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悲剧的法师
    ……

    装备好三无公主以后,我们接着去了索恩的家,可惜佣人告诉我们他并不在家,想想也是,这些可都是大忙人,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着我拜访,能顺利找到艾席拉已经是运气使然了。

    失望的告别了索恩的家以后,我寻思着接下来要不要去炼金术师艾柯那,说实话,我并不大想见这个老头,其一,炼金术师的脾气一般比较古怪,就好像鲁高因的雷山德一样,其二,还是在鲁高因,被赌博商人艾吉斯忽悠了一把,要不是小幽灵发威赚了回来,我说不定到现在还在纠结呢,所以我对同为赌博商人的艾柯没什么好感,觉得他一定是个奸诈的小老头。第三百三十五章 悲剧的法师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他叫艾柯啊?!!这是究竟是什么设定啊?!!比我的宝贝女儿艾柯露只少一个字!!你一个老头取这样的名字知不知羞啊?!!快点给我换名!立刻换!就叫史努比好了!!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当然我百般不情愿的来到史努比老头家的时候,他的家门紧闭,一个同样来找他的冒险者告诉我,最近这史努比老头行踪古怪,经常跑到外面,一跑就是好几天,听说似乎在找什么材料,众所周知,炼金术要是没有材料的话,那将是一门很尴尬的职业。

    很好,最好永远不用见到这个老头,我侥幸的想到。  不过这大概是不实际地,因为冒险者在历练的过程中,总是能弄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有有用的,有没用的,这些都要询问见多识广的炼金术师,所以找史努比老头的冒险者可以说比奥玛斯和赫拉铁力还要多。

    看看太阳地位置。  离傍晚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虽然现在并不是去酒吧的绝佳时机。  但我还第三百三十五章 悲剧的法师是决定去看看,探听一下消息,顺便买几份“冒险者周刊”,看看最近库拉斯特最流行地八卦是什么。

    在街道左右张望着,比较着哪个酒吧比较热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  我竟然来到了上次与奥玛斯相遇的地方,靠,难道我的吐槽之魂真的觉醒了?在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呸呸——

    好在,奥玛斯似乎并不在这里,我顿时松一口气,眼光下意识的看了看耸立在自己面前的旅馆——绿林酒吧,咦咦?不是旅馆吗?我记得昨天,那个彪悍地旅馆主人用水泼奥玛斯老头的时候。  的确是说“我的旅馆”,或许是兼营式的旅店吧。

    说起这旅馆的主人,我到颇有兴趣,要知道奥玛斯虽然古怪,但怎么说也是冒险者联盟的负责人之一,平民和冒险者的之间地距离是巨大的。  所以能鼓起勇气泼奥玛斯一盆冷水的人,绝对当得起彪悍二字,而且听那声音,似乎还是个中年欧巴桑。

    正当我想着是不是要进去里面坐一坐,即使打探不了消息,见识一下那位彪悍的旅馆主人也好,就在这时,旅馆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道黑影似乎被从里面扔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  恰好滚到我的脚下之后停了下来。

    “你这王八蛋。  我家欧娜不是拒绝了你吗?还一直喋喋不休地死缠烂打,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随后在大门出现的一个中年欧巴桑。  嘴上叼着杆旱烟,无论体型还是脸上的神色都十分之彪悍,让我瞬间便联想到了某部搞笑电影里的某个包租婆,一脚跺在地上,就仿佛霸王龙一样,似乎整个旅馆都震了几震。

    这位彪悍的旅馆女主人,一手撑腰,一手指着倒在我脚前的黑影披头骂道,声若龙钟,气冲云霄,引得若干不明真相的冒险者纷纷采取围观态度,在她身后似乎还躲着一女孩,从那露出的半张俏脸和手里拿着的托盘看来,应该是酒吧里的侍女,此时正一边用着胆怯而又不忍地眼神看着我脚下地黑影,一边用手轻扯着欧巴桑的衣袖,待欧巴桑骂够了以后,才一边嘀咕着下次你小子再来,老娘就把你地第三条腿给打断罗,一边安慰着那个叫欧娜的侍女,碰的一声将大门关了上去。

    从那紧闭的酒吧大门移开视线,我将目光移到脚下的黑影身上,从衣服看来,他应该是个冒险者,法师之类的冒险者,这样啊,调戏普通女孩,然后被敢泼奥玛斯一头冷水的彪悍欧巴桑扔了出来呀,原来是这样。

