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地五百一十三章 暴风雨yu来,十六强齐聚
    ……

    幽绿茂盛,大树盘根的丛林里,到处都充满着荆刺,毒虫,沼泽,食人植物,凶猛野兽等致命陷阱,稍有不慎,即使冒险者也会丧命其中。

    能在这片丛林里面纵横的,也只有号称丛林之王的亚马逊一族女人。

    这时候,茂密丛林深处,却传来一阵“梭梭”的急促脚步声,两道身影互相拉扯着,身体几乎被一人高的野草阔叶所淹没,在这片有着死亡之海号称的亚马逊丛林里不断穿梭行走。

    若是有高级刺客,细心去聆听的话,还能发现在他们后面不远处,同样响起了数十道轻微的声音,这数十道声音就仿佛是丛林里的幽灵,即使在无路可循的茂盛地五百一十三章 暴风雨yu来,十六强齐聚丛林里迅速穿行,依然只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就仿佛毒蛇在草丛里游走一般。

    从声音的迹象上判断,很显然,这数十道声音,正在追踪前面两道,而且它们的步伐要轻灵迅速上许多,追踪技巧更是一等一,以这样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轻松将前面两道身影捕获。

    “莎蒂娜,你先走,我来拦住她们。”

    走在最前面两道身影,手牵.着手,突然,被牵着的那个人,一把将另外一个人甩开,然后用轻微而急促的声音对前面的身影说道,眼神充满了坚定决然。

    从声音上听,说话的身影应该是.一个年轻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巫师袍,不过为了方便在丛林行走,他也顾不得形象,将下面的袍摆撕开,绑了个紧,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纵使如此,他的形象依然狼狈,.黑色袍子上满是一道道被荆刺划破的划痕,有些甚至渗出了丝丝血迹,肩膀上更是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苍白的肌肤。

    袍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让黑袍巫师看起来像地五百一十三章 暴风雨yu来,十六强齐聚.是捡破烂的一般,脚下那双轻便的长筒靴也沾满了污泥,甚至覆盖到膝盖上,看来没有少陷入危险的泥沼里面。

    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脸上,被荆刺划满了一道道.血丝,整张脸都留着血,煞是恐怖,已经完全看不清原来的相貌,只能看到那依稀英俊的面部线条和轮廓,当然,让人惊奇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位法师的耳朵,又尖又长,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位法师,竟然是个精灵。

    而被法师甩脱的前面那道高挑身影,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女人,此时也缓下了脚步,回过头,漂亮且英气的面庞上满是焦急。

    这个被法师称.作莎蒂娜的女人,有着一双海蓝色的漂亮眸子,能让男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感高挑美女,她可比法师要整洁多了,身上的衣服仅有几道破痕,在丛林里穿梭的身手更是如同矫健猎豹一般。

    事实上,如果不是法师的拖累,以她的身手,能摆脱后面那些追兵也说不定。

    再仔细一看,这个漂亮的高个子美女,背后竟然还裹着一个娇嫩可爱的女婴,她一手牵着黑袍巫师,另一手还要时不时照顾背上的女婴,穿梭丛林的时候却依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由此可见,这个美女除了隶属亚马逊以外,实在找不到别的原因。

    亚马逊和精灵族竟然走在一起?或许这是比沉沦魔改吃素更可笑的笑话,然而事实的确如此,后面那十几个追兵,恐怕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追杀这二人。

    “不,亲爱的,你先走,不要顾虑我们,你用法师瞬移,完全可以摆脱她们,然后回营地去,她们不敢在营地明目张胆的伤害你。”

    叫莎蒂娜的亚马逊女人,将背后的女婴轻轻一拖,幼小的女婴还不知道她现在究竟处于何等的危险状况中,在母亲矫捷而平稳的背上,竟然睡得正香,被轻轻一拖,发出了一声可爱的梦呓喃喃。

