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激战
    ……

    血肉野兽过后,首先迎向我们面前的,是一种体型巨大,外形肥痴丑陋的怪兽。

    一身土黄色的身体,伸得老长的脖子上挂着一双猩红色的凸起金鱼眼,下面的嘴巴长满了触角,看起来恶心异常。

    下身则是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四只健壮有力,身体虽然肥大,但是速度并不慢。

    它们踏过血肉野兽的层层尸体,沉重的脚步每次落下,都发出滋滋的陷入声,血水飞溅,血肉野兽那可怜的尸体被它们踩成了糜肉。

    这样不单止,这些体型巨大的怪兽,一边走,那双十分健壮的畸形大手一边往身下捞着,一手抓起好几具血肉野兽的尸体,塞进它们满第四百二十四章 激战是触角的庞然大嘴里大口吞嚼,血肉顿时从齿间飞溅出来,吞嚼的时候,笨重的身体还会发出风一般的惊人声音,让人惊疑不已。

    从上面的种种特征,我立刻判断,这应该就是群魔堡垒的老牌主力怪物——凝肥兽。

    凝肥兽顾名思义,体积很大,甚至三米高的野蛮人在它们面前,也没有任何体型上的优势,特征就如他们的外表,速度较慢,皮厚,生命值高,健壮有力的身体一旦发动攻击,哪怕是圣骑士也要避其锋芒。

    除此之外,它们还有一个特点,就如现在所见到的一般,吞噬尸体,通过吞噬。  能够强化它们的力量,并且尸体在胃里消化,产生毒液吐出来,也是它们攻击地手段之一。

    这数百只凝肥兽边走边吃,看似不急不忙,但是随着它们不断的吞噬尸体,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膨胀起来。  那原本挺大的肚子,更是圆滚。  猩红的金鱼眼也越发猩红,一看就知道能力提升了不少。

    原来使用血肉野兽做炮灰,还有这等效用,看着通过吞噬尸体而不第四百二十四章 激战断增强实力的凝肥兽,我微微一凛,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包含着怪物的智慧在里面,还是只是本能驱使。  但是毫无疑问,这些凝肥兽带给我们地威胁更大了。

    这时候,前排的冒险者也没了刚刚地嬉笑,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和盾牌,脸色变得凛然起来,圣骑士的【圣火】和【神圣冰冻】对这些皮硬血厚的家伙作用不大,为了节约法力,他们都纷纷取消了脚下华丽的光环。

    一时之间。  整个战场肃静起来,只有凝肥兽吞嚼的时候身体发出的风声在作响,数百道连成一片,竟然有着十级大风一般地声势。

    当它们里最前排的冒险者还有上百米的时候,一直沉寂的法师部队终于行动了,只听隐约一声号令。  四周的魔法元素涌起强大*动,三四秒过后,在最前方凝肥兽的脚下突然升起一道道炙热火墙。

    这火墙可不是随便乱放的,普通法师的火墙一般有几十米长,两三米高宽,是四阶法师攻击范围最广地法术,如果运用得好的话……

    但是,如此庞大的法术也意味着并不好控制,往往你想将火墙横着放阻拦在敌人前面,但是施展出来以后却变成了竖直方向。  再加上火墙不能重叠。  就算重叠在一起也不会增加威力,只是浪费法力而已。  所以多人一起施展的时候,尤其讲究技巧和配合。

    很明显,这个释放火墙的法师小队很有经验,恐怕已经是合作了不下百次,数十道火墙,一道连着一道,一道紧靠一道,组成了一个长达两百多米,宽十多米的长方形火焰阵,将整条线上地凝肥兽全部笼罩在火海里。

    火借风势,数十道火墙展现出来的威势,远远超过一道火墙的数十倍,即使隔着百米远处,脸上也似被火烫着一般,铠甲里梭梭流下汗水,立刻又被滚烫的热浪蒸发。

    两三米高的炎蛇完全将凝肥兽庞大身体吞噬,从里面穿来它们阵阵痛苦的怪叫声,仿佛能想象到它们庞大的躯体在火海里痛苦打滚的样子。

    就在我打算松一口的时候,前面的火墙突然出现一排黑影,紧接着,通体焦黑,目光黯淡地凝肥兽用着与自己肥大身体不相称地速度奔了出来。

    在如此猛烈的火墙下竟然还不死?

