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离去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在你这里住下罗?!”

    自嘲归自嘲,但是有便宜不占,那就真是傻子中的战斗机了。

    “你想的到美呢,要是被其他狐人知道你这坏蛋在我这里过夜,那我还不得被他们的目光盯死,去去去,自个在外面扎帐篷去。”

    听我这样一说,小狐狸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明明在上次来的时候,她还没有那么保守的,估计是因为现在挑起了整斤小族的重担,不知不觉,也开始注重起自己的形象了,要是无法在其他狐人面前保持形象,又谈何能够让他们信服。

    所以,这就是当领导的蛋疼之处了。就好比我自己,也不能像几年前一样,随心所欲,言无顾忌,因为自己不再是一斤小独行客,而是联盟

    这一层束缚,并不是我自己能自由脱下或者穿上的,而是别人给的。因为在其他人看来,我虽然是一个人,但是一言一行却代表了整斤小联盟,自己出丑,或者在重要场合说错了什么话,他们就会联想到联盟。就等于是给联盟抹了黑,带来祸事,地个越高,这种影响便越大。

    除非我愿意辞掉长老的个置。不过,现在恐怕也有些迟了,不是我自夸,我现在的名声,至少在第一世界。在各族和冒险者之中,几乎已经是家闻户晓的程度,自己和联盟已经连为一体,一听到德鲁伊吴凡这个名字,大家第一个联想到的是第一世界强者,接着联想到的便是联盟高层,所以这个长老的头衔,现在辞不辞去都没多大意义了。

    话题扯开了,正因为亲身体会过,因此,我现在才能深刻理解到,真正投入到狐人族精神领袖这个个置上的小狐狸,寄托了整个族的崇拜和希望,她现在所面临的压力是多么的庞大,甚至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变得步步谨慎起来。

    现在,我才明白昔日整天挂在口中调侃自己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里面究竟包含着多大的压力和无奈。想想小幽灵选择的。只愿意为一根丝线所羁绊的简单生活,虽然要时时刻刻抗拒别人的接近,是难受了点,但或许还真有那么点先觉明智的感觉。

    “也就是说,你是害怕大家的目光,才不同意我住下来,要是没有大家的目光的话,你就不介意罗

    虽然明白小狐狸的难处,但调侃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调戏这只小狐狸。看着她无意识的表露出那天狐天生具备的,各种各样妩媚迷人的表情动作,气质神态,也是一种至高享受。

    “少臭美了,你这个大坏蛋,臭家伙,就算别人不在乎,本天狐也不会给你住,臭死了,出去出去。”

    果然,这只小骚狐狸顿时娇哼不已但是天狐的本性,却让她下意识的对喜欢之人作出诱惑,因此拒绝的时候,那双乌黑眼睛眼波流转。荡落着层层妩媚**的涟漪。分明就像是在欲拒还迎。

    好在我现在能了解小狐狸面临的压力,咕噜的吞了好几口口水,总算才没有因为她这种诱惑之极的姿态,而会错意,以为她乐意而强行作出点什么。

    虽然有一定把握,就算自己强来。这只风骚的小狐狸也未必会真正抵抗到底,但始终少了几分完美,自己也不是刚刚见到美女的初哥了。比起肉欲,我更享受的还是互相之间的感情。

    退一百步来说,真这样做的话,就算凭着自己现在德鲁伊吴凡的名头。明天能否安然无总的走出狐人营地,还是未知之数,俗话说的好,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己窝边的草都吃不得,却跑去别人的窝边,在别人的家门口大口的啃草,送死也不是这样的送法呀。

    “那至少让我睡毛毯吧,现在夜已经那么深了,还要扎帐篷,多麻烦呀,大不了明天早上起来,我会对所有人说,虽然我睡了你们的”咳咳,虽然我在你们天狐殿下的房间里睡了一觉,但我睡在地板上。规规矩矩,绝对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行为,这样总行了吧。”

    “才怪!!”

