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时代在召唤,闪亮登场吧,歌神吴凡!!
    ***************************************************************************************

    这种情况。该怎么说好呢?

    看了看盛意拳拳,同时也是兴致勃勃(咦?)的阿尔托莉雅,再看看周围将目光落到我们两个身上的各族代表,我咽了一口口水。

    似乎,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呢。

    仿佛有一阵阵秋风从身边吹过,在这个热带森林初春的日子里,我的心境却感到格外的秋瑟凄凉,这时候另外一边的菲妮,那在数十名精灵士兵的围捕中,四处逃窜并第七百五十四章 时代在召唤,闪亮登场吧,歌神吴凡!!发出慌乱的喵喵声,更是让这种萧瑟添加一分,整个宴会都笼罩在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悲剧气氛之中。

    同一个宴会场,悲剧帝和准悲剧帝同时上演着不同的悲剧,这种情形要是放在有心之人眼里,都足够撰写一份悲剧的大时代剧了。

    虽然已经说了无数次,都有点审美疲劳了,但是在这种切身体验的浓浓氛围中,还是请允许我用力一拍桌子,大声说“悲剧呀!”吧。

    这时候,阿尔托莉雅已经扭开酒瓶,仰着白皙美丽的颈项。不急不缓的喝了起来,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却胜在一气呵成,而且滴酒不漏,既显英气,又不失精灵的优雅高贵。

    可以想象,在她这种喝法下,酒瓶里的酒正以一种不慢的速度消失着。

    如果等她喝完,自己还没有动作的话,那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咬咬牙,我把心一横。

    不就是一瓶酒吗?虽说我的酒量不怎么样,但也好歹和人一样,属于凡人等级,不是莎尔娜姐姐那种光闻一闻就会醉的人第七百五十四章 时代在召唤,闪亮登场吧,歌神吴凡!!,区区一瓶酒,就算喝下去也不会烂醉如泥吧。

    大概……

    心里这样一想,我顿时军心大定,豪气云生,没错,自己实在是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前几次那都是意外,并不能证明自己的酒量不行。

    带着这股豪气,我一口气扭下瓶口,嗯,有点紧,我x。究竟封了多少年了?

    瓶口一打开,一股极为浓郁和醇厚的酒香,顿时从里面传出,有点像精灵族特产的朗姆酒的香味,但又有所区别,是更加浓郁,更加怡人的味道,就算是我这样不懂酒,对酒没有兴趣的人,也不禁如同饥肠辘辘的人看到大鱼大肉,食指大动,肚子竟然发出“咕咕”的蠕动声,似乎也在嘴馋着一般。

    这……这究竟是什么酒,竟然会让我有种反应?

    心里突然感到不妙,但是阿尔托莉雅手中的酒瓶正逐渐见底,再加上发馋的肚子在召唤,让我并没有想太多,顺着自己的决心和**,便仰起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好甜!!

    酒一入喉咙,味觉所品尝到的第一味道。竟然是让人回味无穷的水果甘甜,说不出是什么水果,似乎是由许多种水果混合在一起,经过不断地提纯所浓缩的精华一般,让人心里不禁涌起一个疑问,光是这么一小口,就浓缩了多少水果在里面,得花上多少心血才能酿制而成?

    什么呀,这不是甜酒吗?吓我一大跳,还以为贝雅和蒂亚两个小丫头,会拿出什么样的酒来招呼我呢,看来,这两个小公主的心地终究还是十分善良,哪怕是恶作剧,也并不是真心想看自己出丑。

    一边想着,我将浓郁在口中的甜酒,咽下一口,那滑过喉咙的感觉,就如同最高级的丝绸一般润滑,落到肚子里,更是如同久旱逢甘露般,从里面升起一股暖意,顺着全身蔓延开来,一直到四肢百骸,无一不是舒爽透顶,这种美妙感觉,非要形容,就好像被某个高手灌了一甲子的功力,打通任督两脉。全身的污垢从毛孔中被逼出来了一般。

    太美妙了,比起自己第一次和莎尔娜姐姐醉酒拆酒吧那时,所喝下的五百年份的果子酒,还有美味上十倍,一百倍,贝雅给自己的究竟是什么酒?!