    我心下大惊,难道群魔堡垒地怪物全都是怪物吗?不,它们本来就是怪物,或许应该用怪物中的怪物比较恰当。

    “别担心,凝肥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只是这批凝肥兽吃了尸体,实力提升了一半不止。  ”

    旁边粗犷的声音响起,我回过头一看,是一个野蛮人,他从刚才似乎一直都在暗中注意着我,大概是因为自己是新人,看着面生吧,我也不以为意。

    “原来如此,看来以后历练的时候得小心了。  ”我感激的朝野蛮人点点头。

    “不错,千万不能让这些肥虫碰触尸体,否则会很麻烦。  ”野蛮人也是善意一笑。

    “德鲁伊吴凡。  ”

    “野蛮人加纳,有空去血腥玛丽酒吧喝上一杯。  ”

    “好!!”

    由于是战斗期间,我们的对话也只是寥寥数句,便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对面的凝肥兽身上。

    侥幸从火墙里逃出来的凝肥兽,大概是觉得自己差点被烤熟,地上美味的尸体也被烤成焦炭,因此出奇的愤怒。

    带动着庞大的躯体,一只只从火墙里跑出来的焦黑凝肥兽,蹬蹬的朝我们咆哮着扑上来,庞大的身体,疯狂的气势,让数十只凝肥兽造成的声势不逊色于十倍的铁骑,如同山洪海啸。

    不过。  正如旁边野蛮人所说地,这些凝肥兽是因为吃了尸体,实力大大增强才能冲过巨型火墙。

    后面的凝肥兽因为没有足够的尸体吞噬,因此能从巨型火墙里冲出的频率越来越低,最后几近将无,形成了一个断层,恰是我们歼灭这批已经被烧个半死的凝肥兽的最好时机。

    续法师的魔法以后。  无数道箭矢带着咻咻地栗人破空声,从我们头顶上掠过。  群魔堡垒的弓手实力可不是罗格营地所能相比地。

    因此,上百个弓手所造成的威势,竟然比当初怪物袭村那会上千个弓手强大数倍不止,破空的利箭,就是以我的视力也只能见到一道黑光划破天空,还没捕捉到箭矢的尾巴,就已经刺入了百米开外的敌人体内。

    强。  是在太tm的强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壮观威势地我,落了个目瞪口呆,深深的意识到人多就力量的道理,在这幕箭雨面前,就算是自己,如果不变身血熊的话,恐怕也会被立刻秒杀当场吧。

    侥幸从火海里逃出的凝肥兽,没有等到来到我们面前。  便已经被箭雨秒杀,怪叫一声倒落在地,爆出些金币物品,被地上的血肉所染红。

    到目前为止,身为近战队伍的我们,除了个别削壁潜伏者以外。  都还没有任何敌人能靠近,这就是集体的力量。

    不过,怪物军团也是集体,比我们更大集体,所以,这注定是一场血肉飞横,生命涂炭地赤luo裸搏斗。

    法师的火墙只能维持数十秒。

    很快,一道火墙开始如燃尽的柴火一般,火焰骤然缩小了下去,接着是连锁反应。  一道道火墙猛然缩减。  最后只剩下一地的零星火星,依然在顽强的燃烧着。

    没了火墙的阻隔。  对面地怪物军团也重新暴露在我们面前,最前面的依然是剩余的一百多只凝肥兽,而在它们庞大身体后面的黑影,也逐渐显露在我们面前。

    普刚一看到那些全身火红色,背后长着一对恶魔翅膀的身影,我差点没岔了气,手中的水晶剑哆嗦得差点掉落在地。

    加莫罗,成百上千个加莫罗!

