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你的胜率是——零!!
    ……

    “自我催眠?”

    卡洛斯不确信的反问了一句,若不是看卡夏神情认真,他还真以为她老毛病又犯了,在随便说些什么调侃自己。

    “哼,我就知道你会不信,你心里是在想,说到自我催眠的话,其实是每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冒险者的必备基本能力,不懂得自我催眠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活得开心,你是在这样想吧。”

    卡洛斯沉默,样子无疑是肯定了卡夏的话,他刚刚的确是这么想的。

    叹了一口气,卡夏回过头,略带着迷茫的目光对卡洛斯说道:“我们冒险者呀,虽然力量强大,但是相应的,所要肩负起的责任也就越大,比起那些生第五百四十章 你的胜率是——零!!活在封闭世界里的平民,我们的足迹遍布许多地方,见识更加广阔,渊博,那些平民经常羡慕这样的我们,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恰恰是一种悲哀,如果有得选择的话,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我们宁愿和那些平民一样,生活在封闭的笼子里,这样或许还好一点。”

    “这并不是一个和平的世界,四处都充满了荒凉,杀戮,死亡之后还是死亡,悲哀之后还是悲哀,生死离别,恐惧无力,这样的痛苦伴随着我们一路,永无尽头,我们冒险者的足迹遍布许多地方,所见识过的更多东西,大部分都是这些,但这些东西,却并不是我们愿意去知道,愿意去接触的,但是却不得不去接触,除非我们停止前进的脚步,逐渐的,大家开始麻木起来,开始学会自我催眠,开始学会如何才能从这些悲哀的东西里面,发掘到一丝乐趣,这大概就是你所想的自我催眠吧。”

    “但是……”

    说到这里,卡夏停顿了片刻,.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嘴巴一咧,对卡洛斯露出笑容。

    “第五百四十章 你的胜率是——零!!无论我们怎么自我催眠,那些恐.惧,那些痛苦,那些悲哀,那些无奈,始终是灵魂无法抹去的烙印,所以,即使我们笑着的时候,哪怕笑容再怎么灿烂,那些经历过岁月沧桑的冒险者,都能从对方眼睛里面,察觉到笑容背后的痛苦,那副样子,活生生就是一副微笑着流出血泪的悲惨面孔。”

    这样说了一大通以后,卡夏撕.开脸上做作出来的笑容,呼一口气,再次将酒壶灌入嘴里,仰起头,大口大口的灌入,从她嘴角里溢出的鲜红美酒,在此时的卡洛斯眼里,仿佛逐渐化为她刚刚所说的——微笑背后的血泪。

    “哈——”

    足足灌了半分钟上下,卡夏才似满足的呵出一口.酒气,擦了擦嘴角狠狠说道。

    “该死,怎么说着说着,竟然说起这些沉重的玩意来.了,我刚刚说到哪了,哦,对了。”她似想起了什么一般,继续说道。

    “刚刚说那些,是一般层次的冒险者所掌握的自.我催眠,没什么好称道的地方,没有掌握这种程度的能力的冒险者,大概早就已经疯了,正因为这样,我才要佩服吴小子。”

    卡夏回忆着,缓.缓说道:“怎么说呢?那小子……很特别,他很乐观……嗯,或许应该用傻乐呵形容比较恰当,好像脑袋里容不下伤心的事情一般,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荒谬的感觉……”

    “感觉这个傻小子,好像是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没有平民眼中的浑浊,没有冒险者眼中的沉重,虽然意志软弱,但是脸上那种无忧无虑的傻笑,的确让人羡慕,不过,当时我认为,这种无忧无虑,很快就要被杀戮和残酷所粉碎吧,那时候,我心里竟然有一种眼睁睁看着最纯洁宝贵的东西,即将遭到污染的无奈感。”

    卡夏笑了笑,似乎也在为自己当时的想法而感到可笑:“后来的确如我所料,随着两次历练,他逐渐堕落了,不过在第二次历练结束,再次回到营地和臭丫头见了一面以后,我又发现,他整个人完全变了,就像蒙尘的宝物被拿去清洗,又恢复了原来的光芒。”

    卡夏的笑容越发灿烂:“深度自我催眠,我只能这样去形容那小子的特殊能力吧,正因为这种能力,才能让他一直保持着那副傻乐呵的面孔,让他拥有我们冒险者所没有的东西,越来越多的人,受到他的傻气光环所吸引,聚集到一起,笑容也逐渐变得开朗起来,呃,性格也变得稍稍有些奇怪起来了,好像我也……该死的……,卡洛斯,我和以前比,是不是变了许多?”

