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奶牛关
    ……

    “好了,门我已经打开了,你们自便吧。  ”

    停下咒文的法拉呼了一口气,额头隐隐渗出汗水,显然打开这道传送门花了他不少力气。

    面对着凶兽瞳孔一般的血红色传送门,莎尔娜神情冷淡,由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听得法拉说完,便毫不犹豫的向前迈出了脚步。

    “臭丫头,这一去,就算能活下来,也得有个一两年的时间,必备的东西可要带好了。  ”

    一旁一直冷眼旁观的卡夏,终于开口说话,虽然她是极力不想表现出自己的关心,但是怕就怕这丫头在里面没被敌人干掉,反而因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原因而死,那就太冤枉了。

    “哼第四百一十章 奶牛关——”

    听到卡夏的话以后,莎尔娜脚步顿了一顿,唇口微张,本来想好好讽刺一下这个多此一问的女人,可是感受到里面的关怀,最终还是哑了下来,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复又提步向前,身体隐没的红光之中,逐渐变淡,最后和整道红门一起消失。

    “切,真是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  ”

    卡夏狠狠朝莎尔娜消失的方向咂咂嘴吧,这时才想起自己从不离手的宝贝酒壶,从腰间拿出,乐不思蜀的往嘴里灌了一口。

    自从知道这两个人来是要自己打开红门,就一直沉默寡言的法拉,看到卡夏悠哉悠哉地模样。  终于忍不住出声……

    另外一边,踏入红门的莎尔娜,此刻正处于一片红色的世界中,仿佛身体在高空急速下坠一般,强烈的失重感让人作呕,周围的红色光点在飞速流逝着,好一会儿。  红色的世界突然破碎,耀眼的白光射入。  让莎尔娜微微眯上了眼睛,迎着光线抬起了头。

    她看到了一片蓝色无暇地天空,耀眼的光线,正是从挂在天空上地第四百一十章 奶牛关炽白太阳散发出来,亮而不炙,让人如处清爽之秋。

    打量了一下四周,莎尔娜发现。  自己正处于一片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之中,暖洋洋的清风吹过,将地上成片的尺来高野草吹拂起舞,懒懒的阳光晒在身上,悠悠的风鸣,沙沙的草声,所带来地那股安静祥和的气氛,仿佛能将人内心最后一丝战意给驱除。

    怎么看。  这里都像是人间乐土。

    然而,莎尔娜却并没有因为这一片大好景象而放松警惕,她知道这片空间的存在,自然是因为卡夏,这里,是被联盟称之为天才墓地的秘密所在。  没有人知道这片空间的由来,就连负责开门的法拉也不知道。

    大家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个空间,可以极大的锻炼自身实力,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从这里踏入,但大部分却永远沉睡在里面,因此才有着天才墓地之称,而那少部分走出来的人,无一不是成为那个时代最耀眼地冒险者。

    不过。  天才墓地的名字实在太不吉利了。  根据这个空间的一个最大特征,联盟又给它取了个十分贴切的名字——奶牛关。  至于为什么说是贴切……

    事实证明,莎尔娜的担心并没有错,她刚刚来到这片看似安宁祥和的草原,还不到片刻,地面便隐隐传来了轰鸣地震动声,将耳朵贴在地上聆听了一会,她的脸色突然一变,因为从震动的方位判断,这些震动并不是来自一个方向,而是四面八方。

    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如果将镜头从她头顶拉到几千米的上空,就会发现,以莎尔娜为中心,几十公里以外,一点点黑白相间的小点,正在逐渐向她靠拢,形成了合围之势。

    亚马逊最擅长的,就是游击战,按照高玩们的说法,就是风筝流,这片视野开阔的的草原无疑是很理想的战场,当然,有几个前提,其中一个便是——自己没有被包围。

    得知自己陷入重围地事实以后,莎尔娜并没有慌,慌张是任何一个冒险者地大敌,莎尔娜自然不会犯这样的常识性错误,如今她唯一要做地,就是先脱开包围圈,而且必须争分多秒,在敌人形成密集圈子以前突破出去,多拖上一秒钟,自己的危险就大一分。