    和加莫罗那一战,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因为短短的几个小时交战中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

    从势均力敌,到加莫罗现出疯狂之心后的被完全压制,再到领悟疯狂之心、激战、能量炮对轰,还有最后那莫名其妙的灵犀一指,当然,它爆落的极品装备也得算在里面。

    如果现在眼前再出现一个加莫罗地削弱版,我自是不畏,毕竟势均力敌地对手难寻,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刚刚领悟疯狂之心的我了,有60%以上地把握,我能再次将他送回地狱。

    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是上千个加莫罗呀,你说我能不吓一跳吗?

    不过,经过最初的惊愕以后,我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这些怪物虽然和加莫罗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它们并不是加莫罗。

    加莫罗是谁?堂堂的小boss级高手,大菠萝手下排得上号的打手,就算被削弱了力量来到第一世界,也有不逊色于巴尔投影的实力。

    而眼前这些怪物,充其量只是和加莫罗同一个种族——【巴罗格】的投影,这一区别开来,实力就有云泥之分了。

    用最简单直接的办法说明这种差距就是——我一个血熊能量炮(暂命名)轰过去,这上千只巴罗格就得变成渣。

    有了这个认识以后,我心下大定,看向这些巨大恶魔【巴罗格】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炙热:加莫罗呀加莫罗,我会好好“照顾”你这些徒子徒孙……的投影的。

    打前锋的剩余上百只凝肥兽,巨型坦克般的身躯冲了过来,身后的法师却没再联合施展巨型火墙,因为火墙消耗大,杀伤力虽广但却较小,最重要的是,它们身后的巴罗格对火焰抗力很高,因此只能干掉这上百只凝肥兽,“性价比”太低。

    火墙不用了,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地箭矢,还有法师的火弹、冰弹和充能弹。  虽然只是一阶技能,但是却非常实用,即使是60级以上的高级法师也依然很依赖这些一阶法术。

    尤其是群魔堡垒级的法师,这些一阶技能已经被他们琢磨了几十年,就算是个傻子恐怕也炉火纯青了吧。

    因此,他们已经能初步开始优化这些一阶技能——压缩,快速、分裂、爆裂。  减小消耗,改变形态等等之类的技巧。  都能一一看到。

    在法师后方的琳娅,现在是大开眼界,虽然身为魔法大族的成员,这些技巧她都早已经耳熟能详,但是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感受到,对她的启发还是很大地。

    这些箭矢和低级魔法在我们头顶上纵横交错,看起来杂乱无章。  其实却是隐隐有着规律,每一批法师似乎都根据自己的占位,负责一定区域内的敌人。

    因此,极少出现在空中碰撞,或者该区域的敌人已经被消灭,但是源源不断的已经发出去的魔法和箭矢依然落到上面的浪费局面。

    不过这种简单组合地地毯式轰炸,终究比不上火墙的天罗地网,在魔法与箭矢的空隙中。  依然有不少凝肥兽身上插着数根箭矢,或者留下数道魔法痕迹,狠狠的朝我们扑了过来。

    对于这些已经“越境”的怪物,法师也不再理会,而是专心负责自己区域内的怪物,毕竟。  在她们前面站着的“肉墙”可不是用来看看的。

    “噢——”

    随着一声悠长气息地吼叫响起,数百位在最前方的冒险者也满脸通红的跟着嘶吼起来,脸上映着血光,目光透露出残暴,似乎要将体内沸腾的热血尽数爆发出来,

    “锵——”

    双手持武的野蛮人将手中的武器互相撞击,铁血肃杀地气息从空气之中荡漾开来,从每一个冒险者的心中层叠吹过,就仿佛是导火索一般,将心中那膨胀到极点的杀意点燃。  就连我也不可避免的被这豪情热血所渲染。  眼睛变得通红起来。