    “不行,那你怎么办,我要保护你,保护我们的女儿,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

    法师用力咆哮道,双目尽赤,文静纤细的个子,因为发狠而散发出疯狂野兽般的气息,此刻的他,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竟然会是以优雅著称的精灵。

    这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责任和尊严。

    “亚洛,亲爱的,你听我说……”

    看着如同野兽般的男人,莎蒂娜脸色更是柔和几分,一边拉着巫师不断穿梭着,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巫师满是血痕的面庞。

    “我的母亲,是族里的长老,她们不敢将我,将我们的女儿怎么样,你也知道我们亚马逊族的规则,如果身为男人的你被抓住的话,那一切就都完了!!”

    “不行,我怎么能抛弃你们两母女独自离去呢?这样的话,我宁愿战死在这里算了,莎蒂娜,你带着安缇诺雅离开,将我们的女儿抚养长大,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那我死也瞑目了。”法师意志坚决的说道。

    “亚洛,难道你忍心我们的女儿,长大以后没有父亲吗?”莎蒂娜将巫师的手狠狠一甩,亚马逊族女人的彪悍性格,也尽露无疑。

    这一句话,也正击中了亚洛的内心。

    “听我说,亲爱的,你快点离开,我会在族里,将女儿抚养长大,等着你来接我,好吗?”

    莎蒂娜的脸色突然柔和起来,依依不舍的抚摸着法师的面庞,仿佛要将这张脸印刻在自己的灵魂里面。

    “莎蒂娜,我……我……”

    亚洛喃喃着,布满鲜血的脸上,突然滑落两行泪水,他想留下来掩护两母女,一方面是为了她们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有一种死的冲动,他现在的心里,最恨的不是那些追杀他的亚马逊,而是自己,懦弱无能的自己。

    如果自己能再强大一点,能带着母女两人一起飞翔瞬移,那一切就不同了。

    没有任何一刻,法师的内心如此厌恶和憎恨过,竟然生出了一种以死将功补过,结束自己无能丑陋的生命的念头。

    然而,莎蒂娜的一句话,却重新点燃了他的生存斗志——就算不为自己,为了自己的女儿,也要活下去啊!!

    “快点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莎蒂娜已经听到身后草丛的沙沙声,不由焦急的推了法师一把。

    “你真的不骗我?她们真的不会将你们怎么样?”此刻的法师,像个孩子似的,脸上不断流着泪水,不厌其烦的重复问了一遍。

    “我向你保证,亚洛,亲爱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莎蒂娜深情的在法师唇上吻了一口,然后用力将法师推向前,示意他快点用瞬移逃跑。

    失魂落魄的前进了几步,巫师依然茫然的回过头,愣愣的看着莎蒂娜,还有他的女儿,那双眼睛,充满了不舍,哪怕莎蒂娜露出一点不舍的神情,他也会立刻奋不顾身的回来,死也在所不惜。

    “亚洛,亲爱的,我爱你。”

    莎蒂娜将背后的女儿轻轻一拖,向亚洛挥着手,美丽的面庞上露出温柔安静的笑容。

    “莎蒂娜,亲爱的,还有安缇诺雅,我也爱你们。”

    法师脸上的泪水更加激烈,最终狠狠心,回过头,身影消失在莎蒂娜眼中。

    “亲爱的,你要……代替我们好好的活下去。”

