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药师的遗嘱
    9ooo9327第六百六十六章药师的遗嘱

    “桑吉,桑吉!”

    年轻的桑吉行走在田野之间。背上背着一个用一种十分坚韧的青藤晒干后编织而成的大篮筐,这是药师们采药必须要用到的工具。

    药师将采到的新鲜草药,甩了甩根泥,然后随手抛到身后的背筐里,这在其他人看来是一件相当酷的事情,若是手脚麻利的药师小只要半天时间就能将半人大的背筐装满。

    现在,桑吉正满载而归。脸上洋溢着年轻人独有的充满了阳光和干劲,敢于挑战一切的清爽笑容。

    在外人看来,桑吉是幸福的。他有着一张相当英俊的脸庞,能让那些漂亮的姑娘们停步驻足,偷偷指着路过的桑吉,吃吃笑,互相打趣着,然后白哲的脸庞上浮出红云。

    更幸运的是,桑吉有着相当大的天分,他的药师天赋,就算在整个。营地也是赫赫有名,最后破例被营地里公认为耸出色的一名老药师,收为学生,要知道,这名老药师的脾气可是相当古怪,能让他看上,桑吉的天才药师称号,顿时从无数平民酒吧餐馆传了出来。

    虽然,药师不如冒险者那么强大,那么能赚钱,也不如法师那么神秘,似乎无所不能,但药师的职业安稳呀,不像冒险者那样,是拿命去博,也不像法师那样脾气古怪。一整天笼罩在黑色的法师袍里面,让人打从心底觉得害怕。

    哪怕是一个三流的药师,至少也不会愁生活问题,所以,桑吉的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此玄的桑吉是最幸福。最让人嫉羡的,因为他已经有了一名年轻漂亮,百里挑一的妻子,并且他那美丽的妻子,已经有了小孩,今年秋天一过,桑吉就能成为一位伟大的父亲了。

    所以此刻的桑吉,在其他人眼里,简直就走过着金子一样的生活,而从去年冬天,知道妻子怀孕的消息那一刻开始,他脸上的所有表情就已经统统被笑容所取代。

    “桑吉,桑吉。”

    叫住他的是一名枯瘦的老者。穿着一身简洁的药师袍子,目光锐利,给人一种十分苛刻严厉的感觉。

    他是桑吉的老师,也就是那位整个营地公认的出色,也是公认的脾气古怪的老药师。

    懈几天没有看到你了,你又跑哪去采药了?”老药师用苍老而冰冷的声音问道。

    “老师,我稍稍去了深一点的地方。”

    老药师冰冷的声音,并没有凝固桑吉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他恭谨的行了一礼,然后这样应着。

    只有少数人知道,老药师其实是个不错,也是个挺普通的老头,如果能无视他过于淡漠的态度。还有提出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治病报酬的

    。

    “希亚就快要生了,她身子虚弱,你这样一走就是几天,行么?”老药师皱起眉头,不悦的看着桑吉。

    桑吉一向很疼爱妻子,不过这次在老药师看来,却是有失偏颇。

    感受到老药师冷漠和责备之中的关怀,桑吉微微一笑,将身后的背筐朝老药师晃了一晃。

    “老师,你闻闻看。”

    “嗯?”

    老药师依言的轻轻耸动了一下鼻子,然后开始逐一喃喃起来。

    “有尤克拉乌克拉,桑朴奴姆。卡特由兹”

    即使是在老药师身边呆了好几年的桑吉,也露出了深深的震惊表情,隔着几米,仅仅用鼻子闻着空气的残留药草味道,在瞬间就能将自己背筐里面的草药一一辨认出来。

    至少,他没有见过其他药师有这个本事,看来自己的老师,不单单是营地里的一名出色药师那么简单,武许是整个营地,甚至是整个第二世界数一数二药师也说不定。

    “原来是这样,跑了那么远。辛苦了,不过最好还是多照顾一下希亚的情绪,有你陪在她身旁,比什么药都有效。”

    当老药师,在吉桑震惊的表情中,将最后一味草药辨认出来以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去了,空气中只留下他那依然淡漠枯老的声线。

    这些草药,都是一些温和滋润的补药,晾干以后,等希亚生了孩子以后,用作给她度过产后的虚弱期,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其中有十多味主药十分珍贵,是必须深入危险重重的森林深处才能采集到的草药,也难怪平时清晨出,晚上就能回来的吉桑,要花上几天的时间采

