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安亚的请求
    ……

    “你……有什么事吗?”

    美女归美女,但是咱又不熟,打扰人睡觉,我是不会给好脸色的。

    “凡大人,冒昧打扰,请恕罪。”

    她穿着衣甲,深深朝我行了一礼,真是的,克里斯没有告诉她,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和别人客套吗?

    住在邻近的小狐狸也被声音惊醒了,从门缝里探出一只狐狸耳朵,警惕向我们这边一抖一抖着。

    “还是说说正事吧,你那么晚来,应该不会是为了来和我道谢那么简单吧。”

    我叹一口气,让过身子让安亚进去,在她身后,从旁门溜过来的小狐狸,也理所当然的,昂首阔步的摇摆着尾巴跟了进去,仿佛我盛情邀第四百八十一章 安亚的请求请,她才勉为其难的进来似的。

    事先说明,我是个纯洁的人,.求3*什么的邪恶怨念,脑海里从来都没有浮现过。

    “我这次来,是想求凡大人,救救尼拉。”

    安亚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等我.斟茶,便直话直说道,她看样子就是个率直的女孩,真不知道是怎么会喜欢上克里斯那假笑王子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阴阳调和?

    “我相信他,他不是那种人,所以.求求你们了,在其他冒险者找到他之前,帮帮我,一起找到他,我一定能劝服他回头的。”面对着我们疑惑的目光,安亚苦苦哀求道。

    “你知道尼拉塞克在哪里吗?”我凝视着她,突然问道。

    安亚看着我一会,贝齿一咬,坚定的点了点头:“如果.你们愿意帮助我的话。”

    “这件事你告诉马拉奶奶没有?”

    “还没有,噢~~天啊!我不知该怎么办,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我不想隐瞒马拉奶奶,但是她知道以后,一定会对尼拉不利,我相信尼拉不是那样的人,不希望他死……”

    第四百八十一章 安亚的请求安亚苦恼欲哭的抱着头,将自己深深埋在昏暗.的灯影里面,对于一直生活在单纯世界的她来说,遇到这种左右为难的事情,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

    “你们救了我一.命,我本来不该再请求你们,但是我想来想去,现在也只有你们能帮助我了。”

    我心里有些犹豫,不过却忽略了旁边还有一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狐狸,她只是思索片刻,便立刻拍起胸膛,大口宣称“包在我们身上。”

    话说,能不能将那个“们”字去掉,我还想睡觉呢。

    “你这个坏蛋,难道这么感人的友情,你就狠心置之不理吗?”看到我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小狐狸立刻露出了可爱的爪牙。

    为了感人的友情?鬼才信呢,你这只小狐狸的个性,我还不了解?哼哼,就是想凑凑热闹吧。

    不过,想想琳娅那边的和谈应该没有那么快结束,到是再陪这只小狐狸疯一次,也无所谓,反正过后,我们也要……

    咳咳,再说,我对心中那些还没有解开的谜团,也是蛮感兴趣的。

    “好吧,帮人帮到底。”我一拍手掌,算是答应了。

    为了不让马拉那只老狐狸察觉,安亚才在大深夜赶来,自然也是为了乘着夜色行事,我和小狐狸没有什么要准备,简单的穿上一身黑色行头,披上厚厚的披风和头帽,跟在安亚后面,悄悄从后门出了旅馆。

    大雪山本来就冷,更别提深夜了,那从漆黑虚无中迎面吹来的狂风,仿佛化身成了无形猛兽,无孔不入的试图从人的皮肤毛孔里钻入。

    我x近小狐狸几步,宽大的披风将她围起来,前面的安亚,也拉低了自己的帽檐,伛偻着身子,朦胧灯光将她的身影拉长,从后面看去,就像一个游离于黑暗的孤僻法师。

    昏暗夜灯下吹过的飘雪,显得细腻而孤独,踩着青石板上的阴暗夜雪,四周庞大的建筑黑影向我们压来,城中央塔上的双子钟声偶尔传来,更显得静谧,让人彷如夜游在中世界欧州的古老石头城街道上,古朴,宏伟,阴暗,沧桑。

    夜晚的哈洛加斯城,也是别有一番让人震撼的景象。

    跟在安亚后面,我们穿过了一条条宽大石板组成的凹凸石路,最终,三个人在一间偏僻的小石屋前面停下脚步,窗口一点灯火都没有,反而似乎从里面吹出阴风,如同鬼屋。

    “这里是尼拉的家,只是他一直住在店子里,也没有什么朋友,恐怕其他人早就已经忘记了它的存在。”

    安亚伤感抚着腐朽门把,然后吱呀一声,推开了沉重的木门。身影消失在浓墨一般的屋里面,我和小狐狸也跟着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

