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筹款比赛
    ……

    “维拉丝,不要生气嘛,我又不知道那几头羊羔你都取了名字。  ”我从身后搂着维拉丝,轻轻把玩着她胸前那根小发束。

    “哼。  ”维拉丝双手抱胸,气呼呼的俏脸一撇。

    “莎拉,你的大哥哥呀,刚刚可是想将你吃掉哦。  ”

    莎拉早就已经被我吃掉了,我心里暗道,不过看到一旁泫泣欲哭的莎拉,又连忙凑过去,将她搂在怀里细细安慰。

    “大哥哥,以后可不能再欺负小凡,小丝,小莎,小爱和小茉。  ”小莎拉用粉红色的小脑袋在我怀里拱着。

    得,感情家里多了五只大爷。

    “你们啊……”

    第四百五十八章 筹款比赛我顺势将一旁的维拉丝也搂了过来,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是我不好,才让你们只能将感情寄寓在那几只小羊身上,但是,用不了多久,我们一家就能永远在一起了,羊的寿命至多只有十年,我不希望你们将太多感情倾注在它们身上,到时候徒留伤心,能陪伴你们到老的,只有我,所以,你们只爱着我一个就够了,知道吗?”

    “大人实在太贪心了。  ”维拉丝仰起头,温柔的小手轻轻在我脸上摩挲着,眼睛里闪烁出泪光。

    “以后,真的能永远在一起,不用再分开吗?”

    “当然,以你们现在的升级速度。  最多只用一年,跟在我身边就有足够地自保能力,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

    我轻轻在那乌黑的眼眸子上亲吻着,品尝着少女喜悦泪水的甘甜。

    “呜呜~~大人,我……我……”维拉丝愣愣的看着,突然埋首在我的怀里。含糊不清呜呜的哽咽起来。

    “维拉丝姐姐……”

    一旁的莎拉露第四百五十八章 筹款比赛出茫然不知所措地神情,平时那个温柔善良贤淑大方。  仿佛什么难不倒的维拉丝姐姐,竟然哭了。

    “小傻瓜……”我将两个女孩紧紧搂在怀里。

    和莎拉纯粹只是为了排遣心上人不在时地寂寞的感情不同,维拉丝寄托在这几只羊里面的感情,实在太多太多了,她希望一家人能像这几只羊一样,团团圆圆,平凡无忧的生活下去。  她希望自己能和小丝一样,为心上人生下许多孩子。

    在维塔司村,当时有一句话她虽然没能说出口,但是却一直放在心里。

    ——如果大人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大人放牧哦。

    可以说,这几只羊身上,寄托了一个少女的全部梦想,这一点。  莎拉不可能会想到,即使是我,也无法完全能够体会得了。

    无论说多少千次,万次,都不足以表达我对维拉丝的内疚,她为我。  为这份感情,付出地实在太多了。

    “小莎拉呀,你的维拉丝姐姐想要小孩子了呢,你说该怎么办?”

    眼看维拉丝发泄得差不多了,我才摸着下巴,哧哧笑道,可以想象埋首在我怀里那张俏脸,瞬间通红起来的可爱样子。

    已经迈入小**阶段的莎拉,如何猜不到我这句话的意思,白皙无暇的小脸刷一下也红了起来。  害羞看了我一眼。  就连忙脱开我的怀抱,留下一句话小跑着离去。

    “你们慢慢忙吧。  ”

    哦。  这句话可是意味深长哦,我笑看着莎拉狼狈离去的身影,回过头,将怀里那张红润得快要滴出蜜汁地俏脸抬起。

    “白天这样做……是不行的……”

    柔弱的做着抗拒,维拉丝那乌黑美丽的眸子上,已经浮现出一层迷离雾水。

    但是,无法抵抗孩子的诱惑吧。

    吻上那甜美的红唇,我将维拉丝轻轻搂起,大步跨入房间里。

    决定了,以后就用这招对付维拉丝那股害羞劲吧,看着心爱地女孩为h的事情左右为难的样子,也是一大享受呢。

    眼看筹款活动的日子已经逼进,老酒鬼天天躲在帐篷里,据闻从她帐篷附近路过的冒险者,总是能感受到一股发自灵魂的颤栗。

    吝啬鬼,听说也放弃了来之不易的休息,一天到晚关在实验室,不知道捣鼓些什么东西,不过有流传,经常能从他的实验室里看到爆炸的光芒,阿门。

    这次筹款活动,已经颇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势头。

    “爸爸——爸爸——,谁是艾柯露,谁是西露丝?”