    默默朝老师离去的身影鞠了一躬,桑吉回过头,度比之网网更是加快了几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希亚了。

    两个月后,希亚为桑吉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

    “希亚,你说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就叫阿列斯吧,传说之中那位举着神弓,将邪恶的黑龙脑袋射穿那位英雄,你看怎么样,我们的孩子,将来也一定会是英雄。

    桑吉抱着婴儿,声音哽咽的对躺在病床上,有着美丽容颜和宁静温柔的气质的希亚说道。

    她的脸色苍白。就如同雪一般,呼吸也微弱到了极点,似乎随时都能消失。

    希亚的体质本来就十分虚弱,那时候真不应该太自大,太相信希亚的话,而将孩子生下来,如果希亚出了什么意外,那”

    “桑吉”

    希亚颤抖着苍白的嘴唇,消瘦小手努力抬起,轻轻放在桑吉的手

    。

    “就叫”吉列布,怎么样,列布”在我们家乡的俚语,是药师”的意思,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后,能像他的”他的父亲一样的,,出色。”吟·小·荡&1t;说>的“屋’广告 “好”好,我都听你,拜托了,希亚,别扔下我,扔下我们的孩子不管。”

    感受着希亚越来越虚弱的气息,一直生活在幸福的襁褓中的桑吉,从来不知道泪水为何物的桑吉,悲哀,悔恨,痛苦,无助的泪水,不断从脸上滑落,滴到熟睡的婴儿身上,被泪水惊醒的婴儿,立复哇哇大哭删喊声似乎也带着对母亲强烈的不舍和呼

    桑吉在前几个月冒着生命危险采集来的滋补草药,总算没有白费,在生死一刻之间,总算是保住了希亚的命,但是,之后的希亚,却比以前更加虚弱了,虚弱的连走下病床的体力都已经失去。

    捡回了一条命的希亚1让桑吉脸上重新挂起了笑容。虽然希亚的体质比以前更加虚弱了。但至少还活着,或许有桑吉这个未来的大药师照顾,能比普通人活的更加长命也说不定。

    在外人看来,桑吉一家最大的危机总算是渡过去了,将来又是美好幸福的日子。

    桑吉依然醉心于医术,将照顾妻子和儿子以外的时间,几乎全都花在了学习药理学上,他这种剪苦和努力,在营地也备受赞颂,几乎人人都肯定桑吉将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药师。

    变化生在吉列布四岁那一年,不知道是什么奇迹。竟然让森林深处的草荐种子,而且是脾气最臭,却又最无用的草药种子,飘到了罗格营地,竟然在桑吉家附近扎起了根。

    第二年春天,桑吉整理了一下,在草药扎根的地方开垦出了两块药田,春天过去,土里长出了嫩芽,桑吉的举止,在外人看来也变得古怪起来。

    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了这两块药田上,而药田上生长的草药,却是药师们公认为最难采集,也最无用的特库奴朴和卡普玛乌。

    当老药师询问他原因的时候,他笑着答道:“这个世上。没有无用的草药,只是暂时还没有被掘出来罢了,我相信,它们一定有着自己独特之处。”

    “而且

    顿了顿,桑吉蹲下身子,温柔的抚摸着网刚展叶的草药,继续说道:“而且,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千里迢迢的从森林深处,度过漫长而艰险的旅程来到这里。老师,你不认为这是一种奇迹吗?我觉得,这是一种奇迹,一种缘分。所以,我不想放弃。”

    得到答案的老药师无奈的摇起了头,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师,就出什么样的学生啊,自己脾气怪也就够了,连桑吉似乎也被感染了一些。

    之后,老药师并未阻止桑吉,只是劝告他,若是研究一段时间无果之后,不妨先放下来。继续学习,等知识经验积累深了,再回过头,或许就能事半功倍了。

    桑吉也欣然的答应。

    不过,这却成了老药师这辈子唯一后悔的决定。

    此后,桑吉对这两种草药的研究,越执着,几乎到了上瘾的地步,就算是老药师,也劝阻不了。

    那些嫉妒桑吉的人。便开始造谣,尽情嘲笑桑吉的愚蠢和自大,以前的桑吉,实在是太幸福,太耀眼了,导致嫉恨他的人不在少数,一时之间,营地天才药师的名头,变得可危起来。

    而桑吉却依然沉浸在他那两块小药田里面,对外面的谣言不闻不问。

    “爸爸,妈妈又开始咳嗽了。”

