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绚丽的冰雨
    ,

    拳头触及卡片兄的身体,立刻穿来麻痹的“快感”,一层鸡皮疙瘩,沿着拳头向手臂蔓延,然后扩散至全身,全身的皮毛都抖了一抖。

    不过,卡片兄似乎也不大好受,嗯,因为,我的身高刚刚好齐到他的腰部嘛,所以拳头的落点自然就……,咳咳,这完全是事故,意外。

    不过事实证明,打那地方,怪物也是会比较疼一些的,至少心理上如此。

    甩着发麻的拳头,我几个后翻跳开,看了看上面,那层薄薄的绒毛已经发黄了,靠,果然还是不够吗?想到这里,我犹豫了一下,换上个抗闪电的头盔,宁愿牺牲点防御和属性,也不能乱了自己顺滑的毛发呀。

    这时对面的卡片兄又有了动静,喉咙一股,一阵铺天盖地的绿气自它口中喷出,靠,覆盖率足足是普通解答者的三倍以上,除了后退,根本就没有其他躲开的方法,要是在变身以前开个飓风装甲那就好了。

    后悔已经无用,我接连几个退步,身后的解答者喽已经凑了上来,高高举起左手的骨刀,就等我自动送上门去了,有那么容易吗?我暗哼一声,武器连连切换,身上顿时覆盖了一层冰封装甲,这个可怜的解答者原本正为自己的偷袭沾沾自喜,没想到骨刀刚刚落下,便从上面传过一道极度的深寒,身子顿时被冻成冰雕。

    乘着这功夫,我连施拳脚。片刻之间便将冻成冰棒的解答者打成冰渣,这下就算卡片兄的复活术也复活不了它了,可还没等我得意,又被几只解答者包围,诶,以一敌多果然吃亏啊,要是小雪也能在这里就好多了。

    狼人复原----飓风装甲---熔浆巨岩----火山爆----熊人变身,一连串地技能施展出来,周围的普通解答者顿时一扫而空。可这只是暂时的办法,只要卡片兄还在,它们就能重新复活。

    “吼----”

    我怒吼一声,抡着两个大巴掌朝卡片兄冲过去。没等它反应过来,一个撞槌,便将它电线杆般的躯体拍飞,狠狠撞到石墙上。

    怒吼连连,我追了上去,连续不断的熊掌落在它身上,熊人变身的高攻。即使以它小bos的实力也被打得哀鸣不已,眼中的紫红光芒剧烈闪烁,卡片兄也陷入了半疯狂状态,黑色光球,左手骨刀,还有毒气攻击,接连不断的反击在我身上,还好开了飓风装甲,否则我非要被它熏得咽气不可。解答者地毒气攻击最恐怖的不是伤害,而是那股无人能忍的恶臭啊。

    两个人(?)都杀红了眼。你来我往地攻击产生地暴风将周围笼罩。卡片兄甚至顾不上复活那几个解答者。后面追上来地燃烧骷髅更是看呆了眼。这种攻击密度和力度。它们若是凑上去。不小心被擦上一点点地话。那肯定是粉身碎骨。现在解答者没了。老大正红着眼睛和敌人干架。有谁来复活它们呀。

    燃烧骷髅举棋不定。却并不代表着安全。后面地小雪已经杀上来了。特别是剧毒花藤。病毒扩散地能力让它在群战中无往不利。小雪不用光列怒破击地话。在这方面也完全不是它地对手。

    “呀哒哒----”

    这边。我和卡片兄已经拼上了真火。我这边左右开工。将它打得东倒西歪。它也不示弱。一手骨刀耍得煞是淫荡。黑色光球和毒气更是频频发射。闪电强化地属性更是让我每一次攻击都会遭受到闪电地电击。

    不过总得来说。还是我完完全全地占据了优势。论攻击。论防御。论抗性。卡片兄都不是我地对手。骨刀对于我熊人变身后地超高防御来说。只能破点皮。毒素。呃。这就别说了。自己所有抗性中最高地就是毒素抗性了。至于闪电强化。充其量也只是帮我电电毛发而已。

    哦。对了。打晕了头。差点忘记了。我空出一只手。灌下几瓶生命药剂----咱还有药水地优势呢。

    这卡片兄一看呀,差点气倒而绝,吖吖的你都占了那么大上风,还要喝药水?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地。