    在法师消失的片刻,莎蒂娜脸上的镇定终于崩溃,抱着背上的女婴,无力的跪倒在地,流出泪水。

    下一刻,十几道身影将跪倒在地的莎蒂娜包围,十多根染血的长矛,夹着她的全身,组成一个严密的囚笼,让她无法动弹丝毫。

    一个金发中年女人,身上穿着柔软紧密的兽皮衣服,手脚挂着的饰物,胸前带着象征着亚马逊地位的,一串由亚马逊丛林里最凶悍的猛兽牙齿所串成的兽牙项链。

    她看了一眼法师逃跑的方向,就算是掌握瞬移的法师,也别想在丛林里逃脱亚马逊的追杀,但是莎蒂娜的武艺高强,如果分出人力追杀法师的话,她很有可能会乘机逃脱。

    左右不可兼顾,想了想,她只能无奈的放弃追杀法师,转而用冷冷的目光注视着紧抱女婴,跪倒在地的莎蒂娜,眼睛里充满了厌恶。

    “莎蒂娜,我们亚马逊族的骄傲,我真没有想到,身为下一任族长继承人的你,竟然会被一个卑贱的男人,而且是精灵族那帮懦弱无能的男人所迷惑,你简直丢尽了我们亚马逊族的脸,所有的亚马逊,都应该引以为耻!!”

    她的声音逐渐严厉,开始咆哮起来,指着莎蒂娜大声吼道:“你这个亚马逊族的耻辱,罪人,简直万死也难咎其责,别以为长老还会庇护你,等着回去接受最严厉的裁决吧。”

    说着恨恨的一挥手,十几根长矛架着莎蒂娜,缓缓消失在丛林深处。

    ……

    营地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早,而且温暖,那种大地回春般的和煦光照,还有鲜草花香的清新气息,能让人一觉醒来之后觉得神清气爽,哪怕身体再劳累,只要能睡上五六个小时,也能精神奕奕的起床,开始新一天的劳作。

    然而,当亚洛睁开眼睛的时候,眼角却挂着两个黑眼圈,里面充斥着血丝和忧伤,他又做了那个梦。

    躺起身子,他呆呆的坐了许久,才缓慢的挪动着身体,机械的将衣服和黑袍穿上,将自己的脸深深埋藏在斗篷帽子里面。

    做好一切之后,他木然的来到窗口位置,将布帘拉开,洁白灿烂的阳光顿时倾洒进来,他的目光从帽子的阴影里透出,望向营地的远方……再远方,似乎看到了那片给了他幸福,并且让他煎熬了十多年的丛林。

    “莎蒂娜……”从他口中,缓缓吐出一个人的名字。

    “你看到了吗?我又见到了我们的女儿了。”他轻轻的沉吟着,仿佛旁边站着对话之人一样。

    “莎蒂娜,你骗了我,让我期待了十多年,又痛苦了的十多年,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痛苦和悔恨之中煎熬,在噩梦中醒来,你知道吗?我恨你,扔下我独自一个人走了,让我苟活了几十年……”

    “我恨其他人,他们也一起瞒着我,我更恨自己,懦弱无能的自己,为了心中那份自私的仇恨,再次伤害了遍体鳞伤的女儿……”

    “我没有资格让她喊上一声父亲,本来,是连出现在她面前的资格,都没有,但是我实在忍不住……我这个无能的家伙,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顿了顿,法师轻轻抬起头,望着缓缓升起的旭阳:“噩梦,是该有个了解的时候了,莎蒂娜,亲爱的……”

    ……

    经过五天的激烈角逐,并且在老酒鬼他们的暗箱操作下,十个擂台的十位最终获胜者,终于一一被删选出来,加上六名种子选手,这次比武大赛的十六强,终于在众人的欢呼之中诞生。

    其中,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西雅图克,还有那名叫罗亚的冒名神秘法师,当仁不让的占据了一席之位,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他们在擂台上的表现让人惊讶,同是六阶的精英冒险者,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在他们手中支持五分钟以上。

    西雅图克的残忍嗜杀,卡洛斯来无影去无踪的速度,罗亚法师绚丽的火系魔法,还有莎尔娜姐姐精妙之极的搏杀技巧,成为了酒吧里最热门的话题,其中又以莎尔娜姐姐的呼声最高。

    谁让姐姐漂亮,而且是其中唯一只有五阶等级的选手呢?其他冒险者偏爱的心理,也不是不能理解。

    反过来,我、哈达玛斯,不要脸的“前”矮人王穆拉丁,还有另外三位种子选手,原本是这次比赛的热门话题,风头却几乎被这四人抢尽。

    我到是没什么,只是穆拉丁那老头,时不时跑过来在我耳边抱怨,似乎想引起我这个同为种子选手的共鸣,不过我才懒得鸟他,并且严重怀疑他只是借着抱怨之机,来蹭我家小维拉丝做的三餐而已。

