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轻轻一吻
    和以前一样,我将额头探了上去,个置恰好让莱娜只要微微低头,就能亲吻到我的额头,然后等待着额头上那湿润柔软的祝福降临。

    下一刻,眼睛一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嘴唇便碰触到了宛如棉花糖一般柔软,且带着淡淡香甜的湿润感,一触即收。

    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无言的看着莱娜。

    这,这是意外吗?应该是意外吧,以前将额头伸到莱娜面前,虽然看不见,但凭着自己强烈的第六感,莱娜还是能轻而易举的吻个正着。我才网也以为是如此,没想到这次,莱娜低头的幅度却尖了一些,结果,,

    “怎么了,哥哥?”

    莱娜好像察觉到了我的强烈视线。不由微微歪头,露出一个恬静的笑容。

    “莱娜,你网刊”不,算了。没有什么,你不用在意。”

    我勉强定了一下心神,看着莱娜迷惑的眼神,正想开口询问,但是随后还是作罢,只将这次事件。当成是一次意外,毕竟不比正常人,莱娜的眼睛看不见,发生这样的状况,也不是不可能,要是正常人误将嘴唇当额头吻,那我不拼命翻白眼才怪呢。

    虽说不是自己的错,但这总归是莱娜的初吻,自己似乎夺走了妹妹的初吻呀,不妙,要是被白狼知道了,还不得来个跨省追杀?

    心念急速转动,在莱娜问话的时候,我已经决定做出一次善意的隐瞒。为了她的纯真少女之梦,当然,也为了自己不被跨省。

    下次,还是不要那么轻易相信莱娜的第六感,至少,先用视觉共享反馈,或者让她摸着自己的脸再吻。这样就算看不见,也不会搞错了。

    捏了一把冷汗后,我只能将防止意外再次发生的补救方法补上,以备后患。

    “是吗?”

    莱娜抿着小嘴,轻轻一笑,出奇没有对我慌张的语气继续追问,而是神色平静的应道。

    有个善解人意的妹妹,就是好呀。要是她一味追问,以莱娜的聪明。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保持冷静。

    “对了

    这样轻轻自言自语道,莱娜再次伸出小手,在我因为刚刚的突发事件而惊慌,没来得及缩回去的面庞上。轻轻抚着,像以前一样,带着冰凉触感的指头,在我的五官上细细抚摸着。

    对于莱娜这种举动,我只能表示无语,就算自己学会了视觉共享反馈,让莱娜能够看见,但是对于我,她依然习惯性的喜欢去用自己的手去触摸,去感觉,去记忆。

    也不是没有问过原因,莱娜的答案到是让我无法反驳,比起虚无飘渺的视觉,她更相信用自己的噢觉和触觉去辨识,用心去感觉和描绘,然后烙印在灵魂之中。

    不同的生活,造就不同的习惯,我们习惯的用眼睛去记巾外面的事物。但是对于先天失明的莱娜来说,她刚刚碰触到的视觉领域,看到的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对于十几年生活在没有其他色彩的黑暗之中的她来说,还显得太过梦幻,太飘渺了一些。

    这样摸着摸着,从脸庞到耳垂,到眼睛眉毛,额头,甚至还没大没小的在我头上摸了摸,被我瞪着眼睛。扣着食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弹,才依依不舍的作罢,那双调皮的小手,又滑了下去,从鼻子的轮廓抚过,在嘴唇上轻轻碰触着,似乎在感受我的嘴唇形状。

    众所周知,嘴唇是一个人身上最敏感的几个地方之一,被莱娜的小手。摸的实在麻痒的不行,结果。我突然裂开嘴巴,含住那几根调皮的指头轻轻一咬,见我发威,莱娜只能可怜的继续绕开了。

    真是的,那委屈的动作,就好像是我的不对似地。

    最后,冰凉的触觉到了脖子上。突然停顿下来,在一斤小地方来回摩挲。

    不好,竟然将这个给忘记了。

    来到莱娜这里,欺负她看不见。我已经将衣领放了下去,没想到还有这招,莱娜小手现在摸着的地方,正是小幽灵那可恶的家伙,在昨晚留下来的作恶罪证。

    “哥哥,这是

    “咳咳,那个”对了,这是在和维拉丝一起喂羊的时候”侯,没想到那些羊这么忘恩负义,我好心喂它,竟然还咬我一口,早知道就在神诞日的时候,将它们全宰了。”

    我“愤愤”的说道,心里思索着回去以后,该如何在不暴露的情况下和维拉丝串供。

    “原来如此,这些是牙印呀”莱娜轻轻笑了起来。

    “是呀,就是那么回事,哈哈”啊哈哈我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这就叫做贼心虚呀,好端端的,我干嘛要说牙印?压痕什么的,不一样行么?