    黑暗中安亚的声音传来,屋里突然亮起了昏黄的光线,照亮了她的位置,还有家具的隐约轮廓,也在灯火摇曳中慢慢浮现出来。

    里面只有简单的一张木桌,几张木椅,和几个橱柜,这些厚重家具,上面除了木质纹理外,就是代表了悠久岁月的使用痕迹。

    虽然破旧,但是里面却十分干净,看安亚如此熟悉屋子里的分布,想必是她经常来帮尼拉塞克打扫。

    “从这里,就能通往部落的神殿,小时候尼拉跟我提到过,如今知道这个秘密的,或许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似乎能品味到一个强大种族由兴盛跌落到衰落的那股沧桑和悲凉,安亚无限感慨的叹道,一边蹲在阴暗角落处,手上闪烁起了魔法光芒。不一会儿,从她旁边无声无息的开启了一道暗门。

    “我们走吧。”

    她吹熄了油灯,屋子重新陷入黑暗之中,我们顺着那道暗门进去,终点是一间地下室,墙壁亮着两盏看起来就要熄灭的微弱灯火,驱除了眼中的漆黑,不过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了正中心刻着一个传送法阵以外。

    这里大概就是通往部落神殿的入口了。

    琳娅启动了魔法阵,正欲踏上,我却阻止了她。

    “安亚,你还是不要去好了。”

    “为什么?”她收回踏出一半的脚,惊愣的看着我。

    “你被冰封了三个月,现在身体还虚弱吧,听说神殿里已经布满了怪物,还是小心点好。”我看安亚似乎不为所动,继续说道。

    “再说,如果你现在突然消失的话,马拉奶奶肯定会有所察觉,想要让她不发现,还必须你在外面,稳住她才对,我们保证,不伤害尼拉塞克就是了。”

    安亚低头想了想,她的心思单纯,仅仅是怕尼拉塞克受到伤害而已,听到我最后一句保证,就没再说什么,默默点着头,退后几步。

    “等我们的好消息。”

    我笑着朝她招了招手,或许是受到我的自信感染,她也轻轻报以一笑,眉头上的锁结有所松开,让我不禁一愣,心道她果然是个更适合笑起来的女孩。

    随后,我和小狐狸踏入在传送阵,身影在白光中消失,不过,总觉得忘记了什么,是我的错觉吗?

    马拉的后院里,一座起伏均匀的巨大阴影轮廓,蜷缩在铺着草垫的角落里正睡得香,却突然打了个响亮喷嚏。

    刚刚从传送阵出来,耳边就传来呼呼啸声,下一刻,比十二级飓风还要狂暴的风势,差点就将我们直接卷上空中。

    我连忙拉着小狐狸,使用霸体将脚步稳稳扎根在地上,两个人在黑暗中蜷缩成一团,顶着狂风暴雪来到前面一个凹入的避风角落,才算喘了一口气。

    “这算是哪门子出口呀,那些守护部落的人是想杀人吗?”差点被烈风卷走的小狐狸,这才从我的斗篷里钻出小脑袋,十分不满的抱怨起来。

    将目光视向洞外,外面已经完全被那狂风暴雪所遮盖,只能借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微光,看到被夜染黑的雪花,还有浓墨般的黑色。

    不过,我们还是察觉到了,自己所落脚的地方,竟然是一处高达不知几万丈的悬崖半腰,一块凸出来的巨大平台上,难怪风那么大,高空气流呀。

    要是刚刚给风卷出去,摔下这深不见底的悬崖下面……想到这里,我心里头立刻嗖嗖冒起了冷汗,直呼庆幸。

    也难怪马拉她们找不到神殿入口,在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悬崖半空平台上,恐怕只有苍鹰才能发现,谁会没事跳悬崖呀?

    在这个避风处一直呆到天亮,大雪停了下来,但高空寒风却依然强劲,我们从洞里钻出,往平台里面走去,没走几步,眼尖的小狐狸就惊叫起来。

    顺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冰雪覆盖的地上,几十具腐烂的战士尸体,零星散布在前面几百平方的平台上,躯体早已经在极寒之中冻成冰块。

    越过这些战士尸体,对面便是神殿的入口,上面新刻着几个大字。

    尼拉塞克神殿。

    连神圣的部落神殿名字都已经被他改了,这不是丧心病狂是什么?看来安亚的一腔友情,怕是要落在空处了。

    感叹一阵,我们向神殿大门行去,刚刚走到一半,附近便传来喀拉喀拉的诡异异响。

    “小心。”

    我将水晶剑迎面举着,小狐狸手中也瞬间套上了两把腕刃,背靠背,警惕的目光在周围扫视。

    “地上的尸体。”

