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个重度妹控的自白
    ……

    “六十多年以前,你的奶奶拉斐尔,带领她的冒险小队拜访过我们这里。”

    在狼人王克莱尔的带路下,我们一边往狼人部落走回去,克莱尔一边缅怀道,顿了顿,似乎才很不甘心的追加了一句。

    “跟在屁股后面的,还有加洛克鲁那个野蛮厮子,哼,也不看看他那副熊样……”

    克里斯在我们后面小声解释道,加洛克鲁大叔,当年是克莱尔的死党兼竞争对手,是位杰出的流浪野蛮人战士。

    “拉斐尔,的确有着世间无人能比的魅力,恐怕就是你这只小天狐,现在也无法和她相比,那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亲和,高贵,自信,似乎没有什么她做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个重度妹控的自白不到的……”

    克莱尔慢悠悠的说着,还不.忘记调侃小狐狸一句,让她顿时不满的轻哼一声。

    “我很快就被她的魅力所征服,加.洛克鲁也是,当时我们两个为了博拉斐尔一笑,可谓是用尽手段,不过毕竟,我还是不可能的,我是狼人族未来的王,而拉斐尔是联盟冒险者,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就算是这样,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说到这里,克莱尔冷哼一声,讥笑道。

    “倒是加洛克鲁那个家伙,身为.流浪者,无事一身轻,屁颠颠的跟着拉斐尔跑到第二世界,结果最后还不是失意而归?我早就跟他说过了,人和熊是不可能结合的,嘿嘿~~”

    好毒辣的言辞,也不知道当初他们两个是如何竞.争,怨念如此之大,女人果然是祸水呀。

    至于拉斐尔最后选择了谁?那不是废话吗?当然是.琳娅她爷爷了,据说是她队伍里的成员,到是平常的让我有点失望,不觉得比如她某次受了伤,被某个不起眼的平民救起,然后两个人迅速萌发出爱芽,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个重度妹控的自白上演一场公主+平民的戏码,会更轰烈一点吗?拉风的女人,就应该有拉风的爱情才对嘛。

    “你和你奶奶有几分神似,尤其是这双眼睛,当初.呀,我可就是被你奶奶那双充满了神奇魅力的眼睛一看,就无法自拔了。”

    克莱尔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摇起了头:“可惜,真可惜,当初听到你要来,我还想看看克里斯有没有机会,也算是一偿当年的心愿,没想到你已经有了丈夫,克里斯也……算了,天意,我们狼人王族和你们爱德华家,看来注定是有缘无分。”

    一边聊着,我们已经进入了领地中心,各色狼男狼女,老的少的,在我们附近频密往来,让我大开了眼界,当然,秉承男人的一贯作风,我的目光大多落在狼女身上,谁没事会盯着一个男人看呀。

    狼女的整体水平其实也挺不错的,和狐女的娇柔媚态相比,她们眉目中多了一股英气和自信,更喜欢哪一个种,那就是萝卜青菜了。

    看看天色已晚,克莱尔便吩咐克里斯为我们准备帐篷,小狐狸却突然插嘴道:“克莱尔叔叔,我们三个就不用了,去白狼那里就行了。”

    “克里兹吗?也好,这孩子……这些年来也辛苦他了。”

    克莱尔有些惆怅的点点头,声音似乎刻意放小了一点,吩咐克里斯为我和琳娅准备帐篷以后,便带着一大队狼人侍卫分道离去。

    “原来白狼的名字就克里兹呀,你们为什么叫他白狼呢,还有,怎么听着克莱尔王,似乎和白狼很熟似的。”

    狼人王走了之后,我便立刻将心里的疑问一股脑倒了出来,却不料话刚刚落音,除了琳娅以外,其他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

    “凡兄弟,你不知道?白狼是克莱尔王的儿子,克里斯同父异母的弟弟呀。”马拉格比惊讶的说道,仿佛我不知道白狼的身份有多稀奇似的。

    我瞪大眼睛看了旁边的克里斯一眼,他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又没告诉我。”看了露西亚三人一眼,我耸着肩膀无奈说道。