    下一刻,莎尔娜果断的移动起来,她低俯着身子,脚步以肉眼无法辨清的速度接连挪移着,矫健的身影像是一条草原猎豹,只见一道黑影在草丛中掠过,无声无息,形如鬼魅,就连地上的野草也没带动起一片。

    这一刻的莎尔娜,身影化作一条笔直的长线,朝其中一个方向冲了出去,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金灿灿的长战斗弓,右手轻轻一晃,还没等反应过来,弓上已经搭起了四根箭矢,弓手之争,有时往往就是那么0.1秒的搭弓时间,快,稳,准,缺一不可,莎尔娜这一手,足以让哈洛加斯等级的亚马逊也为之惊叹。

    随着与敌人距离的接近,莎尔娜也终于看到了将自己包围起来的敌人的模样,饶是以她的心志,也不由微微一愣。

    暗黑世界里的怪物,各种各样的那是见多了,比如说恶心的,就有腐尸,恐怖的有残废怪,可爱的有硬皮老鼠,发电的甲虫,钻地的沙地跳跃者,四条手臂的沙地勇士等等,冒险者们已经见怪不怪,但是眼前的敌人,第一次让莎尔娜有种面部抽筋的感觉。

    一头牛,一头奶牛,一头健康的母奶牛,最让人神经崩溃的,是这些母奶牛竟然直立而行,上肢两个蹄子紧紧夹住一把大砍刀,想象一下,光直立起来的奶牛就已经够滑稽了,还抱着一把砍刀。  身腰挺直一副我是守卫者地模样?恐怕跑出去,会让所有的冒险者嘴巴笑歪吧。

    这也正是奶牛关这一名字的由来,整个草原上,只有一种活物,就是这些奶牛,无法计数的奶牛。

    然而这一点都不好笑,至少莎尔娜笑不出来。  因为这些滑稽的直立奶牛,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就是两只大大的牛眼被猩红目光所充斥,全身散发出嗜血疯狂地气息,一片片连在一起,就连碧绿的草原似乎也被点缀成黑白色,而它们那股残暴地气势交织在一起,让人有一种黑气遮空的感觉,原本碧蓝的天空似乎也变得阴森压抑起来。

    隔着几千米远的距离。  莎尔娜就已经高高举起长弓,呈60度的方向,四只箭矢仿佛出膛的子弹一般,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划破天空。

    这是弓箭技巧中容易上手,却很难精通地技巧——抛射。

    那么远的距离,真的能对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吗?当然不能,纵使以莎尔娜的能力,也无法隔着这样的距离伤敌。  但是她并不需要箭矢刺破敌人的血肉,只要能到达敌人的头顶上就行了。

    射出去的四支箭矢,都被一层红色地火光所包裹,在天际间滑过一道美丽的红色弧线,准确无误的落到了那些奶牛的头上。

    “轰轰轰轰——”

    呈一条直线的四支箭矢齐齐爆炸,每支箭矢的爆炸范围刚刚好连在一起。  形成一片范围广域地爆炸圈,让人不得不叹服莎尔娜对箭术的控制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这正是亚马逊的三阶技能爆裂箭与多重箭的初步结合,消耗的法力虽然多了很多,每支箭矢的威力也减弱了不少,但是却能形比法师覆盖率更广的超大范围爆炸攻击,而且距离远,用来清理小怪是再适合不过。

    但是,一次完美的攻击,,却并没有让莎尔娜露出笑意。  尘埃落定。  爆炸范围内,一头头焦黑的奶牛再次踏着整齐地步伐冲上来。  很明显,这样地爆炸攻击并未对它们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样子看起来狼狈一些而已。

