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黑吃黑
    ……

    我疑惑的看了不远处的矮人席位一眼,发现那些和穆拉丁一同而来的矮人,对他急冲冲离去的行为,眼睛里也充满了不解。

    这老家伙,就算有什么要事,也该先回这里一趟让大家道道喜,走个过场吧,难道矮人王当久了,脑子傻了,连最基本的常识都忘记了?

    从赛场空间里出来不久,某个角落,突然钻出两道猥琐人影,朝穆拉丁招了招手,这厮先是像地下党一样警惕的左右瞧瞧,确认没人之后,才连忙一个闪身转进角落。

    里面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仔细一看,却是老酒鬼卡夏和吝啬鬼法拉,加上一毛不拔的穆拉丁,这可能是第一世界最小气第五百一十九章 黑吃黑抠门的组合了,只见一股浓烈的吝啬穷酸之气,从他们头顶直冲云霄,那是一个铺天盖地,日月无光,鬼神也要为之惊悚。

    “怎么样?钱都到手了吧,快将我的份拿来。”刚刚进来,穆拉丁就迫不及待的朝法拉伸手。

    “急什么?放心,少不了你的份。”.法拉鄙视的看了眼睛都快变成金币状的穆拉丁一眼。

    “在其他人手里我不急,但是在你.这老家伙手里,我得急,多给你拿一秒钟,就可能会被吞掉。”穆拉丁不甘示弱的向老对头翻了个白眼。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赶快分.了了事,免得夜长梦多,阿卡拉贼精着呢。”一边的卡夏看不下去了,也催促道。

    听到阿卡拉名字,法拉也缩了缩脖子,要是不小心.被她的预言术给识破了,那这次就白费心机了。

    这样想着,他手中拿出一个小麻袋,将里面打开,顿.时满满的宝石光芒从里面泄露出来,将三人的面庞照得五颜六色,瞳孔逐渐放大,气息也急促起来。

    “金币全部被我兑换成了宝石,第五百一十九章 黑吃黑一共七十三枚碎.裂宝石,三枚裂开宝石,还剩八百二十七个金币……看什么看,虽然我是小气抠门,但是克扣这种事情还不至于做,等会拿账单给你看就是了。”

    法拉一边说着,.一边瞪了旁边用将信将疑的目光看着他的穆拉丁和卡夏一眼。

    “按照事前商量好的,矮冬瓜五,我三,老酒鬼二。”说着,法拉开始将宝石一笔一笔分开。

    “为什么我最少?”

    虽然二成也是一笔大收入,足够卡夏喝上十几年美酒了,但是她依然不怎么甘心的嘀咕了几句。

    “你们要知道,可是多亏了我在抽签里做手脚,要不然的话,让矮冬瓜遇上卡洛斯他们这些对手,冒险者的眼睛可贼亮着呢,你以为有多少人会买错?那是一分钱都没得赚。”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法拉一边掂估着宝石,一边用余光鄙视的看着卡夏。

    “要不是有阿卡拉的授意,给你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十六强抽签上动手脚,你这家伙,只是顺水推舟,坐享其成而已,还有什么不满足?”

    似乎被法拉说中了要害,卡夏嘀咕几句,也就消停了下来。

    “不公平的是我才对。”卡夏的话刚落音,一旁的穆拉丁咂了咂嘴,接着抱怨起来。

    “你们要知道,三个人里面,可是我损失最大,弄了那么张丢脸的画像,故意在上台的时候出丑,受尽嘲笑,要不是侥幸赢了,挣回一点面子,还不知道回到族里去,会被那臭小子乘机奚落成什么样呢。”

    “你的确是损失最大没错,但是如果没有我在一旁幕后操作,画出画像大肆宣扬,让冒险者看低你,再没有老酒鬼在抽签上搞鬼,你以为就凭你那点一个银币也不值的颜面,能赢那么多钱吗?智慧和人力关系,也是一种投资知道不?”

    法拉冷哼几句,穆拉丁不满的揉了揉酒糟鼻子,也不吭声了。

    原来,从穆拉丁那张酒后出丑的画像开始,便是一个大阴谋,由法拉组织法师公会,发布十六强的画像和资料,暗中贬低穆拉丁,让冒险者偏向纳爱斯一边,然后在赌博中谋取大量钱财。

    “数目好像有点少诶,大多数都是穆拉丁这场比赛中赚来的,吴小子那边怎么样?你不是说,他的比赛也能捞到不少吗,怎么才这么点?”