    就在这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三个选项分支。

    a.将眼前疑似法师冒险者的男子扶起来,细心安慰,触发神秘路人感恩事件,有一定几率获得武功秘籍或者神兵利器,如果在后期选择得当的话,可以开启隐藏的bl结局。

    b.绕路行走,离开该支路,进入另外一条与该支路冲突的支路,结局不明。

    c.从他身上踩过去,有一定几率触发战斗事件,获胜后可以得到声望若干,若是失败,则直接回老家结婚(注:该分支无法sl,请谨慎选择)。

    这个嘛,神功利器很诱人,未知的未来也充满神秘性,不过比起前两个选项,果然还是踩上去最爽呀。

    昂首挺胸,将右脚抬到膝盖的高度,以秒速五米的速度向前落下,脚尖着地,左脚轻轻一蹬,将所有力道放右脚尖上,脚下顿时传出一声呻吟。

    “阿勒,真奇怪,明明是平地,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踩到什么了的感觉呢?”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身子左右旋转了好几下,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想确认是不是踩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果然还是我地错觉呀,‘路中央’怎么可能有‘奇怪’的东西呢。  你说是吧,小茉莉?”

    足足转了一分钟,我举首远目,灿烂的笑道,由始至终没有将目光放到脚下蠕动着的物体上,然后才脚尖用力一瞪,跳了下来。

    “是的。  主人,什么都没有。  ”

    三无公主目无表情的应着。  跟着我的脚印一脚踩上去,不,与其说踩,不如用踢形容更恰当,踩能发出如此沉闷响亮地“咚——”的一声吗?

    一阵卷着树叶地冷风吹过,周围的冒险者纷纷缩了缩身子,无语的看着这一对恶魔主仆飘然离去。

    “等等——”

    躺在地上的那团黑色物体缓缓站了起来。  发出一声斩钉截铁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带着几分法师的阴柔。

    哎,果然还是要触发战斗事件吗?本来想乘着他反应过来之前逃离现场,当然,如果能发展成命案现场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们……给我等等……”

    站起来的年轻法师十分风骚地酷酷将自己的法师袍一抖,看起来似乎还想摆个什么威风的pose之类的动作,见我们脚步不变的飞速离开。  才慌忙大声喊道,抬起他那张有些清秀苍白的面孔。

    见他急速追了过来,我知道是逃不掉了,只好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冲上前的法师,突然夸张的露出惊喜地表情。

    “表妹。  你不是我失散多年的表妹——约瑟夫.丝达琳吗?五年前你裸着身子从家里跑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大家都以为你死了,这些年来你究竟跑到哪去了?”

    我迎了上去,紧握着法师的双手摇来摇去,听我这么一说,周围冒险者的脸色顿时变了,的确,这个法师面相颇有几分阴柔,又没长胡子。  即使是女扮男装也不奇怪。  联想到法师刚刚调戏酒吧侍女的行为,围在最前面地女冒险者不由紧抱着身子。  后退了几步。

    “你……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是男的,男的,名字叫斯丽芙,菲尼克斯,虽然听起来有点像女人,但我是个男的……”

    感觉到周围异样的目光,法师一脸困窘的大声吼道,只不过却起了反效果,当周围的人听到他(她?)的名字以后,神色变得更加古怪了。

    “可恶,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这位叫菲尼克斯的年轻法师,那苍白地脸蛋憋得通红,突然单脚踩上路旁地石头,以一副左青龙,右白虎的气势,狠狠扯开自己地法师袍,露出自己白皙瘦弱的胸膛。

    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表妹,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胸部还是一点也没有发育啊,不但如此,连裸奔的习惯都没改过来,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我这个表妹呀,虽然嗜好有点古怪,但骨子里其实还是一个好女孩,现正诚招未婚夫中,有兴趣的请来我这里,交100个金币报名登记。  ”

    我拍着他(她?)的肩膀,痛心疾首的抹了两把泪水,然后对着周围的冒险者深深的鞠了一躬。

    “多可怜的女孩呀,一定是小时候受到了什么刺激……”

    “多好的表哥呀……”

    一时之间,冒险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那让年轻法师脸色逐渐变成紫酱色的声音接连不断的传过来。

    “你……”

    年轻法师似乎意识到我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不由将愤怒的目光刺过来,可是看到我不似作假的真诚眼神以后,火顿时不知该朝何处发泄。

    或许他的确有这样一个表妹,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怪可怜的,不对不对,我追上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吧,年轻法师突然醒悟,自己刚刚被突发事件扰乱了心神,一时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能在喧闹的酒吧里公然向侍女示爱,说明这个年轻法师根本不是个会在意别人目光的主,很快,他就调整好心态,突然淡淡一笑,在我不妙的眼神中来到三无公主面前,单手一挥。  手中出现了一枝红玫瑰,然后单膝跪下。