    她头疼的捂着额头,突然察觉到什么一般,指着自己急忙问道。

    “的确,老师变得比以前更开朗了,记得以前,老师经常还会躲到森林里一个人喝酒,什么都不管,一喝就是一整天,现在几乎看不到了。”

    卡洛斯笑了起来,他也总算弄清楚了,为什么那个德鲁伊会给自己一种独特的亲和感,因为,他身上拥有着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冒险者没有的,所渴望着的东西,所以不自觉的受到吸引,想一起分享,一起微笑。

    “是吗?果然如此……”卡夏慌张起来了。

    “没想当我堂堂一代绝世高手,人称“一杆长枪挑天下”的亚马逊卡夏,竟然也被那股傻气给感染了,不行,明天得和阿卡拉好好商量一下,最好将那傻小子关起来,免得他的傻气继续扩散。”

    “……”

    其实卡洛斯很想问一下他可敬的卡夏老师——上一次,你不还自称是“一把弯弓刺血月”,长枪只是辅佐而已吗?

    “哈欠——”

    夜凉风大吗?我揉了揉鼻子想到,在森林小道上行走了一会,心里也逐渐平静下来,正准备回去调戏一下小维拉丝,突然,一阵几不可闻的细微动静从深处传来,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时候,还会有什么人在那里?确认不是风或者小动物发出来的响声以后,我心中升起一丝疑惑,难道是在附近扎营的冒险者?不可能呀,自从自己的斗篷男称号传出去以后,周围的冒险者都纷纷搬走了,一来这是强者的待遇,二来嘛,每次我和维拉丝、小幽灵和莎拉几个亲昵牵手拥抱的场面,都能让那些冒险者的眼睛,像被烟熏过一样立刻红起来,有几个还真夸张的抹了抹眼角。

    咳咳,也不是不能体会他们心里的感受,再不搬走的话,这些冒险者恐怕真会午夜狼嚎,流下一串串单身男儿的血泪了。

    究竟是谁?我猫着脚步,向声音的出处慢慢走去,不一会儿,绕过一颗大树,在前面那片小空地,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粉红色娇小身影,出现在眼中。

    是莎拉,我心里一愣。

    她站在小空地中央,身子笔直,静气凝神,持剑而立,神色肃然,然后前脚以浮光掠影般的速度,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笔直光线刺向前方,刺出去的长剑,从前臂到剑尖,笔直笔直的,没有一丝颤抖。

    然后,收回手势,再次凝神而立,再次刺出,脚步落点,剑尖指处,依然和第一次的位置完美重叠,没有一丝偏离,在她前脚踏在的位置,已经留有一个清晰足印,那剑尖指处,经过重复不断的空气刺裂,给人一种破开了一个小洞的感觉。

    没有优美华丽的招式,没有夺目耀眼的剑光,莎拉的剑术,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刺客的刺杀之道,简单,朴素,迅猛,刁钻,再配合娇小轻灵的身法,这就是莎拉的剑术的完美诠释。

    练习了刺击,莎拉接着将挑,劈,抹,撩等几个基本动作,再次练习了一遍,额头已经微微渗出香汗,然后做出一个收剑的姿势,看来是准备停下来了。

    这时候,我才走出去,莎拉也立刻发现了动静,猛地回过头,那双绯红色的瞳孔看起来像跳动着的火焰一般炙热美丽,但是里面投过来的目光,却似乎染上了从她手中刺出去那一刹那间的长剑的剑光,让人产生一种剑尖指喉的寒颤感,此刻莎拉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团无法靠近的冰焰。

    “大哥哥?”

    她的嘴唇微微沉吟着,目光有些迷惑,似乎还没有从练习中那股肃然严谨的态度中转变过来,然后目光中的如剑冰冷,才逐渐消融,真的变得如同火焰一般炙热温暖。

    “大哥哥!!”

    这次是确定的声音,手中的长剑一闪消失,小天使带着一阵香风迎了上来,美目中泛着惊讶和欣喜的光彩。

    “小宝贝,我刚刚还说你去哪里了呢,原来是在这里练习,这样可不行,现在营地的冒险者那么多,万一出现什么危险该怎么办?”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是说着说着,心中真的越发担心起来,口气也逐渐严肃,虽然莎拉的身手的确不错,但是现在营地高级冒险者一抓一大把,莎拉根本不是对手,难保会出什么意外,到时候该怎么办?

