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贝利尔之战(二)
    “哼!!”

    重重一声哼气,下一刻,我消失在原地,手中的冰之暗金剑笔直向贝利尔刺去。

    “滋滋!!”

    火花四迸。在离贝利尔一米远的地方,一层无形无质的薄膜。挡住了这一刺击。当然,在度加冰冻之力的强大力量下,这层薄膜就如同螳臂挡车,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啪的一声破裂开来。

    但是。这一短暂的时间内,已经足够贝利尔做出反应,身子微微一偏,便已经以差之分毫的距离躲了过去。

    还没完呢。虽然不会卡洛斯和莎尔娜姐姐那样完美的高级连击,不过简单的连击对我来说并不成问题。

    心里暗暗想着,手中的冰剑一抽,一撩,往贝利尔躲闪的方向跟了过去。

    必啪啪啪啪一 ”

    几声剧烈的碰撞声,贝利尔那八条被我砍断了一条殉丽的凤尾,纷纷缠绕过上,上面带着一层薄薄的精神力形成的防御罩,虽然无法阻隔冰剑的攻击,却能抵消一部分力道。

    等冰剑与凤尾接触,贝利尔通过操纵着自己的数条尾巴,以高频率连续与剑刃相碰撞,相当于几条尾巴的防御力加在一起挡我这一剑了。

    靠了。原来触手多还能施展这种技巧呀。

    不过贝利尔的尾巴频率高,我的刮也不慢,仅仅在一个哈欠的时间,空间便闪过上百道剑芒,过的白光,任具利尔将它那八条尾巴甩的抽筋,也无法一一照应过来。

    “咚!!”

    最后。拼着被我戈,了一剑,贝利尔八条凤尾齐出,像是一股洪流般朝我袭击过来。

    为了保持最快度,我可没有穿高防御的铠甲,见它这一招凌厉,而且攻击范围广,也只能选择退后,轻轻躲开。

    时迟那时慢,从出招一开始,到现在,也不过走过了几秒钟的时间,我和贝利尔已经交手了上百招,若是有其他营地的冒险者在此,恐怕会看的目瞪口呆,合不拢嘴吧。

    虽然刚刚一次交手,我占尽了优势,贝利尔一直处于防御之中,根本就没有攻击的机会,就算是最后一击,也是拼着被我砍上一刀才得以从自己无穷无尽的剑光之中脱身开来。

    它那八条美丽的凤尾,上面已经尽是伤痕,从伤口处不断流出鲜血,滴落在冰地上,将洁白的冰块染得蓝色一片,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但是,别忘记它是谁,魔王贝利尔,作为一名魔王级怪物。不光拥有着小比望尘莫及的血量,而且恢复度更是可以令对手气的直吐血。

    等等,这家伙在丰什么?

    见贝利尔身上的精神力不断波动,阵阵白光从它的尾巴上闪过,我呆愣了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家伙。竟然在用精神力治疗自己的尾巴,它竟然会治存技能

    看到这一幕,我真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也太无赖点了吧,来暗黑那么久,我就没见过哪个大会治疗技能的,这还让人活不?

    看着它尾巴上的伤痕,以肉眼的度痊愈,那条被自己砍断的尾巴,断尾处也飞快的生长着,我很是一阵无语。

    难怪贝利尔会说,如果自己不破解它的精神力侦查,对自己来说,虽说不是不可战胜,但绝对是一场苦战。

    虽然在度上,自己占据着绝对性的优势。但是贝利尔凭着自己的精神力分布。却能准确的抓住我的动作。就算无法躲闪,也能以精神力形成防御罩。九条触手进行防御,再加上耍赖一般的治疗术,让贝利尔成为不是最强,却是最难缠的。

    也就是说。如果不能破解贝利尔的精神力侦查,那这场战斗,可能持续一天一夜也说不定,就算是月狼,也未必有那么好的体力。

    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呀,其他冒险者究竟是如何打败这无赖的,可恶!!