    话网完,就被小狐狸甩了一记白眼,论起冒险经验,她这个一步一个脚印的群魔堡垒级冒险者,可比我这个坐飞机飞上来的高手多得多。对下至奴隶上至族长国王的八卦能力,更走了解的很。

    像我种说法,不如直接说两个人同床睡了一觉,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事情,郗已经发生了,直接断去他们的各种猜测,还比较稳妥。

    否则,我这种能让八卦之魂燃烧起来的暧昧说法,流传出去,被那些想象力丰富的家伙编织出各种版本,很有可能,那些下流点的版本,就不是两人圈圈叉叉的睡一觉那么简单了。

    “去去去,扎帐篷去,嫌麻烦的话我来帮手好了。”

    心里想到这些,这只小狐狸那是越发怕怕了,这个坏蛋,真是自己的命中克星,哪里不好,竟然想要在这种时候使坏,要真被他传出那种话。自己这斤。天狐殿下,还不得活活被族人给羞死。

    这样想着,她已经爬了起来。手脚并用的想将对方推着出去。

    “好好好,出去就出去,真是的,我真是命苦的男人呀,深更半夜的还要被小情人赶出去。”

    “笨,,笨蛋,谁是你的小情人呀,哼!!”

    “哦?你这样说的话,我现在可以去找个娇俏可爱的狐人美女一起共度良宵罗?”我摸着下巴做沉思状。

    “你敢!!”

    虽然明知道对方在调侃自己,但露西亚还是忍不住将那双毛绒狐耳,还有稽色大尾巴高高竖起,上面的毛发狠狠笔直炸开,两颗小虎牙更是狠狠磨着,喉咙里发出“呲呲”的低沉嘶声,那副模样,活脱脱就和突然

    “业甩…值处看到交失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的愤怒妻子一

    “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我保证不和其他狐女说一句话就是了。”

    老实说,我被小狐狸现在的模样给吓着了。

    “呜哼!!大坏蛋,大傻瓜。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谁管你,出去鬼混去吧,不要回来了!!”

    狐狸也察觉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脸色一阵羞红,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意,而这样大声说道,然后将帐门狠狠一拉合上。

    “呼呼。

    背靠着帐门,露西亚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像虚脱一般,缓缓地滑落到地上。

    真是的,太不爽了,这个坏蛋太令人不爽了。

    明明在以前,自己还能占据主导地位,处处作弄这个大坏蛋,为什么在明白自己的心意以后,主动权就逆转过来,处处受到这个坏蛋的影响呢?

    平时那个冷静的自己究竟去哪了?

    狐狸气呼呼的想着,就比如说刚才,明明知道那个坏蛋在打趣自己,就是忍不住生气,就是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现在的身份和责任抛之脑后,冲上去将那个坏蛋一把拖回来锁在家里,用鞭子狠狠鞭挞上一百遍呀一百遍。

    然后,又因为他一句“我保证不和其他狐女说话”而有些高兴喜悦。至少说明他是在乎自己的,但是随即一想,露西亚就更郁闷了,感觉自己的喜怒都操纵在对右手里一样。

    更让她郁闷的是,自己似乎不讨厌这种感觉,因为对方一句话而吃醋。因为对方一句话而甜蜜,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这就是爱情吗?

    啊啊啊,自己在想什么呀?我是谁?我是露西亚,高贵美丽的天狐殿下,只有男人喜欢我的份,哪能被男人征服?不行,不能让这坏蛋太的意忘形了,明天他就要走了,在走之前得让他明白,是他喜欢本天狐。实在被纠缠的没办法了,才面前让他占一点小便宜,而不是本天狐倒贴他才对。

    露西亚暗中握拳,背后仿佛出现一副惊涛拍岸图,整个气势十足的娇俏小女人,这才将一股自心里面涌出来的,莫名其妙的“输了的挫败感,给驱除,打着哈欠,像没长大的小孩一般,手脚并用顺着地毯爬到床上,软绵绵的钻入到被窝里面,只露出一条可爱的榨色狐狸尾巴,还在被子外面不安分的甩来甩去,证明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在被窝里酝酿着什么小主意。

    这股突然而来的冷意是怎么回事?