    两个宝贝女儿着从屋子里跑出来,两张一模一样地美丽脸蛋凑在我眼前。

    懒洋洋地半躺在躺椅上,我眯着眼睛瞄了一眼,两个小宝贝又将她们的马尾放下了,一头黑色瀑布般似地秀发披洒身后,映衬着两张黑白分明的俏丽小脸蛋。

    将左边的小家伙搂入怀里:“入手艾柯露一只。  ”

    然后向右边的女孩招了招手,她一脸害羞的凑过来,靠在我怀抱另外一边,一双乌黑明媚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

    “爸爸是怎么分出来的,告诉艾柯露,告诉艾柯露嘛。  ”左边的小不点不断在我怀里推搡着,皱着秀气的小鼻子,一刻也不得安宁。

    “好好好,爸爸告诉你,哎哟,这副老骨头都快被你摇散了。  ”我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在她那挺翘小鼻上轻轻一点。

    “因为艾柯露最调皮了。  ”

    “才不是呢,艾柯露才不调皮,爸爸是坏蛋。  ”

    艾柯露听我这样一说,立刻小猪似的哼哼起来。  凑上小嘴,在我脸上轻轻“啵”地啃了一口,又莫名其妙的开心笑了起来,得意的用粉嫩小手捏着我的鼻子。

    “我知道了,每次总是我先说话,所以爸爸才能猜出来。  ”

    “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真聪明。  ”

    不知道是因为我夸她。  还是因为鼻子被捏,说起话来瓮声瓮气。  艾柯露脸上的笑颜越发灿烂,跟一朵怒放的百合花似地。

    “等会爸爸一定猜不出来。  ”

    她这样说着,拉着在我怀里眯的舒服,有些不大愿意离开地西露丝,又踏踏的回到房间里。

    不一会儿,她们走出来,这次。  两个宝贝女儿背着小手,朝我绽放着微笑,都没有说话,眼神却分明在说,爸爸快来猜猜呀。

    但是她们的狡猾父亲,却已经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啊,爸爸是大坏蛋。  ”

    两个宝贝天使顿时不依。  欢笑着直接扑上去,坐在身上,一个捏鼻子,一个挠痒痒,玩的不亦说乎。

    一旁正为我编织第127条围巾的维拉丝,看着眼前的一副天伦之乐。  又是开心,又有点羡慕。

    “大人是怎么分出艾柯露和西露丝?”

    维拉丝也不禁有些好奇,两个小天使长得实在太像了,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分的特征,当她们穿着一样地衣服,不说话的时候,就连维拉丝也分不清谁是谁。

    “哼哼,办法其实有很多,不过最简单的就是……”将两只不安分的小天使搂在怀里,以她们看不到的角度。  朝维拉丝侬了侬鼻子。

    德鲁伊的鼻子。  可是七大职业中最灵敏的。

    “小露露的香味,我最喜欢哦。  ”

    果然。  这样一说,维拉丝地脸蛋瞬间便红了起来。

    “和卡夏大人她们的比赛怎么办,大人不担心?”含羞的娇嗔了我一眼,维拉丝无意识的将耳鬓的发丝向后梳理,顿时风情无限。

    虽说维拉丝对于这种小孩子似的赌约,并不怎么在乎,但总还是偏向于我地,平时外出的时候,也偶尔听到卡夏和法拉为了筹款活动而卖力的消息,看到我现在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也不禁觉得很奇怪。

    贪婪的注视着维拉丝无意间展露出来的风情,直到她脸上的红晕又有蔓延至耳根的趋势,我才悠悠道来:不急不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手头上还有无敌法宝呢。  ”

    说着,往两只小天使粉嘟嘟的脸蛋上亲昵一捏,站了起来:“先去看看这两个家伙的进度如何吧,我这个人呀,向来是不会吝啬给予注定地战败者一些怜悯和安慰地。  ”

    说着,在维拉丝温柔的白眼中飘然离去。

    “我说吴小子……”难得走出帐篷透透气地卡夏,眼睛依然直直盯着手札上的歌曲和谱曲,皱起了眉头。

    “你这歌词,我一直觉得有些问题。  ”

    “哦,哪里?”