    卡夏抓了抓她那酒红色的披肩头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

    “这也是我失算了。”数着宝石的法拉突然叹一口气说道,然后拿出单子递给二人。

    “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多冒险者买那臭小子赢?”两人一看,顿时郁闷起来。

    “我本来也奇怪,按道理来说,那小子才三十九级,又不是什么特殊职业,对上五十五级的狼人特殊职业哈达玛斯,应该没有多少人会买他赢才对。”

    在另外二人深以为然的点头中,法拉捏着他的花白法师胡子,肉疼的说道。

    “那是没错,如果不知道吴小子的底细的话,就是我,也不会认为他能赢。”卡夏说着,将手中的酒壶晃了晃,喝了一大口,然后喷出一股白雾酒气。

    “问题就在这里,后来我暗中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法拉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买那小子赢的人,其中有一小部分,大概五分之一左右,是冲着联盟的名头,作为联盟的种子选手,即使明知道会输,他们也要买上一单,这个数字比我预料的多一点,但也没什么。”

    “但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是,那小子的人望竟然会那么好,从营地到哈洛加斯,似乎都有不少交好的朋友,这里面的五分之四,都是见识过他的实力,或者和他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冒险者所买,到头来,我们不但没有从他的比赛里赚到,反而倒贴了几百金币,真是失策呀。”

    卡夏和穆拉丁听完,也是齐齐叹了一声,这也怪不了法拉,三个人都忽略了,某人为了完成阿卡拉的任务,足迹可是踏遍了整个第一世界,朋友可谓是遍布五湖四海。

    至于其他比赛,比如说第一场,狐人法师对阵精灵弓箭手,两个人的实力相差无几,这样的战斗是没什么赚头的,还有卡洛斯他们的比赛,明显是占据压倒性的实力,这样的比赛也毫无悬念,冒险者的眼睛可是雪亮着,想从他们口袋里骗钱可不是那么容易。

    “对了,那剩余的八百二十七枚金币,待会也要拿出来分了,别想独吞。”三人一阵沉默,顿了顿,穆拉丁突然开口说道。

    “一会分给你就是了,瞧你那穷酸样。”

    法拉用不屑的目光看着穆拉丁,心里却暗暗切了一声,本来他是想偷偷将那几百金币的零头贪污掉的。

    “哎呀,在分金币吗?能不能也分给我这个老婆子一份?”从不远处的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

    “去去去,想都别想!!”

    作为一名资深的葛朗台,三人眼见竟然有人胆子生毛,敢来虎口夺食,本能的就刷刷回过头去,齐声怒道。

    而后,大脑才开始分析这道声音的组成,得出“这声音听着很耳熟”的结论,不约而同的,三人的动作像被石化了似的固定当场,额头下雨般的梭梭留下汗水。

    你这混蛋,亏还是大高手,怎么就没有发现她来了?

    法拉转动着眼珠子,朝卡夏发出凶狠的目光。

    你还不是没有发现?

    卡夏的目光也不甘示弱。

    本来以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察觉不到对方的脚步声,怪就只能怪三人都财迷心窍,被宝石蒙了心眼,而对方的脚步声也的确“猫”了一点。

    一会儿,拄着拐杖的阿卡拉,从正对面的草丛里钻了进来,笑呵呵的打量了三人一眼。

    “你们三个聚在这偏僻的地方,究竟做什么?”

    “哈哈哈,我们……那个,蹲在这里……那个,聊聊天,谈谈理想……”

    卡夏语无伦次的应着,即使知道阿卡拉双眼看不见,也下意识的挪动着僵硬的身体,将后面的宝石光芒遮挡住。

    “哦?我也想知道,你们这三个大人物,究竟在谈什么伟大的理想,能告诉我这个老婆子吗?”阿卡拉轻轻上前几步,脸上的笑容不变。

    “咳咳,当然是关于如何击败地狱大军……”法拉咳嗽几声,大义凛然道,只是在阿卡拉的注视中,声音却越来越小。

    “这次诸位,赚的可真不少呀。”顿了顿,阿卡拉才没有继续调侃三人,直接将那层纸捅破。

    听阿卡拉这么一说,虽然早从她出现开始就知道瞒不住了,但是法拉和卡夏还是抱着一丝渺小的希望,听到这句话时,才绝望的垂下了头。

    “法拉,你可真会使唤那些法师呀,竟然做出这种东西,浪费宝贵纸张,败坏我们联盟的风气。”

    口气一转,阿卡拉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将一沓厚厚的纸张取出,这些纸张,正是十六强的画像,其中穆拉丁那种醉酒酩酊,跳上酒吧桌子翩翩起舞的滑稽画像,被叠在了首位。

    “虽然我猜,这大概是经过穆拉丁的同意,但是其他矮人看到,要是知道是我们联盟所为的话,心里怕是也会不舒服,你知道吗?”