    话说回来,哈达玛斯呢?从回营地以后,就没有再见到他的身影了,听假笑王子克里斯解释,哈达玛斯为了打赢我,发了狠在磨练自己,连这短短的半个月功夫都没有落下。

    言下之意,就是让我这个半个月来貌似一直在无所事事的到处闲逛的家伙悠着点,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出来混要不要还我不知道,不过时间却总是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任何人也阻挡不了,当最后一个擂台的获胜者出现以后,十六强大赛,也终于在万众期待中迎来。

    当天一大早,我早早起床,在院子外面做伸展运动。

    很快,蹭饭党就来了,是拉尔那三个厮,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以透露一点小道消息为名义。

    “吴,你听说了吗?十六强的赔率,已经出来了。”拉尔那家伙神秘兮兮的凑到我耳边说道。

    “哦,赔率怎么样?”

    我眉头一挑,并不觉得出奇,赌博可是冒险者的最爱之一,要说这次盛大的比武大会,他们不乘机赌一把,反而让人觉得更加诡异呢。

    “我看看,你进入八强的呼声还是挺高的,一赔一点五,四强则是一赔五,前二是一赔十二,冠军是一赔三十。”

    “……”

    这还叫高?分明就是在说我冠军无望呀口胡!!

    “别丧气别丧气,虽然你是联盟的种子选手,但毕竟只有三十九级,等级的差距摆在那里,众人心里没有底气,也是理所当然的……”拉尔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你看,这个家伙赔率比你更高呢。”他指得是穆拉丁的画像,我凑上去一看,顿时乐了。

    画像上,老不休穆拉丁正醉酒酩酊的在酒吧里,一手高举着酒杯,在酒吧桌子上摆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大鼻子通红,乱糟糟的胡子像个乞丐一般,似乎在乘着酒兴表演什么滑稽的节目。

    画出这副画像的家伙,也真够毒的,估计谁看到这副画像,都会下意识的看低穆拉丁,若是我的赔率输给这副模样的穆拉丁,干脆一头撞死去好过了。

    拉尔说着,朝我竖起大拇指:“我可是投了你一块碎裂宝石,千万别令我失望。”

    “对对,我们也投了,吴,你可不能辜负我们的期望呀。”野蛮人两兄弟也连忙凑上来,抱着我的肩膀,做出一副好兄弟讲义气的模样。

    “你们……”

    我感动的看着三人,虽然这三个家伙,平时吊儿郎当的一副靠不住的模样,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会站在自己这边的。

    “咦咦,亲爱的,你昨天晚上不是说,投了卡洛斯十枚碎裂宝石吗?”

    一旁的丽莎阿姨走出来,面带微笑的将慌忙示意她别暴露出来的拉尔推下了万丈深渊。

    “哦,是这样啊,投了卡洛斯十枚碎裂宝石,原来是这样啊。”我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对不起,我刚刚真是瞎了狗眼,竟然相信拉尔这厮的话。

    “这个,你看,卡洛斯不是圣骑士吗?我也是,作为同职业,略表支持也是应该的。”拉尔将头偏了过去,吹着口哨,不敢面对我的目光。

    “十枚宝石只是略表支持的话,原来我们的友谊,只值一枚廉价的宝石呀。”我笑的更欢了,拉尔头上则是不断冒出汗水。

    “也别顾着说我,道格和格夫这两个家伙也一样,投了那个叫西雅图克的野蛮人十颗碎裂宝石呀。”

    眼看撑不住我的压力,拉尔顿时祸水东引,将他两个好兄弟也拖了下来。

    “拉尔,你这个混蛋!!”