    五岁的小吉列布已经开始懂事,在他的眼中,父亲是一名值得敬仰的人,似乎无所不知。并且教了自己许多药学知识。

    的吉列布。有着和大多数孩子一样的,对父亲的憧憬和敬仰之情,对于外面那些谣言,对于经常被其他孩子嘲笑自己的父亲,他总是会用幼稚的声音去辩驳,去斗争。

    唯一让他感到不满的是,父亲似乎不喜欢他同样深爱着的母亲,几乎一天到晚都呆在药田里面。

    吉列布,我可爱的儿子。”

    桑吉正在照顾着药田。他回过头,亲切的摸着吉列布的小小脑袋。

    “你看,这些娇嫩的小家伙们,待会就要浇水了,要是迟上一刻的话,说不定就会立玄死去,你也不希望看到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死掉吧,所以

    微笑拍了拍吉列布幼小的肩膀,桑吉说道:“像以前我教你的那样,将准备好的草药熬给妈妈喝好吗?这可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哦,看到吉列布那么能干。妈妈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吉列布点了点头。飞快的离开了,虽然对于自己能担当如此重任,那表现欲强的年幼心理,的确是十分高兴,不过吉列布已经懂了不少事,他知道,妈妈会为自己的表现而高兴,也会为爸爸的冷淡而伤1。

    两年后,,

    “爸爸,妈妈晕过去了。”

    七岁的吉列布,已经像是半个小大人,他急匆匆的冲入了父亲特地在药田附近建立的研究小屋,大声说道。

    “吉列布,难道我以前没有告诉过你,不能打扰一位药师的工作吗?哪怕是手轻轻一抖,研究也会立刻失败,若是给病人配药的话小多了一点,也可能会导致病人死去!!”

    桑吉头也不回,专注于长桌上的十多味草药上,只是捏着的一小、撮草药末的右手,在微微颤抖着,他眼色通红的低声对吉列布斥道。

    “可是妈妈她

    “你要我教多少遍?!将准备好的药剂熬好就行了。”桑吉无情的打断着,斥喝声变得更加嘹亮。

    “是”是的。我知道了。”

    吉列布紧紧握着拳头,咬牙说道,七岁的他还不敢反抗父亲,但是已经懂得了许多。

    年幼时对父亲的敬仰,逐渐变成了恨意,特别是看到母亲在病床上痛苦的咳嗽昏迷,喃喃着父亲的名字的时候。

    他更恨外面那些卑鄙无耻的三流药师,无能的他们,嫉妒于父亲的天分,千方百计的制造谣言嘲笑父亲,以满足他们那卑微的自尊,要不是他们,父亲现在也不会变得那么古怪,那么暴躁。

    从一个人人赞颂的天才,堕落到愚昧自大的傻瓜,这种巨大的落差,即使是年幼的吉列布。似乎也接感受到父亲内心的不甘。

    结果,自己那可怜可敬的母亲,才是这场谣言的真正受害者。

    第二年,希亚终于病久不治,抛下吉列布,而桑吉在希亚弥留的最后一匆,还在他的小屋子里。没能赶上见上最后一面。在希亚死后第二天1在自己的小屋子里,桑吉选择了最懦弱的逃避,自杀身亡。

    “可怜的母亲,在死前的最后一复,依然不断为那家伙说着好话,我……我……呜呜

    老药师的故事说到一半的时候。吉列布已经泣不成声,眼睛里充满了帐恨。

    “我原本以为,你会将那两块药田毁掉,甚至如果置之不理,它们也会逐渐荒废,没想到你却一直打理了下去。”

    老药卑用灼灼的目光看着吉列布说道。

    “我”我只是”小唯一从那家伙那里”就学了打理这些垃圾玩意的本事,只不过是为了打时间而已。”

    吉列布避开了老药师的眼睛。声音颤抖的说道。

    “错!!吉列布,你为什么要自己欺骗自己,你虽然恨你的父亲,但是你并没有否认他的天分,也没有否认自己对药师的热忱,打时间?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想要养活那两块药田,究竟要付出多少心

    老药师的声音,一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仿佛要直接穿透吉列布的内心一样,句句铿锵。

    “不,不是的,我憎恨父亲,我增恨那两块药田,我曾经过誓,绝对不会成为药师,是你们这些家伙小害死了母亲,逼死了父亲!!”