    正在外头熟练的将帐篷撑起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寒颤后,下意识的看看四周,百思不得其解,小狐狸这里三面环谷,个置好的很,刚刚那阵冷风,究竟是打哪里吹来的。还是说来自自己的第六感?

    算了,休息要紧,明天就要战斗了,虽然哈洛加斯的怪物对自己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强敌,不过还是养足精神的好,毕竟自己有着溉引发特殊事件,糊遭遇出乎意料的强敌概率的悲剧主角光环。

    正在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的时候。脚步声接近,一股熟悉的诱人幽香传了过来,紧接着是娇小柔软的事物,钻入了自己的被子,然后得寸进尺的钻到自己怀里。

    切都太过熟悉了,让我根本就没有产生丝毫警怯,打着哈欠,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的迷迷糊糊嘀咕道。

    “你不是害怕其他狐人的眼光。不让我在你那里睡吗?怎么反倒自己跑过来了?。

    “哼,我是不许你在我家里睡,但是又没说我不能来你帐蓬里睡,这样就没问题了。”

    狐狸娇哼一声,语气中也带着迷糊的尾音,累了好几天,她真的困了,只想找一个最舒服的地方,美美睡上一觉。

    “你这坏蛋一来,就觉得一个人睡的话,有点冷”

    露西亚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平时的警惧,就这样将心里话给嘀咕

    “你说件么?”

    我也迷糊着,网好没听见她的小声嘀咕。

    “没没什么,我说你这坏蛋可别会错意,我,我只是怕你这个联盟长老,不适应这里的气候,被别人说堂堂狐人族竟然招待不周,身为天狐,我才,才不得不这样做,可没有别的意思。”

    被这么一问,露西亚到是清醒了几分,立刻便嘴硬起来了,偏偏还结结巴巴,找的理由也牵强到了极点。

    “这样啊,怕客人不适应气候,才特地过来暖被窝呀,原来来天狐族还有这种好事

    我清醒了几分,紧紧将这只嘴硬小狐狸的娇香柔软的身体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那以后我可得常来,麻烦尊贵的天狐殿下也要亲自为我暖被窝哦。

    完,不待这只死要面子的小狐狸精有什么反应,便低头将她紧紧吻着,深深噢了一口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犹如催情媚药一般的醉人体香,这样互相拥吻着进入了睡香。

    哦,对了,差点忘记了,小狐狸的尾巴暖和着呢,当被子正合适。我抓!!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发现床上只有自己还在紧紧蜷缩成一团,若不是被窝里依然留着那浓郁不散的熟悉幽香,我还真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

    已。

    等我收拾好起来,梳洗完毕;远处便风风火火的闪过来一道妙曼身影。在我前面停下。

    “你去哪里逛去了?。

    我一边收着帐篷,一边回头问道。极其自然的,就像睡醒的丈夫,冉刚才晨跑回来的妻子一样。

    这一回头,我才发现,小狐狸正穿着一身猎户打扮,不知名动物绒皮编织成的暖和皮甲,量身定做的套在她身上,虽然皮甲毛绒厚实,却

    兰池没有掩善她那优美的身体曲线。而且这样身打扮。甩一…严时妩媚动人的气质里,多了一股巾烟不让须眉的英气。

    “哟,我们的小猎人殿下,这究竟是去哪里来着了?”看到她这副打扮,没有等她回答,我又调侃了一句。

    “哼,你以为我像你这个坏蛋一样。睡的像只猪吗?我可是早早起来。就去狩猎了。小狐狸秀眉一扬。用骄傲的口吻打量着我说道。

    狐狸简短的一解释,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今天天气稍微好一点,对大家来说正是个好时机,所以一大早小狐狸就起来,和族人一同外出狩猎了,这个一大早,可不是临近早晨的六七点,而是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半夜三点多,就起床动身,徒步绕过几座雪山,到了猎物出没的地方,刚好是黎明时分,可以开始狩猎了,真的是一点时间都没有浪费。

    而现在,是小狐狸组织所有狩猎队伍完毕以后,凭着她的恐怖速度。又花了十多分钟匆匆赶回来,大概是累坏了,白雾状的热气,正自她嘴里一口接着一口的呼出呢。

    “去就去了,为什么还要匆匆赶回来?”我怜惜的摸着她的脑袋问道。

    “还不是怕你这坏蛋一声不吭就走了。

    狐狸重重的喘一口气,才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一声不吭就走?”

