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六百八十八章 第二件重要的事情
    晨曦的阳光再次照入帐篷的时候,我醒了过来。

    现在是第几天了?依照身子懒洋洋的状态看来,少说也睡了一天一夜了吧。

    和汉巴格肯德基小队。是在上午的时候回到罗格营地,也就是说,现在起码是第二天早晨,甚至是第三天早晨了,第四天早晨应该不大可能,皿来之前已经睡了一觉,我的身体还没有柔弱到那种程度,也没有小幽灵那种睡神的属性。

    算起来,剩余的一个月,随着这次鲜血荒野、冰冷之原的历练,再加上和两个小队合作击杀毕须博须所消耗的时间,已经整餐过去了半个月了,剩余的时间也不是很多,如果我想准时回去的话。

    本来还想说让哈加丝开今后门,将咱传送到墓地二层,说不定还能了一了自己一直以来未完的心愿 推到安大姐。

    在第一世界的时候,第一次来到安大姐的老巢,当时为了成全莎尔娜姐姐,只能与之擦身而过,然后就让阿卡拉那只老狐狸以曾经杀过贝利尔,已经具备通往鲁高因的资格为由,一脚将我踢到西部王国那鬼沙漠为她卖命去了。

    想想还真悲剧呀。堂堂暗黑第一大助《,新人的第一道大英卡,鼎鼎有名的安达利尔大姐,来到暗黑七年多。我竟然一直无缘与之亲密接触,就像穿越到剑与魔法的世界却从来没有见过魔法和斗气,甚至连一把闪闪发亮的长剑,一个金头发碧眼睛的大块头佣兵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穿越到仙侠世界别说是修真门派,就连一个江湖三流帮会都没听说过一样。

    就算现在回到原来的世界,也会因此而被别人嘲笑为伪暗黑穿越

    吧。

    所以说,我是十分有意愿在现在的第二世界,弥补一下以往的遗憾。可惜想想哈加丝那公事公办的认真性格,还有汉巴格小队、肯德基队这两个,顶尖队伍在后面排着队,我便连问都懒得去问。

    除非哈加丝昨晚不小心磕了脑残片,不然自己得到的答案必然是

    那么,只好完成另外一个目标吧,对我来说,比推倒安大姐更重要的一件事情。

    思考片刻。我已经梳洗完毕,掀弃帐门,迎向清晨那火红色的朝

    。

    我没看见那货,我没看见那货,

    一边催眠着自己。在深呼吸了一口让肺部为之振奋的新鲜空气以后,我无视端坐在帐门旁边的某道黑色娇小身影,径直往法师公会大门出口的方向走去。

    先,去和哈加丝打招呼之前,看看吉列布那家伙究竟干的怎么样了吧。

    老药师可是在绞尽脑汁的想着法子,让他放弃那两块必须费尽心力去照顾才能生长的药田,以便专心和自己学习药术,我可不能让这死老头得逞了,不然以后,岂不是每隔一段时间自己都要跑到迷雾森林那种鬼地方去摘采草药?

    心里一边暗自嘀咕着,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我来到了老药师的帐兑

    “阿尔萨斯大人,您怎么来了?”

    吉列布正在里面。和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瓶和仪器做着斗争,看他那聚精会神的模样,大概是在这半个月里面,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一名药师学徒的生活之中,果然不愧是天才药师的儿子,或许可以稍稍期待以后他成长起来,成为莱娜那种怪病的主力研究药师。

    现在的主要负责莱娜药物研究的法拉老头,实在是太靠不住了,不是怀疑他的能力,就怕他屁股坐不住,不肯乖乖的进行这种在他口中枯燥乏味之极的研究。而跑回自己的小帐篷去重新捣鼓他那些私人玩意。

    这样还好,最怕就是他研究狂人的心态发作,拿莱娜的药剂当实验对象,在里面增加一些奇怪的东西,让莱娜喝下去,最乐观的结果,也是变成大力水手莱娜,忍者神龟莱娜,蜘妹侠莱娜,超人莱娜,变群金网莱娜,魔炮少女莱娜。哥斯拉莱娜,终结者莱娜等等之类。

    咦?网刚从脑海里闪过的几个可能例子中,好像微妙的被哪个萌了一下,是我的错觉吗?

    真是越想越害怕。所以说法拉这家伙的存在,是多么的天怒人怨,就连这时候都让人不得安生。

    这些想法。只是在脑海中一刹那划过,回过神来,我看着露出疑惑目光的吉列布。微微点头。

    “我只走过来随便看看而已,第一批草药交割的怎么样?”