    “马拉格比从来不管自己的嘴巴,我以为他已经告诉你了呢。”小狐狸将小手背着,甩着尾巴,无辜眨了眨眼睛。

    “这些天你和露西亚在一起,我们也以为露西亚已经告诉你了。”马拉格比两个的眼神也显得很无辜。

    汗,好大一个乌龙呀。

    “至于为什么叫他白狼,我们也不好说,你若是想知道的话还是亲自问他本人的好,是他让我们这样叫他的。”最后,库克补充了一句。

    走了一会,我们和露西亚三人分开,她们去了白狼的家里,而我和琳娅则是在克里斯的带领下来,来到了招待贵客的帐篷。

    “没想到白狼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世。”

    克里斯等人走后,我将沾了一些雪水的斗篷脱下,琳娅顺势接过去,在衣架上面挂好。

    “是吗?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琳娅淡然一笑,她和白狼也不过是接触了一小会而已,并没有我这么大的感触。

    “听马拉格比的口气,好像白狼很疼爱他的妹妹,我到是对他的妹妹很感兴趣,想知道为什么白狼如此疼爱她,却要抛下她一走就是十几年。”顿了顿,我看了美目含笑的琳娅一眼,补充道。

    “事先说明,这个感兴趣,可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哼,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爱猜疑吃醋的女孩吗?”

    琳娅嫣红诱人的小嘴一努,虽然极力想扮作气呼呼的样子,但她毕竟不是小狐狸,无论怎么做,眉目之间都有一股抹之不掉的极为柔和温顺的感情,让人越发喜爱。

    “还说,你就是个小醋坛子,不过呀,我很喜欢看到你为我吃醋的样子,爱极了。”轻轻将琳娅搂在怀里,凝视着她那深不可见底的湛蓝色眼眸,我痴痴的说道,然后寻着那微微努起的娇艳红唇吻了下去。

    “吴大哥,嗯……”从唇口漏出一丝动情的轻吟,琳娅的丰盈娇躯便已经瘫软下来,放开身心享受着这的动人一吻。

    很可惜,我们并未能温存多久,不一会儿,便有狼人士兵邀请我们,参加克莱尔王为我们准备的迎接使者宴会。

    在士兵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广场,五米多高的巨型篝火正在中央熊熊燃着,特制耐燃的干柴,发出彷如鞭炮一般响亮的噼里啪啦声,那焰头更生窜上十米高空,将大半个广场都照亮,看起来盛大无比。

    狼人王克莱尔带着一干狼人长老,已经在那里等候,狼人族和狐人族体制有所不同,狐人族是长老会议制,而狼人族则是君主制,不过在暗黑大陆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当一个王并不轻松,说如履薄冰也不为过,而玛玛加能坐上大长老的位置,也必然是有着莫大的声望,所以真实比较起来,玛玛加和克莱尔在各自族里的地位和权力,其实也相差不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地狱一族的入侵,各族的王现在都不好做,导致各种权谋之争都几乎淡化消失了,就比如说矮人王,穆拉丁那对吝啬猥琐的父子还互相推搡呢。

    当然,鲁高因事件除外,说到底,如果不是海杰因倒行逆施,妄图将冒险者控制在自己手中,引得国内动乱,阿兹亲王或许也不会兴起夺取王座的野心,就算有这样的野心,没有三无公主的配合,他也难以得逞。

    宴会上,我终于看到了久不见的白狼的身影,他静静躲在人群外面的阴影处,双手抱胸靠在角落,一如那片黑暗般孤寂冷漠,触及我的目光,才淡淡的点头示意。

    白狼似乎并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以我和琳娅现在备受瞩目的身份,也不好前去和他说话,因此只能同样报以微微一笑,反正接下来好一段时间,都会是琳娅和狼人族的商议谈判,我这个打杂长老又会清闲下来,不愁没有时间和白狼唠叨。

    宴会一直持续到血月升空,熊熊篝火才逐渐收缩自己的势头,黯淡下来,也宣告了这次宴会的结束,白狼只露面了一会就已经回去,露西亚她们也在宴会**后离去,只有我们两个主宾得应付到最后,回到帐篷以后,我立刻就累的不行。