    简直就好像警察问某某家遭窃。是不是你偷的,你回答说某某家院子那条狗那么厉害,我怎么敢去偷一样,标准的会被警察惦记上并列入嫌疑人的答案。

    莱娜的小手,还在那上面抚摸个不停,就好像在记忆着这些牙痕一样。每逗留多一秒钟,我头上的汗水。就会多冒出一滴,毫不怀疑,莱娜的小手有着堪比视觉的记忆州比,要是让她记住了,以后再看到羊的牙齿长着什么形次,切就暴露了,我也会在莱娜心里面,盖上骗子的记印。

    嘻嘻心,今天的哥哥真有趣。“好不容易,莱娜将小手缩了回去,抿嘴笑道。

    “是”是吗?嘿嘿,大概是吧。”

    我也跟着笑起来,不过却是苦笑。是自己的错觉么?总觉得今天的莱娜,那似觉非觉的笑容,特别的敏锐和暧昧,让我这个不成材的哥哥,感受到了很大鸭梨。

    之后,我和莱娜聊了一会,并施展视觉共享反馈,让莱娜一步一步熟悉这个彩色的世界,可惜,自己就快要外出了,好不容易才获得光明的莱娜,又要重新陷入那漫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在这一点上,我是十分佩服莱娜的。在第一次用视觉共享反馈,看到这个世界以后的第二天,她就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对于外面世界的精彩,虽然会渴望,会在外面流连忘返,但这就跟小人鱼爱吃库拉斯特产的水果一样,和那种在过了十几年黑暗生活后突然获得光明,本该表现出来的狂喜相比,有着很大区别,这种冷静,实在让人无法不佩服。

    “哥哥

    在我打算告辞的时候,莱娜突然轻轻拉住了我的手。

    “怎么了?舍不得哥哥走吗?真是个淘气的妹妹呀。

    我笑着轻揉上了莱娜的头,没有放过这个打趣她的机会,归根结底,是因为觉得自己这个哥哥,今天似乎在妹妹面前,被她那暧昧的笑容调戏了许多次。

    事实证明,自己是个很小心眼的男人,荐果大概是因为这样,传说中十分好康的王八之气看不上自己,但为了突出主角光环的特殊唯一性。勉为其难的就来了个悲剧光环。

    杯具啊!!

    对于我的打趣,莱娜只是轻轻一笑。抬起头,用那淡灰色的美丽瞳孔。认真的凝视着我。

    “哥哥,我有一个请求。”

    “哦,什么请求你说吧,就算我的小莱娜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摘回来。”我顿时来了精神,这可真难得呀,莱娜竟然会向自己提出请求。

    轻轻摇了摇头,莱娜用力的(虽然依然很轻)握着我的手:“我希望。哥哥在回来的时候,能带我去哈洛加斯看看,好么?”

    我愣了一下,随即转过弯来。对呀,在大雪山生活了十几年,每一天都被那银装素裹的环境包裹着,但是莱娜却从未见识过雪,见识真正的雪白,这无疑是一种悲剧,莱娜会提出这样的请求,那也不足为怪了。

    “没问题,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在我离开这两个月,好好将身体养好,不然的话,你的身体若是不行,我才不会带你去那么冷的地方。”

    我轻轻反握她的纤纤小手,保证道。

    “哥导,你忘记了我是在哈洛加斯大雪山长大吗?就算身体再弱,也不会怕那里的风雪。”

    莱娜恬静的俏脸上,此时也露出一丝看到笨蛋的无奈,随后,声音一柔。

    “不过,我会答应哥哥,一定会努力将身体养好的。”

    “嗯,这样我就能放心的出去了。”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松开莱娜的小手,在她的目送中大步离去。

    房间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只剩下门脚便的猩红火炭盆,时不时发出“啪啦”的声音,衬托着里面的安静。

    莱娜注视着门的方向,好一会儿,她将目光收回,重新捧起了被她放在枕边的书本,轻轻打开,和以前一样,小手在书页上轻放着,掌心却久久没有闪烁起辨知的光芒,那纤弱的身体,恬静的表情,仿佛都被房间里的寂静气氛所同化,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静止之中,只是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同样的宁静无比,还是剧烈波动,却是不得而知。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中午,没想到在莱娜那里一坐,就过了四个多小时,脖子上的牙痕也消失了,摸了摸,我大胆的将衣领放下。大摇大摆的走了回家。

    “哦霍,这不是我们的败家之”捏捏捏”

    里面就和我最不想遇见的小幽灵,给碰了个正着,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特地在门外等我,一见着我,这个小圣女别提有多神气了,两手叉腰,可爱十足的翘起鼻子,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居高临下对我说道。

    至于后面不成调子的尾音,是我在她还没有将话说完,就上前几步。两手捏着她的脸蛋,往外轻轻一扯。

    “好”好大的胆子,失败者也敢如此嚣张。”

    好不容易睁开我的手,这只小幽灵就好像受到主人虐待的小猫一样,刺溜溜的逃窜出去,隔着好大一段距离,才回过头,轻轻揉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瞪大眼睛说道。

    “不过是赢了一次而已,想想以前的战绩吧,你这个得意忘形的小家伙。”

    “哼,昨晚以前的一切,对我来说犹如浮云。小幽灵轻哼一声。背着双手望天远目作诗人状。

    “那也请将昨晚的事情浮云掉吧笨蛋!!”