    卡片兄气得一声怒吼,这要是网游小说的话,它非得来个什么超级变异,由小boss一跃变成超级神兽。

    只不过,虽然无法变异,但是卡片兄还是暗藏了一手滴,暴怒之下,它大手一挥,八个黑色光球顿时呈扇形散开,我躲过正向着我的一个,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就算你一口气打出八个光球,但是能打中我的最多也只有一个吧,浪费能量也不是这样个浪费法呀。

    很快,我就见识到了卡片兄的真正意图,只见打出去的黑色光球没跑多远,突然没入地下,在光球消失地地方,地面一阵耸动,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骨,吓了我一大跳,这些手骨撑这地,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体从地里面支撑出来,八具骷髅,四具骷髅法师,四具骷髅弓箭手,都是头目等级,而且都附带了小bos随从属性,已经不比精英弱多少了。

    靠,还有这招?我顿时呆了起来,旁边的卡片兄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殊不知,与其说我现在的样子是在惊讶,不如说是兴奋更恰当一点,八个头目级怪物啊,爆的东西应该不会少吧。

    正在愣神之间,对面地小雪传过讯息,我心下微微一动,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及时呀,这样想着,我突然撒开熊腿,嘿嘿地跑了起来。

    这卡片兄一个得意呀,后悔了吧,敢玩我,让你跑。我的随从都是远程攻击,看你能跑哪去,哇咔咔咔咔

    正想仰天畅快地大笑几声,突然,它的眼睛捕捉到一个光点,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光点骤然放大,化成一条白色光柱,位置刚好从它刚刚召唤出来地八个随从间穿过。顿时哗啦一声,排成一排的八具骷髅像被打保龄球般齐齐弹上半空,这样看去,就好像是卡片兄特意为小雪准备好瓶子一样。

    耶球。我停下来,向对面的小雪竖起两只大拇指,满分……,不,双倍得分才对,将八具骷髅弹飞的光柱气势不减,又精确的击在了脑子还未完全转过来的卡片兄身上。啧啧,小雪要是参加保龄球比赛的话,肯定是个很恐怖的家伙。

    八具骷髅从空中啪啪的掉下来,正好在落在我附近,我一看,其中被打个正着地两具骷髅已经咽了气,剩下被擦到边的六具骷髅也是只剩下半口气,有便宜不捡是傻子,我立刻跑上去补了几击。地上瞬间多了八堆亮晶晶的物品。

    眼光在上面一扫,嗯。似乎没有特别好的东西,还是想解决到卡片兄再说吧,我往对面地墙脚走过去,看到了这么一幕---坚实的墙壁凹了下去,卡片兄的身体正镶在里面。双手抱胸呈埃及法老王状。

    多熟悉的场景啊,让我想起了下水道的罗达门特,和卡片兄是同一类怪物,也算是小雪魔爪之下的难兄难弟了。

    杀手锏瞬间被破的卡片兄已经失去了斗志,象征性地和扭了几下身体,和我过上几招以后,解脱似的发出一声嘶鸣,高大的身子砰然倒地,激扬起一大阵尘土。

    没有来得及看掉了什么东西。因为那边的鬼狼传过一道讯息。蒂亚那小丫头不安分了,我连忙跑出来。远远朝对面望过去,却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唯美的场景。

    蒂亚漂浮在半空,闭着眼睛,双手举着法杖高高仰起,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冰蓝色光芒,身后若隐若现的旋转着一个巨大的白色魔法阵,冷澈地旋流带动起她那飘零的衣袍,看起来就如同冰之女神一般。

    骤然,她睁开了双眼,那总是带着笑意的瞳孔,覆盖上了一层含无感情的水蓝冰晶,手中的法杖缓缓放下,朝着墓室下面的骷髅海洋轻轻一指,十几根冰箭,如同冰莲一样绽放开来,以她为中心缓缓地旋转着(参照某东方,看不懂的请无视)。

    “冰爆箭雨。”

    比那冰箭更加寒冷的语句从蒂亚口中吐出,一瞬间,如同花瓣一般围绕在她周围的冰箭,其中一根落到她的法杖前头,突然一份为三,朝骷髅海里面散落,第一根冰箭刚刚射出,第二根冰箭复又移到她的杖端,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围绕在她身边的冰箭就像弹夹里的子弹,而她的法杖则是枪管,围绕在她身边地冰箭一根根被消耗,却有被一一补充,蒂亚现在地形态,就像一把连续扣动着的无限弹药地散弹枪。