    我歪着头,用迷惑不解目光看着对方,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判断的事实依据从何而来。

    “因为有前科。小狐狸笔直的俏指,直指着我斩钉截铁道。

    她这样一说,我到还真是想起了。在当初自己并没有打算接纳小狐狸的好感的时候,的确是为了躲避这份感情债,在她面前不辞而别,突然神隐过好几次,原来一直被她惦记着呢,果然是狐狸呀。

    “现在不会了,一定等你回来再走。我保证。”我指天说道。

    “哼,其实也无所谓,我只是怕别人说我们狐人族招待不周,让客人不辞而别而已。”

    得到我的保证,这只小狐狸心里才算安定下来,也有了嘴硬的余地了。

    “啊,不和你说了,我还有很多事情呢。”

    突然惊叫一声,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有刺溜一声,迅速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实话,在如此忙的状态下,她还能不辞劳苦的偷跑回来,仅仅是为了防止我不辞而别,这种在事业责任和感情之间倾斜,被重视的感觉。让自己心窝暖暖的。

    所以,我难得没有抱怨无聊,一直在小狐狸窝在小狐狸家里,看着她里面的藏书,虽然以前也说过,但是我还是得再说一说小狐狸这里的书架状况,和三无公主是完全相反,各种意义来说都是。

    这里的各种意义,最主要的一点是,如果扯开三无公主的面纱,会发现她有一张清纯美丽到极点的萝莉面孔,尤其是那双亮黄色的大眼睛。更是闪烁着无垢的清澈光彩。

    但若是你翻翻她的书架,你会在刹那间深刻理解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而小狐狸恰恰相反,天狐的传承。让她天生就有着高贵与妩媚并重的气质,说白点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一只。

    但是看她的书架,却全都是正经的史册族谱,更让人意外的是,看似魅惑众生,却对男女之事一点也不了解,内心纯洁到让人发指。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这样对比着,我重重的下了一个结论。

    这一等,就直到了平午,才见着小狐狸的身影。

    “我也要走了。”

    看看天色,我才发现,要是再等多一会的话,自己出到野外,就只剩下找隐匿点扎营睡觉的时间了。

    狐狸看起来有些沮丧,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连平时甩来甩去。活力十足的大尾巴,此时也有气无力的低垂了下去。

    直送到传送站,见我就要离开。她终于上前几步,看着我,嘴唇轻颤,似乎想说点什么。

    “喂,坏蛋。”

    “嗯?有话就快点说吧,这可不像你哦。”我回过头,柔目看着小狐狸轻笑道。

    似乎微微得到了鼓舞,她背着双手,抬起头,用那双俏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目光中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坏蛋,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当然,绝对忘不了。”

    我肯定的点着头,这时候,面对小狐狸这种表情,要是还开玩笑的话。是会遭天诛的。

    “第一,甲方在任何时候,都不许欺骗和逃避乙方。”我轻轻说道。

    “第二,甲方在任何时候,都不许讨厌乙方。”

    狐狸原本还带着一丝担心的面容,突然绽放出让百花也为之黯然的灿烂笑颜,跟在我后面念着。

    “第三,也就是说,甲方必须喜欢乙方。”我跟着说道。

    “第四,绝不变心。小狐狸。

    “第五,永远都不许变心。”

    “第六,当然,乙方是绝对不会喜欢甲方的,绝对!!”

    “第七,因为乙方偶尔会想起甲方。所以甲方在附近的时候,必须陪在乙方身边。”

    “第八,因为乙方总是偶尔想起甲方,所以甲方在附近的时候,必须一直陪在乙方身边。”

    “第九,如果违反以上约定。甲方必须一百倍一万倍的履行上述所有条件。”

    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我们的身影已经交织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求月票,大家翻翻开有没有保底月票,不要老等到月尾才想起呀,还有推荐票,最近也不太理想哦。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