    刹那间,吼声停下。  但冒险者的气势却抬高到极点,光那股冲天的杀意,似乎就在前面组成了一堵犹若实质的巨墙,让怪物的脚步慢了起来。

    “锵锵锵——”

    无数冷森的武器高高举起,蓝色的,金色地,变幻地光芒将每个人身上的盔甲照得闪亮,如果说对面地凝肥兽是一座压下来的肉山,势不可挡,那么冒险者则是钢铁的森林,再大的肉块来了,也能绞成肉糜。

    “滋——”

    摆成雁字型的队伍,嘴尖终于啄到了怪物的身体,兴奋的怒吼声,怪物的咆哮声,还有武器和血肉撕裂声顿时响起,热血,残酷,赤luo裸的近战终于打响。

    身为队形翅膀尖,我们自然是最迟与敌人相遇,在中部的战斗打响了好一会之后,第一批敌人才姗姗来迟。

    被弓手和法师洗礼过,掉了一层皮的四五只凝肥兽,还有后面十多只手握锯齿长刀,浑身都是肌肉的巨大恶魔巴罗格,扬起坦克压境一般的巨大灰尘朝我们冲了过来,那股势头似乎想将我们撞飞出去。

    “我来。  ”

    旁边早已经血脉喷张的加纳大吼一声,挥舞着两把斧头冲了上去。

    “小心巴罗格的火焰。  ”

    一旁的德鲁伊提醒一声,指挥着三只狂狼绕到后面,试图吸引巴罗格的注意力,同时一个熔浆巨岩推了过去,再为自己加持飓风装甲,变身熊人,朝前面的凝肥兽狠狠一掌拍了下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让我不禁暗暗惊叹。

    而附近几个佣兵级的沙漠勇士和野蛮人勇士,也各自冲了上去,他们的实力不如转职者,所以都是以两三个为一小队,锁定其中一只怪物冲上去,虽然是临时组合,但也十分默契,其组合实力绝不逊色于转职者。

    五只凝肥兽片刻之间便被瓜分,略为迟疑了一下的我只好哭笑不得的朝巴罗格冲上去。

    “吴凡兄弟,小心。  ”

    一旁掠过野蛮人加纳的身边时,他不由大声叫道。  巴罗格地实力比凝肥兽强大许多,无论是那把足有一米半长的锯齿大刀,还是它们嘴中喷出的地狱之火,都能让冒险者狼狈逃窜,非防高且有抗火装备的圣骑士不敢正面硬挡。

    而我现在,却独自一个人朝十多只高大的把罗格冲了上去,而且还未施展德鲁伊变身。  这种行为在其他冒险者眼中无疑是在找死。

    “多谢提醒,我会的。  ”

    加纳的好意我自是心领。  微微一笑,已经迎上了一只巴罗格,站在它足有三米高,全身都是肌肉块头地巨大恶魔巴罗格面前,我的个头显得如此娇小。

    这个加罗格大概是觉得有利可图,立刻放下带着它们绕圈圈地狂狼,眼睛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本来以为对方会迫不及待的一刀砍过来,没想到它的身子突然一顿,长大了嘴巴,口中红光闪烁。

    地狱之火!!

    我脑海里闪现一个词语,法师火系二阶技能地狱之火,威力可不能小窥,不过,这只巴罗格比起加莫罗来说。  实在弱太多太多了,简直就是大象和蚂蚁的区别。

    加莫罗已经将火焰运用的出神入化,强大上几十倍的地狱之火也是信手拈来,甚至能将自己地身体包融的炙热熔浆之中,伤敌防御两不误,这招让我很是羡慕不已。

    而眼前的加罗格。  就连喷个小小的地狱之火都还要蓄势,你以为是七x珠,敌人会等着你将龟x气功念完以后再破解吗?