    “一个晚宴,比翻一天的雪山更累。”软软的趴在床上,陷入半冬眠模式以后,我就没有如此劳累过。

    “吴大哥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宴会,以后我一个人去就行了。”琳娅坐在我的腰上,细心为我按摩着,一边笑道。

    “这怎么行呢?不出场震一震那些色狼,说不定就有胆子生毛的,对你起了色心呢。”我舒服的哼哼唧唧道,琳娅的小手柔软,力道也适中,不比维拉丝差多少。

    “瞧你说的,身为联盟的使者,难道还有人敢对我不敬?”琳娅好笑的往我肩膀上用力一捏。

    “就是那里,大力点……诶,那可说不定,我的琳娅宝贝那么漂亮,说不定还就真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过,那个克莱尔王或许会因为拉斐尔奶奶的关系,对你照顾有加,我也放心了许多,阿卡拉大人啊,就是会压榨别人的潜力。”

    翻了一天雪山,琳娅也该累了,我并没有让她为我按多久,就强制性将她香喷喷的身体搂入怀里,梦周公去了。

    第二天,照例是正式的会议,其实这就跟一个国家迎接外使差不多,该做足的地方还是必须做足,一大早我们又被士兵请了过去,直到临近中午才得以解放。

    离开会议帐篷以后,在克莱尔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我伸了个懒腰,颇有点像开完最后的班会以后,如愿以偿的迎来寒暑假的顽皮学生一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啊啊,这样的事实在不是我擅长的,不过我也算解放了,以后就辛苦你了,琳娅宝贝。”一边走着,一边看四处无人,我迅雷不及掩耳的在琳娅香唇上亲了一口,以示鼓励。

    被成功偷袭的琳娅顿时羞了个大红脸,指头往我腰间轻轻一扭,娇嗔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真是的,又没人见着,害羞个什么劲呀。

    “你看,坏蛋出来了吧,就知道使坏。”

    在我正欲调戏琳娅几句的时候,角落边一道熟悉的娇媚声线,传了过来,将我们两个吓了一大跳,要完蛋,一时兴奋竟然忘记注意周围,刚刚那一幕肯定被看到了,回去以后琳娅还不得羞愤的将我腰上软肉给扭掉?

    回头一看,果然莫名其妙的气呼呼状的小狐狸,还有一脸尴尬笑容,眼睛带着极度羡慕的马拉格比和库克,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刚刚一幕他们绝对是看了个清楚。

    出乎我意料,原本以为琳娅会害羞的躲到我后面不敢面对众人,她却是大大方方的将那柔若无骨的玉臂,亲昵的圈上了我的手臂,红扑扑的脸蛋对众人露出羞涩而又从容的笑意。

    “哼,光天化日之下,接接接……接那个,不害羞吗?”

    小狐狸白皙俏脸浮起一片红霞,结结巴巴的指着我们两个说道,一番本来能让所有人尴尬的话,被她这样说出来,却引起了我们会心的笑意。

    这只小狐狸表面上成熟大胆,心思却果然如同白纸一样,纯洁得很,就连接吻二字都羞于说出口。

    “白狼呢?没有跟你们一起来吗?”

    不忍心让这只小狐狸继续尴尬羞愤下去,我转移话题,目光扫望了三人一眼,问道。

    “他还在家里照顾他的妹妹,知道你很好奇,我们三个特意过来就是想带你们过去看看。”库克淡淡笑道。

    这感情到是及时,我正想去白狼家看看,还犹豫着要不要喊个狼人士兵给我们引路呢。

    “凡兄弟,我偷偷跟你说,白狼的妹妹可是文静漂亮得紧,就看你这个美女杀手,能不能将她拿下了。”