    “冒险者。看来你终于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见我一副呆愣的样子,贝利尔依然用那不急不缓,不带一丝感情却能将人气死的语气出声道。

    “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再浪费力气,早早离去,以你的度,我也阻挡不了你。”

    淡淡的。贝利尔这样说到,或许换做是别人说出这句话,肯对会被其他人看成是它胆怯了,不想再战了,但是贝利尔不是。

    它仅仅是依靠它那精密的大脑,分析出对现在的我来说最恰当的选择罢了,里面没有带上一丝情绪,没有害怕,没有怯战,当然,也并不是激将法。仅仅是以事论事罢了。

    你也说了,是,现在的我吧。”

    看着如此的贝利尔,我上前一步,露出挑衅的笑容。

    “是的。如果你能迈出那一步,就可以达成目的了,反正对于我来说,分身的死亡也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并无大碍。”

    贝利尔淡淡说道。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看着贝利尔,突然开口道。

    贝利尔: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 嵌请登陆圆读

    “面对以前那些冒险者的挑战,你也是如此多废话吗?”

    “不。通常是无话可说的。”贝利尔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那为什么?我泄联妒得荣幸吗。我嘲讽的笑了, “那是你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只是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罢

    次的,我从贝利尔的话中,听到淡淡的情绪,那是一种深深隐藏着的极度兴奋,就仿佛呆在黑暗之中几千年的人,突然看了一丝光

    “有趣?。

    “是的,我并不介意用一个分身,也就是现在的我,让你成长起来,这场人魔之战已经僵持太久了,足足有上万年,哪怕是对于一个魔王来说,也是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或许,你的出现,将会是这场战争的转折点,或许不是。对于我来说,将像当年的塔拉夏一样,多花上几年的时间去等待,去期待。并无不可。”

    “也就是说,当年的塔拉夏,也被你算计在里面,而等我成长起来之后,将有可能会成为你这个阴谋之魔王的诡计的一部分罗?”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心里却是已经气的颤,这家伙,绝对是能在自己毫无认知的情况下,将人活生生气死的主。

    次,从贝利尔的凤啄上,展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意思已经不明而窝。

    “你会为自己今天这个决定而后悔的。”咬牙切齿的说完以后,我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本站新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 嵌请登陆圆读

    这恶魔,今天说什么也非杀了它不可。

    极地 冰爆柱!!

    这是和卡洛斯战斗的时候,为了对付他的度而自创的范围攻击技能,反正雪狼的冰冻之力是无形的存在,只要自己有那个能力和技巧操纵,就算是模仿巫师暴风雪之类的冰系技能,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招式现在还十分粗糙,很难对卡洛斯产生效果,不过对付比卡洛斯弱上许多的贝利尔,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大量的冰系力量被灌注到地下,一瞬间,整个冰冻的大地颤抖哀鸣起来,地上裂开无数的缝隙,猛然之间,数十道水缸粗的尖锐冰柱,以各种不同的角度从裂缝里面窜出,在贝利尔附近组成一个密密实实的鸟笼,没有错,如果贝利尔是只鸟的话,那数十道纵横交错的冰柱,就是一个巨大鸟笼,将它牢牢实实的困在了里面。

    其中数道巨大冰柱,从它的身体上直接刺过,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它那一身美丽的羽毛。

    冰之斩剑

    瞬间,闪烁着绚丽光芒的暗金冰剑,突然化作一把十多米长,三米余宽的级巨剑,带着摧毁一切的气势朝贝利尔的头顶上重重落下。

    “轰隆辖 ”

    面对这样的攻击。贝利尔再也无法淡然应付,身上疮愈的凤尾突然化作呼啸长鞭,将禁锢着自己的数根冰柱一一撞断。

    同时,那一双凤眼猛地睁大,随着这一动作的显现。形如实质的空气震荡波以它为中心。扩散开来,那些将它牢牢禁锢在里面的巨大冰柱,也在这股震荡波之中不断抖动,虽后啪的一声断成数截。