    不过,哼哼,如果是这种甜酒的话,就算喝下十瓶,二十瓶,也休想让我醉倒,哇哈哈哈哈哈~~,没错了,就是这样,从今以后请称呼我为酒神吴凡。

    受到干旱的肚子的召唤,再加上确认这酒并没有“危害”,我不由喝的更加放心,更加卖力,竟然隐隐赶上阿尔托莉雅的速度。

    终于,最后一滴如同红宝石一样,闪烁着瑰丽色彩的鲜红酒滴,从瓶口里滴下来,落到嘴里。砸吧几下,我才依依不舍的放下酒瓶。

    太好喝了,这种感觉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不过就是有点可惜,如此的美酒,竟然被我喝光了,要是拿去卖的话,就算卖个百万金币,那些嗜酒如命的冒险者们,恐怕也会争相凑钱购买吧。

    想到这里,罗格第三抠门的心思微微泛苦。我不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在惋惜就这么一瓶,以后恐怕再也喝不到了,还是在惋惜那百万金币,连我自己都搞不懂了。

    就在这时,令人惊愕的事情出现了,那重重叹出的一口气,落到不知什么时候沾在手臂上的一些酒渍上,这些酒渍,竟然呼的一声,冒出火焰,活像是那些杂技魔术里的喷火表演一样。

    咦咦——?!!

    第一时间感到不妙,作为冒险者的感官立刻全力运作起来,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烫的惊人,就像着了火一样,难怪一口气喷出来呼在酒上竟然会着火。

    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从贵族礼服里裸露出的肌肤上,透露出一层诡异的深红,不用照镜子我就能想像到,自己的脸上恐怕也正呈现出一样的可怕颜色。

    究……究竟是什么时候,身体变成这样的,明明一开始喝下去是温温的感觉呀……

    这时候,没有任何来由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原来世界看到过的一个理论,温水煮青蛙的理论,将一只青蛙放到温水里,慢慢加热,最后,那只青蛙没有丝毫抵抗挣扎的被活生生煮熟了。

    自己现在不就像那只青蛙一样吗?话说回来,这酒究竟是什么鬼玩意啊!!

    我正想回过头,给作为罪魁祸首的贝雅一点颜色看看,身体不动还好,这一动,就像引发了什么开关一般,脚步却突然一个踉跄,大脑天旋地转起来。

    热。火烧一样的热,全身的骨髓,大脑的神经,都熊熊燃烧起来,理智和意识不断在大火之中泯灭。

    如同喝下了一瓶岩浆下去的滚烫肚子,突然剧烈翻滚,然后轰的一声,如同原子弹爆炸所升起的蘑菇云般,那瓶“甜酒”所蕴含的强大后劲,沿着肚子笔直冲起,直冲大脑,整个意识海受到强烈冲击,顿时破碎,两眼一黑……

    “啪”的一声,酒瓶掉在地上,但是里面的浓郁酒香依然不断,让人心醉神怡的香味,甚至笼罩了整个平台,余香久久不散,光这样闻了一会儿,有些酒量差点的,大脑便开始晕乎乎起来,脸上也浮现出了通红的醉意。

    “这是……”

    这时候,阿尔托莉雅也将一瓶酒喝了个见底,早就闻到了酒香的她,轻轻将掉落在地上的酒瓶捡起,在瓶口上闻了一闻。

    “没有错,这是萨克水晶酒,而且是一百年份的,贝雅,你……”

    不用任何怀疑,阿尔托莉雅将责备的目光投到贝雅身上,因为整个精灵族,或许也只有她这个前任精灵女王的女儿,才能如此随意的拿出萨克水晶这种就算在精灵族里面,也是属于传说级别的珍贵美酒。