    阿卡拉淡淡的看了法拉一眼,口气有所缓和,但是给人的压迫力却更大。

    一旁的穆拉丁抖了抖胡子,想说如果暴露的话,自己会和矮人解释的,以他的品性和在矮人族里的狼籍名声,那些矮人最终也会把所有怨念集中在他身上,不会对联盟有什么想法。

    不过接触到阿卡拉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以后,他还是决定乖乖闭上嘴巴,现在绝对不是替法拉解围的好时机,况且穆拉丁也乐得看到他的老对头催头丧气的样子。

    “这次我的确是做过了一点,认栽了,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法拉脑袋一耸,一副任命的样子。

    “这样吧,你这份宝石,我也不没收了,你自己拿去供给法师公会的研究材料吧。”顿了片刻,阿卡拉肃颜一转,重新露出微笑。

    “没问题,我照办就是了。”

    法拉顿时面露喜色,点头应道,他不像老酒鬼卡夏那样,天天喝酒吃肉,醉酒闹事,花销巨大,有一个实验在手的话,让他三餐吃杂草面都没问题,他自己口袋里的钱也大半部分用于实验研究,阿卡拉这样做,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作为自己的钱,用于实验研究,和作为没收惩罚,用于实验研究,虽然结果上一样,但是意义来说还是有少许不同,吝啬如法拉这样的人,心头还是有些小失落,难得一次赚那么多钱呀,口袋都没捂热,就飞了。

    “至于卡夏你……”

    阿卡拉笑看了一旁的老酒鬼一样,然后伸出手。

    “唉,我容易么我……”

    卡夏沮丧的将自己那份,递到阿卡拉手中,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她,希望阿卡拉能大发慈悲,给自己留几个子。

    本来给卡夏留一点也没什么,但是怪就怪在十六强抽签的时候,卡夏在擂台上那一通胡言乱语,让阿卡拉对所有酒吧发出了追债令,现在给她留钱的话,不是没有效果了吗?

    所以,阿卡拉微微一笑,在卡夏的悲鸣声中,毫不留情的无视了她可怜兮兮的目光,只能说这家伙是自作孽,不可活。

    穆拉丁在一旁看的乐呵乐呵,卡夏和法拉身为联盟长老,阿卡拉有权对她们做出处罚,但自己不是,就算做错了,阿卡拉也没办法说什么。

    “穆拉丁阁下……“阿卡拉转过头,对着穆拉丁淡淡一笑。

    “自己家的两位长老,做出了那么丢人的事情,老婆子我再也没有那个资格去说你什么,不过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和图拉丁王说明的。”

    指桑骂槐的留下这么一句,阿卡拉提着卡夏的钱袋,乐呵呵的离去。

    “天啊,这老狐狸真是个恶魔。”

    等阿卡拉走后,穆拉丁立刻悲鸣起来,他已经能预想到回矮人族以后,得到阿卡拉消息的他那不孝儿子图拉丁,肯定会利用各种名义将他这份也像卡夏那般没收掉。

    是不是直接在回矮人族的路上逃掉比较好呢?穆拉丁也没有心思嘲笑另外两个可怜虫了,一边思考着利弊,离开了分赃现场。

    “唉,虽然知道大概是瞒不住阿卡拉那只老狐狸,不过事到临头,还是有些失落,那可都是钱呀,我已经好几十年没有拿过那么多钱了。”

    卡夏愣愣的望着前一刻还抓着沉重厚实的钱袋,现在却空空如也的右手,突然叹了口气,转身靠在一棵树上,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着美酒。

    “是呀,几十年前,被称作‘酒红色的魔鬼’,不知道被多少冒险者所仰慕,高不可攀,藐视一切的你,大概也没想到,几十年后的自己,会为一小袋碎裂宝石而叹息吧。”

    一旁的法拉微微感叹,脸上没有了平时那副小气穷酸的模样。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到是你……”

    卡夏将整个酒壶仰起,酒壶挡住了她的脸色,只能看到鲜红的酒液从嘴角里不断溢出,滴湿衣服。

    “你这家伙,真的不打算再见亚洛……最后一眼吗?亚洛他可是非常的想念你呀,真是个可怜孩子,竟然遇到了如此绝情的老师。”

    “老酒鬼,你说我今年多少岁了?”法拉突然答非所问的道。

    “谁去记这种无聊的事情,我连自己多少岁,都还得回去好好算一算呢。”

    卡夏翻了个白眼,摇了摇酒壶,里面发出空荡荡的声音,显然是已经所剩无几,不由又是叹了一口气。

    “是呀,已经活了那么多年,连自己都快数不清了,经历过那么多的生离死别,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吗?”

    法拉淡淡看了对方一眼,脸色十分平静的说道,晃了晃手中的宝石,那厚实的重量和清脆的宝石撞击声,似乎也提不起他的兴致,索然无味的往物品栏里一扔,身影一闪已经凭空消失,原地空荡荡的,只留下一声若有若无的哀伤叹息。

    “哼哼,已经看开了?”

