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欢迎回家,哥哥!
    “阿卡拉,我回来了。”

    进入阿卡拉的黑店时,她正向几个一身白板皮甲短剑的营地冒险者兜售卷轴药剂,眼看鱼儿就要咬钩了,被我这嗓子一吓,几个菜鸟冒险者看了这边一眼,大概是脑内补完着我和阿卡拉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行了一礼之后,他们便匆匆离去。

    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又拯救了数朵粉嫩的祖国花朵,呃”的口袋。看着几个冒险者离去的身影。我心里别提有多感慨了,真是好人呀我自己。

    “呵呵,我算了一下日子,就知道你也快回来了。”

    阿卡拉心情极好,也没在意我打扰她的生意,笑呵呵的为我冲了一杯清神水之后就在对面坐下。

    这手掐指一算的功夫,真有那么神奇?

    我瞪了瞪眼睛,随后才想起眼前的老妇是伟大之眼的眷顾者,人类首屈一指的预言师。

    相处久了,总是会深刻的意识到阿卡拉是一个英明的领袖,而她本身大预言师的身份,反而会经常忽视,这也正是她独特的人格魅力吧。不是靠着那神秘莫测的预言术力量,而是通过自己自身的一言一行。去感染人心,让人尊敬,让人爱戴。

    喝了一口清神水,润了润嗓子。我才大致将这次出行的经过给阿卡拉描述了一遍,当然,和维拉丝她们一起历练的漫长过程,只是随口带过,主要还是两方面。

    第一是从菲妮手上弄到的魔法通讯器,虽然法师公会,也能通过一些特殊的魔法传递信息和文件。但始终无法普及运用,魔法通讯器的出现,或许可以改变这一点。

    如果能普及开来的话,在战乱不断的暗黑世界,这些通讯器也是一作战大利器。

    第二便是和人鱼之王的见面了。关于人鱼公主埃里雅,我并没有隐瞒阿卡拉,首先,以阿卡拉的精明,埃里雅义不是只在自己身边呆一两天,长此冉往,不一定隐瞒得住。

    其次便是个人性格问题了,作为联盟长老,阿卡拉黑店的老常客,和阿卡拉她们见面那是经常的事情。刻意去隐瞒这些无大所谓的东西,见面的时候心里不会有疙瘩么?

    就像小幽灵的存在,身份,还有她的牧师职业,就算被阿卡拉知道又怎么样呢?反正营地也在暗中培养牧师,不缺小幽灵一斤”难道她还能从我手中抢过去不成?

    当然,像小幽灵晋升到圣女职业,还有人鱼之王和死狗的暧昧相见。则是被我刻意忽略了,前者总觉的会影响阿卡拉的决定,有点危险。毕竟这个圣女,可是自教廷成立以来的第二斤。

    至于死狗那貌似神秘的身份。竟然它不想暴露,那我也没必要做坏人。反正作为预备干粮,在某一天也会成为自己的果腹之物,将死之人,不,是将死之狗,是没必要在意那些小事的。

    总之,什么该和阿卡拉商量,什么不该,我是全凭导人的第六感判断。

    “这样么?”

    听完以后,阿卡拉陷入了沉思之中,不知道在考虑什么,好一会儿之后,才重新露出笑意。

    “亲爱的吴,你做的很好,这样一来,埃克西亚王或许也能稍稍考虑一下大陆这边的事情,哪怕帮上一点忙,对我们来说,也是巨大的。”

    顿了顿,她继续呵呵笑道。

    “老实说,当初咋一听到你说人鱼公主在你身边,我真的吓了一大跳。第一个的反应就是,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将人鱼公主拐走,要是埃克西亚王知道了,那该怎么办?如今得到他的承认,我心中那块大石。也算放下了无论我怎么解释,你们就是赖定了这个“拐”字么?好吧,竟然是这样,那我也自暴自弃算了,就为以后的人生目标多添加一个一一成为暗黑大陆拐带萝莉的第一怪蜀黍好了,就这样好了,你们后悔已经太迟了,怎么劝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心了!!

    下意识的,我往自己的物品栏里掏了掏,恩,不错,里面还有几十颗糖果,作案工具已经充足了。待会就去寻找猎物吧,忏悔吧,你们这些笨蛋们,因为你们的愚蠢行为,造就了暗黑大陆有史以来最恐怖的怪蜀秦嘎哦!!