    一百年份的萨克水晶,虽然不能说很好,但问题并不在于这,萨克水晶以醇香浓烈著称,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它的强大后劲,刚入口时和甜酒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下了肚以后,才会逐渐体验到这种酒所带来的,仿佛易骨洗髓、**乃至心灵都得到净化的奇妙感觉,当然,伴随着的还有强烈无比的酒劲。

    所以,对于一般人来说,喝萨克水晶的唯一办法,是用一种特质的泉水兑着,按酒量大小稀释十倍以上再喝,若是直接喝下去,又没有冒险者那样的强大**的话,那就不是身体像火烧一样,而是真正的燃烧起来了。

    冒险者虽然不惧,可以直接喝,不过也还是斟酌一下自己的酒量,三思而后行吧。

    阿尔托莉雅见一整瓶萨克水晶酒都被喝了下去,联想到刚才的画面,哪还会不知道这是贝雅的恶作剧,这样一整瓶百年份的萨克水晶酒,就算是她喝下去也会……呃,有一点点点醉意啊。

    正当她想好好训斥一通贝雅的时候,两道如风一样的身影闪过,在阿尔托莉雅也没能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她手中的空酒瓶给抢了过去。

    视线集中到两道停下来的身影上面,其实也不怎么需要猜,除了卡夏和穆拉丁这两个老酒鬼以外,谁还会那么着急呀。

    卡夏手中拎着空酒瓶,满怀期待的倒过来,不断上下晃动着,和穆拉丁一起,两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瓶口,唾液不由自主的从嘴角流了出来,那副渴求的模样,简直就好像倒在沙漠上即将渴死的旅人,看着自己手上的空水瓶一样。

    若是瓶子有生命的话,肯定也会被两个人红果果的赤红目光盯得毛骨悚然。

    但是,两个人充斥着强烈冀望的目光,并没有让奇迹出现,无论怎么摇,瓶口上都没流出一丝酒迹。

    他们顿时怒了。

    “都怪你这矮冬瓜,说什么精灵皇宫里藏有不少萨克水晶,害我白白跑一趟,如果是在这里呆着的话,怎么会错过这瓶好酒呢。”

    卡夏气的满脸通红,恨不得用手中的瓶口,狠狠往穆拉丁的脑袋上面扣下去,将他整个脑袋塞入最大瓶径不超过两分米的酒瓶里面。

    同时,听了她的话气的满脸通红的除了穆拉丁以外,还有在一旁听了个真切的凯恩,这认真的小老头狠狠的拿出笔记,羽毛笔在上面梭梭将卡夏的话记录下来,然后用“你这老酒鬼这次玩完了”的阴险目光看着对方。

    穆拉丁也怒了,吹着大胡子,镶嵌在那张四四方方的棕色老脸的眼睛,瞪得跟两个鸡蛋似地,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指着卡夏的脸破口大骂。

    “你这酒鬼还好意思说我,不是你说那个什么什么小跟班,溜了出来,现在精灵皇宫的守卫十分薄弱,我又怎么会说那话呢?以死谢罪的应该是你!!”

    “……”

    就算之前从未听过见过穆拉丁和卡夏的人,经过前几天的广场事件以后,也对这两个老家伙的性格有所了解,因此,就算听到他们这样争吵,周围的各族代表和长老贵族们,脸上的表情也淡定无比,那副临山塌海啸而面不惊的表情,堪称一代宗师典范。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大概也知道再争吵下去也于事无补,不由肩膀同时一垮,如同斗败的公鸡似的,全身瘫软下来。

    “都怪这家伙。”

    拉耸着脑袋,卡夏愤愤的踢了躺尸在地的某人几脚,眼睛毫不掩饰的露出嫉妒到仿佛能杀人的目光。

    “今天的萨克水晶酒也是,前几年罗格酒吧那只臭肥猪珍藏的五百年份果子酒也是,好酒都被猪拱了,好花都插在牛粪上了。”

    愤愤的再次踢上几脚,卡夏才垂头丧气的打算离开。

    “等等!”