    “我美丽的小公主,自刚刚第一眼见到你起,我地脑海里就已经被你的身影所填满,冰冷的灵魂,因为你的笑容而温暖,我的世界已经不能没有你。  请接受我的爱,一起私奔吧。  ”

    滚蛋吧你。  你哪只狗眼看见了小茉莉的身影和笑容?是被她一脚踩了吧,埋藏在内心地m属性觉醒了吧?想在我这个主人的眼前对我地侍女干什么?杀了你,我要把你塞到沼泽水蛭的巢穴里,看着你活生生的被吸干。

    我忍住上前痛揍法师一顿的念头,说实在的,这是毫无悬念的事情,在库拉斯特。  冒险者的等级普遍在30-40级之间,所以除非这家伙有塔拉夏那般地天赋,否则我绝对能将他的十二指盲肠从**里面拖出来。

    但是啊,我要忍住,一定要忍着,**的折磨实在太便宜他了,得从精神上打击才行,忘了这混蛋招惹的对象是谁了吗?是比我更腹黑一百倍的三无公主。  我现在冲上去阻挠,只是便宜了这家伙而已。

    在我想这的时候,三无公主果然行动了。

    以手捂脸做出一副娇羞样,亮黄色的美丽眼眸轻轻看这法师,似乎诉说着无限的可能。

    不行呀小茉莉,表情得再自然一点。  特别是眼神,眼神,得再温柔一点,不,还是算了,就这样吧,你还从未给过我温柔地目光呢,怎么能先给别人,我在一旁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暗暗焦急着,却丝毫不知道。  不是茉里莎未曾给过。  而是自己神经太粗,错过了好几次那一抹昙花般绽放的绕指温柔。

    好在三无公主蒙着巾纱。  看不出脸色,虽然眼神假了点,但还是骗过了法师,看他满脸的陶醉笑容就知道了。

    “不行……”声音细若蚊吟,软弱无力,说是不行,到不如给人一种“行”的错觉。

    “为什么呢,我知道的,你也是对我有感觉地对吧。  ”

    年轻法师上前一步,步步紧逼着说道,正欲握住对方藏在白袍衣袖里的纤纤小手,不料一记天外飞脚,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踢到了他的小腿脖子上。

    咦咦,是谁,是哪个家伙?横着飞出去的时候,年轻法师只看到了一抹红色的影子从自己身上扫过,根本没发现是哪个家伙阴了自己一把。

    三无公主的绝技之一——超究级火花.扫,终于出现了,敢于接近她的人,请千万做好飞出去的心里准备。

    “不行……”

    三无公主依然保持着刚刚“娇羞”的姿势,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法师飞出去一样,让一旁看得真切的冒险者倒吸了一口冷气,魔鬼,这绝对是魔鬼侍女啊。

    “为什么?”

    重新爬起来地法师,一边悲切地呼着,一边用怀疑的目光在周围冒险者身上扫视着,似乎还不知道将他踢飞地人就是三无公主。

    “太迟了,如果是前几天,这样对我说……”

    三无公主将美目闭上,看起来似乎是不想真情流露出来,而的确也是如此——为了不让自己毫无感情的目光流露出来……

    “告诉我,为什么?”被骗得团团转的法师哭丧着脸问道。

    “事情发生在夜深人静的别墅里面,当时,只有我和主人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周围荒无人烟,即使叫得再大声也没人听得见……”

    喂喂——,我已经有不好预感了,这小不点,该不是打算把我也拖下水吧,我知道了,肯定是还在惦记着今天早上我那番话,这小心眼的小不点公主。

    在我彷徨不安的时候,三无公主用那仿佛照本宣科的读着小说里面的情节的淡漠语气,继续说道。

    “那是一个夜色撩人的深夜,喝醉酒的主人,兽性大发的撞开正在更衣睡觉的我的房门,嘴里呼着酒气,眼睛色迷迷的朝我逼近,然后狠狠将睡衣只换到一半的,*光外泄的我扑到床上,一对魔爪在我身上胡乱抚摸着,臭烘烘的大嘴凑了上来,然后将我的衣服撕破。  露出一对丰满地……”

    不不不,看你现在的身材,就知道你是在说谎了……

    错——!!!我该关心的问题不是这个吧,你想让我入手库拉斯特之狼的称号吗混蛋?!