    不仅如此,冰箭的发射速度越来越快,刚刚开始时是两秒一枚,现在已经是一秒三枚,那一分为三的小型冰箭,划过激光一般的轨迹,将下面的骷髅海变成一片冰冻的海洋。

    发射的速度还在不断加快着,蒂亚身上的冰箭似乎来不及补充,正在逐渐的减少,在最后一刻,在她身后的魔法阵突然爆发出光芒,疯了一般的旋转起来,刹那间,冰箭不再是以一根一根的速度发射,而是同时两根发射,不,又变成了三根,四根……,这些冰箭再一分而三,像猛烈暴雨一样,将整个墓室完全覆盖。

    靠,弹幕啊。

    这是我脑海中唯一升起的念头。

    当然,这样暴雨式的攻击根本不可能持续多久,只有短短不到四秒钟,蒂亚身上的冰箭一耗而空,背后的魔法阵发出一声清脆的崩裂声,化为点点的星光,随着蒂亚的身体一起落下,在蒂亚身后的小雪连忙上前几步,让她稳稳的落在自己柔软的背上。

    而此时,整个墓室仿佛刮了一天一夜的暴风雪般,变成了一个亮晶晶的冰窖,仅余的上千骷髅。保持着被生前地姿势,静静的竖立着,墓室深处一阵微风吹过,这些冰冻的骷髅突然发出“卡拉卡拉”的响声,身子裂开无数道裂痕,最终“砰”的一声,散成无数的冰沫。

    好可怕的冰爆箭雨,好可怕的赫拉迪克人。

    清醒过来的我急忙踏着地上一尺多厚地冰层向对面跑过去,蒂亚的攻击仅仅维持了将近半分钟。然而就在这半分钟内,她却至少发射两百根以上的冰箭,以她的魔力和精神力,可能做到吗?所以我敢用生命担保。她刚刚绝对是在透支自己地魔力和精神力,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是透支的严重性。我却一清二楚,这死丫头,难道真不要命了吗?

    轻轻将蒂亚从小雪背上接过,拢开头发,一张惨白的脸蛋出现在我眼前。手指在她鼻子上试探了一下,还好,虽然微弱,但至少还算平稳。

    将蒂亚轻柔的身子背在背上,我在附近找了个隐匿点,在小幽灵的帮助下将蒂亚安顿好,才回到现场,匆匆将一地的东西收拾起来,一个小boss。近十个精英,十几个头目,几千骷髅,这是多大一笔财富啊。

    一直睡了两天,蒂亚才幽幽地睁开眼睛,发现我正坐在一旁盯着她看。不由哧哧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也带这几分虚弱。

    “没想到凡凡……,也是个细心的男人啊。”

    “什么叫没想到。”我翻了翻白眼,微微支起她的上身,将手中的温水凑到她干燥的嘴唇旁边。

    “嗯……嗯……”蒂亚小口喝着水,模糊的应了几声。

    “你这丫头,不要命了是吧。”

    喝下温水的蒂亚,脸色好了几分,我立刻脸色一板。正经八百的教训起来。可把我的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跳,万一她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可能要逃到某个小岛上度过余生了。

    “哼,我心里有数,才不像凡凡那么笨呢。”蒂亚朝我皱了皱鼻子,赌气地说道。

    “哈,你还叫心里有数?明明都快结束了,你还给我玩这一招,添乱是不是。”

    我一听她的话,顿时气乐了,小boss都给我k死了,你才胡乱发威,说好听点就画蛇添足,说难听点那就是拖后腿。

    “可是……,可是人家担心凡凡你嘛,一个人跑到对面去,小boss是闹着玩的吗?我有看不到你那的情况,我……我好担,呜呜蒂亚看我生气,鼻子一扁,眼眶便湿润起来了。

    我顿时语赛,的确,自己太冲动了,独自一个人行动,根本就没有顾虑到身为队友的蒂亚地心情,诶,这大概就是习惯了独自历练所落下的毛病吧。

    “好了好了,是我的不对,我们的小蒂亚心胸开阔,就原谅我吧。”看蒂亚委屈的样子,我连忙出言安慰,细细的擦掉她眼眶上的泪水。

    “哼

    蒂亚重重的撇过头,似乎并不打算做个心胸开阔的好孩子。

    “啊,对了,那招好厉害,没想到你竟然还隐藏这样地招数,赫拉迪克人真是非常厉害啊。”

    我眼睛咕噜一转,谄媚地笑道,果然,即使知道我的目地,蒂亚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可爱的小鼻子高高翘起。