    敌人地防御不低呀,莎尔娜皱了皱眉头,虽然从卡夏那里听说过奶牛关的敌人不好应付,但是如此庞大的数量,个体却还有着如此的实力,这不得不让人忧虑。

    她的速度并没有因为攻击而减慢,仿佛草原上一道拂过的清风,瞬间就跨出了上千米的距离,而那些看似笨重的奶牛,速度也不慢,最前面的也跨过了几百米,腹部饱满的**因直立而露出来,在急速的奔跑中摇来晃去,看起来滑稽无比。

    一会儿的功夫,两者相距就已经不足千米,那黑白的斑点,猩红的眼睛,还有砍刀上闪烁的寒芒,在莎尔娜的眼中清晰无比。

    瞬间,她已经重新搭上了四只箭矢,这次射出来的是冰箭,带着雪白的尾巴笔直朝最前面四头奶牛迎了上去,这四头黑白花纹的漂亮奶牛,身体立刻变成湛蓝色,动作也迟缓无比,不过造成的伤害不大,迟延时间也只持续了五六秒就恢复过来。

    冰系也不行吗?莎尔娜皱皱眉头,一般来说,怪物都会对某种魔法的抗性较低,验证了这些奶牛的物理和火焰抗性不低以后,她试了试冰系,结果也不行。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短,莎尔娜已经切换下了长弓,取而代之的是一把蓝色标枪,只见她右手用力一挥,手中的标枪一分为四,化作四条绿色的气柱朝奶牛们收刮过去,正是亚马逊的标枪系二阶技能【毒枪】,而这看似随意的一击,却蕴含了标枪技能毒枪和弓箭技能多重箭的初步结合,同系的弓箭技能融合还好说,不同系的技能的结合,就是连哈洛加斯级的亚马逊也做不到,莎尔娜恐怖的天赋和她所付出的汗水,由这一点便可以想象出来。

    四道笔直的绿色毒柱蔓延了几十米,直碰触到最前面的那四头奶牛才淡化消失,不得不说,这四头奶牛蛮倒霉的,成了莎尔娜的试验品,而普刚接触到毒气柱的这四头奶牛,刚刚才从湛蓝色恢复果来地身体。  又变成了花绿色,这几头奶牛终是忍受不住莎尔娜的摧残,惨叫一声倒了下去,能顶住她的三波攻击才倒下,已经足以证明这些奶牛的血量不低。

    毒素也不行吗?莎尔娜丝毫没有动摇,标枪再次挥舞,这次是四道闪电。  亚马逊的三阶技能【闪电球】施展了出来,刚刚落到四头奶牛身上。  它们就发出一声惨叫,被电得吱吱作响。

    原来是怕电,莎尔娜眉头一展,不过,就算知晓了这些奶牛的弱点,对她现在的形式也毫无帮助,因为它们地数量实在太多了。  而这时,最前面的奶牛已经将大砍刀高高举起,猩红色地眼睛满是毫无理智的疯狂和狰狞。

    “嗖——”

    三四把大砍刀落下,但是只砍到了一道黑影,莎尔娜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已经不比同等级的开了加速技能的刺客慢多少,这样笨拙的攻击,根本不可能对她造成威胁。  只是眼角瞄过,落地的那几把砍刀,竟然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让她暗暗警惕,这些奶牛地攻击力可不低呀。

    然而,现在并不是她能分心的时候。  铺天盖地的大砍刀朝莎尔娜头顶砍了下去,几乎是她的身影掠过哪里,哪里就是大砍刀落地的轰然响声和尘土飞扬,最让莎尔娜心惊的是,这些奶牛仿佛毫无感情和痛觉,它们挥舞着大砍刀,丝毫不估计旁边的伙伴,即使前面站着其他同类,它们也照样砍下去,眼神没有一丝波动。  一心一意只为了抹杀掉莎尔娜。  而被砍中的奶牛,哪怕身体潺潺流血。  也恍若无事,挥舞着大砍刀继续追杀。

    什么敌人最可怕?软地怕硬的,硬的怕狠的,狠的怕楞的,楞地怕不怕死的,而这些奶牛,却是硬的狠的楞的不怕死的全占光了,唯独没有一个软字,所以哪怕是莎尔娜,也不仅心中一凛,一边在空隙中穿梭躲闪着,手中的长矛只用来招架,就算能杀掉一两头又怎么样呢?如今之计应该是尽力脱离包围圈才是王道,以后还有得是时间报仇。