    “对不起,大哥哥,莎拉以后会小心一点的。”

    被我一说,莎拉顿时低下头去,一副认错的样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如同受伤的小猫一般,让人根本就发不起火来。

    “算了,以后想出来练习的话,要跟我说一声哦。”我轻轻伸手,在她粉红色的细发上揉了一揉,见她只穿了一身单薄的衣服,身上又出了汗,夜风微凉,不由用斗篷将她娇小的身子包裹在里面,抱了起来。

    “大哥哥到现在还穿着斗篷呢。”感觉到彼此的体温传递,身体和心中都是一片暖洋洋的莎拉,露出幸福笑容,抿着粉色嘴唇笑道。

    “哼,你也跟小幽灵学坏了,竟然调侃起我来了。”

    我知道莎拉是在说我斗篷男的称号,不由鼻子轻哼,在那柔软的翘臀上轻轻拍打了一下。

    莎拉娇巧玲珑的身体,轻飘飘的像云朵般柔软,搂在怀里,给人一种温香柔软的舒服感,难怪古人说御姐洗澡,萝莉暖床,看来的确有点道理。

    “大哥哥,明天要比赛了呢。”

    将身体深深蜷入我怀里的小莎拉,像小猫般发出细微的呼吸声,露出一副很享受的幸福表情,沉默片刻,才蹭了蹭,舒服的柔声说道。

    “是呀,紧张的有些睡不着觉,所以出来溜达,刚好被我抓住了一只小天使。”说着,我将怀里的莎拉搂得更紧。

    “小宝贝,希望我赢吗?”

    虽然对方的答案,在问出以前就已经知道,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问出来,这就是所谓的男人虚荣心啊。

    “嗯,当然希望。”

    小家伙再次在怀里蹭了几下,痒痒的,因为刚刚的高强度练习而显得有些急促的呼吸,逐渐均匀下来,一副打算在我的怀里做个暖窝睡觉的样子。

    “不过,其实对于我,和维拉丝姐姐,爱丽丝姐姐,茉里莎姐姐,琳娅姐姐,还有莎尔娜姐姐来说,其实大哥哥能不能赢得冠军,都无所谓,只要大哥哥能陪在我们身边就好了。”

    怀里的莎拉逐渐用梦呓般的声音,轻轻说道。

    “这种说法, 就感觉我会输一样。”虽然知道莎拉不是这个意思,但我还是不由的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的说道。

    “大哥哥觉得自己会输吗?”莎拉眯着眼睛,将脑袋微微仰起来问道。

    “我……吗?”

    我歪着头,仔细想了一会,好一会,将亚洛,西雅图克,还有卡洛斯的每一场战斗,都在心里面回忆了一遍,然后,心里面涌起一股连自己也感到不怎么现实的膨胀自信心。

    “的确,卡洛斯很厉害,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似乎也不是太强的样子,只要想要赢的话,就一定能赢。”

    我将拳头握起,不由看着入了神,难道是说我的伪领域也和西雅图克的一样,自带特殊能力,能让所有者自信心极度膨胀?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有自信固然不错,但因此而骄傲自大起来,就和三流骑士小说里的主角没什么分别了,回想一下,自己一路走过来的对手,贝利尔,安吉列斯兽,卡洛斯,加莫罗,尼拉塞克,有哪个是比当时的自己弱的?虽然最终都很主角式的赢了,但是要我现在重演一次当时的战斗,我也没把握能再次干掉他们。

    所以,这一定是错觉而已,必须小心,必须谨慎,不能让这股莫名其妙的自信心冲昏了脑袋。

    “嘻嘻,很少见大哥哥这么自信呢。”

    怀里的小天使听到我刚刚自信满满的话语,不由娇笑起来,虽然很想向她补充说明,刚刚只是自己一时自我意识过剩,被三流骑士小说主角灵魂附身,说出了骄傲自大的话,但是作为男人,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哪还能收回来,因此我选择保持沉默。

    “不过呀……”

    在我沉默的时候,小莎拉继续用那梦呓般的轻柔声线,那双大大的眼睛,在我怀里舒服的眯成一条直线。

    “我到是希望,大哥哥不要那么拼命才好。”

    梳理着那粉红色的轻柔发丝,虽然这句话让我有点小小的惊讶,但依然还是笑看着莎拉,静待她继续说下去。

    眯着的眼睛微微张开,大概是见我没有生气,莎拉才继续说着:“我觉得,那个圣骑士卡洛斯,似乎有什么非要赢不可的理由,在比赛里一定会拼命,所以,比起胜利,我们更希望能看到大哥哥安然无恙……”