    闪身出现在小幽灵面前,一记吐槽受到

    尤炮脑袋卜。让众只小一幽灵古刻夸张的抱叔了头直呼,

    将这只可爱的小幽灵一把紧紧搂在怀里,蹭了几下,我说道:“快点将昨晚的事情也忘掉,否则

    “否则小幽灵抱着脑袋,抬起头,困惑的看着我。

    “否则我就用一根绳子将你绑住,然后让那些小孩拉着放风筝,嗯。幽灵风筝,怎么样,说不定很好玩哦,在空中被人扯来扯去的

    。。

    我为自己想到这个好办法,而不断的点着头。

    果然小家伙的目光越发困惑起来,露出挫败的表情,安分了下来。

    “总之,等我熟悉了第二世界。一定会带你去玩,好么。”我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嗯。”

    幽灵趴伏在怀里,乖巧无比的应了一声。那双咕噜噜乱转的银色眼眸,紧紧注视着自己,里面绽放着掩饰不住的高兴。

    “小家伙,瞧把你给你得意的”

    我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这样抱着小幽灵,走进了屋子里。

    “哦,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老兄,你们怎么也来了?”

    网判进屋,就发现了两个不速之客,尤其是西雅图克那高大个,脑袋都快顶到帐篷顶上,像根柱子了。想忽视都难。

    卡洛斯在这里,还好说,毕竟她的宝贝女儿卡洁儿在,这悲剧父亲。几乎三天两头的就会跑过来,蹭女儿兼蹭饭,随便一说,蹭女儿一说只是为了简写,完整的造句是蹭女儿的拳头,

    “这几天都没有见你来练场了,所以过来看看。”西雅图克朝我咧嘴笑着,一口可以去做牙膏广告的雪白牙齿晃着自己的眼睛。

    “有点事

    学会视觉共享反馈以后,天天都去莱娜那里,带她去领略这个花花世界,自然就将历练给落下了。

    “不说这个,听说你小子要去第二世界了,是不?”西雅图克上前几步,咧嘴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是怎么知道的,是又怎么样?”

    被那斗箕一样的大掌拍得直咧嘴。我没好气的问道。

    “听说还愕过巴尔那关才行?”西雅图克没有理会我的问题,继

    “是这样没错。”

    好吧,我已经知道了,打听到这种详细的程度,不用再问,除了老酒鬼那张漏风嘴以外,别无他人。

    不知为何,听到我的回答,西雅图克大笑起来,虽然他一直就在笑。但现在的笑容里,却有一股让我极其不爽的阴谋气息在里面。

    “吴师弟,你要保重了。”

    笑足了,西雅图克才再次拍打着我的肩膀,郑重其事的说道。

    “保重什么?”

    我是越来越困惑,西雅图克这种憨大个,不是会去玩弄玄虚的主,所以这一声保重不可能无的放矢,究竟让我保重什么?

    虽然和巴尔相比,我还不如它一个指头,但是,难道我还会怕它区区一个投影?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嘿嘿。放心吧,没什么危险的,就是吃点苦头罢了。”

    西雅图克不会玩弄玄虚,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吊人胃口,无论我怎么拐弯抹角的打听,他那根直肠子。就是认准了一个理,打死都不肯告诉我。

    啧!!老酒鬼的诡,西雅图克的直。都是最难应付的类型,相对来说,卡洛斯还好忽悠一些。

    透露了这些一些让我莫名其妙的信息以后,西雅图克也没有留下来吃午饭,大笑着,俯身低头从帐门钻了出去,不似作假的笑声。传的老远,越发让我心惊。

    本来以为解决巴尔,对自己来说就是刷装备那么简单的事情,难道说里面的个中过程,还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陷阱不成,若是老酒鬼对我说刚刚那番话,或许我还会嗤之以鼻。但西雅图克却是不同。

    想不通个所以然,我将目光落到另外一边的卡洛斯身上,他肯定知道点什么,嗯,就让我来从这个好忽悠的圣骑士口中,套出信息吧,有卡洁儿在,卡洛斯还能封住自己的口不成?西雅图克没有将卡洛斯也一起拉走,是他此生犯下的最大失误。

    阴谋满满的笑上几声,我上前几步。就要对这个高大圣骑士伸出魔爪。没想到话还在喉咙里酝酿,碰的一声,眼前的大个圣骑士,便砰然的倒飞出去,砸到了一地的东西。在的上滚了几个滚,才停下来,大家朝天躺着,泪流满面。

    好吧,将镜头往前面的时间拉一点点,在我拐弯抹角的想从西雅图克嘴里套出原因的时候,卡洛斯正面对着如同一朵怒然绽放的玫瑰般,从铺满鲜艳玫瑰的太空舱(?)里爬起来,揉着朦胧睡眼的卡洁儿。

    人在刚刚起床的时候,意识是最模糊的,虽然卡洛斯是一个正直的圣骑士,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用一些小手段,借此和女儿打好关系口

    所以原本来正襟危坐的他,立刻凑了上去,手里多了几颗糖果,那种情形,怎么看都像是急匆匆的捏着逗猫棒,去逗弄刚刚睡醒的可爱小猫一样。

    而结果,就如我现在所看见到的。“棒”夫人飞。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