    若是这些奶牛的数量之有几百,哪怕是上千,莎尔娜也能利用它们那毫不顾忌的砍法让其自相残杀,然后坐等渔翁之利,但是它们却远远不止几千的数量,时间拖得越久,这些奶牛地数量就越多,密度越大。

    不过,莎尔娜还是低估这些奶牛,应该说低估了它们地数量,这也没办法,这些奶牛两脚直立,站起来足有两米多高,而且体型庞大,前面的将后面地遮住,让她根本无法判断出后面的数量具体有多少,莎尔娜虽然厉害,但她也是人,脱离不出这个范畴,毕竟,能被称之为天才的墓穴,又岂会那么简单?

    越是往后,奶牛的数量就越密集,能躲闪的空隙越久越来越小了,周围都是黑白的颜色,莎尔娜只觉得越来越吃力,这些奶牛的力量奇大,每格挡一次,她的手都要颤上几分,而此时,她的身上已经留下数道伤口,嫣红的鲜血将金色锁子甲染红,后面飞舞着的金色马尾也有了一些凌乱,神情却依然是那么冰冷和高傲,看上去平添了几分壮丽的气氛。

    可是这些奶牛却根本没有审美观,它们只会机械的将手中的大砍刀砍下去,仿佛这就是它们唯一生存的价值。

    手臂渐渐有些吃力,莎尔娜的眼睛一阵模糊,虽然成为冒险者之后的一路历练当中,她遇到过的危险不计其数,有一些甚至可以用九死一生形容,然而却从来没有像今天那般危险,那无数的大砍刀,就仿佛雨点一样密集的从头顶上砍下,空隙越来越小,躲无可躲。

    而另一方面,她所面临的不单单是身体的压力,还有心灵上的,被无数无数高大的身影围住,那种铺天盖地压下来的压迫和孤立感,还有敌人残暴疯狂气息拧成一团的恐怖气息,换做一般的冒险者,早已经绝望了,也只有莎尔娜,还能冷静的躲闪招架,眼里的战意从来没有弱下一分。

    然而,在绝对性的数量和实力的压迫下,形式并不会因为莎尔娜的冷静和坚定而转移,她能感觉到。  远处越来越多地奶牛正赶过来,将自己里一层外一层的包围住,自己的周围究竟有多少数量?几万?几十万?她不知道,但是无论是哪一个,对她来说,结果只有一个,被万数个等级比自己高的皮糙肉厚功高的敌人围住。  恐怕就是塔拉夏来了,也必死无疑。

    面对死亡。  莎尔娜内心并没有恐惧,也没有放弃,只是在她心头,突然掠过了很多东西,有小时候的点点滴滴,记忆之中模糊的父母笑容,被赶出村落以后地非人生活。  然后是卡夏的面容,罗格营地那段最幸福地日子,然后想到了自己最疼爱的弟弟。

    这种被死神凝视着的感觉,何其的熟悉,对了,就是自己被赶出村落以后的那段日子,紧抱着树干,被树下饥饿徘徊的野兽注视时的感觉。  为了一片腐肉,从睡着地魔兽面前虎口夺食的感觉,几天找不到食物,独自饥肠辘辘的感觉,自从习惯了罗格营地安稳的生活以后,这些已经被逐一淡忘的感觉。  又重新涌回了记忆之中。

    自己当时,是怎么走过来的呢?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莎尔娜也觉得不可思议,那时几乎每天都能遇到和现在一样、甚至是更危险几倍的处境,自己究竟是怎么走过来地呢。  殷红的热血从头顶上流下,落到莎尔娜的唇边,她下意识的用舌头舔了一下,淡淡的血腥味在嘴里扩散开来,突然间,她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  露出了微笑。

    原来是这样啊。

    为什么现在地自己无法想象那时候是怎么走过来的。  答案原来如此简单,因为。  现在的自己,是从一个【人】的角度去考虑,而那时的自己,是一头【野兽】,人,又怎么能够体会得到野兽的本能呢?