    莎拉抬起头,大概是怕我误会什么,小心翼翼的说道。

    “知道了,不过,我真的很想和那家伙痛快的打一场,我答应你,拼尽全力,但是不会让你们担心,好吗?”像是在承诺一般,我重重的在莎拉俏脸上吻了一口,亲昵蹭着她的柔软脸蛋道。

    “嗯。”

    回应的是欣喜的重重点头,沉默了一阵,莎拉的呼吸逐渐细微均匀起来。

    真的是像小猫一样呀,看着怀中熟睡的莎拉,我的视线越发朦胧。

    我确信,莎拉并没有和卡洛斯见过面,仅仅是从他和西雅图克的一战中,就看出了卡洛斯心中那股誓死无回的决意,让我既感到惊讶,却似乎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莎拉的能力就是通读人心。

    回忆起来,从遇到她的第一刻开始,似乎就一直如此,虽然无论从里到外都是小萝莉一只,但是其实莎拉一直都是很懂事的。

    在我刚刚来到暗黑那一段时间,她了解我内心的渴求,总是陪伴在我身边,让我那颗彷徨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虽然不像维拉丝那般温柔,家务万能,也不像小幽灵那般耀眼,光辉夺灿,但是论到善解人意,恐怕年纪最小的莎拉,才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个,从认识到现在,她总是像天使一般,温暖着我,却从来都没让**过一次心。

    我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除了维拉丝以外,似乎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但是她却从来都不说出来,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笑看着,帮着维拉丝为我准备一切,不炫耀,不争宠,以她这个年龄来说,这种乖巧和成熟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就是连和她第一次见面时,她在拉尔背上玩骑马游戏,也不是稚气的表现,与其说当时是拉尔在陪伴缺乏父爱的孤独女儿,到不如说当时的拉尔还在家庭与历练之间艰难徘徊,是莎拉在治愈内心痛苦的父亲。

    莎拉的心灵无疑是纯洁的,但是她的内心却并不像外表那样天真稚气,而是有着超越年龄的乖巧和稳重,虽然不知道这种性格究竟是怎么来的,不过我想大概和她年幼时的孤独和丽莎阿姨的教导有关吧,丽莎阿姨给人的感觉似乎更能透彻人心,完全就是现在的莎拉的加强版。

    嗯,这也就罢了,我只希望在腹黑指数上,不会是莎拉的加强版吧,虽然有点遗憾,但是我并不萌腹黑属性。

    这样想着,我轻手轻脚的抱起莎拉,慢慢往家里走去,夜风虽冷,但是怀里传来的柔软,那炙热的呼吸和体温,却让我愿意这样一直走下去……

    ……

    “那么,卡夏老师,你带来的一好一坏消息是?”经过卡夏的解答,心中的疑惑已经尽数解开的卡洛斯,在沉默了一阵之后,终于问道。

    “你不是说意志已决,知不知道都已经无所谓了吗?”卡夏回过头,带着调侃的笑意反问道。

    “虽然是这样,但是既然老师特意来了,就当是随便问问吧。”卡洛斯依然不理会卡夏的调侃,以一种一招破万招的正经面孔应道。

    “切,我就说了连西雅图克那小子都比你有趣多了,吴小子的傻气虽然会传染,但是说到性格的话,他才是得到了我的真传呀。”

    卡夏以一种在外人听来根本不值得自豪的自豪语气说道。

    “但是,我告诉你这些可不是无偿的,那之后,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当然,就算不需要条件,卡夏老师的吩咐我也会遵循,只要我能做到的话。”卡洛斯不傻,鬼知道为老不尊的卡夏会提出什么要求,于是小小圆滑了一下。

    “那么我告诉你……”深呼吸了一口气,卡夏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个,先说好消息吧,好消息就是,吴小子的实力,我已经为你打探清楚了。”

    这就是好消息吗?正经如卡洛斯,也不禁露出苦笑,随即心头微微感到不妙,如果这就是好消息的话,那坏消息岂不是……

    “你猜的没错。”

    卡夏眼神一肃,用没有一丁点开玩笑的语气,伸出第二个指头,对卡洛斯一字一句的说道。

    “第二个,也就是坏消息,如果和西雅图克那场战斗,就是你真正的实力的话,那么,我要很可惜的提前通知你,你赢吴小子的概率是——零!!”

    看着卡夏认真的神情,卡洛斯脑子有点嗡嗡作响,自己的胜率……是零?

    *

    ps1:为了响应为我等三流作者量身定做的减负通知,可能会将日更降至5000字。

    ps2:说了,只需月票500张就能轻松拿下分类前六,你们还等什么?区区500张而已。!!!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