    小狐狸细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点了点头,示意知道,虽然看不见我的动作,但是我知道小狐狸一定能感觉到,如今近距离下,心灵契约的功效还是蛮大的。

    地上,数十具被冻结的腐烂躯体,喀拉喀拉的响动起来,覆盖在它们身上的坚冰,逐渐龟裂网状,然后呯的一声,完全碎裂开来,它们摸索着旁边生锈的大剑,如同垂死的病人般,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爬行尸,腐行者的一次进化体。

    脑海里有了这些怪物的资料后,我们镇定下来,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在痛打落水狗方面,我和小狐狸到是出奇的合拍,恐怕也只有电视电影里那些主角,才绅士到不行的乖乖等这些行尸走肉完全站起来,再与之搏斗。

    在爬行尸还在地上,艰难站起的时候,我们两个,便已经会心一笑,同时冲了出去,手中的武器狠狠朝还在地上挣扎的爬行尸脖子上砍去。

    等爬行尸完全站起来,双手拖着大剑,伛偻身子怒视着我们,它们的伙伴,已经减员了三分之一。

    对付这些有再生能力的家伙,乱砍乱杀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用召唤骷髅或者尸爆,破坏它们的躯体,却又太浪费。

    至于圣骑士的六阶光环——救赎,抱歉,就算我有附带这个技能的装备,也肯定穿不上,附带60级技能的装备,等级需求至少也要60级。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取巧的办法,用冰冻法术,先将这些脏腐不堪的尸体,冰冻起来,然后轻轻一敲,啪的一声,碎成无数冰冻肉沫,就算是大魔神巴尔来了,恐怕也无法再将它复活。

    我掌握的冰冻法术有很多,所以敲起来也愉快,一团冰球,再一剑下去,很是有一种毁灭冰雕艺术的畅快感。

    另外一边的小狐狸便截然相反了,她现阶段并没有冰冻技能,武器上附带的冰冷伤害,是无法将敌人冰冻的,这不,看到自己刚刚干掉的尸体,宛如信了春哥般又摇摇晃晃站起来,尾巴上的狐狸毛都气炸了。

    不过总归,这些腐烂到不行的干尸,是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将最后一具爬行尸干掉,在它尸体上踹了好几脚,看它已经没有了信春哥的念头,我们才大摇大摆的向部落……呃,现在应该叫尼拉塞克神殿,向里面行去。

    踏入神殿大门,迎面又是一波怪物——十几只爬行尸,里面还有只有名有姓的小boss,叫暴躁外皮,boss属性是火焰强化。

    其实我估计这个小暴同志,也是挺郁闷的,怎么啥没抽中,就抽中这么一个让自己揪心的属性呢?

    平心而论,火焰强化并不弱,能让拥有者攻击中带火焰伤害,身体也几乎免疫火焰攻击,几乎无法冰封,最可怕的是,火焰强化属性的怪物,死后有50%的几率自爆。

    这个自爆,可不同于死灵法师的尸爆,强烈的火焰爆炸夹杂着宛如弹片一般的碎肉骨头,即使是满血的圣骑士也没有把握硬抗,特别是小boss级的火焰强化,自爆起来更是方圆十米无生机。

    但是坏就坏在这个最强力的杀手锏——火焰自爆,爬行尸能复活,小boss级的爬行尸更是几乎有90%几率能死后复活,你说它挂了后,是复活好?还是自爆好?

    艰难的选择呀。

    不过,我到是替它做了选择,小狐狸远远用弓箭将它干掉以后,看它缓缓倒下去,目光纠结,似乎还在犹豫着重生还是自爆好,我没给它机会,几乎是尸体一碰地,一个召唤骷髅。

    啪的一声,暴躁外皮的身体裂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辜的惨白小骷髅,握着把小斧手,松松垮垮的骨架从地上爬起。

    暴躁外皮不愧是有名有姓的小boss,掉了件金色卓越巨棍,伤害力高得惊人,可是攻击速度也慢的呛人,这种武器比较冷门,只有少数野蛮人喜欢使用,属性也不是太好。

    我和小狐狸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便扔进物品栏里,进入了神殿内部。

    里面阴森的惊人,摇曳不定的火把,让四周的阴影摇摆晃动,仿佛一头头黑色狰狞的野兽,我们警惕着周围,慢慢踏入了神殿大厅。

    “你看。”

    我发现了什么,从墙上取下一把火把,将眼前的墙壁照亮。

    古老褪色的石墙上,写满了一个个暗红色的文字,这些文字密布在每一个墙角落,看起来就仿佛是用来封印恶魔的,刻满了符文的诅咒之地。

    当我和小狐狸细细品读这上面的文字时,却不由惊呆。

    这上面的文字,全都是用鲜血,一指头一指头写上去的,甚至可以想象写字之人,面不改色的紧摁着潺潺流血的指头,在上面刻画的情景,他们是如此用力,以至于上万年过去,墙壁褪色了,这些血字,也依然清晰无比。