    “没有问题,因为初冬的关系,第一批只有特库奴朴站株,卡普玛乌碰株,不过,如果按照大人之前所需的分量。我想这个数目,挨过冬天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等到了初春,药田又可以产药,到时候产量将更多,足以满足大人的需求

    吉列布神色有些激动的解释道,知道他第一次交割草药的时候看到了谁吗?哦,天啊。或许说出去,别人肯定会以为他傻了,他竟然和罗格营地的大长老哈加丝。这位以前只能在远处远远的瞻仰的大人物,面对

    现在光在脑子里回想起那一刻,吉列布都会微微大脑窒息,也不知道自己那时是如何坚持下来没有当场紧张的昏倒下去,吉列布已经完全记不清楚自己和那位尊敬的哈加丝大人,在那时候聊过什么,只是朦胜的记得对方似乎很开心,脸上一直挂着美丽的笑容,直到等对方走了许久以后,吉列布才回过神来。桌子上的草药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手中一小布袋的两百多个金币。

    每当想起,吉列布感到荣幸的同时,也为之深深懊悔,那时候的对话,竟然一句也记不得了。哪怕是记得一句,也是永生难忘的美妙回忆。

    不过这位阿尔萨斯大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罗格营地的大长老,第二世界冒险者联要的总头头哈加丝,在百忙之中亲自抽身过来取

    。

    想到这里,吉列布一阵后怕,脑海里不断回忆起和这位阿尔萨斯大人接触的过程,似乎没有找到自己哪怕有一点失敬的地方,才在心里,重重的松一口气。

    像他这种常年混迹在最底层的地头蛇,对于社会阶层的认知,恐怕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是现在成为药师学徒,有在营地极有声望的老药师罩着,地位和以前比一今天上一个地下,像阿尔萨斯大人这种人物,也万万不是他能招惹的。

    冒险者的身份,再加上能让哈加丝亲自过来验收草药的神秘来历,让吉列布觉得,对方只要一个指头,只需要轻轻一个指头,就能像捏苍蜗一样,将自己,甚至连同声望极佳的自己的老师,一起捏死。

    心中有了这种认知,吉列布的语气越发恭谨起来,对于老药师让他毁掉药田,专心学习药术的要求。更是不敢?同,恐怕药田毁掉的那一天,就是自己两师徒像苍蝇一样被捏死的时刻吧,吉列布暗暗想到,对于老药师那一心专研,不知人性阴暗的想法,尊敬之余也不禁报以无奈苦笑。

    我心中可是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吉列布心里,已经变成了要随时将他像苍蝇一样捏死的,人性阴暗的家伙。

    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继续问道:“这两种草药,每个季节都能收获吗?。

    “是的,您说的没错。阿尔萨斯大人,它们的寿命,只有一个季节而已,在成熟的时候会撒下种子,迅速枯萎,这一段时间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在收割成熟草药的同时,也必须细心照顾那些挑剔脆弱的种子,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断种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老药师会说这两块药田,必须消耗吉列布大量的精力去照顾,这样娇贵,且每个季节收获一次的草药,想必绝对不像吉列布才网所说的,仅仅在种子时期必须精心照料吧。

    见我默不作声,吉列布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惶恐的神色,随后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阿尔萨斯大人,您请放心,我已经照顾这两块药田,有十多今年头了,绝对不会出什么差池的。”

    虽然对于他突然做出如此卖力到夸张的保证态度,感到惊讶,不过我随后便将原因归功到金钱的吸引力方面,也没有多想,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吉列布眼中,已经成为了大魔神一样的存在,就算恶狠狠的对他说你这小子以后给我免费提供草药并且每个月还要上供;凶个金币作为保护费,他也只有拼命点头的份。

    似乎在他这种小人物心里,穷极想像,也只能将大魔神的威势,想像成是那些统领着三条街一百多个地头蛇的某某大哥。

    聊了几句,见吉列布一副小心翼翼的惶恐模样,我也没了兴趣,离开的时候,刚好遇见老药师从外面回来。

    “你还来干什么?告诉你。要是以后吉列布成为不了大药师,那都是你的错

    一见是我,老药师立刻吹胡子瞪眼睛,看那模样,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都要抡起旁边的草药锄头和我过上一场了。

    只是他的态度,却没将一旁的吉列布吓得魂飞魄散,脑海里已经想像到了自己和老药师被钉在营地丰央的石柱上活活烧死的情形。

    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对方早已经走了,只剩下老药师还在对着门外大声嚷嚷别在过来之类的狠话。

    吉列布连忙将他的老师拖回帐篷里,以请教为由,好不容易才转移了老药师的注意力,让他大松了一口气。

    这老药师还蛮有性格的。不过比起自己以前所遇到过的,性格恶劣的吝啬鬼他们而言,却是平凡稀松了许多,要真和他计较的话,我以前早已经吐血而亡了。

    走在路上,只花了一眨眼的时间,我就将老药师的存在抛之脑后,心里开始细细思量起来。

    虽说前些时候和吉列布商量好了,不过现在真正看到草药安全出炉,并且由哈加丝亲手操办,我心里最后那块小石头,才终于落了下来。

    接下来,似乎只剩下最后一件,也是被我仅仅放在为莱娜寻找草药这件首要事情之心第二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了。 想了想,我直奔哈加丝的小店,随便一说,她也是和阿卡拉一样,身为大长老的同时兼职小黑店商人,公然搞官商一体的勾当。

    可惜,到了第二世界的冒险者,已经很少说会缺药水,大多时候,她只能卖出一些辨识卷轴和回城卷轴,所以这份兼职工作到要比阿卡拉轻松许多。

    来到她小帐篷的时候,她恰好在里面,省去了我四处找的麻烦。

    “哦,那个”阿尔弃斯阁下?”