    马拉格比这个大嘴巴圣骑士,说话的时候很明显不懂得观察周围的形式,这不,莫名其妙的就被露西亚顶了一记手肘,琳娅抱着我的胳膊,也是用力将她那柔软硕大的胸部贴上来。

    文静……吗?我还以为是像白狼那样,表情冷冰冰的女孩,漂亮我到是从没有怀疑过,白狼本来就被我暗地里冠以师奶杀手的冷酷帅哥,他的妹妹想必也差不到哪去。

    在三人的带路下,我们走了将近二十多分钟,终于在一个小帐篷停了下来。

    “嘘~~”

    走到帐门的时候,三人不约而同的向我和琳娅嘘声,那种感觉,就仿佛提示前面就是病房,病人在休息一样。

    打开帐门进入里面,立刻便感觉到了一股令人舒服愉快的,那种和睦小家庭独有的温暖温馨味道,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药味,我和琳娅疑惑的对视一眼,难道白狼的妹妹生病了?那样的话,就怪不得在小狐狸比武招亲的时候,白狼都没能抽出时间现身。

    而本来就对药理十分精通的琳娅(在怪物袭击营地村落的时候,她可是送过一瓶自制草药给我),更是似乎从这股淡淡的药味中察觉到了点什么,眉头不由紧皱起来。

    进入帐篷的客厅里,只有白狼一个人,此时他手里端着一锅不知什么东西,腰上围着围裙,可以清晰的从他身上闻到厨房气息,一副和平时他冷酷形象截然相反的住家好男人模样,让我大跌眼镜。

    他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瓦锅,正欲进入房间里,发现我们,不由回过身子,酷酷一笑:“你们来了,正好我早有准备,也将你们的份做好了。”

    “正好肚子也饿了,对了,小莱娜怎么样?”话说向来大咧咧的马拉格比,出人意料的压低声音,声音之中透露出一丝温柔溺爱。

    “马拉哥哥吗?我没事,精神的很呢。”

    从白狼欲进的房间里,传出一道极之细腻柔和,就如同温过的牛奶般的可爱声线,光从声音就可以看出,对方一定是个文静温顺的漂亮女孩。

    “莱娜刚醒没多久,精神似乎也不错,所以我做了点粥,大家也一起来吧。”白狼朝我们点点头,率先进入房间里。

    “白狼的妹妹病了?”

    我在后面小声向库克问道,他轻轻点了点头:“这个比较复杂,等会你进去之后就会明白,详细的以后再给你解释吧。”

    这样说着,我们一行人踏入了白狼的妹妹,名叫莱娜的房间里面。

    房间的药香味更加浓郁,中午柔和洁白的阳光,从完全打开的窗口上照射进来,落在紧靠着窗口那张洁白的床上,洁白的被单,还有靠坐在床上的洁白少女,组成了一副唯美的洁白画卷。

    穿着一身白色衣袍,少女静静望向窗外,就如同那些长期卧病在床的孩子,在向往外面的世界一样,仰视天空的轮廓中透露着展翅欲飞的期望。

    “莱娜,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将窗子打太开吗?万一着凉了怎么办?”见到这一幕,白狼皱起眉头,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瓦锅,上前几步将窗口半遮住。

    “没事的,哥哥,我感觉今天好多了。”她从窗外回过神来,宛然一笑,如同雪一般的长发轻轻飘起,透露出宛如雪精灵般的出尘气质。

    “是马拉哥哥,库克哥哥,还有露西亚姐姐吗?似乎还有两位客人呢,是哥哥的朋友吗?”

    这样对白狼说着,她面向着我们,让我们看到了她那张如同散发出来的气质一样,同样是清丽出尘的容貌,脸蛋上那丝丝病态的苍白,更是渲染了几分柔弱美态。

    不过,最令我惊讶的是她睁开长长的睫毛以后,所透露出来的瞳孔,竟然也如同那袭雪白秀发一样,呈现出淡淡的白色,只能看到那大大的,凄美的圆形轮廓,当然,这并不影响少女的美丽,反而散发出一阵奇异的魅力。

    “德鲁伊吴凡,很荣幸认识你,莱娜妹妹,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带着困惑的目光,我微微对着少女一笑。