    真是的,最近的日子真是太安逸了,都几乎忘记怎么捕猎了,莎尔娜呀,你忘了自己曾经的身份吗?你是一头野兽啊,一头让猎人也为之战栗的野兽,这才是真正你。

    下一刻,莎尔娜地眼睛骤然被一层血色所覆盖,那是比这些奶牛更加浓重,更加血腥地颜色,美丽的面容扭曲起来,嘴巴裂开,露出隐藏在里面微微凸起地尖锐犬牙,那只有经历过无数死境才能拥有的凶厉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竟让周围如同机械人一般毫无感情的奶牛战士后退了几步,露出恐惧的表情,场景顿时变得诡异起来,一眼望不到边的黑白色疯狂奶牛战士,将一个娇小的人类围在中间,却丝毫不敢上前一步。

    是了,就是这种感觉,这一刻,莎尔娜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那种被她遗忘掉了的野兽本能,疯狂之血在她体内流动,供给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而心头却一片清明,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世界里,时间仿佛被放慢了好几倍一样,原本察觉不到的细微动作,也变得清晰可见。

    长矛?不需要!野兽搏斗,需要武器吗?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然后,她中的金色长矛缓缓滚落地上,像扔废品一般。

    “扑通——扑通——”

    静,太安静了,那野兽一样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似乎被放大了数百倍,变得清晰可闻,每鼓动一次,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强上几分。

    突然,莎尔娜的身体仿佛被敲打的金钟一样,高频率的抖动起来,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技能,而是她的速度实在太快,导致留下的残像在空气中剧烈颤抖着。

    下一刻,奶牛群里暴动起来,莎尔娜的身影迅速掠过,如果如果说她刚才的身影犹如一道清风,那么,现在则是鬼魅,凶暴的鬼魅。

    在狭隘的缝隙中穿梭着,以人类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动作,和猛兽一般无二,横闪,直窜,拐弯,低俯,跳跃,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灵巧迅猛,扔下长矛以后,虽然失去了格挡的能力,却让她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而奶牛战士的动作,在她眼中却如同慢动作一般,滑稽之极。

    最后,一道黑影从数以万计的奶牛战士中穿出,然后在这些奶牛战士怒吼不已的声音中向远方掠去,莎尔娜虽然恢复了野兽的本能,却并没有失去人类的理智,面对无数的奶牛战士,她就算实力再提升个好几倍,也没有战胜的可能……

    ……

    “我真无法想象,你竟然会选择这个时候让莎尔娜闯奶牛关。  ”

    “那有什么,我还不是一样闯过。  ”卡夏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酒。

    “可是你闯关的时候已经是40级,她现在才27级。  ”法拉鄙视的看了卡夏一眼。

    “奶牛关的奶牛会随着闯关者的等级而变化,27级和40级没什么区别吧。  ”卡夏这厮极为不要脸的这样说道。

    诚如她所说的,在60级以下,里面的奶牛等级恒定高于闯关者10级,但是,1级的冒险者对付11级的怪物,和41级的冒险者对付51级的怪物,哪个简单一些,恐怕傻子也知道吧。

    所以,法拉依然用不屑的目光看着卡夏,等待她真正的答案,要知道,莎尔娜的名头虽然不如大陆双子星那么响亮,但她的资质也是千年难得一见。

    “好吧, 我投降,不过说了实话你未必也会相信。  ”卡夏被法拉灼灼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不由苦笑了一声。

    “其实,在我发现那个孩子时,也就是莎尔娜九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半脚踏到了疯狂之心的门槛……”

    “这……这怎么可能?!”

    如同被雷劈中一般,饶是见多识广的法拉也不禁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卡夏。

    *

    感谢大家的支持,让小七今天避免了爆菊的危机,可是还有25天呢…… t t

    这是一场壮丽的菊花保卫战!!!!!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