    网欲开口的哈加丝。突然发现了跟在我后面的身影,不由话锋一转,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拉高声调问道,大概意思是在询问我对方已经知道我的真正身份没有。

    “咳咳,哈加丝大长老。您好,冒昧打扰,还请多加见谅。”

    我微微行了一个冒险者礼,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哈加丝的疑问,虽然说现在告诉她也没什么问题。但怎么说呢,就是”懒得吧。

    “哦,这样们,看样子。阿尔萨斯阁下多了一条小尾巴呢。”

    哈加丝微微点头,看了我身后一眼,这样轻柔的笑了起来,明明只比阿卡拉小一些,看起来却和三十岁的绝色美妇没什么区别,身后的死腐女也是,怎么说已经是第二世界的冒险者了,年龄应该已经在五十岁左右,但是无论娇美丽的外表,还是动物一样的行为。孤僻认生的性格。还有那股偏执狂热的态度,看起来几乎都和三无公主是两姐妹一

    。

    这样一想的话,冒险者还真是十分恐怖的存在。

    “哈加丝大长老。你绝对是误会了点什么。”

    我眉毛轻跳的立刻否认道,虽然在原来世界,自己也没少过“我来组成头部我来组成那只大手”之类的想法,但是想到现在竟然会有一个腐女组成自己的小尾巴,那还真是能让自己晚上做噩梦的事

    。

    “暂时别说这个了。我这次来,一来是想和您大声招呼,二来,也是想让您帮个忙。”

    擅自坐在哈加丝对面。给自己到了一杯清神水,我开说说道。

    “哦,不知道我究竟能有什么可以帮到阿尔萨斯阁平的,只要是力所能及,而且不违反规定的话,请尽管开口吧。”

    哈加丝柔和的微笑着。但是将“不违反规定”五个字加重调子的语气,在我耳中听来却是一点也不柔和,颇有几分阿卡拉的韵味。

    “我是想打听一下贝利尔的位置。”

    心里暗暗腹诽一番,我才小声提出自己的要求。

    “咦,贝利尔不是被你”那个,阿尔萨斯阁下,你不是应该最清楚贝利尔的位置才对嘛?”

    作为第二世界的大长老,六年前那次,因为魔王贝利尔的首次现身而引发的怪物袭村事件。哈加丝还是相当清楚的,自然也知道第一世界贝利尔的投影,初杀权是落到了我的手上,所以才会对我竟然不知道贝利尔所在的位置,而感到如此惊讶。

    “那个,你想想,六年多过去了,一时忘记了也不出奇嘛。”

    我左盼右顾的嘿嘿笑着应道,拜托,拜托请在这时候回想起我路痴的设定呀混蛋,不要总是在不需要你们回忆起的时候回忆起。需要回忆起的时候却偏偏想不起来呀混蛋!

    “这样啊”

    哈加丝似乎还真不打算回忆起来,这样困惑的轻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指了指西北方向道。

    “就在这个方向,一直前进,大概是一百多公里左右一片叫赛尔贝森林的地方,哦,赛尔贝森林你大概不知道它的由来吧,是后来贝利尔出现在那里,为了方便给它的位置定位,所以才特地给原本那片无名森林起的,可惜呀,那里在贝利尔出现之前,明明美的像仙境一样

    “嗯,阿尔萨斯阁下。还有什么问题吗?”

    感叹了一番之后。哈加丝放下手。见我不断对着她傻笑着,不由奇怪的开口问道。

    “没什么,就是关于方向的问题,”

    “咦?我刚刚没有说嘛?在西北一百多公里远的赛尔贝森林里呀。”哈加丝再次伸出手,指了指西北方向。

    “就算你这样说,”

    我郁闷的歪着头,继续盯着哈加丝不放,亏你还是阿卡拉的学生,像我走路痴这种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设定,快点想起来呀笨蛋。

    大概是自己怨念的脑电波,终于和哈加丝的脑电波同步,她古怪了看了我一会,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轻轻“哦”了一声。

    回想起来就回想起来。干嘛还要做些严重伤害了自己脆弱心灵的动作声音,恍然你妹呀,哦你妹呀。

    “放心吧,阿尔萨斯阁下,我会让士兵负责给你领路的。”

    终于明白我这次找她的主要目的哈加丝,说出了我最想要的答案。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