    我凑上去,看了看:“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呀!”

    “怎么没有,比如这里,硬又黑,硬又黑,我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卡夏挠头抓耳,一副困惑不已的模样。

    “哦,这样呀,硬的意思是硬朗,强壮,也泛指性格上的坚毅,黑则是包含着一种健康的味道,身体健康强壮,性格坚毅向上,就是这个意思。  ”我毫不犹豫的口胡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卡夏忙不迭的点着头,很满意我的解释。

    “那后面的,这个……傻哔,又是什么意思呢?”很快,她又提出新的疑惑。

    “傻哔是我们村子里的方言,聪明的意思。  ”我朝卡夏竖起大拇指,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

    “这么说,这里面的歌词,大部分都是方言罗?”卡夏的眉头皱得更紧,怪不得这些歌词,自己理解的没几个。

    “可以这么说吧,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着呢,别的冒险者不懂什么意思呀。  ”卡夏抓着头发直困扰。

    “啧啧啧啧,你说出这种话。  就代表你还没有领悟这首歌的真正灵魂。  ”我啧啧有声地朝卡夏摇起了食指。

    “真正灵魂?”卡夏的表情越发糊涂。

    “没错,真正的灵魂,这首歌的真正灵魂,不在于歌词,而是气势,你在试唱的时候,是不是也能感受到一点呢?这首歌所透露出来的霸气!”

    我这样一说。  卡夏的表情视乎明亮了一点。

    “原来是这样,霸气。  我就觉得,每次唱地时候,都有一种放声大吼的冲动和**,听你这么一说,我全都明白了。  ”

    “没错,这首歌需要地,就是霸气。  歌词反倒是其次,只要你能将这首歌的灵魂真正表现出来,还有谁会在意微不足道的歌词?”

    我大力的拍着一朝悟道的卡夏的肩膀,放下声音奸笑道。

    “只要你能唱出霸气,就算不小心忘掉了歌词,也可以用‘哼’、‘哈’、‘啊’之类的代替,所以我才说这首歌最容易唱,你说是不?”

    “有理。  有理!”卡夏眉开眼笑。

    “那我继续回去练习了。  ”

    “别忘了约定,你欠我一次,筹款活动地时候也得帮我一个忙。  ”

    本来还想去法拉那里,探听一下他在捣鼓些什么东西,没想到刚刚走到他的实验门口,就传来一阵地震。  接着从门缝里冒出一股浓烟。

    “……”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不要踏进里面一步为好,反正以他那快要进棺材的腐朽脑袋,料想也耍不出什么新花样。

    一路吹着口哨,路过中央广场时,“新”罗格酒吧的废墟已经被清理掉了,正有数十名木匠在日夜赶工的建筑新的酒吧,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悲剧帝菲妮。

    据闻,她前几天和卡夏签订了卖身契约。  接下来地一个月为止。  都要为对方做牛做马?具体情况我也不大了解,真想知道这家伙究竟又做了什么傻事。

    看着垂头丧气的菲妮。  任命的用心灵传动搬运着木料,我摇了摇头,转身走人,靠太近的话,悲剧是会传染的。

    很快,就到了筹款活动的当天。

    一直睡到中午,我才醒来,闻着枕边莎拉留下来地余香,飞速的穿好衣服,连迟来的早饭也顾不得吃,便将从头到脚一蒙——隐藏超级商人模式,开启!不过现在不是商人,而是探子。

    探的,自然是对手那边的情况。

    一路潜行,遇者纷纷惶恐躲避,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卡夏的主场,隔着大老远,就能听到她那震撼灵魂的歌声,看来前几天那一番话,已经让她大彻大悟。

    再一看,好家伙,就连我也没想到,这首歌竟然那么受欢迎,场下已经围满了一大帮冒险者,尤其以野蛮人为甚,看他们一脸晕了脑袋的狂热粉丝模样,恐怕绝对不会吝啬于掏空自己的钱包捐献吧。