    贝利尔,已经从冰之牢笼的囚困之中脱离出来。

    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此时冰之斩剑已经落到离它的头顶上不足一米远的的方。

    贝利尔不是神。哪怕它的智慧再怎么高,面对这种野蛮的攻击,也只能来得及用自己的精神力,在头顶上形成一个锥形的防御罩,下一刻,巨大的冰之斩剑,就像划破薄纸一般,毫无障碍的斩碎了那层可怜的能量防御,笔直朝贝利尔的头顶上砸了下去。

    “轰一 一”。

    漫天的冰屑飞舞。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整个。被冻结的小湖,被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和原来的小湖一般大小的巨大冰坑。

    巨大的冰之斩剑。斜插在冰坑最深处,从裂丝里面,缓缓流出冰蓝色的鲜血,逐渐汇聚成一个。血坑。

    对于防御不算高的贝利尔来说,这扎扎实实的一记冰之斩剑,恐怕已经让它摸不着东南西北吧。

    当然,以魔王级怪物的血量,我可不指望这一记冰之斩剑能够对它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能够伤掉它十分之一的血量,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还没起来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见贝利尔并没有从凹陷下去的裂缝里突破的意思,我是一点也不客气的再次将冰之斩剑提起,往裂缝里面死命砸了下去。

    “碰!!”

    就如同往原子弹形成的大坑里面,再次投下去一枚般,爆炸过后,一个更深更大的冰坑,将原本的小湖彻底破坏殆尽。

    哎呀呀,如此美丽的小湖,竟然成了这个样子,貌似自己做了一会大自然破坏者呢。

    不过,等战斗过后,贝利尔重新,应该会把这里回复原样吧,作为魔王,这些家伙多少有点“洁癖。”喜欢将自己的老巢做成喜欢的模样,从大自然的角度来说,难道贝利尔才是正义的一方?

    管它呢?就算是上帝,也阻止不了我杀贝利尔的决意!!

    看着实实的一记斩下,冰之斩剑也随之化成了冰沫四散,在阳先,的照耀下,反射出七彩光芒,将整个冰之战场渲染出了唯美的死亡景

    。

    冰之斩剑里面蕴含着的能量太过庞大,以我现在的控制力,尚且操纵不了太长的时间。懵帅微妙的手感却告诉自己,第二击并没有砸中贝利

    果然,从另外一边。贝利尔的身影缓缓浮现,冰蓝色的血液不断从它身上被硬生生砸出来的网状伤口上流出,看起来就像身受重伤,随时都能倒下一般,当然,只是看来而已,这家伙的命,还长着呢。

    “的确是不错的组合攻击,不过技巧尚且粗糙,我不认为我会中第二次

    贝利尔冷静的分析道。我也知道,的确如它所说的一样,极地冰爆柱的动过程和位置太过于明显,吃过它苦头的贝利尔,决不可能会中第二次招。

    “哼,我的招式还多得是。”

    冷哼一声,我当然不会站着任由贝利尔用治疗术治愈自己,身体化作一道无形的光彩,无限的剑光已经再次将其笼罩在里面,贝利尔也将它那九条凤尾挥动起来,将自己牢牢保护在里面,舞的密不透风,从外面看去就像一个密封的球形般。

    “嗨!!”

    一声怒吼,倾尽全力的一道笔直剑光,从贝利尔的头顶上直落而下,仿佛头顶上长了眼睛似的,在刮光闪起的一刹那,贝利尔也在自己头顶上布下了数十层防雨罩。虽然都像薄纸一样被刺穿,但也为它赢取了些微的时间,退了出去。

    落空的冰剑直直刺入地面,从我的口中冷冷吐出一个字,没等贝利尔反应过来,如同法师的霜之新星,威力和范围却要大上几十上百倍的巨大冰圈,以冰剑为中心扩散出去,瞬间就将贝利尔笼罩在里面。

    “去死去死去死一 !!”

