妮那委屈的身影就直朝我飞扑过来,结果被我默然的偏过身子一闪,从身边擦过,抱在了身后的大树上,碰的一声,想必撞的不轻吧。

    “喵呜,表哥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情喵~~”

    捂着撞得发红的鼻子,菲妮回过头,眼眶里闪烁着委屈泪光,楚楚可怜的目光看了过来。

    抱歉,我可不是绿林酒吧那群傻蛋,会对你的飞扑投怀,产生迈出禁忌之线第一步的幻想。

    “咳咳,菲妮,我现在还有点事,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我不断朝菲妮打着眼色,结果却被她以为我的眼睛抽了,得,这可不是我没提醒,是你自己呆而已,一会悲剧了我可不管。

    “表哥太无情了喵~~,菲妮好不容易才从牢房里逃脱出来,却被这样无情的对待喵~~”

    菲妮一边委屈的看着我,一边展示着她衣服和脸上的脏兮兮灰尘,随即又得意起来。

    “不过喵~~表哥你看到没有,就算是精灵族的牢房,也关不住菲妮喵~~,还是给菲妮逃了出来,顺便报复了一下,将关押菲妮的牢房给炸了喵~~”

    这只娇俏侍女昂首挺胸,脖子上的铃铛清脆作响,十分得意的将她刚才光荣的事迹娓娓道来,完全就是一副做了什么很厉害的事情而吐着舌头向主人邀功的小狗一般。

    啊啊~~你这悲剧帝,就算是神也救不了你了。

    我长叹一声,在一旁捂起了额头,然后指头在菲妮眼中晃了晃,指向她的旁边。

    顺着方向,这滔滔不绝说了好几分钟的小伪娘,终于看到了阿尔托莉雅,目光先是闪过一道疑惑,然后似乎逐渐将眼前身穿蓝白色简装的阿尔托莉雅,和婚礼那天身穿洁白婚纱的精灵女王重叠到了一起,脸上的灿烂笑容,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您.......您好,尊贵的女王殿下。”

    出于侍女的职业本能,她轻轻弯腰,礼貌的鞠了一躬,然后,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身影一闪,竟然一声招呼不打就瞬移跑人了。

    不过,在阿尔托莉雅的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在她刚刚来到瞬移落点,阿尔托莉雅就已经出现在了她后面,感觉到身后传来威凛气息的菲妮,就如同被毒蛇盯着的青蛙一样,两腿打起了颤。

    “抱歉,这段日子积累的事务实在太多了,没能及时处理你的事情,让你在牢房里呆了十天,这是本王的失误。”

    阿尔托莉雅那冷静而威仪的声音从菲妮身后响起。

    “不过,擅自在婚礼上走动,引起骚乱的罪名,我想坐十天牢也并不为过,加上越狱,炸毁牢房,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喵......喵呜~~,表哥~~救我~~喵~~”

    菲妮泪眼汪汪的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早日成佛吧,我的表妹。”

    我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架,断绝了菲妮最后一丝希望。

    早就暗示你快点离开了,你偏不走,还在身为女王的阿尔托莉雅面前大肆吹嘘自己的越狱事迹,这不是点着灯笼上茅厕,找死吗?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就算是我求情也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所以,这样看来,自己的准悲剧帝位置还能稳坐一阵,暂时不用担心会登上那大陆第一的光荣宝座。

    很快,不断喵呜悲鸣着的菲妮,就被一队闻讯而来的士兵给带走。

    “阿尔托莉雅,可以的话,还是尽快将她的事情解决吧,要不绿林酒吧就要倒闭了。”

    看着菲妮悲剧的身影离去,我试着为她求情。

    “这件事也有我的失误在先,放心吧,我会尽快处理。”

    阿尔托莉雅露出了让我放心的笑容,总觉得只要什么事情交给了她,就能安安心心等待结果,这就是阿尔托莉雅的能力和魅力所在。

    眼看传送站就在眼前,托菲妮的福,打破了原本的沉闷气氛,我也终于能够下定决心,将自己想要说的话,想要做的事情,继续下去。

    “阿尔托莉雅。”

    回过头,我和阿尔托莉雅的目光对视着,她的眼睛既美丽而威仪,总是会让人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敢对视,不过,现在是以一名丈夫的身份,我必须顶住这双眼睛的压力,迎难而上。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深呼吸一口气,我做好准备,上前一步,站在阿尔托莉雅前面。

    亲吻?不,这还不值得我鼓起这么大的勇气,而且在婚礼那天晚上也吻过了。

    再次深呼吸一口气,目光一凝,我坚定无比的将已经做好准备,时刻待命的双手,伸向阿尔托莉雅的脸蛋,然后......