    情况有点出乎意料,我一路琢磨着,来到了法拉的地盘,以前地筹款活动,这两个人都是狼不离狈,合伙骗钱,这次为了能骗多一点,赢过我,他们也分了开来。

    隔着大老远,我就看到了一条长长地人龙,起码排出了一千米以外。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我拉住其中一名排队的圣骑士问道。

    “听说魔法公会正在出售魔法烟花,我也来凑凑热闹,买点回去玩玩。  ”圣骑士腼腆一笑。

    我x,魔法烟花?这不是上次我建议吝啬鬼弄地东西吗?原来这几天他关在实验室里,就是为了捣鼓这玩意,这可是剽窃我的创意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是“资敌”了。

    穿过队伍凑近一看,场地上摆着一张大台,一位俏丽的女法师正笑脸盈盈的接待客人,嗯,这个女法师有些眼熟,对了,不就是三年前那个胸部很大的女法师吗?

    法拉则是站在后方,含笑抚着白胡子,一脸得道高僧的模样。  但是那双细眯地眼睛,看着长长的队伍,里面分明闪烁着金币的光芒。

    当天晚上,这两个混蛋便背着大袋大袋的金币,来到我面前炫耀。

    “混蛋,歌还不是我教你的。  ”我怒指着卡夏,然后瞪了一眼法拉。

    “剽窃我的创意。  有什么好得意的。  ”

    “用敌人地东西打败敌人,这才有成就感呀。  ”两个厚脸皮的老家伙异口同声说道。

    “哼哼。  别以为这样你们就赢了,明天等着瞧吧。  ”我将帐门一合,将这两个还想钻进来蹭饭地家伙拒之门外。

    第二天一大早,中央广场上的喷水池旁边,出现了这么一幕。

    “叔叔,请为营地的未来,捐助出一份希望吧。  ”

    艾柯露和西露丝。  身穿一件洁白无暇的长袍,赤luo着光洁可爱的小脚,背后装饰着一对洁白的小翅膀,手心捧着一根小小蜡烛,简直和谪落凡尘的圣洁天使一般无二。

    当两只这样可爱地小天使,一起用着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恳求的看着旁边路过的冒险者时,这些冒险者脚步一顿。  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刺中了一样,乖乖的走上前来,含泪献上自己口袋里的所有金币。

    “爸爸为了筹集神诞日的钱,日夜劳作,昨天晚上,终于体力不支病倒在床。  各位好心的叔叔阿姨,求求你们,为了营地,为了神诞日,请伸出援手,救救我地爸爸吧。  ”

    在双胞胎身后,“病倒”在床的某人,正用麻袋紧蜷着身体,似在寒风中颤颤发抖,只露出皮包骨瘦的面容。  凌乱的头发遮着脏兮兮的面孔。  那双偶尔露出来的浑浊无神地眼睛,显示着双胞胎天使所说的真实性。

    “真是太乖了。  来,再叫一声叔叔。  ”

    一位圣骑士含泪将身上所有的金币掏出,伸出自己的大手,正欲抚上双胞胎可爱的小脑袋,突然,一道毛骨悚然的杀气目光,从那“皮包骨瘦”的父亲眼中射出,又在一刹那间消逝,却让这名圣骑士僵直当场。

    “喂,混小子,你违反规定。  ”

    闻讯匆匆赶来的卡夏,忿忿抓着我的衣领不断摇晃:“不是说好必须长老本人亲自出马吗?你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利用自己可爱地女儿。  ”

    眼见我这边“生意兴隆”,卡夏急得眼睛都红了。

    “切,谁说我没出马,这不是在这躺着了吗?至于利用其他人,你可别说昨天法拉是自己在柜台上卖魔法烟花。  ”

    我“虚弱”地朝法拉翻了翻白眼,若不是限于该死的“长老必须亲自出马”地规定,我根本就不用在这躺着,凭借双胞胎的魅力,只要往这一站,卡夏她们便必输无疑。

    “别忘记了约定,快点去给我准备。  ”我一脚将卡夏踢开,重新“不支”倒下。

    一会儿之后……

    身穿海盗服,带着海盗眼罩,脸上贴着一道长长疤痕,手臂上纹着狰狞图腾的卡夏,一脸凶狠的朝这边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精壮高大的打手(由罗格士兵甲乙友情演饰)。