    面对被冰冻成冰蓝色。动作足足迟缓了一半的贝利尔,我哪会错过机会,手中的冰剑再次化作剑网,朝其笼岸过去,就在这时,贝利尔身边突然出现无数个扭曲的精神弹,仿佛机关枪一般不要钱的和我的剑网里面相撞。

    该死,这家伙也太强一些了吧,那像别人所说的,比巴尔的投影还要弱一点,我看分明就和巴尔的分身一样难缠。

    微微喘了一口气,我看着依然淡定自如的贝利尔,郁闷的想到。

    “冒险者,你心里正在想着,我的实力和其他人所描述的严重不符,是这样么?”

    贝利尔仿佛会读心术一般,将我的心思猜了个透。

    “精神力是奇妙的东西。如果能充分的利用它,将所有的精神力量,灌注到某一物体上,那么,它对这个物体的观察力,也将会提高几十倍

    “也就是说”,?”

    以我的智力,并无法立刻理解贝利尔网刚的话,啊啊!智弈平平还真是抱歉了呢混蛋!!

    “也就是说,如果单对单的话,我的能力会提高很多。”

    贝利尔似乎对我这个没有水准的问题,也比较无奈,口气里有一种“这家伙真的值得自己期待”的意思。

    “罗嗦罗嗦罗嗦,只要将你干掉就行了!!”

    大吼一声,我再次冲了上去,手中瞬间凝聚起了一个蓝色光球,远远朝贝利尔抛射过去。

    “蚁 ”

    刚刚想躲开的贝利尔。却被一股奇妙的吸引力,让身形微微一顿,蓝色冰球也顺利的命中了它的左半翅膀。

    “这是衣卒尔的 ,原来如此”

    只是在一刹那,它就明白了什么回事,带着一点点对我改观了的态度,将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凝聚成一股风暴,狠狠冲撞过来。

    这是贝利尔第一次主动出手。

    “啊啊啊啊一 !!”

    一道道笔直的光线。迎向贝利尔化作实质能量的精神攻击,将其一点一点的撕破,在贝利尔那舞的密不透风的九条凤尾上,留下一道道血来

    巨大的冰坑里面,因为强烈的招式能量碰撞而浓缩成的巨大圆形风暴,将我和贝利尔包裹在里面,风暴不断的扩大,辗压。形成一个直径几公里的暴风圈,铺天盖地,黄沙漫天,似乎整个赛尔贝森种,都在因为这场战斗而悲鸣着。

    暴风的扩大,显示着我和贝利尔之间的碰撞,不断加剧着,形势上,我完全占据了上风。贝利尔的精神实质化攻击,与其说是攻击,不如说是为了抵消我的攻击而攻击,那九条凤尾也有应不接暇的趋势。

    不过,我却知道,贝利尔的血量充足,恢复力惊人,哪怕现在占尽优势,胜利也不一定就属于自己,这将会是又一场的消耗战,比拼的是我的体力先消耗殆尽,还是贝利尔的精神力先开始疲惫。

    如果自己依然原地踏步的话。

    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突破的契机正在慢慢临近,带着怒火和杀意的每一剑,那股决意。正在一丝丝的积累起来,逐渐引起质变。

    老酒鬼说的好,自己的月狼变身迟迟无法突破,并不是因为力量不够,也不是因为技巧不足,而是因为自己,潜意识中依赖血熊变身,缺乏一种想突破的意志和渴望。

    因为有渴望,奇迹才会出现。

    此时此刻,自己对贝利尔的欲杀之心,和所面临的困境,不正是将这种渴望升华成力量的最佳时刻吗?

    不过话说回来,老酒鬼那句话的意思,是想说我的月狼变身到达伪领域境界,是一种奇迹吗?感觉微妙的被她小看了呢。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