    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脸蛋,像对待小幽灵一样,向两边轻轻一扯,让这张带着女王威仪的俏脸,呈现出一个滑稽而可爱的形状。

    “我现在以丈夫的身份命令你,以后不许勉强自己,工作要适可而止,绝对,绝对不能熬夜,知道吗?”

    阿尔托莉雅愣愣的摸着微微发热的脸颊,有史以来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不,是惩罚,也不对,该怎么说呢?虽然脸蛋有点发疼,但是心里暖暖的。

    “为什么?”

    她轻歪着头,迷迷糊糊问道,呆呆的样子可爱无比。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有义务为我保管好自己的身体,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我偷笑着回过头,大步朝传送阵方向走去,不行了,再不走的话,自己偷乐的样子要是给阿尔托莉雅看到,估计她背后又要出现狮子的身影了。

    嗯,阿尔托莉雅的脸蛋意外的柔软呢,究竟是为了说这番话,而捏她的脸蛋,还是为了捏她的脸蛋而说这番话,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总而言之,自己完成了一项壮举,一项能让整个暗黑大陆的男人吓掉下巴,让无数死宅抱头打滚的壮举。

    精灵族的轮廓,阿尔托莉雅送别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白光之中,几番折腾过后,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库拉斯特。

    可千万别遗漏人了,我数数看。

    首先是小幽灵,正在项链里抱着那堆足够她吃上好几个月的水晶之树树枝,呼呼大睡呢。

    然后是我的小宝贝莎拉,还有小狐狸,蒂亚,当然也包括随后跟上来的狐人族和赫拉迪克族的使节。

    老酒鬼......切,这混蛋还没死在精灵族的酒桶里吗?怪不得说好人不长命,坏人遗千年。

    老酒鬼在的话,穆拉丁呢?没见着他的矮冬瓜身影,估计是厚着脸皮继续呆在精灵族讨酒喝了,如果不是联盟传了信,估计老酒鬼也会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吧。

    除此之外,眼熟的就只有小狐狸的队伍......咦?!!

    “马拉格比,你怎么还活着?”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道本应该化作天国一缕浮云的高壮身影,不可思议的叹道。

    “凡老大,可以的话真希望你能用惊喜而不是可惜的口气说出这句话。”

    鼻青脸肿,脑门上夸张的缠绕着一层厚布,犹如猪头一般的马拉格比,冷静的回应着我的吐槽。

    “老马,太好了,你居然还活着?”

    我揉了揉僵硬的脸颊,扯着两边的嘴角,勾起一道微笑,如马拉格比所愿的惊喜重复了一遍。

    “老实说,惊我是感觉到了,不过感受不到一丝喜意。”马拉格比依然发挥着他那偶尔十分敏锐的第六感说道。

    “切,要求还真多。”我不干了。

    马拉格比顿时泪目。

    “你们打算去哪?”

    顿了顿,我对小狐狸和蒂亚问道。

    “嘿嘿,我要和凡凡一起回营地,阿卡拉奶奶希望我们赫拉迪克族能够派人给法师训练营的学员讲课,我接下了这个任务。”

    蒂亚努力抿着小嘴,但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她那股率直的喜意,看来到是很中意老师这个职业,果然不愧是小丫头。

    “看不出,我们的蒂亚还成了小老师了。”我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你们呢?”我的目光落到小狐狸身上。

    “白狼想回去看莱娜一眼,所以我们也会回营地,不过大概只会在那待一两天。”

    小狐狸娇媚的回了一记眼色,一副爱理不理的高傲姿态。

    “好吧,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吧。”

    一行八人,很快来到库拉斯特的法师公会,避开那个死印度阿三的视线,开启了通往罗格营地的远程传送站。

    不知道,这次阿卡拉又有什么任务等着自己呢?希望不会太难吧,比如说和阿尔托莉雅结婚这种难度的任务,来多少个都没问题。

    心里暗暗这样想着,伴随着远程传送那股微微的眩晕感消失,那股对自己来说已经代表了家乡味道的草原清爽凉风,迎面拂了过来.......

    ******************************************************************************************************

    好吧,接受大家的意见,加快一点进度,不就发个牢骚而已嘛,大家干嘛那么激动,白天工作晚上码字,小七的压力不是你们能想象得到的,唉,难道要去富士康?

    ps:今天的章节是吉利数字呢,777,呵呵~~!!!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