    这时候,双胞胎的台词也变了,两双无比晶莹可爱的乌黑大眼睛,包含着楚楚可怜的泪水,话未出,模样就已经让人心疼欲碎。

    “爸爸辛辛苦苦筹集到的一点钱,却遭到了恶霸的窥视,他们每天都来我们家骚扰,威逼爸爸将钱交出来,可怜我们家最后一堵不漏风的泥墙,都被他们敲破了。  ”

    “混蛋老头,还不快将钱交出来,再不交出来的话,我就把你两个可爱的女儿抓去卖了,哇哈哈哈哈……”

    一脸蛮横的海盗头头卡夏,哈哈得意大笑道,大脚不断落在双胞胎那“病重”的父亲身上,一阵强过一阵的咳嗽从父亲口中传出,海盗头子卡夏毫不同情,还招呼她的两个手下,将双胞胎的父亲围着一起拳打脚踢。

    “喂喂,混小子,有你的两个宝贝女儿在,我这一出戏不是根本就没有意义吗?你是想败坏我的名声对吧混蛋!!”在其它人看不见地角度,卡夏恶狠狠的瞪着我问道。

    “我这不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戏份。  免得让你们说我这个长老无所作为,只能靠女儿吃饭吗?再说你在营地还有名声可言吗?”

    我一边偷偷将番茄酱灌入嘴里,用力咳出来,一边得意洋洋的小声嘀咕道。

    “好小子,既然你想演戏,我就陪你演,兄弟们。  抄家伙。  ”

    卡夏奸笑一声,朝两名士兵使了个眼色。  他们无辜的看了我一眼,示意自己也是被逼的,接着便掏出木棒,用力的砸了下来。

    “我x,你来真地,我跟你拼了。  ”

    我一看,怒了。  病也不生了,血了不咳了,一把跳起就和卡夏扭打起来,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西露丝,西露丝,怎么办,爸爸和恶霸打起来了。  ”艾柯露拉着西露丝的衣角,忧心忡忡地说道。  紧皱的小眉头煞是惹人怜爱。

    这明显和她们原本的“剧本”不符。

    “别紧张,艾柯露,我们只要稍微改一下台词就行了。  ”西露丝发挥了姐姐的作风,一脸冷静的说道。

    两个聪明伶俐的小天使临场发挥,你一句我一句,将原本剧本上写着的被恶霸压迫欺凌地让人酸楚的旧社会黑暗史。  改成了反抗地主阶级的轰轰烈烈的新时代大**。

    不过,那些冒险者到是看得开心,营地两大长老打起来,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场面呀。

    “原来双胞胎的父亲竟然是吴凡阁下,我上当了!”

    一个刚刚将身上的全部金币捐出去的圣骑士拍腿长叹,不过接下来又乐了:“不过,看到这对可爱地双胞胎,就是被骗了也值得。  ”其他人纷纷点头认同。

    “真羡慕吴凡大人,竟然有那么可爱的女儿。  ”一名女巫师捂着发红的脸蛋,看着双胞胎的眼睛闪烁着璀璨母爱。

    “原来吴凡大人也是联盟长老呀。  ”冒险者甲恍然。

    “你现在才知道?”冒险者乙一脸鄙视。  随后笑嘻嘻的拍着对方肩膀:“兄弟。  你请客,去喝一杯。  我给你恶补一下营地的小八卦怎么样,我地钱都捐出去了。  ”

    “我的钱也全捐了。  ”冒险者甲无辜的一耸肩。

    “一拳揍下去,就是这样,打的好。  ”这是热血沸腾的野蛮人。

    到了傍晚,筹款活动结束,我们将各自筹得的金币一数,结果是卡夏和法拉两个,比我多了一千多个金币。

    “失败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不能承认自己失败。  ”卡夏故作世故的拍着我肩膀,深沉的说道。

    “年轻人啊,终究是嫩了点。  ”法拉抚须微笑,一脸的倚老卖老。

    可恶,要不是规定了举办活动地长老本人和亲人不能参与比赛,我非要用金币将这两个厚脸皮地堆死不可。

    看到他们得意洋洋的模样,我冷着脸:“两个打一个,有什么好得意地,别高兴太早,还没完呢。  ”

    在卡夏和法拉惊愕的眼神中,一道身影缓缓自夕阳下走来。

    “是你?!老书虫!”