    丝毫不知道我正在内心里面。模拟着一条黑化道路,又或者说是对我的智商很有信心,一点也不担心我能做出大案的阿卡拉,继续低头沉思着,耸刻之后,继续道。

    “世界之力么?其实这只有我们联盟内部的秘密文献里有少量的相关记载,本来,我还打算等到莎尔娜。卡洛斯,西雅图克和你四个人,到达了领域境界以后,再告诉你们。你们四斤小,也算是这一代里面,唯一有能力冲刺世界境界的人了,没想到,你竟然走在了整个联盟的前头。直接得到了世界之力的感悟。这比什么记载文献都要好。”

    顿了顿,阿卡拉满意的看着我道:“这份体悟,你要好好的保存下来。可不能丢了,网网听到你这么一说。我差点就想将大半个重任,都交托到你身上了,“阿卡拉奶奶,你不是开玩笑吧。打打杀杀的事情我还勉强可以做一做,管理联盟的重任,你还是另选他人吧。”

    看着阿卡拉一副想将自己大长老的位置交托给我,那不似开玩笑的态度,我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平生第一次恨起自己该死的第六感,早知道会这样,我打死也不会和她提起埃克西亚的事情了。

    “呵呵,你不用担心,一点一滴的看着你的成长,我也是有所感触而已,坐着这个位置,真的很累。即使每当回想起年轻的时候,看到这个陷入水深火热的暗黑大陆,便和拉斐尔一起信誓曰旦的要将自己的一辈子贡献给联盟的那些美好日子,但是偶尔还是会有想将一切放下的念头,你不必放在心上阿卡拉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在这个沉重的话题上继续下去,看着她脸上的疲惫,我心里也不禁有些酸楚,满是尊敬,阿卡拉为这个联盟。为整个人类和大陆,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让整天抱怨任务太频繁的自己,心里也想着是不是该再担负一些什么,让这个可敬的老人能够松一口气。

    “呵呵,我这副老骨头,大概渐兰撑个十几年吧。那之后,就要看你们年轻人的本事了,没有意外的话,莱娜大概会接替我的位置。”

    她这样和蔼笑着,网网沉闷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不过,莱娜的根基尚浅,其实我选上她,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你。”

    “我?关我什么事?”

    我挠了挠头,不解问道。

    “因为她是你的妹妹,不是吗?”阿卡拉别有深意的说道。

    “嗯,这个,就算其他人做大长老,我也不会介意的,我只希望她能活得开心,坐这个位置的话,反倒是本末到置才对。”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所说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你,不是因为你的意愿,而是因为你的存在。网网继位的大长老,能力总是会遭到质疑的,当初我能顺利一路走过来,也是多亏了有拉斐尔的全力支持。”

    “这样吗?我懂工”

    貌似,自己被阿卡拉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呢,话说我在联盟有这么大的威望吗?大到需要莱娜借助自己的力量坐稳大长老的个子?我怎么就没感觉到?又或者说是阿卡拉已经用大预言术预言到了十几年后的一些片段,确认到时候我会有那个威望?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再花脑筋去想,这是咱的优点,顿了顿,我突然问道:“对了,暂时有效的治疗药剂已经配好了吗?”

    如果连这种药剂都配不好,那对可能接替阿卡拉的莱娜来说,就真是大意外了。

    “恩,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药剂配方在前些日子就已经配好了,可以确认对莱娜有效,只是其中几种草药,联盟的库存不多,想要大量制造供莱娜日常使用的话,还得亲自去采摘才行。”

    “这个问题就交给我吧,正好我也想去第二世界见识一下听到阿卡拉这样说,我顿时眼前一亮。拍拍胸膛大力保证道。

    “好吧,竟然你这么有兴致。最近联盟也没什么任务,那舞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已经预料到我会这么说,阿卡拉没有丝毫考虑的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还有和精灵女王的联姻,你或许也该做做心理准备了。”

    我心里顿时一突,脸苦的像苦瓜一样:“不是说还要过两年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不过人类和精灵的融合过程相当顺利,少了许多预计的麻烦,所以双方提前拉上议程也不出奇。”

    “你看着办吧,反正也走过个场的。”我不满的嘀咕道。

    “对了,上一个月,狐人族的代表露西亚殿下也来了营地一趟,讨论了一些结盟条款的枝末细节问题,似乎还悄悄去你家看了一眼,只是没人在家,有些失望呢。”

    阿卡拉笑容越发让人打冷战。尤其是将“悄悄”和“失望”咬重,脸上的笑意,在我眼里突然变得和埃克西亚一样无良。

    王呀,果然都是一路的货色,该不会自己那个未过门的精灵未婚妻。也如这两个老家伙一般腹黑吧,想想就头疼。

    “我去看看莱娜去丢下这句话,我就匆匆离开了阿卡拉的小黑店,再待久一会,我怕自己这张老脸,会被她意味深长的笑声给刺穿。

    路穿过硬泥小径,为了方便教导,莱娜和阿卡拉的帐篷相隔并不太远,只用了不到两分钟,那小小的,竖立于一片空旷草坪上,透露着一股宁静气息的雪白小帐篷,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随着阿卡拉对莱娜所展现出来的灵力的日益重视,现在在莱娜帐篷附近,已经开始有专门的士兵把守了,发现我的到来之后,这些混了个脸熟,却又无法喊出名字的士兵,在暗处微微恭敬的点了点头,身形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