    突然,穆拉丁拉住作势欲走的卡夏,冰冷的目光看着对方。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这老酒鬼,只是想转移注意力,找个理由独自离开,偷偷将酒瓶用水兑一兑喝下去吧。”

    “矮冬瓜,污蔑人也要有个限度,我卡夏是那种人吗?”

    卡夏挣开穆拉丁的老手,仿佛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被冤枉了个遍般,用悲愤的目光瞪着穆拉丁。

    “竟然这样的话,将酒瓶给我吧,你不兑,我兑。”

    穆拉丁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眼馋的目光直盯着卡夏手中的酒瓶不放。

    卡夏:“……”

    不愧是罗格第一抠门法拉引以为平生劲敌的对手,穆拉丁的脸皮之厚,甚至出乎了卡夏的意料之外,场中的气氛一时肃静,谁都能看出来,在罗格第一抠门视为劲敌的穆拉丁面前,卡夏这个罗格第二抠门还有些不够看,暂时落入了下风之中。

    如果某人现在清醒着的话,看到场中两人为了一个空酒瓶对峙,气势凝重的宛如千军万马短兵相接的情景,心里一定会狠狠吐槽——这两头蠢驴,有那么厚的脸皮在这里丢人现眼,不如直接厚着脸皮向贝雅讨要一瓶更快!

    就在气氛越发凝重的时候,卡夏的眼睛骨碌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一般,突然指着穆拉丁背后的天空惊叫一声。

    “啊,快看,一头会飞的猪!!”

    穆拉丁闻言,立刻捧腹哈哈大笑起来,用极具优越感的目光看着卡夏。

    “哈哈哈,卡夏,你该不会是人老了,脑袋也变傻了吧,这种劣质的……”

    有破绽!!

    就在穆拉丁得意并嘲讽的时候,卡夏毫无预兆的抬高右腿,对穆拉丁的胯下来了一记致命打击。

    刚刚的话,并不是骗穆拉丁回头,而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以便偷袭而已。

    得到这个结论的观众,尤其是男性,两腿下意识的一夹,感同身受的传来一股隐隐蛋疼之意,心里也不由为卡夏的狡猾和歹毒暗暗心寒。

    “哦哦哦哦——你这个老女人,老巫婆……”

    乘穆拉丁捂着胯下满地打滚,发出有如待宰的猪嚎声一般的悲鸣之时,卡夏一溜烟的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表情依然淡定无比,心里正暗暗催眠自己——我不认识这两个老家伙,我什么都没看见……

    “咦,凡长老人呢?”

    等大家从这场闹剧中回过神来,再看看地上,突然发现,醉倒躺在地上,刚刚才被卡夏踢了好几脚的某人,突然消失了。

    莫不是闹鬼吧,许多人心里都闪过了凉飕飕的冷意,当然,也有人以为是因为卡夏刚刚那几脚,不小心把凡长老踢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

    “请问,你们刚刚看到了凡长老去哪里了吗?”

    还是凯恩经验老道,略略一慌过后,马上向附近的精灵侍女询问。

    俏丽的精灵侍女点了点头,伸出指头正欲点明方向,突然,从宴会正对面的舞台上,传来一把洪亮的声音。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嗝~~”

    “竟然你诚心诚意问了嗝~~”

    “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嗝~~”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嗝~~”

    “贯彻用歌声拯救宇宙的正义嗝~~”

    “德鲁伊吴凡~~闪亮登场嗝~~”

    配合着这把打着酒嗝的声音,舞台上的帷幕缓缓拉起,机灵的精灵侍女们立刻打开魔法灯光,将所有的光束都集中在舞台上,随着帷幕缓缓上升而出现的,手持魔法扩音器,全身散发出犹如神一般强大气息的身影。

    这一刻,所有人的震惊了,这还是那个和凡人一样平凡,被称为史上最没有高手气势的高手的凡长老吗?这种可怕的气势!!

    没错,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已经不是平时那我,是歌神吴凡是也!!

    ***************

    哇,好多票票,谢谢大家了,话说最近游戏分类出了许多牛书呀,保持前十五有些难度~~!!!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