    法拉和卡夏瞪大眼睛,看着拄着拐杖,缓缓从夕阳走出来的凯恩。

    “怎么,就不能是我?”

    凯恩那带着睿智的笑容,淡淡扫了卡夏和法拉一眼。

    “你们两个联合起来,就不允许我和凯恩爷爷联手。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两个目瞪口呆的厚脸皮,没错,凯恩就是咱隐藏的最后杀手锏。

    “老书虫,你怎么也参加筹款活动了,就不怕这把老骨头给摇散了?”法拉依然有点不信,在他眼里,凯恩和筹款活动是完全绝缘的。

    “听到有两个不知脸皮的老家伙,联手对付一个小孩,我这把老骨头都忍不住为你们感到羞耻了。  ”凯恩不甘示弱的冷哼道,然后看了我一眼。

    “我在各个区点说书,筹的不多,也不知能不能赢过这两个老家伙。  ”

    说着,后面的士兵提来一个大布袋,从里面倒出大量的金币和银币。  闪闪发亮地光泽,将法拉和卡夏这两个老鬼的心惊胆战的脸照得分毫毕现。

    暗黑平民大多不认字,所以凯恩的说书到是很受欢迎,不过大部分观众都是平民,虽说新开办的造纸厂,带动了整个营地的经济,但也只是勉强让营地脱离饥饿而已。  要说口袋里有多少余钱,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凯恩筹集地这些钱币。  看起来虽多,但是大多数都是银币,最后一数,合计才四百多枚金币,我们还是差了将近八百枚。

    “哎,让这两个老鬼得意了。  ”

    凯恩摇了摇头,风轻云淡的说道。  让我看了一阵仰慕,果然身为大学者,凯恩爷爷地涵养功夫了得,根本不会为输了而斤斤计较。

    其实想想,我们输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卡夏她们早一天将冒险者的口袋掏空了,若是让我们先开始的话,这两个老鬼第二天能筹集到我们的一半那么多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咳咳。  我这样说,不是想找什么输了的借口,只是想说明,咱家宝贝女儿的魅力,是无敌地。

    “哈哈,老书虫。  输了吧,亏你还装出一副高人的模样,以为自己是胜负的最后筹码呢?”

    作为凯恩的老对头,法拉自然不会放过打击对手的机会。

    “你这死老头说什么?再说一遍?”

    凯恩怒目一瞠,将手中的拐杖用力一甩,立刻便化为两根双节棍,左右交替挥的呼呼作响,口中不断发出“嚯嚯”的威胁声。

    “谁怕谁?”法拉不甘示弱也将自己地拐杖两边一拉,化为一条三节棍,舞得跟车轮似的。

    好吧。  前言撤回……

    在两个老鬼的讥笑中。  我们正打算散伙的时候,夕阳中又出现了一道意想不到的影子。

    “表哥。  我来迟了喵。  ”

    说着,菲妮吐着舌头,轻轻敲一下自己的脑袋。

    女神,这一刻,在我眼中菲妮地身影已经化身为女神!

    “菲妮,快点,我们还差……呜呜~~”话还没说完,就被卡夏和法拉捂住了嘴巴。

    “禁止违规透露信息!”

    说着,两个人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菲妮,卡夏的目光更是包含威胁——别忘了,你的卖身契约还在我手上呢。

    菲妮是谁?说白点,进化成伪娘之后,就有了女人式的记仇和小心眼,对于能打击报复卡夏的事情,又怎么会错过呢?

    她“阴阴”的朝卡夏一笑,大步走上前,将物品栏里的金币和宝石尽数倒出来,一个四阶的冒险者,身上起码也会有几千金币吧。

    卡夏和法拉的身影,瞬间变得惨白。

    ……

    “干杯!!”

    晚餐时分,我们为胜利举办了丰盛地晚宴。

    可惜夺取胜利地两大功臣,凯恩笑着说不和我们年轻人参和了,而菲妮更是不敢在维拉丝她们面前出现,所以到最后也就剩下我们一家子了。

    话说,菲妮将金币和宝石都捐赠出来了,她今晚有钱吃饭住旅馆吗?