    “只要你不介意我叫你凡大哥的话。”莱娜嘴角勾起一丝这个年龄的少女特有的狡黠笑意,突然咳嗽几声,白狼连忙在后面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巫师琳娅,吴大哥的妻子,也很高兴认识你,莱娜妹妹。”

    “琳娅姐姐吗?真好,除了露西亚姐姐之外,我又多出了一位姐姐。”莱娜双手合十,发出轻轻“啪”的一声,脸上笑容是如此洁白无暇。

    白狼的妹妹似乎病得不轻,我们七人凑合着将一锅粥喝下,她也只是喝了一小碗,中途接连不断的咳嗽着,虽然表现出了强烈的和我们一起聊天的愿望,但白狼还是强制让她睡下,将被子紧紧捂上,六人才轻轻跨步走出房间,将门轻轻合上。

    “莱娜今天的气色也不大好,我还想多和她聊一聊呢。”出到外面,小狐狸轻轻嘘了一口气,颇为惋惜的叹道。

    “莱娜究竟得了什么病,看起来挺严重的样子。”我皱了皱眉头,回忆起来刚刚所见到的情景,那副模样,用重病来形容也绝对不为过吧。

    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到白狼身上,他笔直的挺着腰杆,坐在椅子上,神色中闪过一丝黯淡:“莱娜她自小心就体弱多病,族巫说是因为她的心脏先天性衰弱。”

    原来是这样,先天性心脏病,即使放到以前那个科技发达的社会,也依然是一个难题呀。

    “那她的眼睛……”

    我喃喃道,也不知道这样直截了当的问出来,究竟妥不妥当。

    “什么也看不见,从一出生就是这样。”

    白狼抱着头,眼睛掩饰不住的流露出痛苦和自责。

    “听马拉格比说,你很疼爱她,为什么这样,你却要离开她,去做一名冒险者呢?”

    心头的疑惑越来越大,我知道这样赤luo裸的去揭露白狼的伤疤,会对他造成困扰,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的话,我们也无从帮助呀。

    “是呀,白狼,平时问你,你也只肯说点皮毛,你这个样子让我们怎么放得下心,有天大的事我们也会给你扛着,哪怕是现在立刻杀出狼人族,难道还信不过我们?”马拉格比也在一旁帮腔,关于白狼的事情,他们也只知道一些大概而已。

    “傻蛋,你大吼大叫说什么呀?别再给白狼添麻烦了。”

    一旁的库克连忙往马拉格比脑袋上狠狠来了那么一记,随后也诚恳的看着白狼:“马拉格比说的也道理,你这样一声不吭,我们什么也帮不上,看着心里也着急呀。”

    露西亚则是更简单:“为了莱娜的未来着想,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将一切都给我们解释清楚。”

    看着一帮真情流露的好队友,白狼擦了擦眼角,苦笑起来:“你们都这样说了,看来我要是再不解释清楚的话,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你明白就好。”

    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不愧是十几年的队友,默契不是其他人能比得上的。

    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白狼带着苦涩的笑容,才缓缓开口:“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我和莱娜的不同之处?”

    我们几个一愣,不由回想莱娜的模样,白色的头发,这一点简直是和白狼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比较不同的是瞳孔,白狼的瞳孔和大多数狼人一样,都是幽绿色,而莱娜确是淡白色瞳孔,不过那也是因为莱娜的眼睛看不见的缘故吧。

    “我知道了。”

    马拉格比突然一拍手心,率先惊叫道,众人均将惊奇的目光放到他身上,心里面大概都透露着同一个意思:不可能吧,马拉格比这种傻蛋中的傻蛋,怎么可能比我还先找到答案。

    只见马拉格比眼睛里闪烁着从所未有的锐利目光,气势满满的站起来,一手指着白狼,那副名侦探的模样,就算现在从他嘴里说出“真相只有一个”,我也不会觉得出奇。

    “最大的不同是……”

    说着,他故作深沉的另一手搀扶着额头,摆出一副酷酷模样,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继续说道:“性格上的不同对吧,白狼冷冰冰的,莱娜却亲切文静,两个人的性格完全相反。”