    这些是是守护一族的祖先,所留下来的记载,他们就像最狂热的信教徒,上面的每一个文字,都在疯狂的宣泄着他们对于世界之石神殿的忠诚,崇拜,还有信仰。

    在他们的灵魂中,世界之石神殿便是这天,便是这地,便是他们存在的唯一理由,在神殿面前,家族,亲人,妻儿,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甚至需要,他们可以随时将亲人和自己的头颅,奉献给神殿。

    当我和小狐狸读完一段,这仿佛凝聚不散着疯狂信念的血字时,身体不由一阵冷嗖,只觉得就算是来到大魔神巴尔所在的大厅,也没有那么恐惧。

    这些鲜血文字,在我们眼中,仿佛组成了一张张闪烁着狂热目光的人脸,在狂热的呐喊着,向我们耳中灌输对世界之石神殿的信仰。

    四面八方布满了血字,就仿佛有无数张这样的脸,围绕在我们周围,整个世界在旋转,只剩下这些疯狂的面孔,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灌输着他们的信念。

    对于外人来说,这或许的确是诅咒之地。

    “不能再看下去了。”

    我强行将还在呆呆的注视着那些血字,俏脸上开始逐渐露出恐惧扭曲神情的小狐狸的脸,给转了过去,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将自己的精神和意志,凝聚在所著的文字上,让阅读它的人感受到,只不过是无稽之谈而已,现在看却是真的。

    这些部落人,实在太疯狂了,无数人凝结了自身灵魂和意志的血字,就连我们冒险者的心志也能影响,若是换做普通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被洗脑,变得疯狂吧。

    稳定心神以后,我和小狐狸一阵后怕,比刚刚出现在悬崖台边,差点被封卷走,还要心惊,被飓风吹下万丈高崖,运气好的话还有一丝活命机会,但是被这些残留的文字意识洗脑,却是心智溃散,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这里就一个大厅,应该还有什么机关,我们找找吧。”我和小狐狸如避蛇蝎般,不敢再将目光落到墙壁上,转而开始在大厅里寻找起来。

    不一会儿,精通陷阱机关的小狐狸,就找到了目标所在,惊呼一声,启动了机关,一座石门,带着沉重的轰隆声,在大厅的正前方开启。

    悲痛之厅。

    又是一个新刻上去的名字,估计还是尼拉塞克的手笔,莫非他有命名的嗜好?那我们两个到是可以交流交流。

    说是悲痛之厅,其实下面却是连成一片的迷宫通道,这些通道的墙壁上,同样是刻满了血字,我和小狐狸好奇心不过,一个人在旁边随时戒备提醒,另外一个人阅读朗诵那些能让人疯狂的血字。

    这些血字,是由低于一族入侵以后,那些部落族人所留,在入侵初始,部落人凭着他们强盛的数量和实力,将地狱族稳稳压制,上面记载着这段历史的文字,处处都透露出一股骄傲。

    这种骄傲,是那些以用自己和同伴的鲜血和生命,去保护信仰而为荣的,一种扭曲到极点的骄傲。

    在这份高绝的骄傲中,一个个生命的流逝,被一笔带过,我和小狐狸,以旁观者的角度,从这些骄傲中,看到了部落由兴盛逐渐衰落的缘由和过程。

    或许,尼拉塞克将这里命名为悲痛之厅,是十分恰当的,这些处处洋溢着骄傲气息的文字,在知道自己部落下场的剩余部落遗民看来,显得如此可笑,悲痛!

    我们无暇将所有文字看遍,也根本不可能,从眼前一直延伸到四面八方的通道墙壁上,都留有密密麻麻的血字,怕是从部落和地狱族对抗的开始,直到衰落的千年时间里的所有事情。

    恐怕只有那些痴迷于史学的大学者,来个千百个,才能在有生之年将这些文字历史记录。

    而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迎来了悲痛之厅里的怪物,还是以那些惹人烦的爬行尸为主,他们身上腐烂半挂着和腐肉粘在一起的衣服,看起来有些熟悉,仔细一想,不就是尼拉塞克穿的那种古怪搭配吗?

    难道这些爬行尸生前是……

    我没有再想下去,迅速和小狐狸解决掉一批有一批的爬行尸,在这些刻满血字的通道上穿行,寻找尼拉塞克的足迹。

    *

    呀~~恢复6k党以后,负担轻了很多(喝茶)……!!!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