    看了法拉消失的地方一眼,卡夏站起来,拎着酒壶,一步两晃醉醺醺的离去。

    “真能看开的话,就不至于连见个面都要推推掩掩……”

    带着丝丝凄冷的话语,随着微风逐渐消散,偏僻的角落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另外一边,阿卡拉提着小钱袋,却是和凯恩迎头撞上。

    “这次营地的收获,可真不小呀。”阿卡拉难得得意忘形的露出一丝丝奸诈笑容。

    “这些冒险者,消费能力果然不错。”

    凯恩点头附和道,一边拿出一本足足两块砖头厚的账本,这本厚重账本,里面都是记录着比武大赛举办以来,营地这几个月的收入。

    “那三个老头,还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呢,殊不知,就连他们赚了多少,从哪些冒险者手头里赚来的,我们都记录的一清二楚。”

    凯恩一边翻着账本,一边说道,笑得也很是老狐狸一只。

    “呵呵呵,冒险者手头上,都有几个闲钱,与其让他们赌博挥霍,不如我们用些小手段聚敛过来,这几年,吴带回来了许多研究资料,法师公会那边,正吃紧呢。”

    阿卡拉笑容越发灿烂。

    “吴可真是个福星呀。”

    “这场比武大会,也是场及时雨。”

    两人说着,面目和蔼,神色温和,不知情的人绝对不会想到,整个比武大会赌博的庄家,幕后的操作者,都是这两只老狐狸,法拉他们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的孙猴子罢了。

    另外一边赛场上,我丝毫不知道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角落,刚刚发生了一起罪恶的黑吃黑事件。

    和维拉丝她们坐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吃着维拉丝做的点心,喝着小莎拉递过来的茶水,时不时和小幽灵打闹一阵,再看看下面的战斗,这日子滋润的,真是连神仙也不换。

    唯一让人不满的是,继穆拉丁和纳爱斯那场轰轰烈烈的力量碰撞之后,后面的几场比赛,也失去看点。

    在穆拉丁之后,还有四场比赛,其中三场分别是神秘的冒名法师罗亚,还有莎尔娜姐姐,西雅图克的比赛,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战况肯定是一面倒。

    虽然三人的实力的确很厉害没错,但是对手根本逼不出他们的真正实力,无非是烤杀秒杀虐杀之类的,实在没什么值得称道的精彩镜头。

    我是多么希望,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家伙能够稍微来点激情碰撞呀,到时一定是火星撞地球,不过要是卡洛斯不小心输了,那我的满腔战意就得悲剧了。

    至于最后一场,则是由一名矮人战士,对阵法师,两个人都是属于正常级冒险者中的精英行列,实力也差不多,到是为观众献上了一场比较激烈战斗,只不过在我看来,依然是有些若然无味,那个矮人战士虽然勇猛,但是和穆拉丁比起来,实在不是一个级别层次的。

    最后,这位矮人战士比较悲剧,如果他和穆拉丁一样,遇到的是野蛮人对手的话,或许赢的几率比较大,但是偏偏却是巫师职业,结果被对方猥琐的瞬移和铺天盖地的法术给活活耗死了。

    所以说太偏科不好,矮人战士就是个典型例子。

    于是,前八强就那么出来了,我,莎尔娜姐姐,堕落联盟三巨头,厚脸皮穆拉丁,还有另外两名龙套角色,精灵弓手和巫师,真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的名单。

    什么?我是个意外?谁?哪个王八蛋说的?!

    纵观十六强,除了我们六名种子选手以外,一共有圣骑士一名,野蛮人两名,狐人法师一名,精灵弓手一名,矮人战士一名,巫师一名,刺客一名,亚马逊两名,几乎所有的种族和职业都包罗在内。

    只不过我们德鲁伊比较悲剧,没有一人(我这个种子选手不算),还有死灵法师,不过到不是死灵法师弱,而是他们的性格,比刺客还阴森,而且不喜欢争强好胜,擅长躲在角落人群里阴人,所以没有参加比赛罢了,要是死灵法师参加的话,十六强里肯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甚至是几席。

    所以我们德鲁伊是比较悲剧的,低级的时候有召唤宠物,在七大职业里能排得上前列,高级的时候,凭着均衡的综合实力,也能让其他职业忌惮,但是偏偏在六十级这个不高不低的门槛,于是便悲剧了。

    据说历届比武大赛,也很少德鲁伊能冲到十六强,大部分席位是被野蛮人和亚马逊这些比较强悍的单挑高手所占据,而这一届新加入了四个种族,还有几位不明(?)强者,形式又变得莫测起来。

    *

    月中了,据说某些阴们手里会攒上一张月票,于是伸手求票。 》.《!!!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