    “……”一阵冷风吹过。

    “碰”的一声,保持着酷酷姿势的马拉格比,华丽的给露西亚一脚踹到角落雪堆里,脑袋插入冰冷的雪地,四肢慌乱的手舞足蹈着,活像生鲜大螃蟹一样。

    “我就说,马拉格比这家伙怎么可能突然比我还聪明了呢?”一旁的库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群人呀……

    不过,经过马拉格比这样插科打诨,刚刚凝重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琳娅,俏生生的举起了手,像乖宝宝学生一样,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因为莱娜妹妹有耳朵和尾巴,白狼先生没有,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众人一愣,露西亚率先摇起了头:“哼哼,大……咳咳,琳娅女士,这怎么可能呢?白狼只是和我一样,为了方便外出历练,将耳朵和尾巴封印起来罢了。”

    说完,还得意的瞟了琳娅一眼,意思像是在说,若答案那么简单,我们早就想到了,还用你说。

    岂不料,白狼的一句话却让她那副得意神色瞬间僵硬起来:“琳娅女士说的没错,谁说我的耳朵和尾巴封印起来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

    感到在“敌人”面前大失颜面的露西亚,凶巴巴的回过头瞪着白狼,一副不是你也得给我说是的蛮横模样。

    “露西亚,你也太想当然了吧,估计你还不知道,在身体上恒固一个隐藏魔法究竟要耗费多少心血吧,你是狐人族的公主,而且因为天狐的魅力实在让男人无法抵抗,所以她们才给你施加了隐藏魔法,至于我,一个小小的狼人,又怎么可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呢?”白狼苦笑着说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小狐狸沮丧极了,连那对平时高傲的竖直起来的毛绒耳朵,也随着她软绵绵倒在椅子上的动作,有气无力的垂了下去,软软的贴在脑袋两边,那垂副头丧气的模样可爱极了,逗得我又忍不住伸手过去,想揉一揉,结果到一半时被琳娅若无其事的将手紧紧箍住……

    “我和莱娜最大的不同之处,不,应该说我和狼人族最大的不同之处,便在于这耳朵和尾巴,相信你们也知道,我的父亲是狼人王克莱尔,而我的母亲则是普通的人类,我和莱娜都是人族和狼人族的混血。”白狼的目光透过我们,直往远方,继续说道。

    “在我们狼人族,一向有这么个迷信,没有耳朵和尾巴的狼人,会给整个狼人族带来不幸,因此又被那些族巫称做诅咒之子……”

    白狼说到这里时,我们心里一愣,也隐隐猜出了原因。

    “虽然父亲并不相信这样的迷信,极力保护我和母亲,但是这种想法已经在狼人族根深蒂固,就连那几个长老,也深信不疑,身为狼人王,父亲也有很多难处,不能为了袒护我和整个狼人族对立。”

    “不过……”

    白狼目视着前方,闪过一丝欣慰目光:“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妹妹出世,她是有尾巴和耳朵的,所以那以后,母亲也少遭了许多冷眼……”

    结果,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孤独无助的继续遭受冷眼辱骂吗?看着脸上带着淡淡微笑,似乎在为母亲摆脱冷眼遭遇而高兴的白狼,我们心里又是替他感到悲哀,又是佩服。

    “可惜,老天终是不喜欢我们一家,莱娜一生下来便是这副身子,而母亲,在莱娜三岁的时候也因病过世,因为我的身份,莱娜也遭到了不少人的冷眼,所以我便选择离开了狼人族,莱娜有父亲和克里斯照顾,我很放心……”

    说完以后,白狼淡淡一笑,仿佛一切只是和他无关的虚构故事一般。

    “兄弟,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马拉格比和库克重重的在白狼肩膀上面一拍,虽然白狼说的很轻松,但是只要稍微想一想,十多年的童年,充斥着诅咒之子的辱骂,若不是父亲的保护,恐怕早就被扔出狼人族自生自灭,那种连乞丐也不如的悲惨无助生活,岂是人过的?