    短暂的失神过后,吉列布的情绪也激动起来,大吼着这样说道。

    “我,,我现在就去毁了那两块药田。”

    激动之下,吉列布一个转身,就想要付之于行动,立刻就被我从后面拎住了衣服。

    开玩笑,药田要是被毁了。我哪里找药去,听老药师网网的话,似乎想要养活这两种草药,难度很大,需要消耗很大的心血,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我还指望着吉列布能给我打工呢。

    “吉列布,你听我说。”顿了顿,老药师的心情似乎平静了许多。

    “面对自己吧,不要再自我欺骗了,你耗费千辛万苦,将这两块药田维持下去的原因。是因为你内心还存在着对父亲的敬仰,你的内心深处还有着巨大的不甘,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将父亲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1让所有嘲笑过他的人后悔。”

    “所以,我最后一次问你。吉列布,给我听好了,千万别因为一时斗气,而后悔终生!”老药师紧紧的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愿意继承你父亲未完成的事情,来当我的学生吗?!”

    安静了许久,吉列布回过头,目光平静的看着老药师。

    “或许您说的对,但是,我已经过了誓,不再成为一名药师,或许我内心深处还希望着继承父亲未完的研究,但是,我无法承受母亲临死之前的痛苦,无法曾受那些悲哀的回忆,请原谅我这个懦弱之人,无法答应你。”

    完以后,吉列布跪了下去。给老药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他知道,这些年来能够安安稳稳的做一个地头蛇,没有受任何委屈,其实都是老药师在暗地里保护着他。”

    看到吉列布眼睛里认真的神色,老药师长叹一声,或许,当年桑吉死去的那一刻,他也出过这样的长叹吧。

    “虽然我无法继承父亲的研究。不过,您说的对,我心里面,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有人完成父亲的研究,以为他正名,让那些所有嘲笑过他的人,颜!面!扫!地!”

    到最后时,吉列布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将嘴唇都咬破了,可见冉内心的仇恨。并没有因为这十多年来而减少多

    。

    这样说完以后,他脱下外衣,从自己贴肉里衬里面,轻轻取出一块黄的卷轴,上面沾了不少血迹,看成色应该是历史悠久,不过却被保管的很好,没有一点皱折残缺。

    “这张卷轴,在父亲自杀之后。还紧紧的被他握在手里,我从未打开过1不过料想也应该是他一直研究的那份吧。”说着,吉列布露出一个不知是嘲讽,还是悲哀的笑容,然后递了过去。吟·小·荡&1t;说>的“屋’广告 不过。老药师却没有接下来:“你不认为,就算你不打算继承父亲的研究,但是这份卷轴,应该由你这个亲身儿子来打开比较好吗?

    愣了一愣,吉列布听从了老药师的吩咐,两手微微颤抖着,展开了卷轴,细细阅读起来。

    突然之间,豆大的泪水,从他呆滞的瞳孔里涌出。

    我站在他旁边,只是微微伸一下头,就看到了里再的内容。

    “一直压制着希亚的病情,原本以为能够就这样安稳的过上一辈子,”没想到生产之后“竟然爆了”再也压制不住 ,

    这种病”和先天性心脏病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看到特库奴朴和卡普玛乌”落根在自己家附近”我认为这是老天爷的暗示,我一定要救希亚,

    不想让吉列布知道母亲身患绝症”也不能让希亚知道自己的状吧”我或许应该全部隐瞒下来,,对了,,就这么办吧尽快将解药研究出和…这段时间要冷落希亚了……不过吉列布很乖很能干……我安心多了…”

    为什么,”为什么,小,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希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必须尽快”尽快,

    那些家伙”算了,小,现在可不是这些混蛋计较的时候”我必须尽快尽快,,可恶”,可恶”血迹

    解药终于研究出来了,可惜”希亚昨天已经走了”我真是个该死的家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最下面,是一列染着暗红色鲜血的草药公式,药剂的名字,叫吉列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