    无视我在一旁愤怒的打着手势,三无公主继续说下去。

    “无力的挣扎着,但是柔弱的我根本无法抵抗野蛮地主人,最后。  他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用自己肥胖丑陋地身体朝已经被剥成赤luo羔羊的我压了下去。  沐浴在迷人的夜色里的荒野小别墅,女孩无助的哭泣呻吟声,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阴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女孩的世界,在这个美丽地夜晚中瞬间崩坏,从此成为了一具供主人发泄**的傀儡,全书完——”

    什么叫全书完呀混蛋?你果然是在照着小说念吧。  你果然还藏有那些**小说吧,这样的话鬼才会信呢,我在心里无限掀翻着桌子吐槽。

    一道道冰冷刺目的眼光刺了过来。

    喂……你们……该不会……全都相信了吧……

    “放心吧,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接受你的,在这之前,先让我……”年轻法师拿出法杖,神色狰狞的朝我这边看过来。

    很好。  正好我也一肚子火呢,收拾了你,再收拾三无公主,这次一定好狠狠打她的pp一百下,不,干脆就照着她刚刚说的去做好了。  我摩拳擦掌,上下打量着法师,思索着该怎么打才能让他挺多一会。

    “等等,请不要这样,请听我再说一句……”

    这时,三无公主拦住了法师亮黄色地眼眸静静注视着他,轻声说道。

    “如果是你的话,如果是你的话……”

    啊,这孩子,果然还是想恳求我放过她的主人一马吧。  多好的女孩呀。  我菲尼克斯一定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如果是你地话,我还是宁愿选择我的禽兽主人。  ”

    话锋一转。  三无公主的语气变得冷漠,比平时还要更冷漠几分,说着,她缓缓朝我走过来,将脸上的巾纱撩开,露出自己那倾国倾城的容貌,这一瞬间,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看呆了,这位娇小的少女很漂亮,这一点无疑是肯定的,即使是戴着面纱也能看得出来,但是没有人能想到,竟然会漂亮到如此程度。

    在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中,在我的呆滞神情中,三无公主轻轻一跃,居高临下地搂上我地脖子,那一点樱红逐渐在我眼中放大,直至嘴边传来温暖湿润的触感。

    “嗯呜——”

    这算是对我刚刚地歉意吗,还是那些装备的谢礼?又或者是……

    脑海一片空白之下,不知过了多久,唇间那美好的触觉才逐渐消失,然后,伴随着她那特有的,似乎和平时又有少许不同的清脆声音响起,顿时深深的刻入了我空白的脑子里。

    “我喜欢你,主人。  ”

    不是贴在我耳边,而是用着所有人都能听见的,有力的声音说出来,恍惚间,我似乎从那冷漠而又动人的声线里听到了一丝温柔,连忙回过神来,打量着三无公主,依然是那张如同漂亮人偶一般的毫无生气的脸蛋,果然是我的错觉吗?小不点公主怎么可能与温柔挂上勾?

    这时,那个叫菲尼克斯的法师再傻,也看出了我们两个分明就是你情我愿,一开始就打算忽悠他,但是谁叫自己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冲上去示爱呢?脸上青红皂白了好一会儿,他才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紧紧搂在一起的我们。

    “可……可恶,给给给……给我记住,别以为这样你们就赢了,混蛋——”颤声这样说着,菲尼克斯泪奔而去,流下一帮看着他的身影无语的冒险者。

    诶,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从一开始看来,这个叫菲尼克斯的年轻法师其实还是个蛮不错的人,除了轻浮一点之外,不过,谁叫她惹的是三无公主呢?

    “小伙子,干得不错嘛。  ”

    “真有福气,找了个那么漂亮的小侍女,诶哟,老婆,轻点……”

    这时周围的冒险者纷纷起哄,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和三无公主还搂在一块呢,连忙放开她,挥手向周围的冒险者致意着,这时候,“咱和三无公主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这种话,也说不出口了……

    “那个,小茉莉,刚刚那些话,是为了刺激法师对吧。  ”回去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默,我一时找不到话,于是便来了个祸从口出。

    “……”

    三无公主低下头,在巾纱和帽子的夹缝里面的双眸蒙上了一层黑影,于是,晚饭便成了沼泥+水蛭……

    *

    以下字数免费。

    前几天,又有书友说小七我的文章错字漏字特多,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我再次声明一次吧,我说兄弟,你看dt吧,我在作品相关里说过,我上传的是初稿,上传完以后会花一个多小时修改润色,那些dt复制的都是我的初稿,错字漏字自然多,而经过修改润色以后的章节,错别字绝对在五个以下,不信你可以订阅一章看看。

    我不怪你们看dt,也请你们不要怪dt的错字漏字多,就是这样,在这里,小七诚心建议大家,喜欢小七的作品,或者是喜欢里面的吐槽内容的话,还是订阅好,不是为了增加那点订阅量,真的,有些章节修改前后的内容差别很大,效果完全不同。

    ps:因为网速问题,今天又没赶上全勤,都坚持到26号了,感觉自己比这章的法师更杯具……!!!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