    摸清这些加罗格的底细之后,我由加莫罗而产生的对它们的一丝顾忌,再也无分毫,手中的水晶剑闪过一道寒光,在加罗格将火焰喷出来地一刹那,从它张大的嘴巴直贯而入,从后脑勺穿出的剑尖上滴着殷红的邪恶之血,显得触目惊心。

    本来就已经不菲的力量。  加上金色级的水晶剑。  还有圣骑士【专注光环】地伤害加成,这一剑。  直接就将还有大半生命值的加莫罗给秒了。

    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加罗格的目光从贯穿自己嘴巴的晶莹剑刃中穿过,愣愣的看着我,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眼中的“小矮子”,仅仅用了一剑就将自己抹杀。

    “轰——”

    在加罗格口中积蓄的火焰能量,在失去了控制以后突然爆炸开来,巴罗格硕大的脑袋顿时四分五裂,只留下一具无头的巨大尸体,愣愣地站了好一会才砰然倒地。

    在爆炸气流破开地一刹那,我已经抽剑翻身,躲过了爆炸的余威,手中地水晶剑毫不停留,后退的脚步一顿,脚尖发力。  逆向朝另外一只巴罗格冲了上去。

    简单,迅速,准确,仅仅三个要诀,剑光再次从另一只巴罗格身上划过,森寒的光芒久久不散,这只巴罗格的身形也猛地一顿,似乎没了发条的机器人般呆呆站立不动,而我的身影已经马不停蹄的掠向另外一只巴罗格。

    好一会儿,当第四只巴罗格的头颅高高飞起的时候,这只呆立不动巴罗格,顺着自他身体斜劈过去的剑光,从右肩膀到左肋下出现一条血痕,鲜血如同高压水龙头般的嘶嘶从里面喷出,上半身逐渐下沉,顺着血痕的位置与下身分离开来,断口整齐的两截尸体同时倒地。

    六个……七个……八个……

    数个巴罗格包围中,我在小山一般压下来的锯齿刀下躲闪着,然后一个翻身,从伺机朝我喷过来的地狱之火上空横腰掠过,手中的剑光再次划过数道交织的剑影,伴随着我落地的同时,周围几声砰砰的倒地声响起。

    莎拉的剑技果然不错,我有些兴奋的握紧了拳头。

    一直以来,我都是自己闭门造车,用的无非是冒险者普遍使用的刀和剑,最奇特的也就权杖木棒之类的敲击武器了,在武器技巧上,几年下来,刀剑功夫到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但是自从在陪同莎拉她们历练的时候,直到看了莎拉的凌厉的剑术,我才知道,原来剑术的几个砍劈刺挑抹撩等基础动作上,配合上流畅的步法节奏,竟然能变得如此简单、轻灵而凌厉。

    所以那时候我也没闲着,观察莎拉的招式,自己暗中琢磨,当然,也不好意思在她们前面实践,毕竟让她们知道我的剑术还要向莎拉学习的话……

    咳咳!那个,男人嘛,就算再怎么脸皮厚,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也是会拉不下面子的。

    正所谓晓一通百,本来我在剑术上也勉强算是登堂入室了,只是没进过训练营,没人系统的教导过,领悟出来的都是砍杀的野路子罢了,而莎拉的剑术虽然精妙,但是毕竟等级低,没有经过实战的雕琢,招式上的生硬正好给了我从旁学习的机会。

    如今,从莎拉那里学来的剑术终于发挥了威力,不过这些巴罗格实在太弱了,根本无法让我比较莎拉的剑术+步法究竟适合不适合自己。

    或许,应该找些稍微强一点的敌人实验才能知道。

    带着这样的想法,在轻松见十多只加莫罗解决完毕以后,回过头,迎来的却是刚刚解决完凝肥兽的加纳他们的惊讶目光。!!!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