    “那是当然,说到魔法,我们赫拉迪克一族可从来不输给别人,这一招可是爷爷教我的,我也是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呢。”顿了顿,她仿佛想起什么,突然又气哼哼了起来。

    “凡凡才是勒,真过分,竟然隐瞒实力,害我那么担心,不行,这次不能这么轻易原谅你……”

    om,又触雷了,眼见蒂亚赌气的用被子将自己的头遮盖起来,我急着抓了抓脑袋。

    “不过,说起来,没想到你擅长的竟然是冰系魔法,我还以为是火系呢,一般来说,在这种沙漠环境,不是会让人第一个联想到火系魔法吗?”

    “笨就是因为在沙漠,所以才想学冰系不是吗?”被子里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答完以后又钻了回去。

    “呃----”这也的确是个道理。

    随后,我又说了许多好话,可是蒂亚这会似乎真的生气了,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奉承,她一个不落,纷纷笑纳,可是开心完了以后,脸色一板,又钻了回去,颇有点公私分明的意思,看到这里,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了帐篷,反正以她的个性,这气绝对生不了多久。

    果然,又休息了两天,蒂亚精神奕奕的从床上跑了起来,脸上的灿烂笑容仿佛能让人心底里的黑暗无所遁形。

    “真的没事了?”我不放心的问了又问,自己在血熊变身,透支体力那会,可是足足躺了一个月啊。

    “那当然。”

    蒂亚拍拍坚挺的胸部,回以一个圆气十足的笑容,然后在我勉强甩动着她那柔软到极点的腰肢,走了几步。

    “碰。”头撞在了墙上。

    这哪叫没事啊笨蛋。

    “嘿嘿,嘿嘿,这只是意外罢了,你看……”

    蒂亚揉着通红的额头,吐着舌头朝我比了v字手势,是她从我身上学来的,不过已经出师,甚至青出于蓝,没办法,这手势本就是为她这种圆气少女创造出来的。

    然后,她不死心的有跑动起来,向我卖力的证明着自己“没事”。

    “碰----”

    又装在了墙上,而且还是和刚刚同一个地方。

    “呜呜的没事,只是眼睛有点晃,好像集中不到一个方向。”蒂亚捂着额头蹲在地上。

    所以说这叫哪门子的没事。

    经我的判断,这丫头大概是体力上恢复了,而且充沛的不得了,但是精神依然还有些溃散,无法集中,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是我们又休息了两天,这样一来,自部落出来就已经超过半个月了。

    期间,我们将卡片兄和它那一帮子喽掉落的赃物分了分,其中包括两件黄金装备,几十件蓝色装备,十五颗碎裂宝石,四颗裂开宝石,一颗完整宝石,两瓶活力药剂,还有金币药水箭矢(攻击)药剂等等若干。

    最后,蒂亚只拿了一百个金币,五件蓝色装备,三颗碎裂宝石,二十瓶药剂,其他的分文未动,按照她的说法,这些就是自己杀的怪物所得的。

    我也没强逼她手下什么,从进入墓穴没多久我就知道了蒂亚的个性,该说是某些方面比较死板,还是赫拉迪克人的自尊心在作祟呢?总之一句话,她只拿自己应得的,你要是多给她,她保证翻脸。

    “怎么样?没事了吧。”

    两天后,在蒂亚的强烈要求下,我们继续往深处进发。

    “呼感觉身体好像生锈了,都怪你,凡凡,你越来越像爷爷了。”

    蒂亚耸拉着肩膀,有气无力的将眼睛拉成一条直线,长达四天的休息,对她这种圆气系少女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别说胡话,你现在精神也完全没有恢复,对吧。”我眼睛一瞪,如果不是她又吵又闹,而且现在的精神状态应付简单的战斗不成问题,我绝对会让她再睡两天。

    “呼呼就是这种口气,跟爷爷一模一样,凡凡你越来越像个老头子了。”蒂亚背装双手笑了起来,咧着嘴巴,露出一口纤细的贝齿。

    “嘘,安静。”

    我将食指放在嘴唇,这一段路以来,一直没有遇到敌人,长廊的深处深不可见底,仿佛黑色深渊般透露出让人不安的气息,气温越来越冷,天顶上已经开始挂起了一串串冰柱。

    就在这时,一个深寒刺骨的恐怖气息从深处涌出,让我们两个不禁打了个冷战,互相对视一眼,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