    “哈欠!!”

    营地里的某个草山头,某个突然出现地小帐篷里,在寒冷北风中啃着生冷肉干的某伪娘,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没想到大人竟然利用艾柯露和西露丝。  ”维拉丝面不改色的喝完一大杯麦酒,捂脸长叹道。

    “西露丝和艾柯露介意吗?今天玩的高兴不,会不会觉得勉强?”

    今天最大的功臣,两只小小天使坐在我旁边,小口小口可爱的啜着果汁,听我这么一问,立刻乖巧的点起了头。

    “西露丝(艾柯露)能帮上爸爸的忙,很高兴,今天玩得也很高兴。  ”

    “哼哼,听见了没有,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  ”我得意笑着在两张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哎!”

    看着其乐融融的我们父女三俩,维拉丝将三无公主满上的麦酒,双手捧着,用着很可爱,很优雅,却很迅速的速度,再次一口喝光。

    “那个,我说维拉丝……”我小小汗了一个。

    “嗯?”

    维拉丝困惑的看着我,再再次将三无公主添满的麦酒喝掉,优雅的抹掉唇角上的一丝酒沫。

    “不,没什么了……”

    话说,酒吧侍女都是这个酒量吗?!!还有三无公主,你这个小腹黑女,就不要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为维拉丝满上了,你想干什么,想看我的小露露耍酒疯吗?!!这真是个超赞的主意呀混蛋!!

    “爸爸——爸爸——”

    两旁的两只小天使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还记得我们昨天的约定吗?”

    两双闪闪发光的乌黑眼睛兴奋的看着我,但是我知道,只要我说出一个不字,这两双漂亮的大眼睛瞬间就会涌出水雾。

    昨天的约定,我脑子急速回转,一拍脑袋,想起来了,不过笑容却变得有些僵硬。

    “当然还记得,陪我们可爱的小天使们睡觉讲故事嘛,爸爸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梭梭流汗。

    不说脑子里的故事已经被这两个小天使挖光了,再看看小天使们的年纪,也该差不多12岁了吧,再加上这两年吃的好住的好,营长充足,原本有些瘦弱的身子,也逐渐丰盈起来,胸前更是微微隆起,初步凸显出了女性的特征。

    这样让我如何好意思再和她们一起睡?为难的看了维拉丝一眼,她却正在和麦酒较劲,再看看两个小天使期待的眼神,我无奈的点点头。

    “不过就这一晚哦。  ”

    “噢——”

    两只小天使顿时欢呼起来,虽然她们还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开始不愿意和自己一起睡,不过想到今天晚上,能再次躺在那宽阔温暖的怀抱里,闻着安心的气息,听着故事慢慢进入睡乡,就足以让她们忘掉一切。

    “对了,爱丽丝姐姐还没醒来吗?”

    一旁的小莎拉,憋红着笑脸看着我无奈的样子,突然出声问道。

    “嗯,还在睡着呢。  ”

    感受灵魂里的小家伙,仍自将我的灵魂当做是温暖被窝,睡得呼噜呼噜,不知日月,好笑之余,我也不禁越是心疼,这小家伙,在我不在的时候,究竟才睡了多少呀。

    “这样啊,对了,不如这样吧,我们今晚将被子铺在厅子里,一起睡吧。  ”看着双胞胎腻着我的样子,莎拉双手合十,高兴的说道。

    “是呀,全家一起睡,肯定很幸福呢。  ”

    维拉丝也满脸幸福的微笑起来,两个女儿在旁,她也不怕某人作怪,只要不是h那方面的事情,她是挺乐于接受的。

    “小茉莉也一起吧。  ”维拉丝牵着三无公主的小手说道。

    面无表情的点头。

    “一起睡,一起睡。  ”最高兴的莫过于两个小天使了。

    于是最后,艾柯露和西露丝牢牢占据了我左右两边,然后分别是维拉丝,莎拉和小茉莉,呀,五人一起睡,好温暖,好幸福呀,可是为什么我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呢。

    这和yy小说写的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呀混蛋!!

    *

    这几天忙死了,每天回来骨头都像散了架一样!天气又冷,趴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 =!!!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