    道格两兄弟悲鸣一声,目光恨不得将拉尔大卸八块,然后谄笑的看着我:“吴,别听拉尔那混蛋的话,我们只是一时手滑,不小心买到了西雅图克而已,在内心里,我们是绝对支持你的。”

    “恩,是这样吗?那你们也给我在内心里,将今天的早餐吃饱吧,当然,如果你们不介意和莎尔娜姐姐一起共进早餐的话,也欢迎。”

    说着,我笑着比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一听莎尔娜也要来吃早餐,三个厮立刻露出了悲戚的表情,拉耸着脑袋,你拍拍我的脑袋,我拍拍你的脑袋,互相埋怨着离去。

    早餐过后,迎着罗格美丽的清晨,冒险者们也一大早就步出了营地,准备早早占个好位置,迎接这场激动人心的十六强比赛。

    刚刚吃过早餐,一大群人就蜂拥而来,外出一看,原来是阿卡拉她们,包括莎尔娜姐姐,老酒鬼,连最近一段时间忙得不见人影的琳娅,也笑意盈盈的站在她身边,带着一丝疲倦的湛蓝色眸子,深深的凝视着我。

    “阿卡拉奶奶,你们怎么来了,不好,我可没有准备足够的早餐。”我抹了抹嘴道。

    “我们可不是来蹭早餐来的,而是迎接你这位,作为联盟代表的种子选手。”阿卡拉泛白的眼珠一转,轻轻笑道。

    “哦,还有这样的仪式?”

    我顿时一愣,然后回过头朝屋子里大喊:“维拉丝,莎拉,爱丽丝,小茉莉,要出发啦。”

    我亲自上场,维拉丝她们自然要去看一看。

    一路上,我落后几步,悄悄插入老酒鬼和琳娅中间,厚着脸皮问道:“喂,我说二位,抽签是由你们准备的吧,能不能稍微通融一下。”

    琳娅小脸通红的看了我一眼,脸色有点犹豫,而老酒鬼则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表示这次抽签是公平公正公开,联盟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切,不知是谁,前几天还肆无忌惮的表示在哈洛加斯级擂台赛上做了手脚。我暗暗鄙视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无奈的放弃了。

    一路上,也遇到了其他十六强选手,尤其是狼人族的哈达玛斯,他在狼人的拥簇下,看了我这边一眼,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战意。

    不过抱歉了,这次我的比赛目标,并不是你,而是卡洛斯,我微微看了一眼,发现白狼也在里面,还有莱娜,竟然也坐着轮椅来了。

    而右边,则是狐人族,簇拥着她们那名不知名字的种子选手,从我们旁边经过,那只让人又气又爱的小狐狸,还摇着毛茸大尾巴,挺着**,抖抖狐耳,无限妩媚而又高傲的瞟了我一眼。

    还有矮人族的那帮矮冬瓜,也是成群结队,穆拉丁走在最中央,不过兴致似乎不是很高,我估计是因为得知了自己凄惨的赔率吧。

    和我们这些拖“族”带口的选手相比,来自堕落联盟的三巨头,卡洛斯,西雅图克和罗亚,队伍则是显得有些寒酸,不过他们也不会介意这些,远远的独自走着,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战意。

    每个人都有战斗,都有不得不赢的理由,由这些意志所形成的战意,各自在十六位选手心中酝酿着,等待着爆发的一刻,头顶上明明是晴朗开阔的蓝天,似乎也因为这股战意而变得有些压抑,比赛还未开始,就给人一股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

    也只有那些老奸巨猾的各族长老头头们,能够无视这股压抑的气息,一路上谈笑风生,仿佛不是参加激烈血腥的比赛,而是举办什么大型欢宴一般……

    *

    身体有些不舒服,还以为赶不上了,险之又险,这次可能是小七唯一争取分类前六的机会,大家一定要给予支持,小七也会加油的……!!!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