    不止这些,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种族群体的观念是相当重的,就像家一样,白狼为了自己的妹妹,不得不选择离开,让所有族人忘记他,变相的也成了一个有家归不得,父子近在眼前也不敢相认的浪子,他现在,是作为一个人类的身份在狼人部落里逗留,除了他的父亲、弟兄和那几个长老,便没有人认识他了。

    这是幸,也是不幸。

    “你们这是干什么?摆出这副样子,不是让别人觉得我在赚取大家的泪水和同情吗?所以我才不愿意说出来。”

    白狼看着众人通红的眼睛,不禁哑然失笑,虽然童年过的很苦,他也一度愤世嫉俗过,但是能转职德鲁伊,并遇到三个好队友,这十多年来艰苦而温馨的历练生活,已经让他逐渐淡忘了那些痛苦往事。

    “傻蛋,这些事情为什么不早说,不把我们当成队友是不是?”

    小狐狸的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在白狼脑袋上狠狠一拍,气愤的说道,马拉格比和库克也忙不迭的点着头:“该罚,该罚。”

    “好吧,随便你们这么着,反正我也就这条命,身上有什么东西,你们也一清二楚。”白狼颇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道,接着感叹了一句:“其实我这次回来,还是很开心的。”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白狼的嘴角勾勒出了一丝淡淡温馨笑容:“这次回来,本来我并不打算和莱娜相认,毕竟我在她四岁的时候就离开了狼人族,如今十多年过去了,肯定已经不记得我这个哥哥了……”

    白狼眼睛里闪过一丝泪光:“没想到,本来只是想进她的房间,看上她一眼,听到我的脚步声后,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是哥哥吗?’,当时,我的心……我的心……”

    哽咽的这样说着,白狼将头深深埋了下去,不让人看到他的失态,身为十几年无家可归的游子,纵使白狼再怎么心性坚定,又如何能抵抗得了这饱含着亲情的一声“哥哥”?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有什么好哭的。”他的三个队友,也不断擦着眼角,为白狼感到高兴。

    “不过,可别想这样就将惩罚蒙混过去……”

    马拉格比咳嗽几声,拍着白狼的肩膀,说完以后,不断在白狼面前搔首弄姿,时而挺起壮硕的胸膛,时而展露结实的肌肉,然后摆出一个自以为帅气冷酷的姿势。

    “你这混蛋究竟想说什么,别再恶心人了。”白狼用力的擦擦眼睛,刚抬起头便看到马拉格比骚包的姿势,顿时鸡皮疙瘩直起。

    “白狼,十几年的兄弟,老实说,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这样自信满满的说着,马拉格比做出一副巨力神的姿势,将前胸和手臂上的肌肉高高凸起。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白狼冷漠无情的说道,换来我们四个认同的点头。

    “是说强大的力量,耿直的思想吗?虽然没有完全说对,但这也算是我众多优点的其中之一吧。”马拉格比对白狼的答案不大满意,觉得他只说对了自己所有优点中微不足道的两点。

    喂喂,谁来将这个家伙送回初级训练营,让他从最基本的识字继续学起?

    “你不觉得像我这样优秀的人,和莱娜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扭扭捏捏,不断做出一些让人莫名其妙的暗示,见我们还没领悟到他的意思,马拉格比只好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众人睽睽相视,小狐狸说了一句吐槽打击力度百分百的话:“或许,这的确是对白狼最严重的惩罚。”

    不过,这时候的马拉格比已经无从听到了,因为在他话刚刚落音的一刹那,白狼整个人已经宛如实质般燃烧起来,由一尊冰冷的石像化作了熊熊烈火的破坏神,那双大手闪电般的箍住了马拉格比的脖子。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再说一遍看看,竟然想染指莱娜?你还是人么你?你这头蠢牛,我杀了你……”

    汗,没想到白狼大叔不但隐藏着m属性,而且还是个重度妹控,他对露西亚那介乎亲情和爱情之间的感情,说不定也是因为莱娜的存在。

    莱娜的确是个不逊色于琳娅和维拉丝她们的完美女孩,比之露西亚的妩媚诱人,又是另外一种让男人心醉的魅力,不过白狼这关难过啊,为他以后的妹夫祈祷吧,阿门。!!!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