    哎呀哎呀,没想到咱家的小莱娜,现在都是大人物了,已经有专门的保镖了。

    我忍俊不禁的想着。心想等会是不是要用众个话题,好凤旧;下这个两多月未见的文静妹妹,一边轻轻拉开了帐篷。

    外室静悄悄的,虽然干净,却没有一丝人烟的气息,大概也是因为莱娜的病,大多时候不允许她在外厅接待大家,所以就成了摆设,至少我每次来看莱娜,她都是半躺在床上的。

    没有丝毫意外,我放轻脚步,悄悄的穿过了清冷的大厅,打开房门。从那裂开的门缝里,顿时透露出一股温暖的气息,仿佛从一个冷漠的世界,突然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样,充满了生气和温馨。

    门开了一口,映入我眼中的,便是这么一副情景。

    先看到了的,就是屋子里面最显眼的带着一股少女文静可爱气息的雪白床子,旁边是柜台,整齐放着几本书,一只小杯,一盏魔法灯,一只羽毛笔。一小瓶墨水,仅此而已。

    床的靠边,是窗户,半透明的洁白窗纱,被微微打开一道缝隙的窗门,从里面钻入来的冷风吹扬起来。在半空轻轻飘舞着,这种动,却更承托出了房间的静。

    窗的对面,是一个宽大的书柜。考虑到莱娜的身高,书柜并未做的太高,却是加宽了不少,里面满满摆放着整齐的书籍,其中一大部分是三无公主捐献的,当然,这些书都是经过我的精挑细选,然后将其中一半的“书名特别长。的古怪书籍排除之后留下的,而其余部分,则是阿卡拉带来的一些预言术基础和历史记载。

    在床边还有四张椅子,相对于一个女孩的房间来说,数量可能有些多,因为莱娜主要是在这里招呼客人,而在门口处,则是燃着一个不算炙热的炭火盆,营地深秋的温度还是比较冷的,这盆炭火网网好可以提供足够的热量,如果不一直将窗户打开的话。

    当然,这些都只是摆设而已。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静静的半躺着在床上,如同一朵空谷幽兰般,正用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纤细小手,轻抚着手中书页的文静少女。

    她的存在,让这个简洁可爱的房间里,透露出一种宁静的气息,仿佛周围时间的流动,都变得缓慢起来。这种缓慢并不像人鱼之王埃克西亚那样,是用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制造出来的时间缓慢,而是一种灵魂上的错觉,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没有任何的生硬感。

    来到这个房间,一斤,人的所有节奏和步调,都会被这股宁静所感染。心情变得平和,所以才觉得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变慢起来了,而对于眼前这如诗如画般的一幕,更是不忍心亲手将其撕破,手脚都放轻起来。仿佛只要发出一声轻响,就会将这个画境里走出水晶女孩打碎。

    也许,阿卡拉看中莱娜的地方。并不单单是她身体隐藏着的强大灵力。她更看重的,或许是莱娜对气氛和人心的强大感染力才对吧。

    我心里暗暗想到,这时候,静静抚着书页的莱娜,似乎也感觉到了空气的波动,轻轻的抬起头,用她那双有着淡淡轮廓的灰色睡孔,看了门外一眼。

    “是,,谁?”

    她只是这样轻轻的开口,便让人有一种生怕她等急而立刻回应的冲动。

    只不过,话才网刊落音,还没等到自己开口,她便皱了皱小巧的鼻翼。噢了噢,平静的脸蛋上舒展出笑容。

    “是丹大哥?”

    虽然像是带着疑问,但是可以听出,她的语气很肯定,根本就不给我撒谎的机会。

    “是大灰狼,来吃掉你这只卜羊羔。:。

    我判想笑,却又不得不板起脸柔声记斥道:“你看你,明知道外面的风大,还将窗户打开。”

    着,一边将凑上去,将窗户紧紧合上,不让一丝风跑进幕。

    “今天的天气很好,想吹吹风,所以莱娜脸上带着歉意,柔弱可爱的模样,根本让人生不起任何的气。

    “对了,凡大哥,坐下吧。”

    她放下手中的书本,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然后将娇弱的躯体躺直,只是做了这几个轻微动作,便咳嗽起来,原本平和到几乎察觉不到的气息,带上了丝丝凌乱。

    今夭莱娜的气色,似乎也不大好。我在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尽快找到草药,一边顺从她的意思缓缓坐下,不忍心再让她多做一个多余的动作。

    就这样让我坐下以后,莱娜带着病态苍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美丽面庞,凑了上来,一双似雪白白哲。也似雪般冰凉的小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着,灰色的瞳孔也睁得特别大,特别可爱,即使什么也看不到,依然紧紧的注视着我的面庞。

    像是在抚摸着什么精致的艺术品般。那双柔软的小手,在我的额头。眉毛,眼睛,嘴巴,面庞,下巴。耳朵上一一轻抚而过,最后,才露出清澈入水的笑容,凑上小脸。用湿润柔软的唇口在额头上轻轻印“欢迎回家,哥哥!”。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